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 诡谋 (下)
章节列表
第三十四章 诡谋 (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李刀哈哈笑起来:“好。云哥,就照你说的做。哈,你真是天才。”
“我妈妈说,做人要低调。”白向云也有如公鹅般嘎嘎哑笑着:“他们是老大,以后出头指挥的事情当然由他去做,好处却少不了我们这些跟屁虫的份,你说是不?!”
听到他的话,李刀的笑声转为嘿嘿阴笑。他当然明白白向云没说出来的话:一旦有什么三长两短,责任就让郭老大他们去背。
又商量了些细节和须要相互配合的地方后,两人又静下来专注于自身的恢复。用白向云在军队中常听常说的话来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在逐渐沉静的冥想中,两人慢慢的睡了过去。睡得很熟、很沉,比昨晚累到受不了而睡着满足多了。
他们交叉的十指并未放开,若有若无的意念还在经脉中穿行,调动着尽量多的能量和潜力一点点缓慢的修复着他们疲累的身体和伤口。
栅栏铁门的响声将白向云从沉睡中唤醒过来,听脚步声知道又是事务犯送早餐来了。
感觉下身体,除了因为长时间的站立而双脚酸痛全身虚软外,并没其他不妥当的地方,手腕和肩胛的疼痛也轻了点,不知什么时候自然下垂的双臂可能是因为一晚活动过少而有点酸涨,两个手掌的情况却有所好转,不但没那么疼痛,也消了点肿。双眼有些酸涩,而鼻子也闻不到什么臭气了——不知道是被熏到嗅觉失灵还是完全习惯了的原因,反正他知道这里的臭气决不会就这样消失就是。
总体来说整个身体状况是比昨天差了那么一点点,但比起事务犯昨天的估计却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老哥,你终于来了。”白向云将声音刻意的放得虚弱无力的样子:“这一晚可真难过。”
“再忍一忍吧。”事务犯的声音中有点同情:“明天下午你们就能出来了。”
“老兄……那还要两天一夜啊……我们真的要死了。”那边的李刀也哀嚎起来,那声调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象他现在肯定是一副声泪俱下的惨状:“老哥,帮我们向廖警司求求情吧,让我们早点出来。”
“对,老哥,帮我们向廖sir求求情吧,我们以后保证服从监狱管理,老老实实改造。”白向云也附和“哀求”道。
“求情的事谁也帮不了你们。”事务犯打开小口子,一边放稀饭和清水一边说:“你们也不想想,这里是什么地方啊?这里是监狱!我们是犯人,他们是警察。犯人向警察求情?他们不给脸色看就应该偷笑了。”
“唉……”白向云达到了装佯的目的,以一声长叹结束了无谓的废话。
“老哥,那就多给几根烟吧。”李刀话头一转,恳求道:“我的伤口都恶化了,监狱不给药,你让我用烟灰麻木多一会自己也好啊,伤口也能快点愈合。”
事务犯沉默了一下,好像在犹豫,过了一会才说:“好。但明天出去后你们可不能说我给过你们东西。”
“老哥,我们感激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害你呢。”李刀“虚弱”的声音充满诚恳。
最后,事务犯给两人各半包他自己抽的劣质烟和十来根火柴,并且再三叮嘱不要玩火。然后在两人不绝的感激声中叹息了一声后出去了。
为了预防万一,两人不敢过于得意这次小小的胜利,有滋有味的抽起烟来。
他们都两天没刷牙了,嘴巴很不好受,巴不得有点东西来麻木或者刺激一下。
至于李刀的伤口,早在昨晚就开始结疤好转了,现在他只要小心不碰到墙就行。可能是因为这里过于阴凉吧,白向云的皮肤脱落情况并不是很明显,但全身犹如万蚁爬行的感觉让他忍得很辛苦。
抽完烟,两人以清水漱了漱口,就一边哼着小曲活动着身体,一边嗒嗒有声的吃着稀饭,还对屈指可数的几粒腌萝卜的味道赞不绝口。
所有的事情都想通了关节,他们对自己被陷害冤屈的事实都心中有数了。虽然内心气愤难平,但形势比人强,打落牙齿也得往肚子里吞了。
“笑到最后才能笑得最好。”白向云对李刀说:“我们的时间都长着呢。”
李刀哈哈笑起来:“对。没些插曲,没个对手,生活岂不是太单调了。”
“你倒是比我还阿Q。”白向云笑骂起来。
心情开朗起来后,漆黑中的时光速度流逝得快了许多。冥想、打屁、睡觉、吃饭……不知不觉,三天的禁闭期限到了。
“哐啷”,铁门打开,两人没有立刻欢欣鼓舞迫不及待的冲出去,而是一边虚弱的应付着开门事务犯的话,一边慢慢的让双眼适应随着铁门打开而逐渐增强光线。
事务犯在叫他们动作快点后就跑了出去,想来是实在受不了随着铁门打开、狂喷而出的两人“积累”了三天的粪便和体臭的混合味道。
两人的虚弱可不是装的,任谁被这样关了三天,也难有海鲜的生猛。虽然冥想帮了他们许多,但在昨天和今天,随着身体进一步得不到很好的饮食、调理和休息,自我恢复的效果大打折扣,现在他们不立刻软到趴在甬道里已经算是奇迹了。
他们在门**进微弱的等光中相互打量着对方:头发蓬乱,胡子拉碴,两眼深陷,脸色苍白,肮脏不堪的囚衣包裹的身体更是小了一大圈。
相对苦笑一下,他们扶着墙壁慢慢挪出了禁闭室,深深的吸了口有了点流通迹象的空气,虽然还是恶臭霉烂,但总比紧闭室里的好得多。
“快点出来。”
栅栏铁门外的两个武警喝道。
两人不约而同鄙夷的看了他们一眼,都知道他们怕被禁闭室的臭气熏到了,才让个事务犯来开门而已。
费了好大的劲,两人才挪出甬道,来到栅栏铁门口,武警捏着鼻子用高亮的手电筒对他们照了照,关上了铁栅门,然后对一边的事务犯说:“如果须要,你可以帮他们一下。”
说完就忙不迭的走了。
白向云两人心中一松,挨着墙滑到了地上,对捏着鼻子躲得远远的事务犯说摆了摆手,软软的说:“谢谢了。我们歇一会就能自己回去。”
刚才听声音,白向云知道眼前这事务犯并不是这三天给他们送饭的那个,也就没什么值得感激和交谈的,再说,就算他和李刀想,别人还不愿意呢。在监狱这鸟地方想找乐善好施的活雷锋?那是在做白日梦。
果然那事务犯巴不得他们这样说,点了点头连嗯也不嗯一下就溜了。
两人当然也不会放在心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一副要将这三天的缺失补回来的样子。
最后,两人干脆躺在地上,在昏黄的灯光下静静的看着夜空。虽然在监区宿舍的范围内,在规定的时间里犯人们都可以自由活动,但这阴森而且气味非常不好的紧闭室前面是没人愿意来溜达的。
“云哥,你见过比现在更美的夜空么?”
好一会后李刀轻轻的说。
“没有。不过我知道怎么能见到,你想么?”白向云的声音中有些捉夹的意味。
“怎么见?”李刀奇道。
“你进去再多呆两天就行了。”白向云以很难让人听出是笑的声音哈哈笑起来,只不过笑了两声就没力气继续下去了。
“靠……这样的好事情还是老大你带头吧。”李刀笑骂起来。
“兄弟,你的伤口怎么样了?”
又一阵后白向云有点低沉的问道。
李刀听出了他声音中的内疚,不在乎的说:“没事。还有……既然真当我兄弟了,就不要再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
白向云沉默了好一会,轻轻的说:“谢谢。”
“云哥,你是在谢禁闭室吧?!”李刀笑了起来。
“都谢。”
白向云也笑了,笑声中有酸涩也有欢喜。
两人不再说话,不约而同的各伸出一只手握到了一起。
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