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 形势 (上)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七章 形势 (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除了中午下楼吃饭外,就是一直躺在床上睡觉。哦……间中他们上了一次厕所,又一次感受到了蹲着一泻千里的畅快——那感觉让两人对禁闭室再次诅咒不已。
下午醒来时太阳也差不多下山了。他们全身的酸痛疲累也恢复了七七八八,白向云的双手、李刀的伤口也大为好转。
白向云因为被吊篮球架暴晒一整天而产生的全身脱皮换肤也已经完成,在他忍着心脏为之紧缩的感觉撕下大腿上最后一块巴掌大的皮、洗了一次澡,再全身上下揉搓了一遍后,整个人又变得儒雅英俊起来。要不是禁闭几天瘦了好几圈,加上个光头实在是不伦不类的话,就算他穿着囚衣也让人无法相信他是个犯人。
郭老大他们回来了,白向云又屁颠屁颠的到门口去迎接,用他那消肿了不少,颜色也已经转为紫红的大手一边递烟一边拍着他们的肩膀背说:“大家辛苦了,大家辛苦了。”
同时他还不忘回头冲着李刀大喊:“小刀,快给老大们斟水解渴。”
众人对他和三天前的态度转变的幅度之大不由感到惊讶和疑惑,同时也有些鄙夷,更多的人是不敢相信自己双眼双耳的议论纷纷。
白向云对此视若无睹,还是“热情”的凑在郭老大他们身边东家长西家短的无话找话,还不时的扯着道友成说“你说是吧”这种毫无营养却又能让对方感觉到受到尊重从而飘飘然的话。
“对了,你早上说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喝够水抽够烟歇够身子后,郭老大倚着床柱对一直站在面前的白向云和李刀说:“这一众兄弟都在这里呆了不短时间了,每天青菜白饭的,嘴巴早淡出鸟来了,都等着吃顿好的补充点营养呢。”
“补你们个妈的营养……”白向云心中暗骂着,脸上却堆起如花般的笑容说:“托大家之福,一切顺利。加上原来在看守所时转过来的那一点点剩余,基本没什么问题了。”
“对。”李刀也在一边说:“只是这里不能喝酒,不然得和大家不醉无归,以表示我们对大家的歉意。呵呵……”
白向云也满脸遗憾的附和了两句,然后转向道友成:“成哥,今晚吃过饭后我就叫总务处把钱转到你的帐户上,你看……”
道友成那会不明白他的意思,抽着鼻子很干脆的说:“好!够爽快。就冲你说一不二这一点,以前的不愉快就此揭过,以后我们就是兄弟。”
“谢谢成哥和大家的大量包涵。以后还得大家多多照顾,我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或者有什么能帮到大家的地方尽管说。”白向云嘿嘿笑着,满脸的松了一口气的欢喜表情。
“老实做人,好好的服从监狱管理,努力改造。一切OK。”郭老大站起来拍拍他肩膀,悠悠然的出了门口。那天在地里和他一起吃饭的那几个人也跟了出去,却没有道友成的份。
“来来来,成哥,我们抽烟。”白向云将道友成拉向他的床铺,再叫了几个比较脸熟的人,一起海天阔地的侃起来。话题当然离不开女人、江湖,当然还有这个监区的事情。
吃饭的时候白向云和郭老大他们坐了一桌,远远近近坐的尽是白向云这几天看到和郭老大关系比较亲密的人。或许他们真的是难得一次集体大吃吧,一个个都情绪高涨的吆五喝六,狂放不羁。而食堂内的看守干警们对此并没有过多理会。
桌子上摆满了食堂特别供应的小菜,说不上精细,但也色香俱全,让嘴里真正的淡出鸟来的白向云和李刀馋诞欲滴,和郭老大他们客气几句后就狂吃起来。
郭老大旁边坐的是阿中,也就是那天来试探白向云两人的隔壁二队一室的老大,更是二队的副领队。
最近的一桌坐着的是一个满脸横肉,满脸凶狠样的光头——油光滑亮到连发根也没有的真正光头。他姓莫,人如其名,就叫光头莫;他旁边是个塌鼻大眼丑汉,和光头莫一样被人根据他个人“特点”称之为大眼;两人对面是山鸡和大拽八。
山鸡面目瘦削,样子颇为英俊。他不大说话,转顾间目光冷厉,看来不但狠辣,还是个头脑不错的家伙。
对比起来大拽八就浮躁多了,不但嘴巴三句话不离三字经的说个不停,两只眼睛也一副天下老子第一的拽样四处乱飞,一看就知道是个只会惹事的主。听郭老大介绍,大拽八是阿中的副手,和同桌的其他三人一样,加上老梁,都是二队的“积委会”成员。
“和道友成一样,他们只是你手中的枪吧。”白向云看着大拽八那目中无人的样子,心中暗想。
郭老大和阿中吃得很斯文,抽几口烟才夹起一点菜细嚼慢咽,饭也吃得不多,倒是喝了两碗鱼头汤。但他们对白向云两人的狼狈吃相并没什么异样,在吞云吐雾时反而饶有兴趣的看着。
“哟~~好丰盛的晚餐啊,郭老大你发财了?”
随着这不冷不热的声音响起,一个膀大腰圆,浑身黝黑,眼睛有点斜视的大汉夹着烟抱着手来到桌子旁,而他那斜斜的目光却在白向云两人身上扫来扫去。
“在山猪老大你的面前,那有我郭某人称大的份呢。”郭老大哈哈笑着弹了弹烟灰,又说:“这顿是白兄弟和李兄弟慷慨我们二队这些营养不良的苦命人的,我郭某人穷鬼一个,那有钱请啊?!不然二队的人也不会人人面有菜色了。”
“郭老大真会说笑,”这被郭老大称之为山猪的大汉还是没有看他,声音却提高了八度:“谁不知道二队月月超额完成生产任务,怎么会没钱呢?该不是郭老大你……呵呵……难怪他们面有菜色。”
“哈哈……”另一个角落的的数十人哄笑起来,还有人吹起了口哨大叫着说:“二队的兄弟,早说你们没菜吃啊,我们一队常有吃剩的。”
大拽八腾的站起来:“山猪你什么意思?谁不知道郭老大为人公平,为弟兄们着想。”
“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个小喽啰说话了?!”山猪终于转向郭老大,笑得连眼睛也眯了起来。
白向云不由暗呼厉害,这山猪看来粗豪,却每一句话都能捏中别人的痛处,让人下不了台。看了看周围的干警,都一副没事人般摇着警棍叼着烟,见怪不怪的样子。
郭老大脸色数变,突然又平静下来,笑吟吟的说:“我们二队在监狱的有力管理下,都是和睦相处团结友爱积极改造的好兄弟,可没什么老大喽啰之分,帮忙说句话,更说明了我们的关系亲密呢。倒是山猪你……说话句句带刺,就像小八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不会是想破坏监区中的团结吧?”
白向云和李刀对望一眼,都暗暗点头,这郭老大还真的有两把刷子,这几句话连消带打,不但转移了山猪的话题,还拉拢了人心,更害了山猪一把。
山猪窒一窒,干笑两声:“怎么会呢。呵呵……郭老大团结人的手段不错,给人扣帽子的本事也不小……哈,我也只是关心二队的兄弟而已,就像郭老大你说的,我们身为领队,更要团结大家是不?!”
“这样就好。”郭老大吐了口烟,转向大拽八喝道:“小子,好好向山猪老大学着点,别老是将人家的良心当狗肺了。”
“是,郭老大。”大拽八响应如斯,向山猪抱了抱拳:“山猪哥,不好意思。小八我人笨,什么都不懂,误会了你,对不起哈。”
山猪面色一变,连说了三声好,又以无比关心的语气说:“大家慢点吃,可别噎到了。”
然后他再转向白向云和李刀:“两位就是这几天的风云人物吧,呵呵……能得到郭老大这样和人团结对人友爱的领队带领,可真是你们的福气。哈哈……”
“谢谢关心,不劳挂怀。”白向云不咸不淡的说了几个字,又举起筷子吃夹起菜来。
“对啊。”郭老大也说:“山猪老大你还是早点吃饭吧,不然等会什么都没有了,饿死了兄弟可帮不上你,一队可不能没有你呢。”
“饿死?”山猪一摆手臂,弹了弹上面坟起的结实肌肉:“谢谢关心。”
说完他就向刚刚喧哗声援他的那群人走去。
“吃饭。”郭老大对身边自山猪来到就一直面寒如水没有说话的阿中说。
“哪天我要一次让他永远不能翻身。”
阿中握着筷子用力一插,将菜盘里的鸡腿插了个对穿,然后食指和无名指穿进两根筷子中猛地一叉,就将鸡腿扯了个稀烂。
“会的。”郭老大将烟蒂狠狠的在菜盘里挤熄,然后转向一边看着他们的大拽八他们喝道:“吃饭。”
白向云没有说话,放下筷子,低头捧起汤默默的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