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情人? (上)
章节列表
第四十六章 情人? (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可能是得到交待了吧,值班的看守干警只是站在门口,见阿飞来到,似笑非笑而又一脸艳羡的望着他。
阿飞转头扫了一眼,传讯的事务犯并没有跟着过来,邪笑着挪到那干警面前低声的说:“老大,什么货色?”
“能让你小子爽到不知今夕是何年的货色。”干警用警棍戳着他掉了句文,“你小子有艳福了。”
“真的?!”阿飞探头向接见室内望去,马上被室内的景象惊呆得双眼也定住了。
整间宽敞的接见室除了几排桌子椅子外,就只有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年轻的女人、一个有如出水芙蓉般年轻漂亮的女人在里面。
哦……不,这只是这个女孩的背影给阿飞的感觉而已。那如瀑的秀发,纤长秀丽的背影和优美的线条让他毫不怀疑这个女孩肯定非常的漂亮可人。
女孩静静的坐着,在她面对的防弹玻璃落地窗射进的光芒映照下,仿佛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在耐心的等待着什么。
阿飞挺了挺腰长吸一口气,平抑了一下有如小鹿乱撞般扑通扑通直跳的心,怕惊醒眼前的静态美般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脚步缓缓挪动,阿飞的目光却没有离开过女孩那修长的腰肢、挺直的背脊、圆润的双肩和随着主人呼吸而微动的秀发。
女孩彷佛也感觉到了什么般轻轻的转过身来,挺茁的胸脯和一张白皙的鹅蛋脸慢慢展现在阿飞面前。
阿飞情不自禁的停住脚步,呆呆的看着眼前这距离自己不到三米的女孩:额头饱满,两眉如月,眼睛深邃,鼻梁挺直,两颊丰满,口若樱桃,两只耳朵被秀发遮挡住,看不清是什么样子。整张脸只施以淡淡的妆,一副清水出芙蓉的样子。
“天啊……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清纯的**?!”阿飞心中狂喊着,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他以前经历过的无数小姐比起来,眼前的这个女孩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阿飞……你还好吗?”女孩站了起来,细语轻声,美丽深邃的凤眼波光涌动,眼看就要流出水来。
“呃……”阿飞不由长大嘴巴,喉咙里咯出个单音节,脑子一时间有点转不过弯来。
“阿飞……飞哥,你不记得我了?我是小丽啊,我是你最喜欢的小丽啊。”女孩的泪水终于涌了出来,状极委屈。
“小……丽……”阿飞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这就是郭老大说过的让自己第一个享受的**吗?
“呜呜……飞哥,你究竟没把我忘掉……”小丽飞了过来,扑进阿飞怀里,抱着他的背脊痛哭起来。
阿飞脑子一片混乱,一时间还弄不清楚是什么状况,不由闹了个手忙脚乱,推开她不是,不推开又不是。
他实在不敢相信怀中的女孩会是郭老大说过的只是为了钱出来卖的小姐。但名字、时间、地点又和郭老大说的是如此的契合,契合到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狠狠的扭了大腿一把,阿飞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轻轻的推开怀中的美女,盯着她美丽现在有些红肿的双眼轻轻问道:“你是小丽,‘风月满天’夜总会的小丽?”
女孩轻点臻首,脸上浮起一片羞红。那梨花带雨的样子任谁都会我见犹怜。
阿飞心中升起一股怜爱,双手动了动,又将她拥回怀里,小丽也轻环藕臂回抱他。
两人就这样互拥着享受接见室内难得的宁静,直至不知过了多久后,门口传来脚步声才打破这温馨的一幕。
两人轻轻的分开向后望去,来人是个中年农妇,肩膀上背着个编织袋,胀鼓鼓的装满了东西,在事务犯的带领下走进了门口的甬道。
看到阿飞两人的样子,农妇善意的笑了笑,就走到角落的一张桌子坐下静静的等候。
见阿飞望过来,门口的干警和事务犯都对他挤了挤眼睛,眼中满是捉夹与羡慕。
“飞哥,有地方能让我们好好说话么?”
阿飞还没来得及骄傲,臂膀中的美女已经语带痴缠的说。
“有有有。”阿飞忙不迭的说。虽然他从来就不是个怜香惜玉善解风情的人,但现在怀中的美人软语,叫他怎么也升不起拒绝之心——何况他根本就不想拒绝。
总务处的值班干警显然也事先得到了交待,并不怎么盘问,心照不宣的给他们履行了登记手续,只是在此过程中两只眼睛每隔几秒就会瞄向小丽,瞳孔深处有惊叹,有怜惜,有妒忌……但更多的是有点经验的人都能看得出的熊熊**。
拿着房牌和临时招待所大门进出密码(密码是一次性的,第二天中午前要是还不出来“退房”(消临时住宿登记)的话,就会有武警冲进去,而不遵守管理条例的人也会受到相应的处罚。)两人默默的相互揽着对方的腰,如情人般紧紧倚靠着一步一步的踏上楼梯。
从二楼到六楼有百多级楼梯,要是平日让阿飞这样走上去的话,肯定让他累得气喘嘘嘘没了半条命。而现在……直至看到六楼楼梯口的大铁门时他才发觉,自己才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欢乐城”的大门口,而他却不觉得有一点点累。
“这么快……”阿飞看着绿色的大铁门,血液的流动逐渐加快起来。
现在,只要再踏进一步,阔别了数年的销魂感觉就又能重归体内了——虽然为此几乎全部付出了敲诈四眼金库的钱自己所得的那份——五千块——但他在未见到小丽之前就觉得值得,现在更有物超所值的感觉。
在天快亮的时候阿飞就被郭老大亲自拍醒叫进浴室,这让他有点受宠若惊,也有点忐忑不安,不知道郭老大大清早叫自己有什么事情。在他听到叼着烟一边小便一边说出“中午的时候会有个美女送进你怀里。”的时候,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不是郭老大一向说一不二,他绝对会竖起中指递到他面前。确定了真有其事后,阿飞就觉得自己的下体开始充血、膨胀,喉咙干涸,心中满是渴望。而对郭老大接下来所说的“不过要价钱五千”反而不怎么在意了。
而现在,他只要再进一步,就能开始享受五千块带来的欢愉了。
“不,在探头进接见室的那一刻起,自己就开始享受了。”阿飞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转头看着身边的美丽女孩,看着她如水清澈,如潭深邃的眼睛,阿飞紧了紧揽着她的腰的手:“要是你真的是我的情人多好。”
女孩微微一笑,有如荷花含苞欲放:“我现在就是你的情人。”
然后臻首轻侧,靠在他肩膀上,小脸露出只有热恋中人才会有的心满意足。
“轰”的一下,阿飞觉得自己的分身直立而起,血液疯狂加速,仿佛就要轰碎自己的心脏,冲破自己的肌肤……
阿飞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猛的将小丽搂进怀内,用力的紧抱着,嘴唇毫无目的的在那张白皙细嫩而精致的美丽脸蛋上狂吻起来。
“飞哥……轻点……”一会后小丽就不堪如许狂风骤雨式的袭击,娇声求饶起来,但头部却没有一点躲避的意思。
又一会后,阿飞猛的放开她,后退几步靠在楼梯护栏上,一边盯着小丽一边急促的喘着气。差不多和自己一样高佻的身材,有如天鹅般的颈项,纤长的十指,淡青色连衣长裙,即使被掩盖了大部分仍然能看得出修长美丽的大腿,奶白色的高根凉鞋让一双纤足更加炫目。
阿飞贪婪的一遍又一遍的上下扫视着她,目光好想在她的每一处停留,却又舍不得不看另外一处。现在他已经完全忘记了女孩的身份,只知道她是自己的情人,自己的女人。
或许刚刚是被阿飞抱得太紧了吧,小丽脸上涌起一潮陀红,也娇喘细细的靠在墙上,美目如丝的看着阿飞。
“飞哥……”小丽轻握着一双小手扭了扭腰,羞态又露:“你这样看着我干吗?!”
阿飞全身再次流过一股强力电流,猛的冲向大铁门,以最快速度在锁键上按下密码,“哌”的锁头开启声音还没落,他就一把将门拉开,然后冲回来,抓着小丽的玉臂冲进铁门。
“飞哥,慢点。你弄痛我了……”小丽娇呼着踉跄跟上,铁门随后关闭。
床是普通双人木床,没有床垫,只有一层薄薄的棉被垫着。床耨还算整洁,不过就象医院里的一样是白色的,看起来有点刺眼。
此时小丽就侧躺在这白色的床耨上,一手支着头眨着双眼看着阿飞,双脚则吊在床沿,不时的撩动一下,仿佛在暗示什么。
阿飞就站在床前看着她,形状有点僵硬,额头渗出点点汗珠,双眼也有了些血丝,喉结不时的上下动动。宽松的囚裤前面顶起老高。
“飞哥,你要喝水吗?”小丽撑起身子,微笑着看着他。
阿飞摇摇头,脚一动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