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兄弟?
章节列表
第三十八章 兄弟?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谢谢。”白向云看了也贴耳过来听着的李刀一眼,由衷的说。

“白老大,你这么说就不把胖子我当兄弟了吧?!”那边的胖子笑起来,没等白向云答话,又说:“白老大,你是不是糟蹋了人家顶阳国际欧阳老头的闺女了?那么漂亮的妹妹咋那么狠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追杀你?”

白向云手一震,手机差点掉下来,一手肘把已经张大嘴无声狂笑的李刀顶出一边,惊诧的问道:“欧阳青萱叫你们追杀我?”

“果然。”手机传来i咂嘴的声音,“老大,美女味道如何?我可是天天对着她的广告海报打手枪的。”

“你个死胖子少消遣我。”白向云低吼起来,“快说正事。”

“具体不清楚,我也是追问了好久才得知是欧阳大小姐要找你们。”胖子终于正经起来,“我们老大和顶阳国际一直有事务合作,关系不错。这次他可是不遗余力的命令我们一定要抢先把你们挖出来……嗯,他也估计你们俩大半可能是在这里藏身。”

“你告诉你们老大了?”白向云试探的问道。

“当我胖子白痴么。”胖子语气有点愤愤然,“连我们老大也不清楚欧阳大小姐找你们要干嘛,我没弄清楚之前会这么鲁莽么?哼哼……我胖子这辈子最佩服的就是白老大你……”

“等等……”白向云打断他的话,“什么意思?你好像话中有话?”

“没错。”胖子的声音转低,“我们接到另一个友好社团的请求,说出天大的代价做重酬,也是一定把你们挖出来。还有,所我所知,六扇门那些狗腿子也在满天下的找你们,你们到底犯了什么事了?就一个越狱而已,怎么会弄出这么大动静?”

“没什么,不小心而已。”白向云心念电转,他实在不敢肯定胖子是不是在套他口风,在没完全肯定他值得信任之前,绝不能向他透露一星半点,不然的话,不但对自己俩人没好处,对胖子也没好处——毕竟他刚刚还替自己遮掩过。

又扯了几句,胖子再次叮嘱他们小心谨慎,随时保持联络,他以后也只会用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来和他们联系,这才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白向云抿着嘴想了一会,看着李刀说:“值得信任么?”

“应该可以。”李刀点点头,“不然的话现在过来的就不应该是电话,而是一大群人甚至枪手了。”

白向云也深以为然,想了一会又说:“咱们还是小心为上吧。明天出去找另外的落脚点,这么大的贫民窟,找间被人遗弃的空房子应该还行的。”

“好。狡兔三窟不为过。”黑暗中李刀伸了伸懒腰,又要倒头睡下,突然像看到鬼般全身凝定,一瞬后猛的弹起,而白向云也同时翻身下地,连鞋也没穿又弹起来,右腿半空扫出,“啪啪”声响中木棍钉就的窗子被他扫脱。没等他脚跟落地出声招呼,穿好鞋拿着手机的李刀已经穿窗而出。

连伸两下脚套上鞋子,白向云也跟着穿窗而出。刚刚为了预防万一,电脑和文件等东西他们还夹在腰上,现在倒是节省了很多时间。

“妈的死胖子。”张望警戒的李刀看了落地无声的白向云一眼,听着屋子前面小路传来的清晰可闻的小跑声,低声咒骂了一句,矮身抢先向后面早就弄清楚通向哪哪哪的小路潜去。

“或许不是他吧。”白向云低声应道,也跟着融进了黑暗中。

屋子里,被窗碎声音惊醒的老王夫妻这才打开了灯……

围捕他们的人不但策划不周,而且还是乌合之众。虽然人数众多,但只是从屋子前面的小路两边夹击,在他们强行破门进入房子时,被吓得不轻的老王一家三口才刚刚打开房门。跟着破开房间门的中流氓看到的只是一间空房一张破床和一扇没有栅的窗。

一无所获的流氓们除了分出大半人周围搜索之外,只能拿老王一家出气,但最后还是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流氓中没有胖子。

又一次脱出生天的两人没有窜进山顶的小树林,而是选择了房子最为紧密道路最为复杂的贫民窟中间部分逃逸,就着清溪闹市区映亮天空的灯光,天快亮时他们终于摸索到了一间破败的废弃房子,虽然四下漏风臭气熏天,好在周围几间基本都是这样的房屋,短时间内不虞被人注意,而且地形复杂,要打要逃都很容易。

才刚喘定气,李刀衣袋中的手机又震动起来,一看,正是胖子刚刚打过来的号码。李刀不由看向白向云。

“接吧。我认为不是他。”白向云抬了抬下巴。

“不是他还有谁?哼……看他怎么解释。”李刀还是不能释怀,不过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凑到耳边。

“白老大,你们现在还好么?”才一接通,那边的胖子已经急促的叫起来:“刚刚我听老大说四眼卷毛带了一班马仔过去看看你们到底是不是要找的人。我也是给你们打完电话回来才听说这事。”

“怎么回事?”李刀沉声说。

“刀哥?!真的不是我,请你相信我,要是我他妈的这么没良心出卖你们,叫我马上塌房子让天花砸死。”胖子撞天叫屈起来。

“那你说到底怎么回事?”李刀语气更冷。

“是刚刚跟我一起去的一个马仔向同时间去收月费,不过是另一组的四眼卷毛说起那个谁家里新来了两个住客的事情,还描述了白老大的身形面貌,四眼卷毛怀疑是你们,就自告奋勇去的。真的不关我事啊!”

李刀还是不为所动,丢出一句“那就让事实说话吧”就挂断电话,叹了口气看向白向云。

“想不到只过了四天好日子就完了。”黑暗中的白向云耸耸肩,盯了一会李刀隐约可见的忿怨面孔又说:“是不是李刀,看接下来几小时内天极有没找上来就知道了。”

“怎么说?”李刀不由奇道,贫民窟这么大,要找两个人可是大海捞针的事情,天极就算有胖子提供的信息,就算有再大的能耐,想在这种地方找到他们两个怕也不是几小时内能办到的吧。

“找到信号源就行了。”白向云指指他手中的手机,“要是这机子有全球定位系统的话那就更简单了。”

李刀这才醒悟过来,凭天极的势力,要在移动通信公司找这些并不是难事,如果胖子要出卖他们的话,刚刚的一番通话的确已经能确定了他们的位置。想到这里,他连忙翻找着手机的功能,真的是具有卫星定位功能的手机。

“要冒一次险么?”李刀又看向白向云。

“这是值得的。”白向云轻笑着说:“要是冒对了,我们不但多了一位真正的兄弟,日后行事还能多一份助力。”

“的确值得。”李刀也笑了起来。

“可是还是应该谨慎一些。”白向云看看破了个洞的屋顶,说:“天快亮了,我们在附近再找个地方等几小时就是。”

李刀明白过来,连忙起身行动。

最后,他们看上了两百多米外的一幢简陋的三层砖木楼房,根据估计三楼应该是杂物间。楼房虽然有人住,但他们并没当回事——这种房子在这种地方,要在外面爬上去实在是太人容易了。

手轻脚快没惊动屋子里面的人爬上三楼,果如所料是个杂物房,而其中一扇窗子也正好能把他们刚刚落脚的那片废弃房尽收眼底。

相互点点头,两人心有灵犀般同时躺倒在楼板上,静静的等待着验证胖子到底有没有出卖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