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拳头=真理 (下)
章节列表
第四章 拳头=真理 (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步跨到扶墙站着的李刀面前,捉住他完好的脚一拖,在惨叫声中把他摔到厚厚的棉被上。
“无耻的杂种。”其余两人吼叫着向他冲来。
白向云眼角瞟也不瞟他们一下,左手按住李刀胯骨,右手捏着他膝盖稍上位置,一拉一推。“喀”的一声轻响,伴着李刀一又声惨叫,然后在两人的拳脚加身之前诡异的闪了出去。
一连几下快如闪电,在阿拉鬼三人反应过来前李刀已经坐了起来,抬手止住两人动作:“等等。”
“你什么意思?”李刀面容扭曲的伸腿活动了一下,发觉自己全好了,下意识的摸摸头上的大包,紧紧的盯着白向云说。
“你们不是说拳头就是真理么。”白向云一副轻松样,但眼中明显的闪动某种火焰:“来吧。把你们能叫的人都叫进来。我们看看谁的拳头大,谁的真理经得起考验。”
四人你眼望我眼,都以为遇到了白痴,但白向云刚刚表现出来的实力又让他们惊秫犹豫。
“无论结果如何,都不会闹到管教哪?”阿拉鬼上下打量着这刚来一小时不到的家伙。他不相信自己一大群人会输给他,蚁多还能咬死象呢。
“不会。”
白向云说得很淡,但语气让人毋庸置疑。
“好!如果你赢了,那你就是整个监栋百多号人的老大。”李刀说得很爽脆。
“要是你输了就乖乖的给我们做奴隶吧。这是你自找的。”吊眼四嘿嘿冷笑着说。
“那时候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胖哥更加阴狠。
“给我进来十个八个人。”
阿拉鬼挥手一招,天井内登时凑来十几个和他一样可以将小孩吓哭的大汉,呼哗鬼叫的喧嚣。
“上!做掉这嚣张又自以为是的家伙。”阿拉鬼重新走进室内,二话不说的下令。
白向云摇摇头,还真是一群乌合之众。这窄小的监室挤这么多人,根本发挥不了群殴的长处,不是摆明了让自己这种善于近身搏斗的人占便宜么。
而且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只会凭着一股狠劲打烂架的地痞流氓而已,对于有良好格斗水平和经验的自己来说,再多也没用。
前头的两大汉毫无章法的舞动着双手向白向云冲去,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他以擒拿手法缠上双腕,向下一拖。两汉子上身就不由自主的向前倾侧,本来就没收住的脚步随着惯性加速前冲。
看着两人刚冲到身侧,白向云嘴角挂起一丝不屑的冷笑,放开缠住他们的双手,曲肘一举一压,随着两声闷响和惨嚎,两个先头兵就这样趴在了地板上。
两个在外面能打敢拼的“同窗”如此快速的折辱在人家手下,实在令刚刚进来的十多人不敢置信。也激起了他们不知道郁闷了多久的狠劲,都怒火冲天的盯着白向云。
“他妈的。上,做了他。”不知是谁先喊起来,一群失去理智的家伙就向目标冲去。仿佛眼前这人是他们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一样。
白向云侧身一滑就撞进狂怒的人群中,手、肘、肩、腰、膝、脚在窄小的范围内扭、撞、压、挤、顶、踢。不到两分钟,十多人就全满脸青淤头上起包的堆在地上呻吟惨叫着。拿着牙刷想偷袭他的胖哥不但被他卸下了肩膀,还被扭脱了双腕。
对阴谋不轨的人他是从来不会客气的。
白向云身边堆起的人堆已经高及大腿,紧紧的将他围住,想移动一下都有困难。
而夺得如此辉煌的战果他也没付出什么代价,只是左颧骨多了团红影而已。
“好!不愧是高手。”
李刀这时已经恢复过来,看准机会轻喝一声,左脚一屈一弹,竟然从铺满棉被的通铺上弹起数尺高,右脚划出个优美的圆弧,带起一片腿影凌厉的向白向云头部横扫。
吊眼四和阿拉鬼也没闲着,踏着满地的同窗从两边向白向云发起攻击,久经战阵的他们身手和眼光都要比地上的垃圾高明得多。存心不让他有移上相对宽阔的通铺的机会。
白向云暗叹一声,对李刀横扫过来的飞脚无论接与避,他的左脚都会跟着降临到自己身上,就算不能给自己造成什么伤害,也可以给另外两人制造好机会。如果自己短时间内脱不出人堆,那就只有陷于苦战一途,能否取胜还真是个未知数。
“不愧是大哥级人物。”白向云心中对李刀的评价又高了一分。
想归想赞归赞,他可没心思做百多号监犯的奴隶,还是要想办法取胜的。
突然大腿一紧,白向云心叫不好,但已来不及多看。危急下右手本能的闪电般一勾一旋,已经抓上李刀右脚掌,接着他左手一托,托在手中大脚的小腿上,“嘿”的一声开声吐气,右手用力一扭……
李刀见他如自己预料般入彀,心中一喜,左脚发力就要蹬上他胸膛,右脚腕却一阵剧痛传来。
“啊~~~”
李刀忍不住一声惨叫,身体不由自主的随着右脚力量巨大的扭动翻转起来,左脚无巧不巧的向一边的吊眼四盖顶砸下。
吊眼四一楞,他可知道李刀的脚有多可怕,既不想被砸到,更不会反过来攻击兄弟。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后退。
就这一下差错,形势已全然改观。
冲到他面前的阿拉鬼发觉前一刻还被三面夹攻的强大敌人这时竟然和自己单对单,想起他刚才对地下这十多人的霹雳手段,心中不由一慌,同时击向他胸膛和耳根的勾拳也缓了一缓。
白向云一咧大嘴,对他露出个灿烂的笑容,矮身、曲肘一气呵成,在避过双勾拳的同时也将抱着自己大腿不放的家伙砸昏过去。
接着他头也不抬,毫无花巧的一个直冲拳击中阿拉鬼小腹。
“呃!”随着一声短促的惨呼,躬得如同一只熟虾的阿拉鬼被巨大的力量冲了出去,摔在通铺上捂着小腹哀号不已。
跌在人堆上的李刀挺腰翻起来,但右脚的剧痛实在无法让他站稳。苦笑中不由对还要前进的吊眼鬼摆摆手:“我们输了。”
吊眼四看着在人堆中挺直腰身的白向云,心中虽然很不服气,但也不得不承认李刀说的是事实。自己有多少斤两他清楚得很,单独对上白向云绝无任何取胜机会。
“真理站在你那边了。”吊眼鬼无奈的语气尽表他深心中的佩服。既然出来混,就得光棍点。
“幸运而已。”白向云不在意的笑了笑,久历人情世故的他深知道这时候该用什么样的手段让他们心服口服。
“叫人把他们扶出去擦点药吧。”白向云爬上通铺,手脚张成大字摊开懒洋洋的说。
他还真的累了。近几天他都没试过一觉好睡,现在又经过一场恶斗,这一放松所有的疲倦都袭了上来。
“是!老大。”毫无损伤的吊眼四迅速响应,喝进一批老丁救死扶伤。
这些刚才在外面唱着歌听着这室惨叫不绝的老丁们被眼前惨烈的景象吓了一跳,一时间都不知如何是好。
“看什么看。快做事。帮他们上药、按摩。要是哪个侍侯得不舒服的话……以后操翻你们。”顿了顿吊眼四又指着床上的白向云说:“以后他就是我们的老大。听到没有?!”
老丁们唯唯诺诺应和着,将地上的伤兵抬回各自监室。
“对了。医药费算我的。还有……今晚有什么好吃的菜加么?我请大伙打个牙祭。”白向云眯着眼摆摆手说。
“老大,怎么能让你破费呢。应该是我们给你接风洗尘才对。”李刀吐出个烟圈,揉着脚腕说。
“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不用客气。”白向云对他们的信义刮目相看,翻了个身呻吟道:“他妈的,累啊……”
“鸡头明,快来给老大松下身子。”
随着吊眼四一声吆喝,一个小白脸屁颠屁颠的跑进来:“四哥,我来了。”
吊眼四一脚踢在他没几两肉的P股上:“把你那群小姐用在你身上的那一套给我把老大服侍好了。不然我今晚就让你变太监。”
“好的四哥。”鸡头明满面笑容:“保证出色完成任务,不负组织期望。对了……老大,您需要吹箫发泄一下火气么?我那些小姐经常给我做的。”
白向云一呆,李刀、阿拉鬼和胖哥他们已经哄笑起来,但瞬间又呲牙咧嘴的哎哟出声。
吊眼四一掌拍在鸡头明头上:“小子找死。老大是那样的人吗?”
鸡头明嘿嘿笑着爬上通铺,细心的服侍起白向云来。虽然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但凭着一张哄死人不偿命的嘴巴和略具专业水准的按摩手法,他在这里一直混得不错。至少不用做每天擦厕所洗地板搓衣服的老丁。
“拳头还真的是真理。享受的真理。”
白向云心中轻笑起来。这一架打的还真值得,不但过足了几年来未能一尝的暴力瘾,还带来如此舒适监狱生活。
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