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三章 潜逃指南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三章 潜逃指南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摩托车突然顿了一下,紧贴着白向云背部的李刀明显感觉到他浑身一紧,然后车子又继续前行,而且还慢慢的加速,很快就拐进一条横巷。

横巷中没人,没等李刀问话,白向云突然一扭油门,摩托车就再次加快速度冲去,而且专拣荒僻的地方穿行。

“大哥,怎么了?”李刀终于觉得有点不对劲,“我们被发现了?”

“没。”白向云一边专心的看着眼前复杂的小路一边说:“不过我们要是继续用这车的话,离被无数人追杀就不远了。”

李刀这才醒悟过来,昨晚无论是去逐天国际总部还是去祝家,他们都是开着这摩托车去的,也肯定在经过的道路监控系统中出现了无数次,现在他们虽然带着头盔,不过要是还以这车做交通工具的话也不过是掩耳盗铃而已,只要警方和天极一散布这些资料搜索,他们和什么都没有伪装根本没有区别。

李刀想到这里不由冷汗直冒,自己还是粗心了些,竟然连这些最基本的事情都没有注意到——在进这街区之前的稍稍伪装不过是想更加容易融入这里的环境没那么受人注目而已。要不是白向云想到车子这个细节,或许下一刻他们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弃车。”李刀果断的说:“刚刚见过我们晃悠的人不多,加上这种车子是这里最流行的,应该还没什么人会留意到。”

白向云的头盔上下动了动:“我正在找地方。”

一会后,两人眼前一亮,一片 看来因为拆迁造成的废墟出现在眼前,一片又一片的残垣断壁花花绿绿的喷着或诅咒或发狠等等文字,一看就知道又是一个因为利益问题而被中断的拆迁工程。

“就这里吧。”白向云看看周围一片死寂荒草丛生人鬼皆无,停下车打量一下,和李刀合力吧摩托车扛进一个隐秘的角落,拆下车牌,拔下油管让它流了条油路,点了根烟撕下烟蒂放到油路尽头,拿了车牌就跑。

才跑出几百米,后面就“轰”的一声尘土弥漫火光冲天,接着就是一阵嘈杂乱响,想来是那几面墙壁被摩托车邮箱的爆炸震蹋了。

“耶~~”两人回头看着漫天灰尘同时击掌庆贺,把车牌拿得远远的埋好,然后才悠哉游哉的走向三十四街区北面那真正的贫民聚居地。

绕着人迹稀少的荒街僻巷一路走着,白向云不断对眼前楼层老旧污水横流的恶劣环境散发着感慨:“这种地方也能住人?”

“这里很不错了。”李刀淡淡的说,“等会你才会知道什么叫做穷人和穷人住的地方。嘿嘿……据我所知,每过一段时间,这里就会流传出‘为了抢一只发霉的馒头而杀人’之类的故事。”

白向云脸色一紧,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太阳已经高照了,街上的人开始多了起来,不过大多是发型奇怪衣着奇异,而且两眼空洞无所事事三五成群的晃悠,偶尔会看到一辆摩托车或破烂而且喷满了各种奇怪符号、文字的无牌小车呼啸而过,车上的人腰间偶尔还会随着风掀衣襟露出一两把明晃晃的刀。这些人对头发同样蓬松衣着同样老旧的白向云两人毫无注意的兴趣,就连一些满脸擦满恶心粉底的早起**在和他们搭讪了一两句得不到回应后也转移了目光。

“看来我们的化妆还不错。”白向云看看脚上从三十四街外围垃圾堆捡来的破胶鞋和身上偷来的旧衣服,又摸摸脸上在进来时抹的摩托车机油痕迹说。

同样装束的李刀耸耸肩:“再过一阵子就真的知道是不是过关了。”

“怎么说?”白向云领先又拐进一条北向的巷子。

李刀叹了口气,转头看看后面,说:“我们躲进这一区势必瞒不过天极,甚至瞒不过警方,一旦他们的悬赏搜捕令下来后,我们才会知道是不是真的能避开他们的眼线。……嗯,也多亏你记得车子这个漏洞,不然我们第一时间就会暴露了。”

白向云点了点头,一边继续前行一边思索着对策。

无论化妆得多符合这里贫民窟人的身份,毕竟他们始终是外来人,如果不能找到好的落脚点的话,还是很容易让人注意上的。

太阳一点点升高,随着他们的脚步北移,三十四街区的中心地带已经绕到了身后,入目的房子越来越低矮,眼前乱飞的苍蝇越来越多,老鼠也更加频密更加肆无忌弹的在身边窜来跳去,在转过一幢六层的楼,甩开几个远远的凑过来一看就知道想寻衅滋事的小流氓后,一片大到一望无际的低矮棚户展现在眼前。

三十四街区的罪恶之源,清溪市最大的贫民窟到了。

看着眼前这一片杂乱无章的建立在广阔斜坡上,向两边无尽展延的以灰黑色为主的棚户,白向云不由倒目瞪口呆,好一会才抽了一口凉气:“这么大……有好几万人吧?!”

李刀摇摇头:“两年前据官方的保守估计这里至少有二十万人,全都是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让人。”

“二十万……”白向云彻底呆了,想不到清溪这全国最发达的城市之一竟然也有如此之多的贫民——而且还仅仅是三十四街这一个比较集中的区域而已。

白向云还在纵目四顾的震撼发呆,早就对眼前情况习以为常的李刀却发觉到了他们进入这个区域以来的第一次真正的危机——一群小身影正从周围慢慢的围过来。

“大哥,快走吧,不然等会就很难脱身了。”李刀扯着白向云的肩膀看准人少的地方就走。

白向云被他一言惊醒,赶忙四下看去,并没发觉什么不对劲,疑惑的说:“怎么了?”

李刀一指周围越围越近的小身影,一副头皮发麻的样子:“他们……你就算没经历过也应该从电视上看过吧?!”

白向云这才反应过来,看向刚刚在周围要么玩球要么追逐嬉戏要么在如山高的垃圾堆上翻找的小孩,一个个都是面黄肌瘦眼眶深陷的样子,有的还腹部鼓胀面上有伤,想起电视中某个人被一群小乞丐围住讨东西动弹不得的情景,终于知道李刀说的难以脱身的危机是什么。

虽然他心中也怜悯这些一生下来就吃不饱睡不好的小孩,但现在还真不是泛滥同情心的时候,只得暗叹一口气,随着李刀的拉扯向外面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