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十二门徒 (下)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十二门徒 (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可是……在这里从来都是只花钱的,怎么能赚钱?”一个老大疑惑的说。
白向云微微一笑,扫了他们一眼:“你们有谁是因为同样的原因进这里来的?”
十几个人你眼望我眼,还是不知道白向云葫芦里卖什么药。
“我是山林公司的,一个烟头烧了几十个山头,死了五个救火的人……”他声音有点沉痛。
“绑架勒索……”他说得有点茫然。
“走私……”他透着点得意。
………………
………………
一个个的自我介绍出来,让白向云心惊不已:还真是一群无恶不作五毒俱全的家伙。
“无论你们原来是混白的还是黑的,能在这里称老大就必然有不一样的本钱,加上下面原来是各室老大的小弟们……嘿嘿……想必都有一些关系网。大家都知道,在我们这个国家,有关系就有机会,有机会就有钱赚。明白了么?!”
说到这份上,还不明白白向云的意思的就真的是白痴了。众人沉默了一会,脸色慢慢的越展越开,一双双眼睛越来越亮。
“老大,我们关系都广是不错。”阿拉鬼想了想说:“可是我们现在可说是与世隔绝,很难高效的运转我们的关系网的。”
“一步一步来,除非是就要上劳改场或者是刑场的,不然我们还有时间。能赚多少是多少。嗯……加强通讯和沟通事情,我或许有点办法改善一下。”白向云自信满满的说完,又讥讽了一句:“总比你们为了那蝇头小利在这里打生打死的争老大来得强些。”
众人不由郝然。
“各位老大,你们的意思怎么样?”李刀一根一根的划着手中的火柴,轻轻的问道。
“还能怎么样,干呗。有钱不赚是傻比。”一人大声响应。
“对。我们这么多人,我跟你合作不成,跟他总有机会。”二人仿佛花花绿绿的钞票就在眼前飞的附和。
“哈哈哈哈……”大家一起笑起来,眯起的眼睛全都闪着光。
铃声响,收风时间到了。
“好!”白向云拍了下巴掌:“午餐晚餐我请客,大家再和各自室内的‘老大’们沟通合计一下。同是天涯沦落人,有福大家享,反正钱是没人能自己赚完的。曾经的‘误会’就此带过。”
众老大齐声应和,监栋内充满了笑声。或许,他们是这个看守所有史以来最开心的重刑犯。
下午放风的时候,整个监栋近七十人东一堆西一群的聚在一起热烈的讨论沟通着,那气氛就如一大群小学生合计着如何去春游一样,让戒备十足的管教武警们大跌眼镜。
而十二个老大则兴致勃勃的向白向云汇报着自己的成果与计划建议,没人觉得这事情行不通。仅半天时间,他们已经完全以白向云为马首是瞻了。
白向云看这洒满阳光的天井,笑了。
李刀他们转着手中的香烟,笑了。
管教武警们看着“和睦相处”的重刑犯们,也笑了。
接下来的几天,白向云利用一切机会和管教们接触,还和他的所长叔叔深谈了一次,在他暗示了几次利用自己的公司和外面的关系改善看守所的软硬件环境后,于所长终于点头默许。并且同意加多重刑犯监栋的犯人们亲朋戚友来探监的次数。当然得有管教在旁边监视着这原则性的事情是没有商量余地的,而白向云对这点也不是很注重,对于那些利用不怎么见得光的手段赚钱的方法关系,这些捞偏吃黑的家伙通过手势和暗语就能传达出去。
在通过书信、电话、探监等各种方法联系后,白向云的计划很快就如火如荼的展开来。他的公司利用这个关系网赚到的第一笔钱是从李刀原来看的那些场子里赚到的。白雁云在得到哥哥的消息后,通过李刀小弟们的介绍,她用飘云公司庞大的供货网络以最快的速度为那些酒店、夜总会、地下赌场提供了绝大部分高质量的应用物品。而那些做或白或灰或暗营生的犯人老大们也利用外面的小弟彼此合作,在扩大自己的生意范围的同时也扩大了自己的势力范围。
白向云在监栋中的老大地位进一步巩固,这并不单是因为他的雷厉风行的铁血手段,更不是因为他和看守所的关系(为了让犯人们更好的收集信息指挥小弟赚钱,现在他私藏了个手机,已经接受了他公司为看守所改善的软硬件的管教也当作不知道。)而是因为他不但处事公平,更是目光锐利,总能在看来因为范畴不同根本不可能合作的犯人中间找到楔入点,让他们合作获利。比如:他让一个诈骗犯和一个黑包工合作,让外面的小弟们狠狠的敲了一个暗中卖劣质产品的黑心建材商一笔。
因为大哥们都集中到了一起,各监栋的打架闹事现象已经很少出现,而重刑犯监栋更是有如大家庭一样和睦,让看守所省心不少。因此白向云和管教们的关系也进一步融洽。当然,他的“排子枪”(烟)“手榴弹”(酒)攻势也功不可没。
中队长自那次暴乱事件后就再没出现过,正如他那次对白向云所说:我相信了。也相信你。
一切都是如此的正常,犯人们甚至有幸福的感觉。一个个都对白向云老大前老大后的叫个不停,都以认识他和被他认识为荣。十二个监室的老大处于漩涡的副中心,得到的利益当然也是巨大的,又根本不用压榨下面的“小弟”们,不用再提心吊胆被谁改朝换代,只要他们在白向云的策划下做好自己就行了,所以更是不遗余力的拥护白向云。
对于其他因为“财”“力”不足而处于弱者地位的重刑犯“小弟”来说,这个计划不但使他们不再被疯狂压榨还能跟着沾光,他们家人朋友也跟着受益,还进一步挽回和巩固了自己自从入狱以来在外面逐渐丧失的威信和地位,这让他们很有成就感。对白向云当然也是亦步亦趋。
郑鲁更是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老老实实得照他说的:上诉!不为别的,就为自己能活得更长一点,在有生之日能再为父母妻儿多做点事儿。只要有利可图和没有后顾之忧,在这个年代里是没谁会在意和什么样的人做生意的。
白雁云除了电话联络外,根本没什么时间再上来探望,她被白向云的计划弄到忙死了。
在整个监栋的犯人们基本上利益均沾的时候,白向云来到看守所已经近一个月了,经过了几次提审,他终于等到了自己的逮捕令,事情正式的进入了司法程序。
而李刀则是开庭了,他的罪名是故意伤人。苦主在他做“保安”的酒吧里因为不满小姐的态度,借酒撒泼,被他打成一级残废,终身无望复原。因此,李刀一审被判了十二年。
当然他是不服气的,就算服气他也一样上诉,在看守所里每天悠哉游哉的大鱼大肉多好多幸福的日子啊,干吗要上劳改场去做苦力呢。
一切事情都走上正轨后,日子就慢慢过得平淡而有味起来,经过努力争取,他们合法的拥有了更多的报纸和书籍,吃好睡足的他们脸上慢慢有了光彩,眼睛也有了神气,一个个心平气和的等待命运的判决,偶尔的犯人出入(新人来旧人去)只是为这监栋多增添了点涟漪。
随着时间的推移,各人的事情也一步一步的深入司法程序,白向云也真正的开始了面对个人事情的时候。
枯燥乏味的预审是个说话重赘的老检察人员做的。不知道这是否是他的个人特色技巧或者是真的罗嗦,每一次翻来覆去的问同一问题的做法令白向云郁闷无比,以至于后来他差点以吼的音量对那老检察说:“你想怎么样写就怎么样写好了。”
因此,按指模的时候他连看也不看笔录一眼就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