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行动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八章 行动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看着祝天安一行六人走出餐厅门口上车而去,白向云仿佛看到其中一个他们认为是“高手”的随从在上车之前有意无意的透过餐厅的落地玻璃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嘴角还挂起似是而非的笑容,心中不由一跳。

“我们可能被发觉了。”看着房车门关上,白向云轻轻的对李刀说。

“管他。”李刀撇了撇嘴:“跟上去就是。”

“当然。”白向云看着已经启动的加长房车眯起了眼睛,右手却招来侍应结账:“反正结果不是鱼死就是网破,早点迟点没什么区别。”

出得餐厅,房车已经消失在右转弯方向,紧急之下两人来不及等出租车,看了看周围,快步走到停在相对角落的一辆摩托车旁,狠狠的在前轮踢了一脚把车头锁踢坏,李刀一把就扯出车头的线路,弹了几下打着火,不理路过的人那莫名其妙而有诧异的目光,带上安全帽“呜”的一声喷出一股轻烟就向路口追去。

很不幸,仅仅追了一个转弯,在一个十字路口房车刚刚过去就绿灯变红灯,等到一分半钟的转换时间过去后,房车已经无影无踪了,任李刀如何猛扭油门追了几个街区还是看不到一点影子,在惹上临时关卡和巡逻交警的注意后,两人不得不冲进地下横路过道再转入小街小巷躲避。

半小时后总算摆脱了几乎是无处不在的交警的围追堵截,两人骂骂咧咧的将行将油尽的摩托车扔到一个僻静的垃圾堆旁,长吐了口气看了看周围环境,打算步行回临时落脚地。

“两位技术不错啊……”一把满带揶揄的声音突然从旁边的一个小巷出,接着走出四个带着棒球冒拿着棒球棍的年轻人,叼着烟斜眼盯着他们。

白向云没有理会他们,扭头四下看了看,周围巷子竟然都走出同样装束的年轻人,随便估算一下都不下于二十人,一脸得意的怪笑着向他们走近。

“就这么点人?”李刀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

“速战速决。”白向云轻轻的说:“我们见不得光的。”

李刀醒悟过来,登时将玩耍的心情跑到九霄云外,跑了两步顿脚起身就是一个旋风腿扫向前面最先出现的四人,白向云也没闲着,迅速的埋身上前,一伸手就夺下其中一人刚刚举起的球棒,一矮身简单直接的从下面横扫而过。

一片惊呼声中,四个刚刚还得意洋洋的年轻人就这样被两人放倒在地,不是捂着脸就是搂着膝惨叫不已。当其他三个方向的人快步围过来时,白向云和李刀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前面转角处。

两人在小街僻巷中躲躲闪闪,用了近两小时终于回到危楼,而太阳也快要湮没在看不到尽头的高低楼房下。

“那两个兄弟死得不冤。”李刀苦笑了一下:“我甚至不知道如何被人反盯上的,而且竟然还能在我们摆脱了警察的同时马上围困住我们。”

“我也不知道。”白向云狠狠的嚼着饼干,困惑而又气愤的说:“这回真的是阴沟里翻船了。”

“要不是我们有几道板斧,这次也会象那四个不知所踪的兄弟和私家侦探一样人间蒸发了。”李刀长叹了口气,张开双手摊在地上盯着天花板发起呆来。

白向云停下咀嚼默然不语。跟了祝天安大半天,除了知道他可能是个脚踏多船的二世祖外,就是感觉到他的势力实在是大到深不可测,而且手段之高之严密更是让人咂舌。

前路艰难,而高凡还在不遗余力的追捕自己两人,用步步为营举步维艰来形容目前的处境丝毫不为过。

接下来该如何去做?

饶是白向云之前想了无数办法,但处身如此环境中也是一筹莫展。

“大哥。”李刀突然坐起来,目光熠熠:“不如我们今晚摸上逐天国际总部看看。”

“也只能这样了。”白向云虽然明白摸上逐天国际总部对自己处理祝天安和白雁云的事情并没什么帮助,但事到如今,就当是去看一下祝天安的底细吧,能够找到有用的最好,不然也当作是一次从郁千风那学了那么多东西的实战演练好了。

入夜后,硬是用方便面、饼干和罐头肉等东西填满肚子的两人推出昨晚藏在附近那500cc的摩托车,在熟悉无比的大街小巷中避开巡逻警车和临时关卡冲向城东区的国际商业广场——逐天国际总部所在的一个聚集了全清溪大半大型企业的区域。

商业广场的楼房除了少数几间餐厅等必要配套设施外全部都是写字楼,各种行业的企业集团数百家,绝大部分是上市公司。这些公司掌握拥有着天文数字的巨额资产——可以这样说,这里随便一家公司倒闭,该公司涉及到的行业就会发生一次大地震,甚至整个行业重新洗牌。

因为如此,这里的保安措施也是清溪市除了各银行分行和重要行政机关、军队驻地之外最严密的地方。

考虑良久,白向云决定化繁为简,直接从商业广场的主干道接近逐天国际总部大楼。反正这里到处都是摄像监控,从那个地方潜行都做不到“秘密”两字,再说,在这种每一幢楼周围都有广阔空地的区域,也根本无法做到像在老城区那样在荒街僻巷中接近目标。既然这样的话,倒不如大大方方的进去还不那么惹人怀疑。

商业广场路灯亮得很,加上各楼七彩缤纷的饰灯,整个区域如同白昼,惹来不少参观的夜游人惬意在宽阔的街道上散步。很多楼的一些楼层还亮着灯火,想来还有不少人在加班吧。

将摩托车速度放慢,白向云和李刀带着欣赏的心情游目四顾。这里他们以前也来过不少次,但都是象街上大多数人那样观光而已。白向云更是对这里情有独钟——这里交通极为发达,环境地理也好,当然租金也贵,他的公司规模太小,没必要也没资格入驻这里,不过两年前他就发誓过总有一天会成为这里的新贵。

逐天国际的总部在街道中间,是一幢三十八层的大楼。据白向云了解,这幢大楼也是逐天国际的产业。

李刀把摩托车停到路边的临时泊车点,仰头和白向云看了看这占地万多平方米,建筑占地数千平方米,气势恢宏的大楼,有几层楼灯光未熄,看来还有人在加班;把目光转下,大楼外三个佩戴着警棍,身材彪悍的保安不时游弋,大楼大堂巨大的自动感应门合着,但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也有三个同样的保安,警戒不可谓不严密。

“怎么进去?”李刀皱起了眉头。

“走进去。”白向云一脸轻松:“进到大堂我自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