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陷阱?暴动!(上)
章节列表
第十章 陷阱?暴动!(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立正!向左看~~齐……向右看~~齐……向前~~看……原地踏步走……一、一、一二一……”
李刀在高出天井一点点的走廊上大声的吆喝着,下面的“大哥”们虽然也按三个监室一排的基本排成数行,但那东扭西曲的样子根本算不上队列。而跟着李刀口令动作的人更是寥寥无几。甚至还有几个还躺在室内床上,故意的发出如雷的呼噜。
值班的管教早在开门后就出去了。
“小子你快点,老大我还要刷牙呢。”
一个长得实在是对不起群众的歪瓜斜枣叫嚣起来,一下子就引来好几人的附和。
李刀扫了他们一眼,口中继续着自己的口令。他记得这满脸痞气的几个人都是八室的,年龄和自己差不多。
一会后更多的人跟着起哄起来,而李刀的口令也差不多喊完了,挂上羔羊式的无害微笑对他们说:“我李刀可是从善如流顺从民意的民主主义者,既然大家都要求缩短‘艰苦’的训练时间,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嘛。呵呵……散队。”
他的墙头草作风惹来一阵揶揄的哄笑,还夹杂着几声不屑的嘿嘿。
“难怪你会被杀手张看上做领队,原来你还真有做官的潜质。就是少了点骨气。”一个双眼和吊眼四不相上下的家伙叼着烟斜着眼说。
“骨气吗?那是你这样的老大才应该有的特质。我李刀可是个软骨头。”
李刀说完看了不看他一眼,回十三室拿洗漱用具去了。
背后传来一阵狂妄的大笑。
李刀目光一闪,脚步不停,嘴角向上弯了起来。
###########
“卟~~”
正蹲在走廊上刷牙的李刀眼前突然弥起一片水雾,幸好离他还远,没洒到他身上。
“你他妈的什么意思?”
李刀一摔口盅牙刷霍的站起来,连嘴角的牙膏泡沫也不擦,怒视着对面那人。正是刚刚言语挑衅他的家伙。
“哟喝……软骨头硬起来了。”那人又含了一口水,脖子一仰,咕噜几下又朝李刀喷出来:“漱口不许我把水吐出来啊?你做了个领队就这么了不起?”
李刀一窒,恨恨的扫了一眼满脸幸灾乐祸看热闹的其他人,一转身回了十三室。
“哈哈……”随着嚣张的狂笑,一张张满脸期待以为有大热闹可看的脸转为失望和鄙夷。
“这就是东城区的老大?传说中的第一高手?”
“有了乌纱冒就是不同,懂得忍了……”
……………………
“嘣!”一个塑料桶被李刀一脚踢到墙上摔成数块,但他背向着门口的脸上却浮起开心而又狠毒的笑容。
白向云几人目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直到那人得意的狂笑着走进监室。
铃声响,收风时间也到了。
今天的天气出奇的好,好到只有铁门和背墙的一个小窗口进风出风的监室竟然让里面的人觉得有有点闷热。在这样的季节里,即使是南方这种日子也不是常有的,这让除了无聊还是无聊的犯人们有点心烦意燥。
下午四点放风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第一时间冲出监室,想呼吸些让人不那么郁闷的空气。
结果令所有人都更郁闷:太阳还在西边挂着呢。没有一丝风的天井被阳光晒得热烘烘的,唯一一片高墙拉出来的阴影也被大水池占了。
一阵哗哗的水声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白向云脱得光溜溜的,正一桶桶的从水池舀水从头顶直冲而下。而李刀他们也拿着桶从十三室走了出来。
记不起自己已经有多少天未洗过澡的“大哥”们突然觉得身上痒痒的,不由自主的冲回各自的监室拿桶拿毛巾,冲向水池——动作慢的话会想洗也没水的。
先是一阵突然间冷水加身的惊叫,然后是一阵各自嘲笑的哄然,刚刚还郁闷凝重的天井就这样热闹起来。
白向云看了看周围,监栋大铁门紧闭,管教和武警的影子也不见一个。再看看水池,里面的水只剩下一小半了,而水龙头仅仅以撒尿的速度在补充着。
见时机已经成熟,白向云暗中向李刀几人点点头,一起大呼过瘾,更加疯狂地舀着池里的水冲洗。
“我操,你们他妈的还让不让别人洗?”
“你他妈的嘴巴放干净点!水池这么大,这里位置多的是,我们有碍到谁吗?”
李刀乜视着发话的人,正是早上放风的时候嚣张挑衅他的家伙。
那人扫了一眼周围,虽然都抱着看热闹的样子,但脸上多多少少也有些不满的神色,心中一阵得意,更加高声的叫起来:“领队大人好了不起啊。不但是城东区第一高手,还是个不说粗话的文雅人……嘿嘿,连抢水也是第一。了不起,真了不起。”
“看守所有规定每人洗一次澡只能用多少水吗?”李刀一脸揶揄:“人老了跑不快没力气就说一声,我要是心情一好,帮你打上两桶也说不定。”
“对啊!”吊眼四也一边继续冲水一边说:“三月快到了,我们也要发扬优良传统,学下雷锋叔叔嘛。”
“吊眼四你是好孩子,坚决向你学习。”阿拉鬼嘎嘎怪笑起来。
李刀他们只是对白向云和管教之间的良好关系感到奇怪,并不知道他和所长的关系。自从李刀被叫出去谈话后,看守所那暧昧的态度已经让他们心知肚。在看守所利用他们以犯制犯的同时,他们也能从中获取到莫大的利益,又何乐而不为呢。
对于白向云的身手,他们是生不出一丝怀疑的。甚至他们觉得就算让白向云一人对上这整栋的重刑犯也不会败。
那人被李刀他们你一言我一句的气得眼中冒火,想发作却又不知说什么。望了还围在水池边不停冲水的白向云他们和周围还在慢腾腾擦身看热闹的人一眼,心中灵机一动,高喊起来:“大家快向领队大人学习去抢水啊,不然等会连身上的肥皂泡也冲不了。”
说完他打了个手势,拿桶领先向水池冲去。和他同一室的人也随着他的手势应声而动。
所有的重犯们被他一语惊醒,这样的天气洗不干净可不是件好受的事情。都顾不上再看热闹向水池冲来,那架势就象几十人一起围攻白向云几人。
水池很大,但也无法容下几十人一起打水。冲得稍慢的人拼命的往里挤,有些人干脆直接把桶往水池里扔——自己打不到也要占个位置。
哄抢声、咒骂声、镣铐声交杂在一起,整个重刑犯监栋一时间比菜市场还喧闹。而大铁门的警戒小孔外,两双眼睛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
“我操你妈的祖宗十八代,打水竟然打到我头上了。”李刀的怒吼响起来:“去死吧你。”
说完他伸手夺过旁边不知是谁的桶(他自己的早不知道被挤到那去了),胡乱的向刚刚砸自己头的人砸去。
一股大力冲来,李刀身子一侧,高举的塑料桶落到了另一个人头上。虽然下砸的巨大力量已经被消掉不少,但被棱角相对锋利的桶底砸到的那个光头还是瞬间冒出一股鲜血。
混乱中众人还没注意到这一幕,大混战却由此拉正式开了序幕。
被砸到的那人只觉得头顶一震,还没怎么明白过来,眼前就一片猩红。百忙中伸手抹了一下,这才知道自己已满头热血。
“那个狗娘养的砸我的?”他一时间还感觉不到头颅的疼痛,但刺鼻的血腥却让他疯狂起来,拼命撑开身边挤压不已的人群,疯狂嚎叫着:“是谁?是谁?他妈的……弟兄们,给我干掉他。”
狂野的声音让场面静了一静,好不容易稳下身来的人纷纷朝声音来源望去。正在这时,另一个满含痛苦哀嚎也响起来:“操……谁撞我的小弟弟……哎哟……”
众人又被这声音吸引了目光,定眼一看,竟然是白向云发出的。此刻他正双手捂着胯下,身体弯得象只虾似的。
“老大,你怎么了?”李刀几人心中一跳,三拳两脚毫不留情的将身前的人踢出一边,向白向云走去。
“奶奶的,领队就可以随便打人啦?大伙儿一起做掉这嚣张的家伙。”今天一直和李刀做对的那个歪瓜斜枣“愤怒”的吼起来:“大崩牙,刚刚你的头就是他砸的,我有看到。”
“金刚,你说的是真的?”大崩牙没等回答,一抹又流了不少的鲜血:“弟兄们,给我上。”
“上啊。”金刚也一招手,拿起一只桶就冲了上去。
李刀几人刚刚挤到白向云身边,正要出手扶他,白向云已经低声快速的说起来:“李刀、阿拉鬼,你们跳上水池沿,吊眼四你和我靠着水池。以最快的速度把他们摆平,不然对我们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