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三十四街区
章节列表
第三十二章 三十四街区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那我们接下来的日子就会很忙乎了。”白向云也面无表情的嘿嘿笑起来,两眼射出令人见之心寒的目光。另一张光盘的确没让他们失望,除了白向云在祝家别墅书房看到的关于各种武器交易的详细数据外,竟然还有各种毒品和其他比如成品油和珠宝等物品走私的出入数据,其中涉及到的人员和交易地点和交易数额还有交易渠道等等无不详尽到极致,所表现出来的数额、范围和势力之大让胆大包天的两人也禁不住冷汗直冒;而在文件夹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个简单写着“王国”两字的文件夹让两人终于明白了天极的强悍——这个文件夹里说明了天极在全国范围内所有被他们控制了的各级官员和地下势力组织,几乎到了无孔不入无缝不钻的地步。而这个文件夹也让两人明白了今天为什么在已经摆脱了警察的追踪搜捕的情况下还会让几个地痞流氓盯上。

“在一定范围内,天极真的做到了比国家暴力机关更高效更完美,更像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上帝。”

白向云长吁一口气,以这样一句总结了刚刚一波接一波的震撼。

李刀看着笔记本那提醒电源快要耗尽的提示,咬着嘴唇默认不语。

他一直就是混黑社会的,当然知道要做到像这个光盘中所显示出来的一切到底有多难,那可不是凭着钱多和拳头够大能做得到的。

到底是谁有这样的头脑在策划这一切?又到底是谁有这样的通天手腕?

一声轻响中,笔记本的光驱退了出来,跟着屏幕也慢慢变黑,电池耗尽了。

李刀拿起光盘,迎着窗外射进来的曙光看了又看,嘴里啧啧有声:“祝天安啊祝天安,想不到你也会有今天。”

“别高兴得太早。”白向云泼了他一盘冷水,“除了这一叠正当到不能再正当纸文件涉及到逐天国际和有祝编洲的签名外,所有的光驱文件都没任何祝家的人和他们集团的记号,想用这两张光盘吃定他们是不行的。”

李刀不由愕然。是啊,虽然这两张光盘要是送到高凡手里的话能让天极或者说祝家的势力元气大伤,但还是没法完全钉死祝家父子的,而且天极神秘莫测,武器精良高手如云,可不是随便就能让人摧毁的角色。

“这里不能呆了。”白向云看着越来越亮的曙光,“道路的监控系统基本能锁定我们出没的范围,祝家既然有这么庞大的势力,肯定能搞到这些资料,要是我们还在这里睡大觉的话,我敢说不用中午,天极的人就能摸进来把我们扫成马蜂窝。”

“那你说我们应该到哪里去躲藏?”李刀的眉头皱得紧紧的,在这前有猛虎后有群狼的形势下,他实在想不出哪里才是安全的容身之所。

“人多杂乱的地方。”白向云仿佛对又要开始的新一轮逃亡信心不大般有点苦涩的笑了笑,“只要他们还有一点顾忌,我们就多一点活命的机会;就算他们毫无顾忌,一旦发生事情,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的情况下强力机关也会迅速做出反应,我们就有机会逃命甚至从中浑水摸鱼。”

“而且……还能给天极带来点麻烦。”李刀阴阴的笑着帮他说出来潜台词。

“即使这些都不能成为现实,落入高凡手里至少要比落入祝天安手里强。”

白向云看向他,四目相对,两人都扯着嘴角嘿嘿怪笑,瞳孔深处却都是那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

事不宜迟,虽然没胃口,但两人硬是强迫自己吞下了能把独自填饱的饼干零食,又休息了一会后想清楚接下来到哪里后才迅速收拾起行。

为了减轻负担,除了少数看来比较重要的文件和光盘外,其余的东西一点都没带,以便一旦有事能轻装简从的全力应对。

在黎明前的最后一阵黑暗中,白向云和李刀这两个衣着光鲜一表人才的家伙翻墙而出来到大街上,谨慎的摸到停放摩托车的地方,带上头盔毫不停留的狂飙而去。

他们的目标是北城区的三十四大街,这个街区是清溪市最著名的贫民窟,人口稠密,街道纵横地形复杂,也是清溪市人口成分最复杂的地方,也是清溪市最肮脏的处所,民工、流氓、吸毒者、九流**……无所不包,抢劫杀人强奸无日无之;也正是这种地下势力占着统治地位地方,小道消息和谣言交杂,整个清溪有什么风吹草动总能第一时间传播开来。

两人拣这里作为落脚点,既是看上了这里的复杂,也是看上了这里打听小道消息比任何地方都容易,想和原来在看守所结下的关系联系上的话,这里是最好的选择。当然,在这里容身也容易暴露身份,毕竟他们的事情肯定早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清溪的地下世界。

李刀原来在东城区的小弟们早就在茂林的夜总会解散时就化整为零隐藏在清溪各处,这是两人手中最后的王牌,在没有绝对的必要和十足的把握之前他们是不会动用一兵一卒的。

两人资本不多,任何一点疏漏和牺牲对他们来说都可能会引发致命的后果,何况现在大概知道了祝家庞大而又可怕的势力,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太阳升起的时候,两人总算有惊无险的到达三十四外围,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偷了几件破旧衣服换上,又稍稍在脸上加工了一下,就堂而皇之的冲进了三十四街区——当然,人多的地方他们还是会暂时避开一下的。

放慢速度在杂乱弯曲的小街陋巷中穿行着,从小闻名已久却从没涉足过这里的白向云对眼前的一切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乱七八糟的招牌、花花绿绿的墙壁、彻夜寻欢的醉汉、衣着暴露的女郎、头发蓬松的瘾君子、经年不扫臭气熏天的垃圾,加上坐在一些通宵营业的店门前目光不善的大汉,整个街区都弥漫着浓重的戾气。

“这里各种势力交错,谁也不服谁,谁也控制不了谁。”后座的李刀隔着头盔轻声介绍说,“在这里,只要不涉及到自己的利益,没人会理会别人的事情,不过别以为这样就不用提防别人了,说不定下一刻就会有几把刀或者几只枪顶着你向你借钱。在这里利益就是一切,有钱就有一切。”

“这个和其他地方并没什么区别。”白向云有点不屑的说,“只是手段和档次低了点而已。”

突然他有仿佛发现什么般疑惑的说:“怎么这时间没看到小孩和老人?这应该是上学时间和最好的晨运时段啊。”

李刀轻轻一笑,似在笑他孤陋寡闻,然后说:“这里没老人和小孩容身的地方。”

白向云哦了声,良久不语,默默的继续审视和警戒着周围,悠悠前行寻找能让自己满意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