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恶人谷 (下)
章节列表
第九章 恶人谷 (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吊眼四目光一闪:“我想叫你到床尾去睡。这样你上厕所近点也方便很多。是不是?!看我心地多好,处处为人着想。所以……”
吊眼四声音一顿,然后提高了八度:“你他妈的嘴巴不要这么臭。”
“我嘴巴就是臭。你咬我呀!”大汉抖着身上的镣铐也吼起来:“老子我是抢劫杀人犯,横竖是死,还会怕你这吊毛不成。”
“杀人犯啊……”吊眼四怪叫起来:“我好怕……你老妈!”
说着他跳上通铺就是一脚,冷硬的拖鞋毫不留情的印在大汉满是胡子的脸上。
大汉一声痛叫跌趴到床上。没等他爬起来,李刀已经一张棉被盖了上去,然后迅速的连被一起搂住他的头。
以为大事已定的吊眼四怪笑一声,就要和阿拉鬼扑上去将这桀骜不驯的家伙踩扁,白向云却大喝出声:“李刀小心。”
未等李刀有所反应,被子下的大汉腰一挺倒翻起来,雄壮的身躯掀起厚厚的棉被一起向李刀盖下。
半趴着的李刀眼看躲闪已是不及,冷哼一声将身子往外用力翻撞,隔着棉被撞上大汉身躯。
一阵哗啦响,镣铐吊下来,无巧不巧的卡在李刀脖子上。随着李刀向外一压,被子下一声闷哼,大汉的下半身也摔了下去,镣铐也跟着拉直。巨大的拉扯让李刀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两手更紧的抱住棉被下的头颅。
两人就这样以怪异的姿势纠缠在一起,一时间谁也又无法挣脱。吊眼四和阿拉鬼根本插不下脚,却一时间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白痴。”白向云上前一步,用力拉开镣铐,然后一脚把李刀踢到角落去:“够了。”
掀开棉被,大汉已经被憋得满脸通红,正急促的大口喘气。
“你曾当过兵?”白向云半跪下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是又怎么样。”大汉爬起来,咳了两声,满脸警戒的盯着他。
“没什么。”白向云从他警戒的背后看到一丝惊讶,想了想又说:“我也曾当过兵。”
说完他站了起来,看了看李刀三人:“睡觉。地方够宽敞,别争了。”
三人不服气的看了大汉一眼,却不敢再说什么,整理自己的铺盖去了。
“你们是三栋过来的?你就是和中队长打平手的那个人?”
就在白向云快要睡下时,一直看着他们动作的大汉突然蹦出这句话来。
吊眼四闻言得意起来:“当然。他也是我们原来监栋的老大。你知道怎么做了吧?”
大汉点点头:“我敬重的是他的本事和勇气。别当我真怕了你们。”
说完他就把自己的东西往通铺尾丢。
白向云伸手拦住他:“兄弟,大家都是天涯沦落人,争这些有什么意思呢。”
大汉默然,良久后苦笑了一下:“将死之人,更没必要争了。”
白向云心中一颤,再次将手伸到他面前:“大家都是一时意气而已。我叫白向云。”
“郑鲁。”大汉伸手和他握在了一起,镣铐跟着哗哗作响。
“人如其名,名如其人。呵呵……”李刀三人也走了过来。
郑鲁也笑了起来,和他们一一握手。
争论的最后,四人还是把白向云推到头位,然后各人倒头便睡。
其他各室还是不时的传来蓬蓬闷响,看来仓头大哥的位置还没确定下来,但白向云他们已经没什么兴趣聆听起哄。
转来这监栋的全是重刑犯,也基本都是原来各监室的大哥。这一次多虎相遇,无论是因为利益还是意气,反正争斗难免。唯一和老丁被欺负不同的是大家都是懂行识规的人,除了闷声挥拳争取真理外,没一个凄声高喊的。
所以直到最后十二个监室都确定老大属谁,也没“惊动”管教和武警。
在看守所这场有史以来最惨烈又最平静的监室老大角力中,天亮了。
由于没有确定谁是领队,放风的时候能出来的都东一个西一个的晒太阳,失败者满脸颓丧,胜利者也看不到什么得意的表情,谁看谁都充满敌意。除了原来相识的打了个招呼外,没一个人交谈。当然也没人打水没人洗衣服没人刷地板刷厕所,那些已经注定做老丁的还躺在床上呻吟呢。再说,从大哥变老丁那能一下子转变过来,就算能动也暂时不会动的。反正已经定下来的大哥们又不敢将他们打死。
躺在床上总比干活舒服。
除了十三室外,整个监栋的人多多少少都带点伤,不是满面青淤就是拐脚抱手。伤敌一万总是自损八千的。
在别栋震耳欲聋的晨操口号声中,阳光下的重刑犯监栋就显得有点冷清诡异了。
刚才为他们开门的“牢头杀手”张管教还站在大门口,负手冷冷的看着天井中没几个不带伤的人犯,眼中充满了嘲讽。楼顶的巡逻墙上也有武警走来走去,乌黑的微型冲锋枪在阳光下是那么的抢眼。
白向云四人和郑鲁的关系虽不能说是亲密,但和其他人犯之间比起来算是融洽了。五人同时叼着烟走出监室就证明了这一点。
跳上水池沿坐好,白向云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朝李刀几人咧嘴一笑。
三天了,他还是不习惯光头的感觉。即使现在是在阳光下也还是觉得凉飕飕的。
看着下面东倒西歪的数十重犯,大部分都是带着镣铐的,行动迟缓谨慎(怕被镣铐的缝隙夹着自己的手脚肉)。真不知道他们在昨晚的争斗中是如何脱颖而出的。
“难道他们都有郑鲁的反应与身手?”白向云想想就觉得好笑。
“老大你笑什么?”李刀晃悠了了一圈,吸引够了别人妒忌的目光后回到水池边。他昨晚被镣铐勒过的脖子早就完全恢复正常,一副精神十足的样子。
吊眼四和阿拉鬼也好奇的凑过来,眼前的景象只能用惨烈来形容,有什么值得好笑的。
白向云将刚才的想法说了一遍,三人不由嗤之以鼻:“打架很多时候凭的是够狠够辣够毒,你以为做大哥的人人都象你这样身手高明啊?那黑社会也不叫黑社会了,改为黑军人或者叫武林好了。”
白向云呆了呆,想想还真是如此。
无论是商场官场还是江湖,有时候仅仅凭气势就可以决定一切。在大街上,流氓地痞亡命徒真打起来也不见得比普通百姓高明。之所以能让普通民众见之远避,凭的就是那狠辣横蛮的外表气势。
放风时间就这样过去,白向云又回到室内继续他的读书看报。除非是从重从快从严处理的案子,国家机器的效率怎么样他是知道的。就以他公司曾经的一件普通经济纠纷案为例,前前后后足足用了近一年才解决。所以现在他也不指望自己能够很快知道结果——虽然他很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否该死。
下午放风的时候,李刀被叫出去谈话。十多分钟后回来,张管教同时向全栋犯人宣布:李刀以后就是这监栋的领队。
这一下不得了了,所有人的目光全集中到李刀身上。虽然做领队实质上并不会得到什么,还有点吃力不讨好,但多多少少意味着从此可以指挥别人。在这全是重犯、基本都是“大哥”的监栋中这点就显得尤为微妙。
所有人的目光自杀手张宣布后就全集中到李刀身上。本来和他认识关系不错的眼中带些笑意;不知道他是谁的人则一副轻蔑样,上下打量着他那有点瘦弱的身板,仿佛在估计他能承受多少个冲锋拳。
杀手张又说了一通要大家遵守纪律、好好反省之类的场面话后就关门出去,而楼顶上挎着枪游来游去的武警也不知钻到哪个角落晒太阳去了。在白向云他们的可见范围内,除了重犯还是重犯。
天井中的戾气一点点积聚。
“老大,把他们全收服,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李刀站到白向云身边,抱手邪邪笑着说。
“怎么说?”
“基本都是大哥级的人物,他们都有钱。还有,这些鸡鸣狗盗之辈门路广得很,以后用得着呢。”李刀不知道他这句话将自己都骂在里面了。
“在这里门路有什么用?”白向云有些奇怪。
“老大,外面还有不少小弟呢。我们做不了他们可以做的。”李刀无奈了一下突然才醒悟过来:“呵呵……老大你不是捞偏门的,难怪不知道。”
“是啊。老大,这不但能捞不少钱,也能铺开更广的关系网的。”吊眼四和阿拉鬼也附和道。
关系网?!白向云心中一动:“今晚再合计一下。”
这个晚上不再听到闷声的打斗,各室反而不时的传出呵呵的笑声。已经争夺到床头位置的大哥们开始了怀柔与拉拢。当然,在递出胡萝卜的同时是不会忘了举一下大棒的。经营监内食堂百货的管教乐呵呵的送来一样又一样食品药品与用品………………
又是一夜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