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再战 (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九章 再战 (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横里突然闪出个身影挡在面前,李刀看也不看举起铁桶就当头砸下。
“砰”的一声,那个不愤气这么多人也摆不平李刀一个,想拦住他痛扁的家伙躲闪不及,被铁桶结结实实的砸在天灵盖上,血花迸飞中人也捂着头高声惨叫起来。
李刀丢开铁桶,再重重的一脚踢在他胸口上,将那不庞大但也不小的身躯踢得半离地向包围着白向云的那堆人飞去。
架床上的犯人也合并双脚吆喝着跳了下来,落点正是人堆中间的白向云。
“云哥~~”
李刀心胆俱裂,却不得不顿了顿,消去反震力后跟着冲了过去。
被李刀踢飞的人撞上了人堆,巨大的冲力冲得本来就很不稳定挪来挪去的人堆向前了一点点,更引起一阵更大声的呼喊惨叫。
这一点点的移位救了白向云。从架床上跳下来的犯人双脚只碰到他后面一点肩膀,而那犯人的双脚也因为人与人之间过密被卡住了,舞动着双手身子向前一倾,盖住了白向云,口中不断的骂娘。
李刀疯狂的将一个个人拖出一边,拖不动的就几下拳头砸过去,再一脚踢出一边。当他够得着从架床上跳下来的那人的时候,更是吼着用尽全身力气拖下来,摔在地上就是一顿猛踩。
身后一阵杂乱的声音涌上,刚刚逐个被李刀打得连青鼻肿的犯人们高举着手中的一切“武器”,瞬间就把理智灵敏全失的他和他脚下的倒霉鬼淹没。巨大的挤压力量把几张架床都撞到移位。
整个监仓就这样变成混乱的战场。
“嘶~~”
当所有人都声嘶力歇忘乎所以的时候,随着这声尖锐而怪异的声响,一道粗逾手臂的高压水柱冲击在已经缠到一堆的数十犯人身上,狂猛的力量将一个个人冲得东倒西歪,甚至整个人被冲起来,撞到床上,又摔下地上晕了过去。
干警们终于赶来了。
高压水柱在三个干警的把持下继续激射着监仓中的犯人。今天惩罚白向云的那个一级警司木无表情的拿着警棍负手而立,双眼冰冷的看着在水柱中逐渐崩溃的人堆。
“怎么会这样?我才到隔壁聊会天怎么就变成这样?天啊……”
嘈杂中一个洪亮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接着郭老大就出现在警司身边:“廖sir,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这得问你这领队呢。你是怎么管理的?!”廖警司看也不看他一眼冷冷的说。
接着他又自言自语般喃喃道:“可别出人命。闹大了我们都没好果子吃。”
郭老大踮起脚尖伸长脖子往里望着,听到廖警司的话心中抽动了一下,眼神变了变,转向他时又化为平和,看了看身前身后,有如哈巴狗般弯下腰低声说:“应该不会,一切都按照你的吩咐悠着来呢。再说……这里没什么能要人命的东西。”
“你知道的,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都只是你这领队管理不力而已。我可是什么都没向你说过的。”
廖警司眼皮也不眨动一下淡淡的说。
郭老大腰弯得更低,目光冷厉而愤怨的看着地面,语气却更柔和更谦卑了:“是。我也什么都没听见。”
廖警司这才点点头,一挥手对一边拿着警棍准备着的武警下令:“好了,进去分开他们。”
除了外围少数和一直在观望不参与打斗的几个犯人外,其余的都被高压水柱冲得瘫在地板或架床上,东倒西歪的呻吟不已。
就刚才那一下仅仅数分钟的喷射,整个宽大的监仓已经变成泽国,躺在地板上的人基本都半身浸泡在水中,身子不时屈曲或挣扎着想爬起来。只有白向云和李刀原来的位置还有几人交叠在一起。
武警厚重的皮鞋踏着飞溅的水花走了进来,一脚一个的将交叠的人踢开,挑起各人的脸观察着情况,最后都向廖警司报告:“一切正常!”
廖警司和郭老大心中都松了口气,情不自禁的对望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廖警司一步一步走了进来,在仰躺着的白向云身边停下,用警棍左右挑着他的头,口中却仿佛对所有人说:“为什么会这样?这事是谁先挑起来的?”
白向云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惨然一笑,没有说话。
他能说什么呢?又能如何说呢?就算能说,他现在也没力气说了。
要是真能说清楚的话,今天被吊一整天篮球架的人就不是他了,现在他也不用躺在这满是积水的地板上了。
“廖……廖sir,”不远处的道友成勉强撑起身子,抹着还在流的鼻血,看了跟着进来的郭老大一眼,断断续续的说:“是他们……是他们不老实接受监狱的改造教育,想报复今天因为诽谤我而受到的惩罚……先打人的。”
“你他妈的还在颠倒黑白,明明是你无理取闹在先。”
李刀扶着旁边的床脚坐起来,怒视着道友成嘶哑的吼起来。
这时的李刀囚衣破碎,额头流血,满面红肿,抓着床脚的双手也擦破了几处,还不停的喘着大气。
“呸!”道友成吐了口带血的痰,仰起头对周围的犯人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作证。人正不怕影子斜。说……大家都说!”
廖警司站了起来,冷冷的扫视着大多数已经爬了起来躺到床上的犯人。
“廖sir,成哥只是想讨个公道而已,这两个新丁不但不卖账,还恶言相向,最后动手打成哥。”
一个嘴巴浮肿的犯人含糊不清的爬起来说。
廖警司目光转向完好无损站在一边的另一犯人。
“廖sir,是他们首先动手打人没错。”那犯人缩了缩脖子说。
其余能动的犯人都跟着点了点头。
“你们还有什么话说?”廖警司转向李刀。
“他们……他们敲诈……”李刀声音低了下来,眼中怒火更盛。
“开玩笑的话你们也当真?!”道友成讥讽起来:“退一步来说,你们诬陷我,我要求赔偿精神损失和叫你们道歉难道不应该吗?”
“谁诬陷你了?你他们妈的就是个贼,偷了我大哥的东西。”
李刀吼着一伸脚,踢起一片水花溅向他。
郭老大走前几步,蹲下来捏着李刀的下巴,盯着他双眼冷冷的说:“别说在这里,就算在外面,什么事情也要讲证据的。法律不是说了么,如果你不能证明他有罪,那他就是无罪的。”
李刀一窒,不知该如何作答,要是真有有力的证据,根本不可能发生现在的事情。不由转头的看向白向云,眼中满是屈辱与不甘。
白向云早就知道会是这结果,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
“你们……你们都是一伙的!”李刀不甘的吼了起来。
郭老大手一动,推得李刀的头重重的撞在床脚上:“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什么事情都是你们自己惹出来的。”
廖警司冷哼一声:“白向云、李刀不服从管教,无故挑起事端,殴打他人……情节极为恶劣,关禁闭三天,立刻执行。本次事件记录入档案。本监室所有人员因参与殴斗或者知情不报者,扣掉本季度一切奖励,以儆效尤。”
“廖sir……我和几个积委会成员根本不在场啊,怎么也要受罚?!”郭老大叫起冤来。
“哼……你们身为监室管理人员,自己管理的地方发生如此大事也不知道,不罪加一等已经算好了。”
廖警司说完指了指地上的白向云和李刀,对一边的武警说:“带走。”
说完在上百只眼睛的目送下走出监仓,起落的双脚带起无数水花。
监室的善后自然有郭老大这些事务犯们指挥去做,至于这个监室的犯人们今晚怎么睡觉,那根本不是须要他来担心的事情。
在这个国家的监狱中,犯人从来都是没什么人权可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