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陷阱?暴动!(下)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陷阱?暴动!(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李刀他们一愣,知道白向云只是装样而已,不由放下心来,毫不犹豫的照他说的去做。
看着已经冲到面前的金刚,白向云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虎腰一挺就是一脚踢出。
金刚意识到中计时已经收不住势子,连手中的桶也来不及举起,老老实实的将胸膛送了上去。
蓬的一声闷响,金刚就这样倒飞回去,压倒了身后跟着冲上来的几个人,手中的桶也砸到了另外一个人头上,鲜血飞溅。
白向云也被反震的力量震得身子向后一仰,双手一反扶上了水池沿,再用力一撑,冲进了汹涌而来的人群中。
吊眼四没他的身手,只能老老实实的背靠着水池战斗,但在身后水池沿上的阿拉鬼双手拿着塑料桶猛砸的支援下,总算不是撑得很辛苦。看着一个个光头在桶下血花飞溅,他反而越来越兴奋,将那些幸运的躲过砸头命运的家伙一拳一脚干净利落的干翻在地。
他可没白向云那样仁慈,拳头打的不是鼻子就是眼睛,脚下踢的不是胯下就是膝盖。被他们两个照顾到的人基本都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相对比起来,李刀就打得优雅潇洒多了。他利用自己弹跳力强下盘功夫扎实的优点,在水池沿四下游走,将一个个爬上水池想从背后偷袭他们的人踢了个满天飞,重重的摔在地上哀嚎着痉挛抽搐不已。
就如白向云在三栋十三室一样,眼前因为一时狂热一窝蜂涌上来的人根本发挥不了人海战术的优势,反而被他利用他们转动不灵的弱点左穿右插的逐个击破,眨眼就倒下了一大片,捂着各个要害部位或者被卸得脱臼的手脚呻吟不已。而白向云只是在避无可避的情况下肩膀挨了一水壶,脸上被桶沿擦了一下而已。临身的拳脚全被他巧妙的卸了开去,最后承受的力量就如抓痒差不多了。
最倒霉的是那些还带着镣铐的老大们,这些让他们严重感到累赘的废铜烂铁成了白向云反过来攻击他们本身和阻碍别人攻击的最好武器,一拖一带之间就放倒了好几人,然后毫不留情的从他们身上踏过,继续手起脚飞。
几分钟后,地下已经躺了二十多人,那一片片的血腥、翻滚的身体、刺耳的哀嚎熄灭了剩下的人再次前冲的热情,一个个神态各异的看着水池边基本没什么损伤的四人有点不知所措。
“妈的!再来啊。欺负我们人少是不?”白向云一脚把旁边沾满血迹的塑料桶踩得粉碎,扫视着已躲得远远的人群吼道:“你们比我更清楚,这里只有拳头,没有民主。人多不一定行。”
“我就不信你是铁打的。大家上,不把他们打趴我们都没好日子过。”
说话的是个粗眉大汉,和郑鲁差不多的身材,此时鼻子正流着血。不知是白向云他们打的还是在刚才的混乱中被“自己人”打的。
“李刀,跟我来。”白向云冷哼一声,大踏步的向人群走去,除非是远远就躲开的,不然他全都毫不留情的以在军队中学到的擒拿和散打搏击对待——对戴着镣铐的也不例外。
在他放倒第五个人时,李刀也从另一边加了进来,睁大双眼灵活的的在人群中穿插,双脚双拳或弧或直不断交叉而出。身经百战的他比这些人反应快得多,别人给他一拳他就给别人两脚,根本不理别人临身的拳脚甚至镣铐,那狠劲让人见之心寒,不得不避其锋芒。
刚刚发话的那汉子不到半分钟就被白向云在多人的围攻中打趴,这结果让还能走动的人不寒而怵,纷纷退避不已。两人追打几十人的奇怪现象就在这天井中喧嚣上演。
还在水池沿的吊眼四和阿拉鬼两人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相互对望着想笑又笑不出声。
“哐”的一声震响,监栋大铁门打开,数十个武警手持警棍冲了进来,一边喝着“手抱头,趴下!”一边舞起警棍往各人身上招呼。
白向云他们聪明的停下脚步,老老实实的抱头蹲下。
一顿警棍之后,所有还能站着犯人都老老实实的抱头蹲了下来,那些伤得比较重的干脆趴在地上。
“你很能打是不是?”中队长将大皮鞋踏上抱着头趴在地上的金刚的手指上,用力的旋动着冷厉的低吼:“再起来打啊。妈的,竟然敢煽动重刑犯暴动,你活腻了我现在就一枪毙了你。”
“不是我……”金刚艰难吐出的话还没完,中队长的脚一缩一伸,狠狠的踢在了他的脸上,随着血水从他口中溅出,几颗牙齿也飞了出来。
“不是你是谁?当我们真没眼睛是不是?要不是要调集人员,我早进来把你操翻了。”鞋尖一伸又踢到他腋下:“在监狱暴动,我看你有几条命。”
金刚抖了一下不敢再言语,被中队长踢在身上强烈的痛楚也咬牙忍住没发出一点声音,其余犯人更是噤若寒蝉,脑子灵活点的已经意识到他们落在了个陷阱里,但除了在心中哀叹外,连手指头也不敢动一下——这陷阱可是他们自己掘好往下跳的。
监狱暴动啊,那可真是要命的事儿。
“坐牢好象也不是件很让人郁闷的事情。”看着地板暗中偷笑的白向云开始策划以后的事情了。
即使自己要死,也要在死前风光一把。
“既然犯了错误,就要好好改造。”武警们继续蹂躏着犯人,于所长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你们犯的可都是大错误呢。这里是你们反省思过的地方,你们怎么就不想着好好改正错误呢?!李刀是所里指定的本栋领队,也就是带领你们更好改造深刻思过的典型,你们要听从所的里安排嘛。要是有什么意见,也可以向管教们提,好意见我们是会采纳的…………”
于所长绕着天井转了一大圈,对还躺在地下呻吟的犯人“关怀”了几句,最后说:“这次的事情一定要认真追究,严肃处理。该备档的备档,该禁闭的禁闭,该惩罚的惩罚。希望大家紧记这血的教训,以后不要再有发生。”
众犯心中一寒,有几个甚至浑身颤抖起来。他们都是在这里日子不算短的老油条了,早从更“老资格”的犯人口中得知,在正式开庭审判前,在看守所里被抓到小辫子的话,那可是罪加一等的——本该判死缓的也只有吃最后的晚餐了。
半小时后,看守所有史以来人数最多的惩罚开始了,除了十三室外,每个室都有一到两人齐刷刷的跪排在天井中,先是相互之间一阵左右开弓的重耳光——被管教或者武警认为不够重就再打,不然就让他们打;然后脱去身上衣服,十几个武警冷峻的手起鞭落,将过剩的精力全甩了出来,一阵密集如放鞭炮的声音后,所有光溜溜的背脊都肿了起来,通红一片。
没等求饶声落,武警们又按动了手中的电棍,悠闲的东点一下西点一下,在一片吱吱声中肉香飘散,通红变成了紫黑,只是一片一片的如地图分布。
在一个个犯人面容扭曲,连跪也跪不稳的躺倒在地下时,武警们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列队走出了监栋。
在已经被关进监室的白向云他们也以为惩罚结束松了口气时,看守所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游监开始了。十几个瘫倒在地的人硬被冷硬的皮鞋踢了起来,用一条长长的绳子串在一起,人手一个烂脸盘,用拳头敲得当当响的数着自己的罪状,萎靡的在各监栋间穿行……
最后,集体禁闭。时间三天。
场面冷清下来,一片片尚未冲洗的血迹在西斜的阳光下猩红刺目,塑料桶碎片满地都是,隔壁的监室不时传来痛苦的呻吟………
##########
“你们还真行。”郑鲁坐在地板上倚着通铺,大大的吐出一口烟雾叹息着说。
他是少数几个没有参与战斗,龟缩在监室中看热闹的人之一。见识过刚才白向云他们的手段后,昨晚对他们计划抱怀疑态度的他直叹自己目光短浅,难怪会成为准备赴死的冤魂。
“郑兄弟,听你的语气,好象真的没几天活了,怎么会这样子的?”白向云轻轻一笑,转开话题。
他可不是将心情老是停留在某个成功上的人,现在的他更需要调适一下自己,以考虑接下来该如何收服三天后禁闭期满回来的“大哥”们。监狱利用犯人管理犯人古已有之,自己也没必要有什么“被人利用了”的不平衡心理,但按照他这几年业已根深蒂固的习性,如果不能从中获取点利益总觉得有点不爽。自己原来可是个成功的商人呢,利人不益己可不是商人的传统习惯。
“我的事情二审已经判下来了,就等上诉期过,然后高院复核……”郑鲁被他提起心事,眉毛一跳,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有冤屈、有愤怒、有不平。
“哦……”白向云四人对望一眼,静静等着他的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