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重狱青楼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五章 重狱青楼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三天后,廖警司的答复回来了:同意郭老大做这事情,不过一定要秘密进行,还得一点一点的循序渐进。还有就是监区的三个权力派系廖警司、赖指导、武警中队队长(兼政委)刘队长要占所得收入的七成,其中廖警司三成,其余两人各两成。
“这抽水抽得也太重了。”李刀听完郭老大的话后,愤愤然的说。
白向云沉吟了一下,挥了挥手阻止两人继续说下去:“这很合理,廖警司多出的那一成肯定是给再上面的人的。他能帮我们做好这一切最好不过了。”
“这你都能猜得出来?!”郭老大惊异的望着他:“你还真是个出色的罪犯。”
白向云笑了笑:“我只是个生意人。”
说完他转头看向李刀:“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李刀语气中不无得意:“兄弟们在离这里最近的小城市‘茂林’用一百多万顶下了最好的夜总会,鸡头明兄弟带的小姐也到场了,有五十多个。不过……”
“不过什么?”郭老大惊异于两人的办事效率,更惊异他们的准确预测和大手笔。
“没什么。”李刀笑着应了他们一声。
“说吧,”白向云淡然的说:“大家有志一同,现在都是一条船上的兄弟,没什么不能说的。”
李刀不好意思的搔搔头:“兄弟们在你的公司拿了七十多万。”
白向云一掌打了过去,笑骂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钱而已,总能赚回来的。”
郭老大两人这回彻底信服了,眼中均涌起兴奋的神色,彷佛看到了大把花花绿绿的钞票向自己飞来。
“找个机会向其他几个兄弟们说明一下,”白向云对郭老大说:“有钱大家赚,有乐大家享。”
郭老大答应了,想了一下又说:“山猪和秃鹰他们怎么解决?都是棘手的货色呢。”
“等事情透明化了再说。”白向云断然的说:“还有后续的计划,我们得到的利益将会更大,他们会愿意合作的。当然,我们吃肉,他们喝汤,而他们下面的小弟,最多只能啃剩下的骨头而已。”
郭老大笑了起来:“这就太好了。”
笑完后他又叹了口气:“我们三个队的老大一直都是死对头,也各有靠山,谁也不服谁,想不到……现在竟然要一起合作,呵呵……世事难料啊。”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白向云用这句经典的话结束了这次谈话,然后就东拉西扯的闲聊起来。
他们选的地点就是让白向云和李刀记忆深刻的禁闭室门口的空地。这儿地处一角,加上禁闭室看进去极为阴森,平时少有行人,正合适他们谈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也是在这里,白向云从道友成口中套出了自己想知道的监区内的基本情报,从而真正的打算实施在禁闭室内就想好的计划。
“对了,”白向云突然想起个严重的问题:“监区和监狱的领导层权力斗争激烈么?”
这事情关系到自己计划的保险程度,必须要完全弄清楚,不然的话有可能会偷鸡不成亏把米,这是他绝不愿意看到的。
从小他就养成了不作没把握的事情的习惯,每件事情在行动前他都要深思熟虑,一而再的评估可行性,一旦觉得事有可为,他也会果断实施计划。凭着这一点,加上他敏锐而准确的眼光,转业从商以来一直无往而不利,成就了入狱之前的事业辉煌。
“只知道廖警司和赖指导之间系有点摩擦,以前听廖警司提起过,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具体不是很清楚。据我所知,他们之间的关系近来已经大有好转。”郭老大想了想回答说。
“应该没什么,”阿中推测说:“不然廖警司也不可能同意我们的计划。这可是关系到他前途的事情。”
“有道理。”白向云点了点头:“那刘队长呢?”
没等郭老大开口,阿中已经撇了撇嘴有点不屑的说:“他只是个眼中只有利益的小人而已。枉他是个军人。”
“嗯,”郭老大也点点头:“刘队长以手下武警时刻看守着监区犯人的便利,时不时的叫武警们要我们进贡,三队通吃,不分大小。”
白向云眼睛不由一暗,心中不由自主的为军队有这样的害群之马觉得羞耻。不过这也时他现在所希望看到的和需要的,只有这样才能顺利行事。要是他是个刚正不阿的军人的话,自己休想搞一点小动作。
“这样就最好了。”李刀见白向云神色就知道他心中的感受,替他说出了他不愿意说出的心里话。
郭老大和阿中也笑了起来。的确,这样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好的。
“白兄弟,”郭老大对白向云的称呼早在三天前就变成了这样:“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具体又如何实施呢?”
对于郭老大来说,钩心斗角和细致的策划实在非他所长,怎样才能象廖警司交待的那样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得最大的效果,而又要不着痕迹循序渐进的顺利进行这个计划,实在让他伤尽了脑筋。
白向云摸了摸下巴:“我再和外面的人沟通一下,顺利的话后天开始。先让象阿飞这样信得过的兄弟去开第一炮吧,然后叫他们慢慢的传开去。当然,你们得控制知道这事情的圈子,逐渐的扩大范围。”
郭老大和阿中想了一下,也觉得这样最好,既不会一下子造成恶劣影响,也不会在以后宣传的时候让下面的犯人们觉得这是个圈套。普通犯人和普通犯人之间的信任感总是比较强的。
“接待室和监区临时招待所是事务犯还是干警在打理?里面的人怎么办?”李刀问出了最后的问题。
“是干警在打理,不过都是廖警司的人,事情的扩散范围也控制在我们手中。”郭老大的回答让白向云更加放心。
又谈了些细节问题,尽量的将事情策划得滴水不漏,以争取把危险降到最低。在熄灯铃响的时候,他们踏的月光星光回到了宿舍。
这一晚,四个人都在梦中发笑。
第二天,廖警司那边传来讯息,他和所有有关的人都已经商量停当,一切都没问题,利润抽水分成也如他先前拟定的要七成不变;家属探监接待室和临时招待所的工作人员也打了招呼,算是诸事妥当了。而李刀的兄弟和鸡头明的小姐们也已完全就位准备完成,就等白向云下令计划开始实施。
第三天刚好是个传统节日,监狱仁慈的宣布全体犯人放假一天,正合适白向云行事。
阿飞这早就内定的“炮手”显然已经得到了郭老大的交待,从一起床开始就满脸安耐不住的兴奋,一有空就搓着手满地转圈,让白向云他们几个知情人暗讽没出息。
为了避嫌,白向云几人决定不首先和进来“探监”的小姐见面,只在电话中把要“探视”的人的名字告诉她们,来探视的小姐也这样对他们通报姓名。而报酬过帐也分为两种方式进行:小姐所应得的在外面的夜总会领取(犯人也无法以现金支付),得到享受的犯人支付方法在监内进行转帐,嫖资全部转进郭老大的户头。各人所应分得的那份再通过郭老大的户头转过去,廖警司的七成则直接提取。而外面的夜总会应收的钱则是由廖警司提出现金后叫人帮忙交接。
通过这样的纽带连系方式,把白向云、郭老大、廖警司三方面都扣了起来,就像栓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一旦出事谁也跑不了谁。
这计谋也是白向云想出来的。做过军官、在商海搏杀了几年的他早知道:责任共担,利益均沾才是合作无间、最大限度赚取利润的最好方法。
“阿飞……阿飞,有人来探你了。”午饭后,从监区外走进的一个事务犯在操场中间高声喊着:“快点,是个很漂亮的小妞。”
“马上来。”阿飞的兴奋立刻攀上颠峰,欢呼一声就冲下楼梯,还一边哇哇怪叫着:“哟呼~~幸福的日子来了……”
探监接见室和临时招待所都和武警干警住地同一幢楼,就在监区大门左侧,楼高六层,一楼是接见室和办公室,二、三、四、五楼室武警干警宿舍,六楼就是犯人家属探监的临时招待所,整个楼层都由粗大坚固的钢筋防盗网封住,楼梯口则是个大铁门。招待所内的房间设施还算完备,除了基本的床、被、浴室外,还有台款色比较老旧的二十一寸彩色电视机。
在事务犯的带领下,阿飞兴奋而又紧张的走向接见室。二十多岁了,他不是没见过女人,但除了初恋时的第一次约会外,他还是第一次以这样的心情和状态去见一个女人。自从他三年前犯事坐牢后,原来的不记得是第几任的女朋友就没再给过他任何声息,而现在……虽然他明知道就要见到的是个**,他还是有种将要见到自己阔别以久的最亲爱的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