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洗练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洗练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队长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下,在事务犯(协助狱警管理新罪犯的罪犯,相对其他犯人自由很多。一般都是表现良好的积极分子而且犯罪性质不严重或刑期已经不长的犯人担任。)的协助下给他们安排了在入监队的临时住宿监仓,然后将他们带一间教室,洋洋洒洒的例行讲话后,就开始了监狱的生活、劳动和纪律的讲解教育。
最后队长说:“你们必须在今天内熟背《三字诀》、《罪犯行为规范》(又称六章五十八条),安心改造向上进取,遵规守纪争取早日新生,同时还要学会几首歌,至少《入监队队歌》和《向昨日挥挥手》是一定要学会的。”
“队长大人……”阿拉鬼举起手。
“叫我赵队长或者队长就行。有话请说。”队长说得挺客气。
阿拉鬼站了起来:“我们坐了一天一夜的车,很累了。”
说完他还打着哈欠揉揉被手铐勒红了的手腕,一副事态很严重的样子。
赵队长双手叉在教台上,上身前倾,满面笑容的说:“真心悔过,想早日重获自由的人是不会怕苦怕累的。再说……”
他顿了顿走了下来:“在入监队的表现将会记录在案,作为以后考核的依据之一。我们这里是国家新政策试点监狱,多吃点苦对你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什么新政策?”白向云来了兴趣。
赵队长看了他一眼:“你们应该都知道,以前最高法院规定是每两年(隔年)才能申报减一次刑的。现在国家为了使真心悔过的犯人能早日重获自由,回归社会,多做有益人民有益社会的事情,从今年开始实行更人道的减刑条例,只要表现好,只要真心悔过……每年都能申报,获得减刑的机会。而且幅度也比以前加大。”
他凑到阿拉鬼面前,极度煽情的说:“你……难道不想吗?”
阿拉鬼呆了呆:“想……想!”
赵队长一拍他面前的桌子,吼了起来:“想就给我坐下,好好的背熟纪律,别以后一不小心犯了哪一条你就完了。”
说完他对站在门口的事务犯一挥手:“教他们唱歌。”
然后他就这样走了。
看着阿拉鬼跌坐在座位上那尴尬的样子,白向云他们轰然大笑起来。
《入监队队歌》
“我们来到这特殊学校,从今天开始要走好第一步,认罪伏法,安心改造,学好规范,严守纪律,勤学习,爱劳动、听号令,操练齐,转变思想,向善进取,为新生打好坚实的基础。一!二!三!四!”
《向昨日挥挥手》
“往日的泪水已不再是苦酒,蓝天下一样有我们的追求,我们走过,走过严冬,我们拥有现在和以后。
逝去的岁月已不再是伤口,蓝天下一样有我们的追求,我们把梦交给明天,我们坚信前程锦绣。
握着时光的手,握着岁月的手,握着未来的,未来的手,向昨日挥挥手。扬起理想的帆,荡起希望的舟,在人生的浪尖风口。
让我们再一次开头,让我们再一次开头。”
在事务犯的带领下,白向云他们一遍又一遍的唱着这两首歌。幸好这里的饮用水供应充足,他们还不至于在这只有两台吊扇的闷热教室里口干舌燥。
休息时,白向云走到教室后面,仔细的看着墙上贴的《监狱法》和《减刑条例》。当看到“改造积极分子”最高减刑幅度一次可以达到12个月最少也有2个月时,他心中燃起了熊熊的希望烈火。
午餐晚餐还不赖,虽然不大如白向云他们意,但比看守所提供难以下咽的青菜白饭好多了,想来这应该是监狱自给自足的关系。
晚上,白向云他们终于见到了久违的电视机,只是在看完作为监狱对犯人思想教育的一部分的《新闻联播》后,就被赶回临时宿舍“深刻”反省了。
“妈的,累死了。”躺在床上,众犯人都捏腿拿腰满口三字经的哀怨着。
可能是近来送来这里的犯人比较少的原因吧,白向云十二人占了有着五十多床位的临时宿舍。他们之间不但相互熟悉,还是相互有合作关系共同赚钱的伙伴,不怕会被举报语言不文明——这可是计入每日计分考核中的“生活卫生和文明礼貌”这一条的。
“哈哈……”阿拉鬼躺在床上突然大笑起来:“吊眼四,我们终于可以单独一张床了,以后我再也不用担心半夜受你骚扰了。嘎嘎……开心啊。”
众人哄笑起来,纷纷责问吊眼四:“原来你有这嗜好啊?!”
吊眼四满脸通红的向阿拉鬼扑了过去:“你他妈的才是玻璃……”
看着扭在一起嬉闹的两个活宝,众人的笑声更响亮了。
是夜,在长明灯下的他们都睡得很香,很香……
在入监队的日子平静而无聊,上午下午洗脑教育,晚上看新闻联播、反省、温习,第二天早上随机抽查。而十二人融洽合作的气氛也令到干警们的教育进度顺利进行,对作为十二人核心的白向云也刮目相看,不断的暗中考察和研究他的资料。
六天后,入监教育学习完成,要真正的开始下队劳动改造了。
“《监狱法》第三条规定:监狱对罪犯实行惩罚和改造相结合,教育和劳动相结合的原则,将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
赵队长敲着教鞭在桌子间转悠着讲述最后一节课:“监狱执行刑罚,首先是对犯罪分子实施惩罚。惩罚是刑罚的固有属性,没有惩罚,就难以使犯罪分子认罪伏法,改恶从善。惩罚与改造相比,惩罚重在强制,改造重在转化。惩罚是手段,改造是目的。惩罚的目的是为了把犯罪分子改造成为守法公民,这也是我国刑罚的根本性质所在。监狱不是为惩罚而惩罚,而是把惩罚与改造活动紧密地结合起来,并有明确的目的性,即把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为了有效地改造罪犯,还必须在执行刑罚中坚持贯彻教育和劳动相结合的原则。这里的教育是指对罪犯进行思想教育、文化教育、职业技术教育。劳动是指从事一定的生产活动,必须把教育改造和劳动改造两者很好地结合起来……”  
“赵队长说得太好了。大家鼓掌。”
白向云首先拍起巴掌来,和这队长混了七天,他早已经摸清了他脾性:正直善良,真正的为走入歧途的犯人们好。难怪他能负起对入监犯人第一次洗脑教育的重任。对这种人,他心中只有敬佩。
白向云的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附和,教室内一时间掌声大作,叫好不绝。
赵队长一个个的扫过他们,看出了这些只和自己相处了几天的犯人都是发自内心的真诚,脸上不由也挂起了笑容,继续说:“本监狱劳动改造的方式有种蔗种田、饲养牲畜、烧窖码砖、编织加工等七种十三小类,每个工种的劳动强度不尽相同。为了公平起见,一直以来都是以抽签方式来决定谁到哪个分监区去做什么工种,今晚你们抽完签后,明天就要下队开始劳动改造了。”
白向云明显感觉到在他右边的吊眼四抖了一下,心中不由慨然:在看守所中流传的种种关于重刑犯监狱的可怖传说就要真真实实的展现在眼前了。
事实是否真如传说般可怕呢?
白向云暗笑自己闻风便是雨。从这几天的情况看来,这监狱纪律秩序还是很好的,连看守所里那种打架闹事都没见过。
晚上的抽签仪式很简单:在四个监狱的中层(监区)管理人员共同监督下,一百支写有十三个工种的竹签放在一个只开了个小口的大箱子里,白向云十二人满天神佛的祈祷着逐一伸手进去抽取出来,或悲或喜或哀或叹不断在各人脸上变幻着。
最终的结果是白向云和李刀都抽到了种田种蔗的活,而对劳动最为恐惧的吊眼四和阿拉鬼反而抽到了最辛苦的烧窖码砖的苦力工,其余八人分别抽到了其他工种,竟然没三人是相同的。
最后,主管“三教”(思想教育、文化教育、技术教育)的副狱长进行了语重心长的总结讲话:“明天开始,你们就要下到分监区去劳动改造了。这是改造你们思想,使你们改过自新的主要方法,也能使你们在这里也能自食其力和为监狱创造点经济效益,使监狱能有更好的改造和教育条件,也算是为国家做了点贡献吧。”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吊眼四他们一脸不以为然的神色,脸上泛起了笑容:“你们已经‘选择’了自己以后从事的工种,就要努力学习技巧,安下心来改造了。下了分监区后,工种一般不会轻易改变的,因为这不但会严重影响工作效率,还会影响你们全心改造的心情……如果你们能超额完成任务,超额部分的30%将会归你们所有,折算成现金转进个人的帐户,多劳多得嘛……”
白向云看到吊眼四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暗中踢了他一脚。
吊眼四一个激灵,马上换上深以为然的表情,还两眼发光的不断点头。
副狱长这才满意,又诲人不倦的罗嗦了一大堆才散场。
晚上,十二人举行了小小的分别仪式后,白向云倒在单人架床上,情不自禁的回忆着半年多来的点点滴滴,心中不由一阵抽痛。本以为一切痛苦都已经过去,现在却发觉还紧紧的揲住自己的内心不放。
目前身处的生活,既是那痛苦的延续,也是那痛苦的开始。
“明天……就让泥水和汗水来埋藏和洗刷我的耻辱吧。”
白向云不理旁边有如烟囱般喷薄着烟雾的李刀和哀嚎自己命不好的吊眼四,强迫自己脑子一片空白,慢慢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