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原罪
章节列表
第一章 原罪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清溪市。东城区。城东警署。
白向云停住脚步,仰头望了大门顶那国徽一眼,心中仿佛松了一口气,又仿佛压抑了几分,不由用力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抬脚跨进了警署大门。
  值班室的门卫听到他有些沉重的脚步声,抬了抬眼皮,见到他一身西装革履的光鲜样,一言不发的又拉搭下眼皮继续看他的报纸。
  白向云根本连看也不看他一眼就走上楼梯,走进二楼的警署办公室。
办公室内唯一的值班人员映入眼帘时,他不由停住了步伐,神色瞬息千变。
  正在专心看卷宗的警察显然被突然停止的脚步声惊醒过来,看到止步于门口的白向云,脸上浮现起开心的笑容,忙不迭起身:“白老板,大过年的怎么不在家里享清福,到这看望兄弟我来了?!”
  白向云嘴角牵动一下,长长的吐了口气,上前一步接过他递过来的烟,有点艰涩的说:“新年好!兄弟!”
  “坐下再说。”警官为他和自己点燃香烟,看了看他毫无喜气的脸说。
  “高警官,我是来投案自首的!”白向云没有随他的手势走向隔间的会客室,说出了让他兄弟动作瞬间凝定的话。
  好一会高凡才回过神来,近五年的办案经验告诉他白向云没有和他开玩笑,但他还是干笑着说:“兄弟,大过年的,这玩笑并不逗人开心呢。”
  白向云自顾自的在问讯桌前的椅子坐下,狠狠的吸了几口烟,在一片弥漫的烟雾中,良久才缓缓的说:“我杀了我的妻子!”
  高凡刚想走到他前面坐下的脚步再次凝定,紧紧的盯着眼前宽厚的背脊:“你......是说真的?”
  白向云用力的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旋了几旋,轻轻的点点头:“你知道,我从来说一不二!”
  高凡呆了好一会,倒了杯咖啡放到白向云面前,沉着脸坐进了桌子内,习惯性的拿起笔,在笔尖触到笔录本时抖了抖,又放下,静静的望着对面知心相交了十多年的好友。
  “嫂子怎么了?”在白向云点燃第三根烟的时候,高凡终于忍不住问出声。
  在他的印象里,白向云的妻子何雪蓉美丽大方,和高大威猛军人出身的白向云是很配的一对。
  “她有了别的男人。”白向云淡淡的说,还指指笔提醒他。
  “你是......用掐的?”高凡有些无奈的拿起笔,但笔尖并没有落在纸上。
“你是看到我身上并没有血迹吧?”白向云心情虽然极度不好,眼中还是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丝佩服,点点头。又仰起望着天花板,眼中波光隐隐:“死了好,死了好哇!”
高凡的眼中满是同情……
  接下来的一切就是程序了。笔录,问讯,羁押,验尸......
两天后基本程序完成,在一片迎春炮竹声中,白向云被送上了看守所。
一路上他合上眼睛没有多看车窗外的景色一眼。直至进入看守所大门。
  占地极广的看守所除了四角的哨楼外全是单层建筑,一幢幢的监仓在一条宽近十米的走道两边横出。走道冷清得很,几个值班管教在火炉旁侃着大山,两边一时数不出数目的监仓大铁门内不时隐隐传出阵阵吆喝。
  “高警官,又什么事儿的?”一个五十来岁的管教走过来,看着高凡解开白向云的手铐,接过另一干警递过来的交接单说。
  “黄老哥,恭喜发财!”高凡对随行押送的警察招呼了一声,拍拍揉着手腕白向云肩膀,将老管教拉过一边,殷勤的递烟低声耳语起来。好一会后老管教在烟绕雾裹中连连点头。
  两人谈完后白向云这边的例行搜身工作也做完了,身上的钥匙等物件全被掏了出来,再叫他脱下皮鞋放到角落里。
  “那个......”老管教下巴向一张桌子下面的脚镣抬了抬。作为杀人这种重刑犯,在看守所里一般是要带脚镣的。
  “不用了吧。他可是投案自首的呢。”高凡看看一言不发的白向云,暧昧的对老管教笑了笑。
  老管教对着高大的新进杀人犯打量了好一会,终于点点头:“好。我向所长打个招呼吧。”
  “兄弟!保重!”高凡接过老管教签了名字的交接手续,拍拍白向云的肩膀,又说:“要什么东西给我电话......”
“谢谢!”
白向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掉转头又看向走道深处。
  听着身后大铁门哐啷的关上,白向云轻轻吐出压在胸中很久的气,目光在宽广空洞的走道转悠着,这就是自己踏入另一个世界的开端。
  这里不会再有闹市的喧嚣。
  这里也不会再有山珍和海味。
  这里更不会再有自己纵横商海的快感。
  但他不后悔!
  如果一切重新来过,他一样会杀了自己那红杏出墙的**妻子。
  作为一个曾经的军人;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作为一个男人----他可以什么都没有,但一定要有尊严!
  “进去吧!”老管教将一双烂拖鞋踢到他面前:“先穿着,过两天买新的。”
  白向云穿上,下意识的活动了一下,这塑料拖鞋跟水泥地板一样冷硬,要不是穿着袜子,还真的能把他复员后细嫩了许多的脚皮蹭破。
  “谢谢!”白向云不咸不淡的说了声,跟着他走进右边写着“3”字大铁门内的监仓楼栋。
  里面是个长方形的大天井,墙边拉着几条塑料绳子,挂满了各种衣服;上空密密麻麻的纵横着尾指大的钢筋铁网;尽头是个大水池,水面冒着阵阵白气。
  左手边一溜过都是监仓,看得出墙壁很厚。铁门都是蓝色的,窄小到好象还不够一米大,门楣上依次写着不同的阿拉伯数字。
  “十三室!”老管教让他先行:“这里就这‘房间’人最少,宽敞些。放心,我会警告那几个顽皮小子的。”
  “黄Sir,又有新人来拉?!”
  第一个经过的监室铁栅门扑上两个人,将半个脸挤出钢筋间隙,一缕烟雾随着一股恶臭从两张嘴中喷出。后面是层层叠叠争看“热闹”的人,看来老管教没有说错。
  “哈,衣着光鲜,红光满面,看来是个有钱的主呢。黄Sir,放我们这里吧,弟兄们可是营养严重不良呢。”另一个三角眼伸出手来想扯白向云的名牌西装。
  “吊眼四,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老管教甩了甩手中的警棍。
  手背纹有怪字的手掌伸了回去,其主人诞着脸撞天叫屈:“黄Sir,别那么大帽子嘛,我吊眼四可是难得的好人老实人呢,都是为了众兄弟的身体着想呢。如果我们都骨瘦如柴,要是哪天有上级巡查来了,对看守所的声誉也有影响是不?......”
  老管教没有理他舌灿莲花,叫白向云继续前行,对经过的监室传出的各种或大呼小叫或恭喜发财的问候充耳不闻,直到在最后面的十三室门前停下。
“退后!都给我老实坐好!”老管教敲敲铁门,板起脸冷冷的对门后几人喝道。
“黄Sir,知道你老英明,可是这大过年的……别这么一副铁板脸嘛?!”
“对啊,平时黄Sir挺有人情味的啊。”
  倚在门上吞云吐雾的几个家伙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慢悠悠的晃荡着全身零件回到铺满了棉被的水泥床上,东倒西歪的看着铁门哐啷的打开,白向云进入,再哐啷的锁上。
  “哼,说的比唱的好听。都给我老实点,新年头谁闹事都没好果子吃!敢在我面前玩花样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还有,给他一床棉被!”
  老管教丢下这句话就走了,外边的火炉暖和着呢。
  “兄弟,你还真牛比呢,满城的炮竹送你进这里。什么事儿啊?好好的年也过不了。”
  一个耳根有道疤痕的二十来岁男子斜着眼打量着门口的新来室友。
  白向云一眼就将自己的暂住地尽收眼底:水泥通铺,角落是蹲厕,旁边是个小水池。
  这就是牢房的全部设施。
  通铺看来能睡七八个人,而这牢房现在连他一共才四个人而已,的确是很宽敞。
  “没什么。人要倒霉了喝凉水也会塞牙。”白向云轻描淡写的带过,将一包高档烟丢到几人中间:“我叫白向云。我睡哪里?”
  刀疤瞥也不瞥那包烟一眼,看着这新进人员冷硬的脸,目光有了些恼怒。
  “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看守所!”
  “知不知道这仓为什么人会这样少?”
  “不知道。”
  “想不想知道?”
  “不想!”
  刀疤一扔手中的烟头呼的坐起,另外两人也一副看死人的目光盯着白向云。
  白向云双眼毫不示弱的与刀疤凌厉的目光碰撞,监仓内冰冷的气温一下子仿佛又降了几度。
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