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人为财死 (上)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一章 人为财死 (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熄灯铃响了,两女仿佛被惊到般动了动,张开了美目。
“如果有可能,我真恨不得一辈子靠在你怀里。”阿韵趴上他胸膛呢喃着说。另一边的小美也深有所感的点点头,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白向云没有作声,感受着两女压迫过来的柔软,手指轻轻的在她们身上划动着。
急促转动的吊扇很快就将他们身上的水珠吹干,两女清洗后的身体更加滑腻起来,引动着白向云的本能又一次慢慢高涨。
“白大哥,”小美改变了称呼,调整着姿势让自己更加舒服更加完全的靠着白向云:“今晚让我们好好的服侍你吧。”
阿韵以食指轻轻的戳着他满是汗毛的胸肌,细声细气的说:“是啊,白大哥,让我们用心的服侍你一晚吧。下海做了这么久,还没一个男人能让我们如此快乐的。就像……就像和自己所爱的男人在一起一样。”
在说最后一句时,她是竖起上半身,食指点着白向云挺拔的鼻子说的,那情形就像热恋中的女子向自己的情郎撒娇。
“你们真的快乐吗?”白向云目光被她微微晃荡着的双乳吸引住。
两女同时点头。
“那就不是你们在服侍我了,”白向云曲起手臂,收回双掌在阿韵胸前轻轻的揉动着:“让我来好好服侍你们吧。”
##########
天亮后,所有的人都得到了满足:犯人们得到压抑了几年甚至十几年的解放,干警武警们得到了“白吃白喝”的机会,小姐们也得到了比在外面时同等的时间内做同样的事情多了几倍的收入,服侍管理人员的那几个更是得到了不菲的小费。
当然,辛苦抵挡了干警武警们车轮战的六个女孩过后也同样得到白向云加了数倍的补偿。
实际收入最少的应该是小美和阿韵。不过她们享受到了有生以来的最大满足,相对比起来,那点实际收入反而有点显得微不足道了。不过自此以后她们在“风月满天”小姐群中的地位大大的提高了许多。
晨曦中,白向云他们欣喜而又不舍的目送狱车扬尘而去,高举作别的手久久不愿放下。看着小美和阿韵趴在车后窗向自己招手,白向云心中也有点黯然。
这一战,所有人都是赢家。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下午会有另一批女孩进来。以后的安排也是这样,三天一次,分成三批,九天一轮回。为了避免都成了熟面孔而出现什么不可预测变数,三批人时不时的要打散了相互穿插。除非有“客人”特别要求,不然每次进来的人都得听候安排。
这开头第一次白向云他们总收入两万两千元,除去要给廖警司他们的一万五千四百元,还剩六千六百元,收获还算不错。不过要是再算补偿给“免费”陪监狱人员的小姐的钱的话,他们还要亏一些。但这个良好的开头已经奠定了他们以后日进斗金甚至万金的基础,这点损失就微不足道了。
白向云他们回到监仓后,本来就让昨晚那六个早回来的犯人宣传得沸沸扬扬的事情更是受无数人追问,整个二队就像炸开了锅,无人不在讨论着、追问着。而“负责”此事的山鸡更是被问到只恨爹妈少给他生了几张嘴。
吃过早饭后照样出勤,只是大家已经没了什么干劲,嘴里说的,脑里转的,心里幻想的全是几个犯人们描述的美丽无方的女人,打着主意自己什么时候也要爽一把,好好的享受一下做男人的乐趣。最后连对女人不大有兴趣的道友成也颇为意动,追着白向云刨根问底呱噪了好久。
可惜白向云是个很注重隐私的人,再说在他看来,他和小美阿韵之间并不仅仅是财色交易而已,而个中滋味又岂是道友成这样的人所能理解的。
所以道友成在得到几句“是啊。”“对,就是这样。”“没错,人是很漂亮。”这样回答后,自觉没趣的转向付出了两千元的犯人去了。
几个看守武警浑身舒爽,笑容满面的看着犯人们边大呼小叫边有心无神的劳作着。虽然没有出言感谢白向云和郭老大,但他们见到这几个人抽烟闲聊的时间比做事的时间多几倍还是笑脸相对的样子,让白向云他们心中乐开了花,心中大呼这个顺水人情值得。
他们是不会担心自己的劳动任务不完成的,不说以前可以剥削老丁,就算现在,他们也会帮忙隐瞒。而记工帐更会有队里的事务犯做好——只要兼监督记工的看守武警们没问题就一切OK了。
中午,送午饭来的后勤犯人传来讯息:一切平安大吉。
白向云几人喜不自胜,暗示山鸡正式宣布可以不间断的接受报名,有多少人就有多少小姐,而且素质保证,绝对能让大家乐不思蜀,不过先报名的人可以优先挑选,依此类推。
这一下,原来持币观望的人再也按耐不住,纷纷抢先报名,深怕最漂亮最合意的美女让别人先拉走了。
看着这些被**淹没了理智的犯人,郭老大不由更加佩服白向云大胆而又可行的策划以及拿捏准确的量度,每一步都紧紧的抓住了这些人的心理,而每次打出某张牌的时间也是最适合时机和形势的。
“山鸡老大,便宜点不行吗?”一个带着恳求的声音打断郭老大的思路:“两千……实在是太贵了。”
“早说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山鸡不耐烦的说:“撇开这个不谈,就算再外面,以这些小姐的质素,只要到高级点的地方,也绝对值这个价钱,甚至更高。你问问享受过的兄弟们就知道了。”
“这个我们知道,可是……山鸡老大,我们真的钱不够啊。”
“不够你他妈的就省点力气少说几句,”山鸡曲指将烟头弹出数米远,将最后一口烟喷向他:“等钱够了再来和我说话。”
抗议价钱太高的人只得安静下来,但那眼中压抑不住的渴望却让众人看在眼里。
白向云和郭老大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笑意,只要再吊这些穷鬼几天,他们的后续计划就可以宣布出来了,那时候……这些被勾得心痒难禁的家伙只有乖乖的往套子里钻。
用不了几天,“顾客”群就能扩散到整个监区,那时候就可说是真正的财源滚滚了,要是能扩大到其他监区……
白向云和郭老大他们仿佛看到了眼前又升起一轮光芒万丈太阳,照亮了前面所有看得到看不到的地方。
刚收工回到监区,两人就接到事务犯通知,廖警司叫他们一回来就办公室见他,接受思想政治教育。
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的两人放好工具洗了手脚,就往廖警司的监区内办公室走去。
见到白向云和郭老大敲门进来,廖警司脑海里又浮现白向云档案中的几个关键词:军官,成功商人,杀人(妻)犯。
这几个词一般实在是很难联系在一起,而现在却同时在一个人上凿下烙印。更妙的是,这个人现在就站在自己面前,还把自己管辖的一亩三分地只用一个小小的策划就搞得如滚水沸腾,更为自己带来了难以估计的巨大利益。
虽然这人是自己所属,但廖警司一时间却不知道怎样和他说话——他还没忘记不久前自己还在几百人面前羞辱过他叫他写过检讨。
“这个……”让他们坐下后,廖警司沉吟了一下,终于找到了措辞:“以后你如何打算?”
“最大限度的满足监友们的要求,为廖警司你们、为郭老大、也为我自己争取尽量多的利益,为监区的安定团结做出自己的贡献。”白向云含糊其词的说。
“嗯……我是说你下几步打算怎么走?”廖警司想了想,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我需要根据这一点评估你的计划到底会对监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是否会有负面的东西。”
“不如清楚的说要知道会不会影响你的收益和前途。”白向云和郭老大在心中同时暗骂,脸上却还是保持着祥和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