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潜入
章节列表
第三十章 潜入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大哥,我刚刚拿了张祝编洲老头的镀金名片。”刚到他们藏车处停下,李刀掀起头盔的挡风玻璃说:“上面有家庭住址呢。”

白向云心中一动:“在哪里?”

“东兰家园,东兰街128号,城南最高级的别墅区。”李刀顿了顿又说:“我记得这个别墅区还是逐天国际开发的。”

“我们去看看。”白向云想了想说:“把东西扔进围墙就去。”

李刀嗯了声,又不无遗憾的说:“文件柜旁还有个保险箱,可惜打不开。呵呵……说不定里面有价值连城的黄金珠宝呢。”

“别做梦了。”白向云又发动摩托车,说:“咱们又不缺钱。”

“可是谁都不会嫌钱多啊。”李刀看看周围没人,张狂的大笑起来。

白向云不再理他,把摩托车开到他们寄居的危楼围墙边,将光盘夹在文件中扔了进去,然后毫不停留的又飙了起来。

他们今天跟踪了祝天安大半天,主要为的就是想知道他的老窝在哪里,想不到折腾了半天不但没结果反而差点吃瘪,现在却顺带知道了这个,不去看个究竟实在是不甘心。

凭着对地形道路的熟悉,白向云避过了主干道和一切关卡顺利的进入南城区,二十多分钟后就到了东兰家园,把摩托车停在外面,步入别墅区进入东兰街,两人慢悠悠的向名片上写着的祝编洲住宅128号走去。

这里是清溪市的顶级别墅区之一,能住这里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别墅间的间距很大,花园宽广,大型豪宅更是占地上万平方米,128号就是这样的类型。

“妈的,真是有钱人。”李刀远远就看到目标,骂骂咧咧的说:“就这一幢别墅起码价值上亿。”

“相对比逐天国际的实力,上亿连九牛一毛都不算。”白向云耸耸肩,和他慢慢的走过128号别墅前面百多米长的街道,眼角余光打量着里面能从墙头看到的景物,又说:“住这里舒服则舒服矣,就是人烟稀少,不知道他们在深夜寂静的时候会不会感到害怕。”

李刀看着远远接近的一队保安,摇了摇头:“别说这里的人基本都有私人保镖,就单单这里保安人员的素质和保安硬件已经足够让人放心了,这可是几年前就全国闻名的。”

“所以……”白向云也看向那队保安,嘴角向上翘起:“等会就是验证我们是不是真正高手的最佳时刻了。”

“我盼望很久了。”李刀眉毛一掀:“我自己也很想知道这一年来在郁老哥哪里学到了多少东西。”

保安队过去后,两人看看周围没人,绕着这别墅转了一圈,在里面透出的柔和灯光中还是除了看到高出的别墅屋顶和几株高大的树木外,就是看到近三迷高的围墙上密布到没有一点空隙的常青藤。

“庭院深深啊……”白向云感叹了一下,看看天,已经是午夜了,又说:“咱们出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再进去还是现在进去?”

“现在吧。”李刀想了想说:“免得夜长梦多。”

白向云点头认可,又看了看周围,正要趁没人攀上围墙,里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仔细一听,是“快点快点”这样的声音,接着便是汽车发动的响声。

两人对望一眼,都知道应该是逐天国际总部那边的事情暴露了。

“这样也好。”白向云轻笑着低声说:“最好把里面的人手全部调出去,咱们也好行事。”

李刀也笑了起来,拿出烟和白向云点燃,慢慢的等待着里面的嘈杂平息。

几分钟后,随着三两汽车驶出大门的声音,128号也平静下来,听着大门哐啷的关上,两人深深的一口把烟拉尽,扔掉烟头,轻巧的攀上围墙,无声无息的落到里面的草地上。

别墅很大,随便估计都有数十间房,现在大多数灯火通明,想来是刚才的吵闹造成的,只是大多数房间都没见到人影晃动。

蹲下来打量了一阵,按照从郁千风哪里学到的建筑知识,白向云判断他们的目标书房应该是在二楼左边,对李刀示意了一下正想起身过去,两条黑影突然从前面的花木中无声无息的向他们窜来。

是狼狗。两条凶猛的大狼狗。

白向云心中一笑,这样接近陌生人也不吠叫就直接攻击的狼狗肯定是军队训练出来的,虽然凶猛,不过自己恰巧对这个也了解——在它们扑到自己身上叫出声之前解决掉就可以了。

李刀反应也是极快,在狼狗刚扑上来就从递上弹起,准确无误的一脚压下砸在狼狗腰上,然后迅速的伸手捏住狗嘴,狼狗只发出轻微的呜呜声就一动不动了。

白向云更干脆,任由狼狗扑到自己面前,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手掐住狗脖子死死的摁到地上,再用一只脚踏住狗嘴,没一会狼狗一声不出就窒息而死。

两人相视一笑,相互了翘了下大拇指,猫低身子向别墅潜去。

别墅后门只是虚掩着。一把略带焦急口音不大准确的女声时不时从前厅传来,跟着就是另一把女声和两把男声低声的劝说。

“看来这是祝天安那F国母亲伊诺薇•嘉西了。”两人心中同时浮起这样的念头,另外一把女声应该是她的贴身女仆,倒不知道那两把男生是谁,听那谦卑的语气肯定不是祝天安或祝编洲,应该不是男仆人就是留守的保镖。

不过不管是谁,现在他们都要上二楼的书房看个究竟的,要有什么秘密的话也十有**是藏在那里。

两人不再理会正厅的人在说什么,顺着下水道的水管攀上二楼,从墙壁上突出一点点做装饰的檐沿攀到认定房间的窗子前看进去,就着里面的灯光,一看就知道这里果然是书房不错。

“这下可以出师了。”白向云心中有丝得意,对那边等会确认才过来的李刀招了招手,拉开窗子跳了进去。

一会后李刀也进来了。白向云已经锁紧房间门,叫他在占了两面墙的书柜和一面墙的文件柜上寻找起来,而他自己则还是坐到办公桌前看还未关掉的电脑。

显示器上开有三个窗口,上面表格罗列的东西吓了白向云一大跳——竟然全是各式各样的轻型武器名称和单价,在另外两个窗口罗列的则是流水账,写着这些武器什么时候成交,成交金额和付款方式还有接货地点接头人接头暗号等等东西,不过让白向云奇怪的是里面的名字没有一个是姓祝的。

翻找了下抽屉,这里也有空白光盘。白向云叫李刀停止动作,指指电脑低声说:“我们有这个已经够了。”

迷惑的走看来看究竟的李刀也吓了一跳:“他们竟然做地下军火生意?”

“还不确定。”白向云动手启动刻录程序:“拿回去慢慢看吧,反正应该不会是什么干净东西就是。”

李刀点点头,不再理会书架文件架,走到门后把耳朵贴上去留意着外面的动静。

三分钟后已经复制刻录完毕,白向云拿出光盘得意的扬了扬:“要是真的做地下军火交易的话,祝家死定了。”

李刀也轻笑出声,抢先攀出窗外,沿着原路滑到地上。

满载的两人正要走向围墙越过而归,别墅内突然传来呼叫声,跟着脚步声也向后门走近。

迅速的对望一眼,两人猫低身子窜入附近低矮的花木丛中,心中祈祷着满天神佛别节外生枝才好。

声音呼唤的是两个英文名字,直到后门在不断重复这两个名字的呼叫声中打开,白向云和李刀这才明白这人叫的应该就是那两条狼狗,看了看不远处的狗尸,心下不由暗暗叫苦。

叫了这么久没见回应,那人终于走出别墅,在庭院中更加大声的叫了起来,还寻找着木根花丛向白向云他们这边慢慢接近。

两人看了看周围,左边再远处是游泳池,后面是一些低矮的灌木,再后是草坪和围墙了,右边是一条桂花带,虽然有人高,不过枝丫稀疏,再说距离也远,根本不能过去躲藏;而现在藏身的这从常绿灌木并不能遮掩什么,只要人一走近就能发现他们。

听着呼叫声和脚步声一点点接近,李刀向白向云示意了一下,长身而起,张开手微笑着对三四米外的大汉说:“兄弟,要是你在找那两只狼狗的话,我想没什么必要了,它们已经挂掉了。”

大汉虽然被突然出现的李刀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冷静下来,停下脚步慢慢的把手伸向西服里面:“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没事。”李刀轻松的耸了耸肩:“从外面路过,看到这里风景好像好不过,无聊进来逛逛而已。”

“有些地方是不能随便逛的。”大汉已经把手完全的伸到了西服里,紧紧的盯着李刀说:“不然会连命都逛掉的。”

这时白向云已经无声无息的潜到他后面,闻言不由笑了起来:“现在你先担心你自己的命吧。”

大汉不由身形一窒,探进西服的手动也不敢动,死死的看着李刀双目喷火:“你们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这里可是民宅,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

“啧啧……竟然跟我们讲起法律来了。”白向云赞叹不已的上前两步,小左轮顶着他后心:“现在,把枪给我保管吧,你用不着了。”

大汉身形再僵了一下,慢慢的把伸进西服伸出来,两个手指轻轻捏着一把手枪举起:“你们了解的不少啊。”

“也不多。”白向云说着伸手向前接枪:“所以想了解更多点。”

就在他手指刚刚接触到手枪上部,大汉突然放手,然后迅速侧身避过小左轮的枪口,同时微微矮身,刚刚拿枪的手向下一沉,手肘凶狠快捷无比的向后撞来。

白向云早就提防着异变,在他肩膀一动时已经跟着向左侧身,在大汉手肘向后时他的膝顶也向上提了起来。

大汉料不到他的反应能如此之快,不但肘撞落空,整个人也因为用力过度的惯性向后倾了一点,更加快速的和白向云迅猛向上的膝盖撞上。

“噗”的一下骨肉交接的闷响,大汉“啊”的一声大喊了起来,已经上前的李刀来不及堵上他的嘴,干脆的一脚掼起重重印在他被白向云的膝撞顶得不由自主从后塌变成前倾的脸上。

接连受到打击的大汉顺势向左滚出,口中还大声的吼叫着“来人啊,有强盗。”

“强你妈个盗!”白向云怒吼一声就要上前继续攻击,被李刀一把拉住:“大哥,此地不宜久留。”

说完一脚挑起递上大汉的手枪,看向别墅那边拉着白向云向围墙退去。

“砰”的一声,别墅后门被踢开,跟着冲出另一个拿着枪的西服大汉,二话不说就向两人扣动扳机。

两人猛的矮下身子寻找掩护,匆忙中白向云看到刚刚被打翻在地的大汉也在花木中向他们窜来,那身法竟然有种让他熟悉甚至亲切的感觉。

枪声持续在响,不过都没打到正如鬼魅般躲闪的两人,白向云也没时间多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了,一下一下的计算着枪声响了多少次。

十二响过后,白向云长身而起,举起小左轮对向刚刚枪响的方向,却只看到一道模糊的身影闪入一棵大大灌木后面。

“李刀,那边。”白向云一指那灌木,转身把枪指向第一个大汉那边,然后迅速的倒身后退。

李刀应了声,对着那丛灌木开了三枪,也跟着后退。

退不到十步,后来的那个大汉已经换好弹匣,又长身而起举枪打来,距离过远,已经脱出了白向云小左轮的有效射程,而李刀则是打一枪少一颗子弹,要是十二颗打完就只能等着挨打了。

瞬间后后来大汉又一个弹匣打完,白向云和李刀毫发无损,他也再次缩到灌木花丛后面,一边动作着一边向他们矮身追来,而李刀的枪也只剩下三颗子弹了,也没有对两个大汉造成任何伤害。

离围墙还有三十米左右的距离,白向云看着在花木的掩护下锲而不舍追来的两人,心中不由有点恼火,窜到李刀身边一把夺过手枪站了起来,对着后来的大汉那边等待着机会。

人影一闪,白向云扣下扳机,没打中,反而把草皮上的一盏彩色射灯打碎了,那人影已经躲到了一颗大树后面,李刀也趁此机会拉着白向云又后退了近十米。

男大汉又举着枪从树后面窜了出来,两人只得再次矮身寻找掩体,好一阵后只闻轻微的脚步声而不闻枪声,他们知道上当了——敢情这大汉的子弹也打完了,作势糊弄他们趁机追上而已。

“去死吧!”白向云大吼一声再次站起,对着闪动的人影扣下了扳机。

随着枪响,那大汉也“啊”的惨叫出声,白向云知道刚刚凭多年没试过的感觉开出的一枪凑效了,对着已经接近到十米开外那被自己夺枪的大汉那边打出了最后一颗子弹,然后根本不理结果如果,向李刀招呼了一声就快速向围墙冲去。

几个起落后到了围墙边,白向云叫李刀先上,捏着小左轮转头向后面看去,中枪大汉的呻吟声还在响着,开头那个大汉可能是没计算到自己两人开了多少枪,怕自己的枪中还有子弹吧,一时间竟然看不到匿藏在哪丛花木中。不过小左轮还有六发子弹,虽然射程仅有二十米,但这时候已经占尽了优势,用来逃走绰绰有余了。

“大哥上来。”李刀已经站到了围墙上,警惕的看着别墅那边说道。

“好。”白向云把小左轮抛给他,让他警戒,就着布满围墙的常青藤腾身跃了上去,怪叫一声跳落到了街上。

“站住,不要跑!”

没等跟着落下的李刀站稳脚,一阵杂乱的声音就从一边街道响起。转头一看,竟然是别墅区的巡逻保安队。

“兄弟,跑啊!”

两人同时怪叫一声转身就跑。这些普通的保安没有枪,他们更不担心会跑不过这些人。

闪过了两队保安的堵截,又将一个三人队打翻在地后,两人终于逃出了东兰家园,听着远处呜呜鸣叫着接近的警车声上了摩托车,一拐弯就上了条小路扬长而去。

为了安全起见,两人还是回到了寄居的危楼。逐天国际董事长办公室被盗,有“权贵花园”之称的东兰家园发生枪战,无论那一条都足够让警方如临大敌,何况还是在正追捕着两个越狱重犯的敏感时刻。

不过到底会不会让警方来处理这两起事件,那就根本不值得白向云和李刀担心,而是祝编洲父子需要头疼的事情了。

现在,他们两人要做的就是翻看昨晚做了一晚强盗得来的成果,又或者先放下这一切,好好的睡上一觉,毕竟他们太需要好好的睡上一觉了。

这一夜,清溪暗流开始涌动。一切关系到没关系到的都开始被白向云和李刀两人牵扯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