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入狱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入狱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谢谢你来送我。”白向云紧紧的和他抱在一起。只是苦了李刀要跟着他的手甩动而走动。
“我也是问于所长才知道你今天上场的,因为纪律,我不能通知雁云和伯父伯母。对不起。”高凡拍着他脊梁又说:“不过按照法律程序,三天内他们就可以接到通知。”
白向云点点头表示没什么。十五年的刑期呢,怎么也不争这一两天。
“到了劳改场,一切都小心谨慎点。”高凡脸色凝重的说:“那地方不比这里,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
白向云再次点头:“我只想早日出来。麻烦离我越远越好。”
“好!”高凡笑了起来:“一路顺风!”
白向云也哈哈朗笑着说:“回来后我第一时间请你喝酒。”
说完他一拖手铐,扯着李刀向巴士自动门走去。
“老大就是老大,交的兄弟也是这样的好兄弟。”李刀嘟囔着跟上他的脚步。
上了车白向云才知道,除了四个武警中士外,老管教、方管教和杀手张也是押送人员,而杀手张更是司机。
看来这一路上他们不闹腾的话,还是能和乐平安的到达劳改场的。再说,在杀手张的鹰眼铁脸下,又有谁敢做什么小动作呢。
囚车在晨曦中驶出了看守所大门,驶上环城路,向白向云不知道在哪里的劳改场驶去。
回头看着逐渐远去的熟悉城市,所有犯人眼中都蒙上了一层迷雾。
“爸、妈、妹妹,我一定会早日回来的。”白向云心中默默念着,直至清溪市完全在视线中隐没。
天大亮了,囚车早已远离了繁华的清溪市,进入了路边不时有小城村落掠过的偏远地区。偶尔出现的青春少女和秀丽村姑让大半年来只在出庭受审时见过年轻异性的数十囚犯大吹口哨,满脸兴奋。其中尤以吊眼四和阿拉鬼为烈。
管教和武警对他们的行为除了笑笑外没有其他动作。杀手张从后视镜中看着骚动不已的犯人们,铁脸也浮起淡淡的笑容。
车窗外阳光漫天,碧绿的田野、翩翩的蝴蝶、飞翔的鸟儿无一不撩动着白向云那向往的心。
“老大,别想了。”李刀递过烟:“劳改场那么大,除了有纪律约束外,和在外面生活不会有什么区别的。”
“但愿吧。”白向云当然知道他在安慰自己。和他们这些真正出来混的人比起来,他可说是最“看不开”的人。
中午的时候,大巴终于在一间路边酒楼前停了下来,管教们给所有的犯人们送过还不算是很难吃的快餐和矿泉水后,都进酒楼吃饭去了。
大巴内有钢枝,外是防弹玻璃,下面是加厚钢板,车门是高科技电子锁,引擎是特别点火……想劫车或者是蓄意逃逸都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当然,车内有个没门的临时厕所,让犯人们不用下车也能解决大号问题。
酒楼飘出的香味从不多的空隙钻进车内,让吃着仅有几块肥肉几条青菜几粒鸡杂的犯人们馋诞欲滴,三字经狂喷中加快速度将快餐吞了下去。
想着漫长的刑期,白向云有点吃不下去,看着前面停满了车辆、人来人往的酒楼,心中轻轻叹道:自由真好。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在一间看起来环境很不错的的监狱停下,白向云以为目的地到,吊眼四却啧啧有声首先开口:“这鬼地方变化挺大的嘛,比三年前我从这里出来的时候漂亮了好多。”
“你原来就是在这里服刑?”李刀明知故问。
吊眼四点点头:“这里的犯人主要以加工业为主,很多灯饰和手工艺品都饰从这里流向市场的。一大群男人做那女人活儿……操,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恶心。”
接着他指指被管教点到名字站起来的犯人们说:“这里是轻刑犯监狱,不会是我们的目的地。”
白向云这才明白过来,又和旁边的武警相互递烟闲聊,不再理会。因为和中队长那一战,还有相似的经历,一路上他和四个押送的武警中士无话不说,也籍此来缓解心中的忐忑。
近一小时后诸事完毕,大巴又开动起来。这时候车内还只剩下白向云他们十二个从重刑监栋出来的犯人和四个武警三个管教,只占了三分之一座位。空旷的感觉让大家的心情也觉得好了好多,加上原来都是熟悉的面孔,一时间都喧闹起来,不但指点着外面的东西特别是女人鬼叫不已,还对白向云老大长老大短的叫个不停,让管教们大摇其头。
管教们不出声,只负责预防和镇压骚乱的武警们更不会理会。对于深知道这些犯人们以后将会面对什么生活的他们来说,这最后的“狂欢”没什么不值得原谅的。
在天临黑时吃了晚饭,加了油,大巴又继续在夜色中前行。正当在车上闷了一天的白向云他们晕晕欲睡的时候,目的地终于到了。
“虎山监狱!”
白向云看着大巴驶进灯光明亮的监狱大门,轻轻念这牌子上的四个大字。
“天……还真到这人间地狱来了。”吊眼四哀嚎起来。阿拉鬼更是一脸哀然。
老管教一掌打在他头上:“劳改啊,你当会有上班坐办公室那样轻松。这里工作是很辛苦,但减刑也快,还是国家新政策的试点监狱。好好表现吧,争取早日出来。”
“谢谢黄sir教诲,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吊眼四口中滔滔不绝,但眼中还是掩藏不了绝望的神色。
车还没在入监专用院子停稳,头带护盔,一手举防弹玻璃盾牌、一手横着警棍的监狱防暴队就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涌到大巴周围围了个水泄不通。
“我靠!劫机啊?这么大阵仗。”李刀惊叫起来。众犯人也是一样不解,纷纷看向管教们。
“下车吧,”老管教呵呵笑起来:“只是监狱的安全预防措施而已。没什么的。”
众犯人这才安心,在管教的指挥下一个个起身下车,就这空隙,白向云仔细的打量起这自己要在这里呆十五年的地方外围来。
监狱很漂亮。漂亮到连他这见惯了大世面的人惊讶不已:新颖但不失庄重的建筑,明亮又极富层次艺术感的灯光,错落有致而又不显杂乱的草坪,低矮平整的九里香墙如龙环回曲折,阵阵花香从打开了的车门飘了进来,让刚刚受到了惊吓的他们猛抽鼻子之余慢慢平静下来。
在防暴队的眈眈虎视下,白向云他们走进了厚重的监狱大门,穿过一条幽长的走道,再进入一重铁门,来到了一个四面都是高墙的不大院子中,管教这才叫他们停下。
院子空无一物,四壁雪白,左边写着“浪子回头金不换”,右边上书“为早日获得新生而改造”,几个狱警拿着本本在等待着他们。院子前面是栋装饰不错的三层小楼,楼顶上两米多高的高压电网向两边无尽延伸。看不见哨楼,但不时可以看到一个个持枪的黑影在灯光后游弋,还时不时的传来无线对讲机的喳喳声。
“终于真正的进入监狱了。”白向云心中默念着,在老管教的催促下再次排队,点名。
防暴队和武警都没有再跟进来,犯人们轻松了好多,一边唧唧喳喳的和管教们说话,一边对狱警观言察色。连杀手张也放松了他的铁脸,和这些打了近一年交道的重刑犯们做最后告别。
十多分钟后初步记录完毕,他们终于走进对面的小楼,在几个狱警例行搜身后进行入监的第一道程序——体检。而三个管教也去办交接手续去了。
做体检的几个医生态度好到令一众新进人员大为惊讶,其认真负责的样子根本没有将他们当犯人来看。让他们对这地方大起好感。
体检完毕天也大亮了,老管教他们再次来到他们面前叮嘱一定要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以后再让我在看守所见到你们任何一个的话,我第一时间将他操翻。”
杀手张的最后这句话让曾经被他“服侍”过的犯人们泪水也差点涌出来。
目送三个管教消失在铁门后,白向云他们将脸转向面前入监队队长那陌生的脸孔,准备开始接受另一种人生的第一节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