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失窃 (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失窃 (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白向云的吼声将整个室内的人都吓了一跳,纷纷向他望来。
“怎么了?”老梁走了过来,疑惑的望着他。
“我的桶和里面的东西不见了。”白向云向他描述一遍,问道:“这事情有没人管的?”
老梁扫视了一遍监仓,郭老大不在,其他人在听到白向云的话后都不再理会,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去了,只是白向云敏感的察觉到他们的脸色都有些古怪。
老梁看了看他,张了张嘴,最后只是拍拍他的肩膀说:“算了吧。”
李刀这时候也刷牙回来了,见到白向云的样子吓了一跳:“老大,怎么了?”
“我的东西不见了,帮我找找。”白向云对李刀说完,又转向老梁:“怎么算?我的东西干嘛要让别人白白拿走?”
老梁不再说话,沉思了一会后转身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白向云和李刀在监仓内一张床一张床的转悠着找失去的东西。没多久他们就发觉中间一张床上半躺着正在吞云吐雾的瘦弱男子有古怪——那人不但不停歇的吸着烟,双眼还不时的瞟向到处转悠的他们,一副做贼心虚的紧张样。
白向云和李刀对望一眼,一起向那人走去。他记得在昨晚的介绍中,这人叫道友成,原来在外面的时候是个以贩养吸的瘾君子,现在没了毒品,除了烟不离手外,还时不时以感冒为名大量的买感冒胶囊,挑出其中富含咖啡因的颗粒放在锡纸上过下瘾。
随着他们的走近,道友成坐了起来,打起笑脸问道:“两位,你们的东西有记号的么?有就好找了。”
白向云盯着他牵强的笑容,心中已经明白了七八分,念头一转,摇摇头说:“没有。昨天时间紧,没做。但我能认出我的东西来。”
道友成闻言眼睛古怪的转了下,笑容也自然了些:“那就最好,呵呵,那就最好。”
白向云装作继续寻找,弯下腰探视附近的床底,果然在道友成下面发现了个崭新的塑料桶。
“这个好象是我的。”白向云伸手就向那桶探去。
“你看错了吧?这可是我前两天新买的。”道友成丢掉烟头,眼睛在他脸上转悠着。
“是吗?我看看。”白向云将桶拿了出来:“我记得昨晚洗澡洗衣服的时候,桶身和桶底不小心让水龙头刮了几下的,应该会有明显的痕迹吧。”
白向云边说边将塑料桶翻转过来,凑到道友成眼前,脸上满是揶揄的微笑。
道友成看着桶底和桶身那数条明显的划痕,脸色滞了一下,抬头迎上白向云的眼睛:“那个用桶不会被划花呢,何况我用了好几天。”
“嗯,昨晚我还不小心的把提手弄脱了,掉进了桶里大大的划了一下。”
白向云又将桶肚转向道友成,将里面那道深深的划痕展现在他眼前。
道友成肩膀缩了缩,突然大声说:“我说了这桶是我的就是我的。整个监仓的弟兄们都可以作证。干……你这他妈的新丁这样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个桶没划痕的?你存心找茬是不?别忘了这里是监狱。”
这**裸的威胁让白向云火气一下子涌了上来,以更高的声音吼道:“我自己做的记号我会不知道?我是新丁又怎么样?监狱又怎么样?我就认一个‘理’字,这是我的东西。”
白向云的吼声再次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知不觉间慢慢的围了过来。
道友成看着越聚越多的犯人,也跳了起来吼道:“就凭几条划痕?你看看,整个监区那个桶没有几道划痕的?这么说这些桶全是你的了?靠……野心还真大啊,才来一天就想把整个监区的东西据为己有。”
“你说话小心点。”李刀一手搭在白向云肩膀上,望着道友成冷冷的说。
“威胁我啊?我他妈的好怕呀。”道友成下了地,指着围观的犯人们说:“桶是我的,这里的人都可以作证。你们想要?也行,五千块,桶给你。我也不再追究因为你们的诬陷而造成我的名誉损失的问……”
“我他妈的给你五百!”白向云甩开李刀的手,举掌就印在道友成瘦削的脸上。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道友成被这一掌甩了个趔趄,那只剩皮包骨的脸马上浮现五道红红的指痕。
“打人啦,新丁打人啦。”道友成呆了一呆,高声喊了起来。
李刀也不由被他气得七窍生烟,正要出手,白向云已经又一脚向他踢去:“你妈的偷人东西还有理了。”
道友成只顾叫喊,那来得及躲闪,被这一脚踢得跌进围观的犯人中,连滚带爬的冲向门口,口中还不停的喊着:“新丁打人啦。管教……郭领队……救命啊,为我作主啊。”
随着一阵密集的脚步声,监仓门口一下子围来了好多二室的犯人,吵吵嚷嚷的纷纷询问是怎么回事。
“白向云,我们会被你害死的。”
“就是,你他妈的知不知道你在干吗?操你妈……”
两把特别响亮的声音让白向云有点不知所以,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刚分到的“互监组”成员在说话。
他还来不及回味他们的话是什么意思,更来不及想这事情会有什么后果,干警的声音就从门口传了进来:“全部抱头蹲下。”
三个干警和五六个武警出现在门口,手里拿着能致人瞬间休克的高压警棍指着犯人们高声命令着。而他们后面却跟着郭老大和几个事务犯。
道友成捂着被踢的位置不停的哎哟着,郭老大挤过来关心的问他伤到了哪里和事情经过。
道友成一一述说着,对经过并没什么歪曲和添油加醋,但那语气却无一不是强调白向云不但蛮不讲理,还在冤枉好人。
“白向云,出来。”一个干警站在门口冷冷的喝道。
白向云站起来,走到门口:“报告,我就是白向云。”
干警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有什么话说?”
“报告,我认为那桶就是我丢了的,那些划痕是我专门做的记号。”白向云没有看干警,而是看着道友成大声说。
“正如他所说的,划痕对于塑料桶来说并不能证明什么。无论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那些痕迹都会差不多。”干警招手让人把桶拿出来,看了好一会又说:“如果你拿不出别的证据证明这桶是你的话,你就要为你的行为和没有根据的推测付出代价。”
这话让白向云的心一个劲的向下沉。
“报告,白向云是真的丢了桶和里面的东西啊。”还在室内蹲着的李刀扬起头喊道。
“如果你不能证明他是有罪的,那他就是无罪的。”干警眯着眼睛冷冷的说出这句经典名言。
“东西?!”李刀的话提醒了白向云,他的桶里还有洗衣粉和洗发水呢。
“报告。”白向云转向干警:“随同我的桶丢失的同时还有一包洗衣粉和一瓶洗发水,都是刚刚开封用的。”
“这又怎么样?那些东西你也做有记号吗?找到在哪里没?”干警的神色注意起来。
白向云看了看室内道友成的床位,又转头看着他有点惊慌和疑惑的脸:“报告,那两样东西我并没做记号,但我相信现在正在他床头的小箱子里面。”
“道友成,你敢不敢打开箱子证明你是清白的?”郭老大突然插话道。
干警和几个事务犯也看向他,蹲在地上的其他犯人更是静静的等着道友成的回答。
“可以。我现在就去打开。”道友成明显的松了口气,“勉强”站起来向他的床位走去。
道友成的神色让白向云觉得有点不对头,难道真的不是他“拿”了自己的东西?可是这桶的确是自己的桶没错——以前的军事训练让他绝不会记错自己所做的暗记的。
白向云、干警、郭老大跟着道友成来到他的床位前,看着他拿出钥匙,打开放在床头的小箱子。
开了锁,揭了盖,道友成一翻就将箱子里面的东西整个儿倒了出来:几件衣服、几本封面上满是裸女或者妖精打架图的书、几包烟和一些杂物,并没有什么洗衣粉和洗发水。
“看到了吧?!”道友成得意洋洋对白向云说:“你的洗衣粉和洗发水在不在这里呢?”
整个监仓的人都看到了床上的东西,一个个都将目光转向白向云。
“一定是他转移了。我兄弟他不会看错的,这桶的确是他的。”李刀站了起来吼道。
“蹲下!”两个武警冲了过来,二话不说的举起警棍就向他身上招呼。
白向云的心一下子掉到了谷底,动了动嘴,最后还是说不出什么。
“刚刚分下监区就随便打架,毫无证据就随便说人偷东西。为了维护监区次序,使其他人引以为戒,有必要对你作出惩罚。哼……看在你事出有因的份上,‘荡秋千’一天,不准吃任何东西,本月积分扣除。同一互监组成员做出深刻检讨。”
干警说完抖了抖肩膀上的一级警司肩章,对几个武警点点头:“带他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