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八章 财色交响曲 (上)
章节列表
第四十八章 财色交响曲 (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阿飞早得到郭老大的交待,在得意洋洋的吹嘘之余没有忘记自己应做的任务,含糊其词的说那个女孩是个怎样的人。在问到正点子上时,因为心中那浪漫美丽的情感,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着,被逼急了只得吼了声:回监仓再和你们说。
他欲语还休造成的后果是让众人更加好奇了,最后连一队三队和他们有些交情的人都凑过来侧耳倾听。让饭堂内的值班干警还以为他们在密谋什么见不得人得事情呢。
那边一直注意阿飞他们动静的白向云和郭老大他们见到眼前的“热烈”场面,都欣喜得眉开眼笑,只要再等一天,在完全评估出事情的后果后,他们就可以日进斗金了。
“云哥,”李刀碰了碰白向云:“真的想不服你都不行。”
“时势是能造就英雄的。”白向云感叹了句,“对然我们只能算是黑心英雄。”
“黑心英雄?!”郭老大嘿嘿一笑:“说得好。我们都是一群黑心的人,而这里……也正是天底下最黑暗的地方。”
“老大你这就说错了。”大拽八嘎嘎怪笑着说:“只要有钱,有女人,有好酒,哪里都是光明的天堂。可惜啊……我们还是缺酒。”
“没有自由,哪里都是地狱。”白向云仰天喷出口中的烟,目光有点呆滞。
众人都被白向云的话弄得沉默下来,抽烟的抽烟,吃菜的吃菜,连阿飞那边越来越鼎沸的热闹也没什么心思欣赏了。
回到监仓后,在阿飞第N次将自己能享受如此美女的缘由似非而是的推向郭老大时,终于有按耐不住色心**的犯人凑到了躺在床上假寐的郭老大面前。
“郭老大……听说……听阿飞的意思,他能这样爽一次都是因为得到你老的照顾,这个……这个……是真的么?”
“有钱什么没有?”郭老大眼皮也不掀掀。
“郭老大,也能照顾一下我们么?看在我们比阿飞那小子憋得更久得份上,你老就发发慈悲吧。”紧跟着这句充满欲念的话后的是几声吞咽口水的声音。
“郭老大,要多少?”另一个声音问道。
“现在不行,也不看看都什么时候了?你给一百万我也帮不了你,还是辛苦下你的右手吧。”
“郭老大,他是左撇子。”另一个犯人怪声怪气的走近。
“去……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左撇子转头吼了一声,接着又低声下气的说:“郭老大,那……如果以后有的话要多少钱?”
“嗯……你们去问山**。这个不归我管。”郭老大说完翻了个身不再理会他们。
众犯大喜过望,马上调转方向寻找山鸡的踪影。转了十几个来回终于在浴室找到山鸡,差点就要对山鸡严刑拷打的几个犯人盼来的却只是山鸡的一个摊手:“我什么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也要后天才知道。”
众人的热情一下子由峰顶跌到了谷底,听到最后几个字后又燃起了希望:“后天……很快就会来到的。”
“不过我可以透露一点点听说的。”山鸡扭了扭P股,将胯下的东西摇得晃来晃去:“一次至少两千。”
“这么贵?”众犯都被这话吓到了,异口同声的说:“她们镶金的啊?”
“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山鸡撇撇嘴:“得冒多大的风险你知道不?这价钱已经算是便宜了。阿飞开这头炮还五千呢。怎么?你们不知道?”
众犯点点头表示知道,扼腕哀叹着:“那小子前几天在四眼金库那发了一笔,可是我们那有那么多钱?”
“这我就帮不了你们了。”山鸡再次摊手,然后吹着口哨继续洗澡。
众犯垂头丧气的往回走,一个个心里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帐户里还剩下多少、上个季度超出劳动任务折算成现金多少、能向家里要多少……
反正就一门心思的想要干一次爽一次疯狂一次,憋了那么多年啊……代价大点也值得,毕竟这里环境比较特殊。
第二次例行巡逻的干警门走过外面的走廊时已经是下夜两点,十多个犯人还围在阿飞的床铺周围,硬是不让他睡觉,一次又一次的叫他复述今天的过程,连怎么抱,抱了多久;如何摸,摸了哪里,每一处的感觉怎样;小丽每一时刻的反映如何……都翻来覆去兴致盎然刨根问底,让阿飞不胜其烦,他还想趁感觉新鲜的时候独自多回味几次呢。
白向云也睡不着。合着眼仔细的计算着以后应走的步骤,该如何走,是急是缓,会出问题的几率如何,最终收益又能达到怎样的高度……等等。
郭老大也睡不着。虽然他也欢喜又开辟了一个财源,以后的十多年铁窗生涯更值得憧憬,也不会感到无聊和郁闷了,但白向云的出现让他感觉到了危险。如此精于计算、善于抓住机会而又有胆有识身手高明的人太容易威胁到自己的地位了,才进来十多天就这样,再过段日子岂不是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了?!到时候那还有自己指点江山的地位?!
可是近在眼前的巨大利益是不可能不要的,何况以白向云的后续计划看来,以后能获得的好处根本不能以金钱来衡量。
李刀、阿中、山鸡他们更是睡不着。白向云这个疯狂的计划本身已经给了他们太多的震撼,而现在竟然还真的实施成功了。从此以后,他们被禁锢的仅仅是肉体了,生理和精神就要得到解放。而最终的,他们也因此能得到巨大的利益。
廖警司现在也在他的临时宿舍的豪华落地窗前翘着二郎腿吞云吐雾。他太感谢白向云了,
眼看自己就要被一向关系不怎么好的赖指导踩下去的时候,白向云的计划让他给上司开拓了巨大的财源——为了前途,他连自己应得的那份也全给了上司。也因为白向云的计划,那些早就抱怨薪水太低生活过于清贫的手下们看到了拿高薪住高楼上高级酒店的希望,而自己很公平的让他们利益均沾的公正做法也令他们感激爱戴;那个三头蛇刘队长更不用说,当兵的更加辛苦得到的却是最少,而现在自己一下子就让他们(整个中队官兵)的荷包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后有什么事情又那会不帮着自己呢。至于赖指导……嗯,这个眼中只有关系和金钱的可恶家伙就算了吧,谁叫他有个亲戚是司法厅的呢,不然那能轮到他做指导员……不过自己这次分给他的大礼可能会改变一些东西,他今天就比昨天客气多了呢,还有了难得一见的笑容。嘿嘿……要是能凭此拉上他那警察厅亲戚的关系就更好了,简直就是前途无量啊。
钱啊……你真是个好东西。
只要再等一两天,各方面都确定平安无事的话,计划就能全面展开了。到时候财源就会滚滚而至;生活、前途当然也是一片光明。嗯……想不到他们竟然能弄到素质如此之高的小姐来,有机会得放松一下。反正是免费的,能吃就不要浪费是不?!家里那黄脸婆……呸,皱巴巴松垮垮的也不懂得打扮一下,看了就想吐。嘿嘿……以后就一直住这里不回去了。
烟雾袅袅而升,廖警司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盛,最后张大了嘴在心中狂笑起来。
世界真是越来越美好了——所有被白向云这个计划涉及到的人都这样欢喜的感慨。
第二天,在光头莫等几个郭老大的忠心手下推波助澜下,只要有钱,在这重刑犯监狱里也能享受到女人的消息传遍了二队,一队和三队的人也听到了一点点风声,半信半疑惑的交头接耳讨论着。要是真的话,对他们这些“守活寡”的大男人来说简直是天大的福音。
在刑期特别长的重刑犯男监里,女人是最受欢迎的动物。
第三天早饭的时候,所有对这事情的反应信息都汇集了起来通报到了白向云和郭老大耳中,基本都是举起五肢——特别是第五肢表示赞同、渴望立刻能够享受的声音,唯一有意见的就是价格太贵了。
“只是比外面的高级酒店贵一点点而已。”白向云撇撇嘴:“也不想想这里是什么地方。”
“一群不识相的东西。”李刀敲着碗愤愤然:“我们可投进了不少人力物力呢。”
“这计划虽不敢说绝后,但肯定是空前的了。他们作为首批受益者,的确是应该心怀感激。”郭老大像大拽八一样嘎嘎怪笑起来。
大家都被郭老大的话逗得笑了起来。
“白兄弟,”山鸡走到白向云身边坐下:“既然一切无恙,是不是按照原计划,今晚就开始行动?”
白向云点点头:“到中午的时候还没变化的话就开始行动。赚钱只会嫌迟,怎么会嫌早呢?!”
“喔~~~”众人欢呼起来——无论是为了女人还是为了即将到手的巨大利益。
太阳开始西斜后,没有任何能令计划中止的坏消息传来。在郭老大托送饭来的后勤犯人们打暗号电话后,山鸡也开始了接受众犯人的高价寻欢报名:一次两千,包夜五千,不二价。特殊服务项目每加一项加收五百,一切计算方法和外面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