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 罗网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七章 罗网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四天晚饭后,就在两人庆幸着再一次从头到尾把所有事情重新梳理寻找突破点的时候,一阵嘈杂的摩托车声和人声慢慢的由远而近,拍门声呼叫声不断响起,周围好一阵鸡飞狗跳。两人对望一眼,迅速的把光盘文件电脑夹进裤腰后面,关掉灯,静静的站到木门后面警戒着。几分钟后,他们这房子也响起张狂的拍门声:“起来起来,交月费了。”

“月费?”

就着窗外渗进的微弱灯光,白向云和李刀对望一眼,都看到对付脸上有种想笑的表情——真亏了这些小地痞流氓,竟然也能把保护费说得如此斯文。不由好奇的把眼凑到门缝向外面看去。

床板响,嘟囔起,门开,灯亮。劳累不堪早已经睡下了的老王从房间走出打开厅门,打着哈欠说:“这个月又多少钱?”

“老规矩。”一个头发一看就知道刚从看守所或者监狱出来不久的那种不正常短发的叼烟小青年伸着手说。

老王点点头,从裤兜摸出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不理从小青年后面射来的数束手电筒光就想把门关上。

“等等。”小青年一手收钱一手顶住门,有如背书般念道:“你家有没有新的人入住?如果有,每人加收一百,十二岁以下小孩不算。”

老王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最好还是说:“老婆娘家那边来了两个亲戚,借住几天就走,这个应该不算吧?”

“只要他们是人,就得算。”一把横蛮的大声借口说,跟着门外现出一个肥胖身躯,抽出嘴里的雪茄向老王喷了一口白烟,“叫他们出来看看,胖子我看看到底是不是人。”

看着那近乎滚圆的肥躯,门后的白向云和李刀不由一呆,这自称胖子的家伙不是白向云刚进看守所时遇到的胖子是谁?!

想不到他竟然到这贫民窟混了,看样子还是个头目。

这几天没听老王他们说过这里还要收保护费,这到底是不是个陷阱他们一时间也拿捏不准。以他们现在的样子,加上灯光昏暗,就算一般小流氓拿着他们的通缉令也未必能认出他们,不过在和他们相处过一段时间对他们有深刻认识的胖子面前,是否还能蒙混过关就很难说了。

但老王已经说了他们,不出去也不行,弄断那不甚牢固的破窗子逃逸更不行——胖子的脾气手段他们可是知道的,要是见不到人的话老王一家可就遭殃了。

“我出去。更保险一点。”白向云低声对李刀说。

李刀点点头,知道他指的是即使这些人是奉命搜索他们的,或许胖子还会看在当初在看守所时那一段香火情上暗助一把,他李刀原来身为东城区老大,现场认识的人绝对不至于胖子一个,到时候胖子就算想帮掩饰也不行。

白向云也点点头,示意他做好一旦有万一随时突围的准备,拉着灯,揉着眼拉开门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王哥,什么事啊?”

看着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走出来的白向云,胖子拿着雪茄正要往嘴边凑的手抖了抖,眼皮也向上掀起,不过瞬间又平静下来,对老王说:“就是他么?还有一个呢?”

“我那弟弟睡得比猪还沉,别说你们这几个人,就算打雷也吵不醒他。”白向云把胖子的每一丝细微动作均收入眼里,不由放下心来,又大大的打了个哈欠,继续揉眼掩盖着自己的真容。

“在我胖子面前这么叼?!这么大牌?!”胖子气哼哼的说着将老王推出一边,跨进门口就向里间走去:“妈的,是睡死了还是不止两个人入住?”

“是两个亲戚没错。”看着门外个个不善的脸色,老王不由有些额头冒汗,跟在胖子后面对白向云不断的使眼色:“我骗谁也不敢骗胖哥您啊。”

胖子高贵的点点头,叼着雪茄插着裤兜一摇一摆的走到白向云面前,背着身后所有人咬住雪茄向他展了个笑脸,伸头向门内看去,看到正坐在床前一脸平静看着他的李刀时又绽放出一个笑容,卡在裤兜外的拇指还竖了竖。

跟在他后面的老王看不到他的笑容,不过见他一直没出声,也看到了李刀并不如白向云所说的睡得死沉,一颗心不由提得更高,试探的呐呐道:“胖哥,你看我没说错吧?!就是他们俩人。”

胖子嗯了声,跨进门口装模作样四下看了看,趁着老王转头看门外等候的那些小流氓的机会,迅速掏出一个手机扔给李刀,转身出了门,拍着老王肩膀说:“还算老实。不过一人一百,没商量。”

老王脸色一下子苦了下来,张了张口最后还是不敢说什么,只好走进他自己的房间拿出两百块递给门口的小青年。

看着胖子他们离开继续骚扰下一家贫民,老王小心的关上门,转身正要长吁一口气时,白向云已经拿着两百块递到他面前:“王哥,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老王呵呵一笑,又恢复他爽朗的本色,拍着白向云虎背说:“没事没事,既然你们住了我的房子,这一点事情还是可以担当的。奇怪啊……这胖子今天脾气好像好了很多。”

“我更不知道了。”白向云耸耸肩,把钱硬塞到他口袋里,“王哥你就被客气了。早点歇息去吧,明天你还要忙呢。”

老王点点头,又低声的诅咒了一遍胖子他们这些瘟神,进房休息去了。

“怎么回事?”关上门,白向云看着李刀手中的手机说。

“要等这死肥猪打过来才知道了。”李刀耸耸肩,“想不到他还能这样。”

白向云也点点头:“不错。看来他知道我们的处境,竟然还能这样对我们……难得啊。”

“都是因为你吧。”李刀看着他笑了笑,“当年在看守所时谁不服你?!”

“睡吧。等着胖子的电话。”白向云笑了笑,拉黑了灯,让李刀把手机调成震动提醒,和衣就睡。

凌晨四点多,震动的手机把并没深睡的两人震醒,看着屏幕上并没有任何标识的电话号码,白向云和李刀对望一眼,按了接听键凑到耳边,但并没有说话。

“老大,我是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