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再战 (上)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七章 再战 (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在李刀低声下气的恳求下,警司终于慢腾腾和他下了楼来到篮球架前。
“白向云,你确定你已经反省完毕,以后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吗?”警司把警棍在手心中轻轻的敲打着拉长了声音说。
白向云心中虽然又火冒三丈,但在目前只能屈不能伸的情况下,他也只有秉承古训:好汉不吃眼前亏。
看着白向云仅仅以微弱点动的头作为回应,警司条件反射般举起手中的警棍,一瞬后他又意识到什么似的放了下来:“你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就好,这证明监狱对你的教育还是挺有效果的嘛。”
说完他转向远近围观的犯人提高了音量继续训话:“你们要以此为戒,服从监狱管理,相互之间团结友爱,有什么事情要报告干警解决…………为了让你们记住今天的教训,和白向云同一互监组的成员扣掉三个月内的嘉奖,以警效尤。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的话,加倍严惩。”
又威严的环视一周后他才对一边的事务犯摆摆手:“放他下来。”
李刀赶紧过去抱住白向云,在事务犯解开绑住基座绳结的同时,他也解开了白向云手腕上的捆绑,用力将他紧紧的搂住。
白向云的两个脚掌终于在十二个多小时后完全的踏实地面。
虽然心力交瘁,但脚踏实地的感觉还是让他觉得苦难结束了。心神一松,脚一软,差点跪了下去。
“老大,我背你。”
李刀赶紧抱住他,一侧身就想将他放到背上。
“让我自己走。”白向云摇摇头:“你扶我一下就好。”
“老大……”
“我能行的。”
白向云把还没恢复知觉的手放在他肩膀上,努力的控制着自己正在颤抖的双腿。
看着白向云通红的双眼,李刀知道自己拗不过他,只得轻轻的点了点头:“好。”
李刀拉起他右手横过自己脖子,以左手半挟半扶着他的腰,慢慢的向西楼走去。
两人在众目睽睽下用了近十分钟才走完平时只要一分钟就能走完的路程,躺到了监仓自己的床上。
李刀以最快的速度把白向云酸臭的衣服脱下,又打来凉开水,以调羹一点点的漏进他嘴里。一边用湿毛巾慢慢擦拭着他还是滚烫的脸面和皮肤。
监仓里面的犯人们都没有过来打扰他们,但也没人给他们帮忙。很多人还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在李刀抬起头的时候又转到一边。
白向云闭上眼睛,强忍着全身的酸痛没有呻吟出声来;双手的知觉还没有恢复,不过手腕已经传来隐隐的痛感。但这一切和凉开水润泽嘴唇、漫过舌头、流进喉咙的畅快比起来都显得微不足道。
他第一次体会到水的重要。
虽然机会难得,但他绝不想有第二次这样的体会。
李刀看着他越张越大的嘴巴,愈加小心的喂着,更不敢触碰到拆裂的嘴唇——上面的血疤在水的润泽下膨胀了一点,却又慢慢的渗出了血迹。
“好了。”
在喂了三盅刷牙用的搪瓷口盅水后,白向云对水的渴望终于得到了暂时性的满足,以低沉但清楚了不少的声音轻声说。
“老大你休息一下,我去买些清热解毒的东西。”
“嗯。”白向云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他起身出去。
他的双掌黑紫紫的,肿得比平时大了一倍,几乎到了“光可鉴人”的地步,看起来让人心也为之紧缩。要不是手腕越来越清晰的痛楚,他还真会以为自己的双手就这样废了。
背后肩胛的韧带应该是拉伤了——至少现在那种痉挛的刺痛让他有这样的感觉,轻轻的耸动一下也痛得象要人命,而肩膀却还是麻木不仁。
还是凝滞到几乎结实的腰骨让他有种脊椎脱节的感觉,而双腿却是酸痛不已。感觉最好的是两个脚板,虽然也是酸痛,但那种清楚的气血回流感觉让他心中畅快了一些。
闭上眼睛,白向云极小的幅度活动着全身,争取在最短时间内让身体恢复过来。
不用想他也知道,明天他是绝对不会因为身体不好而有假放的。
李刀回来了,不但买了很多清热解毒的药品,还有很多消肿止痛药和一包盐。
先喂白向云吃了药,李刀又调了盐水放在他身边,然后就急匆匆的下去打饭——食堂的吃饭时间就那么一小时,错过了的话就只能等明天才能吃到米了。
看着面前李刀打上来的稀饭,白向云却没有一点食欲。
他不是不饿,而是这次莫名其妙的挫折让他感觉到实在是耻辱。
这世界就真的是没天理了么?
现在他连手也抬不起来,这种不废而废的感觉让他实在窝心。而要李刀喂他服侍他更让他强烈的自尊心接受不了。
“老大……云哥,别想太多,吃点吧。”李刀嘶哑的说着又一次将舀了稀饭的调羹凑到白向云嘴边:“你现在需要的是安静和恢复。”
“你……你叫我什么?”白向云睁开眼睛看着他。
“云哥!”李刀看着他双眼:“自从郑鲁的事件以后,我心中一直就当你是我大哥。”
白向云合上眼睛,良久后长吁了口气,又睁开来:“好!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兄弟!真正的兄弟!”
李刀点点头:“云哥,先吃点东西,然后我帮你搽药。”
在李刀劝了又劝之下,白向云用十分钟吃了满满一口盅洒了盐花的稀饭,肚子终于有了充实的感觉,精神也随之好了起来,开始“享受”起李刀温柔的搽药和按摩。
“想不到你这清溪东城区第一高手也能如此温柔。”
在李刀翻转过他身子按摩肩胛背脊的时候,好受了很多的白向云调笑起来。
李刀一边继续动作着一边嘿嘿笑着说:“以前看过不少地摊上流传的‘武功秘笈’,因为对点穴绝技的向往和崇拜,人体穴位我可记得不少。还经常拿自己和那些小弟们做试验。”
白向云不由愕然:“原来你的按摩技术是这样学来的?!”
李刀哈哈笑了起来,一不小心用力过度,让他的服务对象大叫不已。
“哟~~,被吊了一天还能如此开心,还真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强人啊。”
道友成剔着他那一口可以用怪石嶙峋来形容的暴突大黄牙摇晃着走了过来。
“你他妈的还有脸过来?!”
李刀停下手,站起来狠狠的看着他。
“你什么意思?你们这两新丁诽谤冤屈人还有理了?”道友成丢下牙签,抱手抬头的说:“小爷我就是来讨精神损失费的。早上给你们脸不要,现在小爷我加价了,一万块。外加明天早上晨操的时候你们给我当众道歉赔礼。”
白向云早已经翻转过身体,冷冷的看着他嚣张的说完:“你吃人啊你?!”
“这是我应得的。”道友成狠了起来:“赔不赔?不赔我他妈的跟你们没完。”
白向云一挺腰坐了起来,对他抬了抬下巴:“你过来。”
“干什么?”道友成眼中闪过一丝警惕。
“不来近点怎么谈啊?你也知道,我现在没什么力气说话的。”
白向云顿了顿讥讽道:“你不会胆小或者心虚到连面对我的勇气都没有吧?”
道友成看了看监仓内慢慢围近的犯人,挺了挺腰说:“谁说我没胆?谁说我心虚了?可是你们冤枉诽谤我的……”
“那就过来慢慢谈啊。”白向云脸上挂起笑容说。
“云哥……”
李刀看看慢慢走过来的道友成,又看看白向云脸上的笑容,他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想劝阻却又不知道怎么说。
换做是他受了白向云今天的屈辱与折磨的话,肯定更吞不下这口气。
白向云摇了摇头没说话,看着道友成一步一步走近。
“说吧。要是你们能让小爷我心顺气爽,赔偿数额或许可以再商量。”道友成走到架床前,看着白向云说。
“要是不爽呢?”白向云强忍着因为刚刚用力而造成的双肩双手的痛楚,笑吟吟的看着他。
“你什么意……”
道友成“思”字还没出口,白向云已一脚踹他小腹上。
这积蓄了白向云满腔愤怒与耻辱的一脚踢得道友成瘦弱的身体飞了起来,直飞出两米多后才重重的掉在地上。而白向云也被反震的力量推得摔回床上,全身如千针同刺百棍齐下般痛楚,但不由自主的呻吟还是被他紧咬的嘴唇堵在口腔中。
“啊~~”道友成杀猪般的叫声这才大呼出口。
白向云在李刀的扶持下坐起来,看着他抱着小腹如熟虾屈曲的身体,嘴角扯出一抹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