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九章 针!缝?
章节列表
第三十九章 针!缝?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劳动地点到了,还是给蔬菜除草施肥松土。
因为天气的关系,这段时间所有的农作物都长势喜人,当然杂草也跟着水涨船高,只是苦了他们。
双手还没完全消肿,白向云只能跟在除了草松了土的人后面给蔬菜施肥。对此郭老大并没有说什么,他没意见其他人更不会指手划脚。看来两人驯服加大出血的“赔付”让大多数人都心平气和下来,不然以他们新丁的身份,最重最累的活早就往他们身上压了,才不会有人理会两人是伤是痛是死是活呢。
太阳还是一如往日的毒辣,头上用来遮阴的草环很快就焉下来,汗水也早就湿透了白向云的衣服,粘乎乎的极为难受,但他却不敢脱下来——因为荡了一日“秋千”,在禁闭的时候换了一层的皮肤还在隐隐作痛呢。
“云哥你没什么吧?”午餐的时候李刀看着他通红的双手和皮肤,有点担心的问。
这次他们没有和昨晚一样“幸运”能和郭老大他们共进午餐,蹲在遮阴棚一角慢慢的吃着。
“没事。”白向云摇摇头:“你呢?伤口都结疤了?”
“都好了。”李刀笑了笑,望向还是边吃边和武警打屁的郭老大他们,心中不知道转着些什么恶毒念头。
“吃吧,吃完就和大家聊天。”白向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脸上挂起笑容。
阿中刚好转过头来,碰上他们的目光,笑着点了点头,两人也同样报以回应。
其他犯人也是脱光了东一堆西一堆的凑在一起边吃边聊,偶尔发出的笑声也不大——天气实在是太热了,让他们堵心到笑的心情和力气都没有。
擦了擦嘴,白向云两人将碗筷丢回箩筐,看看郭老大他们也吃得差不多了,摸出烟晃了过去,老远就笑着说:“各位老大,饭后一支烟,快活赛神仙啊。来来来……都飘飘然一下再去晒太阳好了。”
哄笑中,李刀也将烟逐一递向其他犯人,一个不漏。然后回到在郭老大他们的介绍下已经和武警们勾搭上的白向云身边,配合着他的幽默和不着痕迹的奉承,也是一浪接一浪的马屁狂**涌而出,让在这些恶棍面前做惯了大爷的几个武警更是身心舒爽。
“这两个新丁不错。会说话,就是不知道懂不懂做人。”在郭老大又将一众犯人赶去晒太阳后,一个武警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这几天已经教懂了一点,”郭老大望向武警,脸上浮起微笑:“我想过段日子他们会更懂的。”
两人对望一眼,同时大笑起来。
走到地里的白向云听到他们的笑声,对旁边的李刀挤了挤眼睛,脸上也浮起了微笑。
###########
又是在一片疲累的呻吟中踏着晚霞回到分监区。吃饭时郭老大没有叫白向云两人再和他们共坐一桌,甚至连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山鸡老大,我来吧。”在窗口点菜时白向云凑到山鸡身边,抢先拿出卡来划帐,山鸡拍拍他肩膀笑了笑,也没说什么捧菜就走。
白向云点了不少东西,招呼老梁、道友成和他们一桌,言笑晏晏的吃起来,丝毫没有被冷落的感觉。
老梁就快要刑满出狱了,为了尽量避免麻烦,开始若即若离的和郭老大他们保持着距离。对白向云和李刀的热情客气的应付着,滴水不漏的应对着两人的探询。
白向云从刚进监仓第一眼见到他时,就知道他是个谨小慎微明哲保身的“老实”人,也不指望能从他口中能知道点什么,叫他一起吃,本意只是拿他来做杠杆,撬开道友成的口而已。
聊了些监区里的历史和八卦,白向云慢慢将话题转入正题:“梁哥、成哥,廖警司是本监区最大的官儿了吧?”
老梁点点头:“算是吧。他是总管监区日常事务的,还有个指导员,姓赖的,负责组织上的一些东西。”
“梁哥,别忘了还有个兼着监区武警中队政委的中队长呢,他才是真正的‘杀手’啊。”道友成嚼着块肉含糊不清的说。
“郭老大他们和武警的关系很好吧?!看他和我们队的那些扛枪的称兄道弟呢。”李刀哪会不知道白向云的心思,打蛇随棍上的和他一唱一和。
老梁撇了饭堂前后的干警一眼:“这个不大清楚,不过在一起这么久了,总也混脸熟了吧。”
道友成努力的咽下嘴里的肉,昂起头就要说话,刚好一个干警巡行到他身边,让他张开的嘴巴又闭了起来。
巡警过后,白向云刚想继续探询,道友成却又媚笑着点起头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原来是隔了一行和郭老大他们一起吃饭的大拽八望了过来,目光有点冷。
见白向云也望向他,大拽八点了点头,继续低头吃饭。
暗叹一声,白向云知道现在已经不能从道友成嘴里知道点什么了。不过以他那爱表现的个性,迟早能挖出自己想知道的一切的,何况他也不急在一时。
突然从后门走进的一伙犯人引起了白向云的注意,特别是居中那个象自己一样高大,却满脸阴鸷的壮汉。
“成哥,他们是谁?怎么以前好像没见过?”李刀也发现了。
道友成扭头看了一眼,马上又转过来夹菜,低声的说:“是三队的老大秃鹰。手段非常狠辣,听说是因为抢劫强奸进来的,他的同伙都被枪毙了,他做头的却没事。”
“那为什么这几天来我们好像都没见过他?”白向云有点疑惑。
“这个不大清楚,他来不来饭堂吃饭的几率是一半一半,曾听说他身体经常有毛病。”道友成继续往嘴里夹菜,语气却不无鄙夷。
“吃饭吧。”老梁打断了道友成的话:“日子长了总会知道的。”
“深沉的郭老大、张狂的山猪、阴骘的秃鹰,这里还真是卧虎藏龙。”白向云转念着动起了筷子。
秃鹰一伙人撇了一眼郭老大和另一边的山猪他们,坐到了两张正在吃的犯人主动让出来的桌子边,谈笑着等侯手下的马仔端饭上菜。
直到吃完,三队人马也没什么动静,好像约好大家安安静静好好吃一顿似的,这结果让白向云有些失望。
对现在的他来说,只有乱才能迅速的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只有乱自己才能有更多的机会迅速的达成自己的目标,不用再屈居人下受这鸟气。
“你不乱,那我就让你们乱好了。”走出食堂大门,白向云看着操场上东一堆西一堆正在乘凉的犯人,心中默念道。
不过他也清楚,在尚未完全摸清这里的环境之前是不能乱来的,不然羊肉没吃着,反惹了一身骚就不值得了。
大多数人都在操场或者走廊上乘凉,拥挤的监仓反而显得安静冷清起来,让白向云很是满意。
他需要好好想一想。
郭老大这边算是有了良好的开端,虽然费了自己和李刀两人不少的钱和心思,不过从目前的进展看来,这是值得的。要完全取得郭老大他们的信任不容易,但没人会和利益过不去的,只要时机一成熟,自己就把在禁闭期间想出的发财方法和盘托出,又哪怕以后的日子会不过得舒舒服服?!
不过这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有人抢生意倒没什么,那可以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弄垮他。唯一需要的是——强硬的后台。不然就凭几个犯人,根本玩不出什么花样。
郭老大的靠山应该是廖警司无疑,而且和武警他们也有一腿,勉强合乎自己要求。可是山猪和秃鹰他们呢?他们的靠山又是谁?监狱管理层的斗争用P股想也知道肯定会有,自己的计划想要完全展开来大赚特赚的话,不可能不让其他队的犯人知道,要是捅到廖警司对头那去的话……自己第一个吃不了兜也兜不走。
“李刀,你说山猪的靠山会不会是我们还没见过的赖指导员呢?郭老大和武警有一腿,那秃鹰的靠山又是谁呢?看他那连吃饭也要人伺候到监仓的吊样,劳动当然也是可去可不去的了,这样看来……他的靠山应该来头不小吧?”
看看四周没人,白向云拍了拍躺在身边的李刀大腿说。
“不知道。”李刀摆摆垫着双手的头:“现在我们最缺的就是第一手资料。”
“唉……”白向云叹了口气,又沉思起来。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他们和什么都不知道差不多,饶是诸葛重生,恐怕一时间也无法扭转局势。
老梁口风紧,其他人暂时不熟,撬郭老大小圈子的口实属不智,剩下的就只有道友成这个瘾君子了。
瘾君子也是最容易出卖一切的人!
“嘿嘿……道友成!”白向云轻轻吐起烟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