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初见 (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七章 初见 (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大哥……大哥……他们走了。”

白向云在李刀的用力摇晃下醒了过来,看了看满脸询问的李刀一眼,咬了咬牙齿:“咱们跟上去。”

李刀点点头,在门上贴耳听了一会,确定外面没人,轻轻的拉开门走了出去,快步的走进楼梯间下楼。

在大堂楼梯间的门后最后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两人打开门仰首阔步的走了出去。

大堂的几个保安和前台的小姐都诧异两人怎么从楼梯间出来,不过打量了一眼他们身上笔挺的名牌西服,又拉搭下眼皮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了。白向云和李刀当然连看不看他们一眼,目光全聚焦到了巨大的玻璃大门外五个人背后。

用不着搜寻,一个身材欣长挺拔,全身穿着白色西服,姿态极为优雅自然的背影就让白向云确定了他就是自己追寻的目标。不过是不是自己那个祝天安就要看过才知道了。

心中想着,白向云脚步不停,扯起笑容对往来的人客气的点头向大门走去。

刚推开门走出门口,大厦前宽大的空地就驶来一辆加长型豪华房车停下,白西服男子也在身边人员引手中走下台阶。白向云注意到出入的人无不对他行以注目礼,那些平时眼角比额头高的白领女性更是情不自禁频频注视,甚至呆然而看,脸上都是一副惊异无比的花痴状,而被这样注视的男人好像早就见怪不怪,毫无局促的微微颌首为礼,更是让这些女白领脸色微红,却又一脸兴奋,不过他身边几人那沉静冷酷的样子还是让她们不敢接近,只得忿忿的加快了脚步。

白向云笑容不变,停下脚步站在门口看着一行人下到车旁,看着男子身边的人打开车门。

就在白西服男子侧过身来上车的一刹那,白向云已经看清了他的面容:宛如婴儿般红润娇嫩的肌肤、圆滑的曲线、阔大而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子、微翘的嘴唇、长长的眉毛、深陷的眼睛,瞳孔在阳光下可见到微微的蓝色,深邃无比,转动之间仿佛绳子般牵扯着所有人的视线。

不错,就是祝天安!让几个月来白向云魂牵梦绕茶饭不思的祝天安!“逐天国际”继承人!被自己掐死的妻子原来的情人!妹妹白雁云现在热恋的男人!

把目光转向一边,白向云深深的呼吸着平息胸中汹涌的气息,眼角的余光看着加长房车启动,慢慢的驶出公路。

“大哥,追上去?”李刀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加长房车不放。

看了看身边出出入入都对自己两人毫无异样的人一眼,白向云长长吐了口气:“当然,这是最好的机会。”

李刀点点头,对停在外面候客的出租车招了招手,快步走下台阶。

叫司机远远吊着加长房车,白向云和李刀没忘记以前派去跟踪他的兄弟最后人间蒸发的教训,时不时的回头看看有没有被人反跟踪。但以白向云在军队的反侦查经验判断,跟着慢悠悠仿佛游车河般悠闲的加长房车十多分钟、转了三个弯驶上一条主干道后还是没发觉有什么异样。

二十分钟后,房车在城东区CBD的一幢超过五十层的商住楼前停下,祝天安绅士无比的让一个在现场等候着的清纯漂亮女孩上了车,又慢悠悠的在开了出去。

“大哥,这女孩不是白雁云吧?”李刀看着房车低声的说。

“不是。”白向云摇摇头,一脸阴沉。以这等候的女孩刚刚见到祝天安那开心到快要飘起的样子,两人关系肯定不简单,何况她在祝天安为她用手挡着车门顶让她上车时还甜蜜无比的亲了他一下。

“难道祝天安一脚踏几船?”想起自己的妹妹一直痴迷着这男人,白向云双眼就要喷出火来。

李刀当然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咬了要嘴唇,最后还是没说话。

一路上每一路口几乎都有临时设立的检查关卡,房车却一路绿灯通行无阻,出租车就让三个截停了三次,但白向云和李刀都沉着以对,甚至笑呵呵的向伸头进来打量他们的警察敬烟,连道辛苦——以现在他们改变了的装束和面貌,才不相信拿着他们两年前和在监狱里照的光头照片的警察在密集的车流的情形下匆匆忙忙的打量两眼就能认出他们来——这是白向云以前还是军人的时候经历过的经验总结,也是对自己两人现在身手的强大信心——即使被认出,在对方警力不足的情况下也有自信全身而退。

好在情况也真如他所料,这些警察在车水马龙中根本无法仔细检查,对突然间改变了不少的他们也看漏了眼。而出租车司机技术也确实不错,对道路地形也十分熟悉,虽然对被无故截停检查窝了一肚子火,但是在骂骂咧咧中还是没有跟丢这抢眼无比的加长房车。

日已正午,房车在又绕了几个弯后转到一个环境颇为幽静的小区,在一间装修十分雅致的餐厅前停下。白向云叫出租车继续前行,直到到了前面的十字路口转了个弯才停下下车,付了车资,慢悠悠的回头向那餐厅走去。

餐厅分为两层,占地数百平米,不过桌椅分布巧妙,布置极为温馨,丝毫让人感觉不到阔大空间的空荡,一楼没见祝天安几人在,白向云对指着楼上的李刀笑了笑,微微摇摇头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咱们慢慢等,最好能跟到他家去。”

李刀也醒悟过来不用做得太着痕迹,呵呵笑着说:“跟着郁大哥一年,别的不敢说什么,耐心肯定是修炼到炉火纯青了。”

“这就行了。咱们好久没吃过人间烟火了,趁机好好享受下。”白向云拿着菜单也笑起来,对走过来的侍应随便点了些东西,点着烟慢慢的等待着祝天安他们下楼。

这里的东西还真不错,两人虽然心事重重,点的东西也不是最好的,但还是吃得津津有味不亦乐乎,大叹自由就是不同。

近两个小时后祝天安他们才从二楼下来,而祝天安的手还是搂着那美女的纤腰下来的。他的几个随从也让两人看清楚了:健壮,灵动,目光如炬。自如中充满了谁都可以感觉到的爆发力。

“他们是高手。”

两人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同样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