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五章 后果
章节列表
第三十五章 后果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看着下面向两边延绵无尽的灰黑棚户,两人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掏出根烟点燃,眯着双眼在透过烟雾打量和思索着眼前的一切。

相对于现在的处境,要躲藏一阵子好好的理清自己和逐天国际还有天极的事情谋定而后动的话,这里绝对是最好不过的地方。

虽然对于眼前的人物和环境很无奈,但他们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无力解决这一切。何况他们现在自己还是泥菩萨过江呢。

左前方不知道那个棚户突然传来隐约的“抓贼啊……偷东西啦……”的呼喊,两人同时条件反射般的弹起来,跑了两步后又同时的停下里,四眼相对,同时张口欲言。

不过两人最终都没说出一个字,听着呼喊声慢慢变得凄楚,最后竟然是带着哭腔的撕心裂肺。

叹了口气,两人回到石头上坐下,又掏出烟默默抽着,偶然的目光相碰,都从对方对方的瞳孔中看到了同样的无奈和黯然。

他们管不了。就像看着那几个在水龙头旁张狂的压榨贫民的小青年也只能低声下气一样。

这里太乱了,乱到他们自己这样的人能保平安就应该要烧高香的地步。

“越往山坡上来的就越是新搬来的贫民。”李刀把半截烟头弹到脚下狠狠的踩旋着,“一般来说这些人都应该还有些值钱的东西,盖的棚户也不严密,也就成了小贼们最好的光顾对象。”

“可是他们在这安居下来之前就应该受过地头蛇的剥削了吧?!”白向云也扔下烟头,眼睛开始找寻起今晚落脚的地点来。

李刀点点头回应他的话:“这里没人能逃过这一程序……除非有人是大批进驻的,而且又能团结起来,不过‘管理费’还是多多少少要交一些的。强龙不压地头蛇,不是么?!”

白向云又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找房子吧。”李刀站起来说,“我们自己盖一个虽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不过好像没那么多钱了。”

白向云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随便吧,能躲几天就行了。呵呵……当初在虎山的时候也没料到要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说完也站起来,和李刀向刚刚响起抓贼声音的反方向走去——以现在的处境来说,越少人和自己照面就越好。

就在他们悠悠然的找藏身之处时,祝家别墅内,得到了保镖明确报告的祝天安也站到了正在书房内闭目养神的祝编洲面前。

“天安,事情怎样了?”祝编洲眼皮也没睁开,照例任由宽大的真皮太师椅前后微微摇晃着。

“根据检测结果,办公室的电脑和这书房的电脑里的资料都被部分的复制刻录过。而从城区交通监控中心拷贝出来的监控录像表明,两人在天亮的时候已经离开了东城区不知所踪。”祝天安拿着手中的一叠纸摇了摇,“我们的人搜寻了一个上午找到了他们藏身过的废弃楼,不过就找到这几份从你办公室偷走的文件。”

“都是些不重要的吧?!”祝编洲掀开眼皮,看着儿子点了点头,又说:“知道他们是谁了?”

“根据警察局居民资料库里的资料显示,这两个人一个叫白向云,一个叫李刀,都是东城区的人。”祝天安把两张纸递给父亲,“警方这一个多月来也在追捕他们。”

接过纸的祝编洲听到他最后一句话,看着他轻哦了声:“为什么?”

“据我们在里面的人说,这两人是虎山监狱越狱出来的重刑犯,一个月前越狱的。”祝天安皱起了眉头:“据说越狱原因不明。”

“越狱犯?”祝编洲眉头也皱了起来,“两个越狱犯偷我们的东西干什么?”

祝天安摇摇头没说话,他也想不明白个中缘由。

作为清溪市人特别是东城区人,不可能不知道逐天国际是什么样的公司,他们也自信表面上没什么能让人抓住把柄的东西,可是两人为什么就偷上了他们,而且还目标明确的去偷董事长办公室,跟着又窜到别墅去偷。

即使两人知道些逐天国际的背景罢,可是这样更应该知道摸老虎P股的严重性啊,为什么就甘冒如此大的风险找上了他们?

根据这半天所查到的资料,两人实在不像是有什么特殊背景特殊原因或者是背负什么特殊使命来行动的人,不然的话警方也没必要如此大动干戈从他们越狱那一刻起追捕到现在还没停止,何况还因此而损兵折将的。

祝天安虽然从名字上和各种渠道得来的资料上也想到白向云应该就是白雁云哥哥,但在没得到确切证实之前他是不会说些什么的。况且他也想不明白即使真的是白雁云的哥哥,白向云又有什么理由要如此做。

兼并飘云集团的计划他并不如何担心会让白雁云知道,毕竟这个计划便面上看来并没什么不妥之处。而那些被从电脑复制过的东西随便一个“我什么都不知道”之类的借口就可以推卸掉了。

和父亲一样,他现在最担心的是光盘流入警方手中。要是这样的话,他们祝家一个弄不好就会堕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谁在外面?”祝编洲继续看着关于白向云和李刀的资料。

“胡哥和冯哥。”祝天安轻轻的说。

“叫他们进来。”祝编洲说完又轻笑一声说:“还劫持过欧阳老头的女儿啊,这两个小子还真行。”

“欧阳老头这次颜面丢大了。”祝天安也笑了起来,接着那湛蓝的眼睛又射出难言的光芒:“不过欧阳青萱……不知道他们有没占到便宜。”

“你就别想了。”祝编洲摇摇手叫他出去叫人,“欧阳老头不好惹,那妞儿我见过,也带刺。”

祝天安笑了笑,转身开门出去,一会后带进两个身材壮硕但看起来挺秀气平和的大汉,都是近三十岁的样子。

“通知老施和各线负责人,一切活动暂停。调动所有力量,在光盘没落入警方手里之前一定要把两人找到。”祝编洲看着他们,又把背脊挨回太师椅,“死活不论,光盘拿回来就行了。”

“是。”两个汉子点点头,没多说一句话转身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