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初见 (上)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章 初见 (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虽然身为土生土长的清溪人,不过他们对这比东城区广阔了近一倍的西城区并没有熟悉到街巷必知。在楼房的通风巷、阴影和犹如鬼域般的古旧城区中走了两个多小时,避过十几起巡警和治安联防人员后,两人终于无法忍受这样的龟速,在一幢居民楼下偷了辆500CC的摩托车,看准方向绕开主干道,在小巷僻径中狂飙起来。

在全密封头盔下,路人对他们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欠奉,被他们高速惊吓到的也除了咒骂几声“飞车党”外,对早已消失在视线中的他们也再难做出什么。

一小时后,白向云和李刀终于在时隔两年之后有惊无险的重回清溪市东城区。在头盔中看着两边在呼呼风声中迅速倒退的熟悉景物,看着除了灯光更加华美一点其他毫无变化的一切,白向云下意识的拍拍李刀肩膀让他放慢速度。

“终于回来了。”

看着一幢幢以前看过了无数次的高楼大厦、商场、酒店,两人心中涌起无比的亲切。这里是他们生长的地方,是他们的家,是他们天空。

“大哥,要不要去你公司那边看看?”李刀看着后视镜瓮声瓮气的说。

“不用了。”白向云摇摇头:“咱们到三十七街那边去。”

“好地方!”李刀叫了起来:“你不说我还忘记了那边那几幢破大楼呢。”

说完右手一动,身子往右一侧,摩托车几乎贴着地面拐进前面的支道,轰鸣着消失在路人眼中。

三十七街处于市中心边缘,不过因为其中一大块地的地质问题,五六幢摩天大厦在启用没多久就发现楼体倾斜变成危楼,从而全部废弃,几幢楼的几个业主也几乎因此全部破产,连拆楼的钱也没有了,而其他对这几块地皮有兴趣的公司也因为开发成本过高和利用率过低而望而却步。政府倒是有意思把这一带改为大型公园,不过那几个业主为了换回损失,对地皮开价总不愿意降下来,知道现在五六年了还在扯皮中。

为了安全,这几幢楼外临街都有两米多高的围墙把这些危楼封起来,免得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和为了节省住宿费不顾生命危险的外来民工“进住”,不然的话,一旦有什么不测可就是市政的责任了。不过五六年来这些危楼除了楼体又再倾侧了一点外,倒是并没其他更危险的事情发生。

把摩托车停在一个偏僻到只有老鼠野狗出没的通风巷,看准一个没有摄像监控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拿出身上大半的现金买了些必要的东西,两人拣了个无人之处爬过围墙,进入了其中一幢二十多层高的危楼前的空地。

空地上坑坑洼洼的,好在近来天气不错,并没有积水。顽强生长的野草倒是比人高,地上还有无数的枯叶,偶尔会闻到腐烂的气味,不过好像并没有老鼠出没。刚想打量一下详细的环境,外面公路上呜呜的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的响过一阵警笛,让两人一惊一咋的暗笑自己变成了惊弓之鸟。

外面的路灯和对面街的楼房影射进不少灯光,让眼前宁静的危楼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死气沉沉,但听着外面车辆流过的声音,他们终于有了种逃脱天网的快意。

“对比起野外丛林,这里还真是世外桃源了。”李刀拨开野草向危楼走去:“我们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白向云点点头跟上:“好好的填饱肚子,再好好的睡觉。一切都等明天在算计吧。”

危楼的基本装修还在,不过窗户电源家具等一切可以拿走的东西已经拆了,整幢楼四面入风,除了能够挡雨外其实和露天并没什么区别。

两人不敢上高层,在大堂内原来应该是保安值班室的小房间停下来,拆了块别的房间的门板挡住窗子,清理了一下地上的杂物,就这样坐在地上就着微弱的光影吃刚刚买到的饼干和饮用水。

打开笔记本电脑浏览了一下清溪市几个媒体的新闻,都没看到有关自己两人消息,而清溪市警察局的网站也只是有两张通缉令放在比较醒目位置而已,他们更加放下心来,知道出于社会稳定需要考虑,执法机关一如自己当初所料般并没有大肆张扬他们两个重刑犯逃回清溪的消息。只要不是对面整个社会群体的围追堵截,他们行事起来就方便多了,风险也小多了。

又搜索了一下“逐天国际”,白向云还是一无所得,这个集团的营生从找到的资料来看正经到不能再正经了,就连控股的那几间公司也是遵纪守法信誉极佳的,根本没有任何把柄可抓。

“睡吧。”合上笔记本,白向云紧了紧衣服倒头就躺到地上:“明天我们去那里转转,看看那小子会不会出现。”

李刀点点头,知道他还是心有顾虑,不敢直接找白雁云去正面劝说。

他们在这里睡得不错,整个清溪却在随着一个个关卡设立完成和无数的治安执法人员高密度巡逻中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一些底下团体在经过上半夜的鸡飞狗跳后都沉寂下来,除了一个又一个的电话打听到底是怎么回事变成这样外,一个个比乌龟还老实的缩在自己的窝里。街上往晚时不时呼啸而过的飞车党也偃旗息鼓,再也没了那种人神共愤的嚣张。而一些消息闭塞一点收手慢一点的混混则毫无例外的在密度和人数比平时大了数倍的治安执法人员手中折翅,被打个半死然后再被扔到警署关禁,在临近最终拘留时间时才会被问讯——除了重大刑事案件,警察们暂时都没时间理会呢。

一夜就这样过去,辛苦了一夜的警察对真正的目标毫无所获,警犬在他们刻意走过的复杂路线和臭气熏天的通风巷中也起不了任何作用,而欧阳青萱除了对前来要求协助调查的警察丢下“自己去市场找去”这句话后就不再理会,那几个警察看着一边高大威猛的几个保镖连气结的表情也不敢做出,还客客气气的说了声“谢谢欧阳大小姐!”

白向云昨晚在便利店时没有忘记顺便买刀架,在起来时迎着太阳修整一番后,两人已经仿佛换了个人似的神清气爽精神饱满,头发在狱中的时候他们已经刻意留了点,再经过一个月的逃亡时间,现在和普通人的平头已经没什么分别了。现在的他们和入狱时相比,除了精瘦了一点黝黑了许多外并没什么区别。

“我们好像还需要去修理一下。”白向云看看李刀,扯了扯身上的衣服说:“就我们这个样子是走不了多远的。”

“怎么修理?”李刀抓着头说:“这里附近好像好像都是金融区和写字楼,保安都挺严密。再说,我们身上也没什么钱了。”

“我有办法。”白向云胸有成竹的说:“这样的地方才好浑水摸鱼。”

一肚子疑问的李刀跟着他走出大堂,翻过围墙,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走在宽阔的人行道上。过往的行人也当正他们是刚从乡下来的民工正在增长见闻开眼界,神色间并没什么异样。

这条宽阔的街道相当洁净,也没什么临街店铺,商场全在高楼内,就连咖啡馆之类的休闲之地也只是偶尔见到。

避开路口两端的警察,白向云带着李刀在高楼之间的路上左拐右弯着,很快就到了一幢三十多层的大楼后面。

令李刀惊讶的是,这楼的后门现在正洞开着,门前堆放着大批货物,十几个搬运工正忙碌的进进出出,看了那些货物一眼,不是些可乐果汁牛奶什么的饮料就是各种办公耗材。

“这幢大楼全部都是大大小小公司的总部或办事处。”白向云低声说着脚步不停:“自动贩卖机每天消耗的饮料和其他办公用品需求量不少,不少公司的货物还是经过我公司周转过来的,我也来过不少次。嘿嘿……刚好记得现在正是收货的时间。”

“这跟我们修整有什么……”

“关系”两字还没说出来,白向云手肘就碰了碰他,挂起满面笑容向近在眼前忙碌人群走去,李刀连忙住口不语。

“兄弟,我帮你们一下吧。”白向云对一个穿着快递公司马褂制服,正努力想把一箱铜版纸抗上肩膀的汉子说。

那汉子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让他帮把箱子撂到肩上,调整着平衡道了声感谢,又说:“兄弟你在这里做事?”

“是啊。我们是大成物业公司的清洁工。”白向云呵呵笑着对李刀使了下眼色,弯腰嘿的一声抗起地下另一箱传真纸:“顺手吧,反正空着也是空着,运输电梯又不远。”

在那汉子的连声道谢中,李刀也抗起箱饮料,跟着他走进大楼,不过对白向云为什么要进这大楼还是迷惑不解。

楼内的运输电梯很大,还是三部之多,其中一部已经关了门,另外两部也差不多堆满了货物,一个保安四下晃悠着抽烟。

放下箱子,白向云走出来嘿嘿笑着对保安搓了搓手:“大哥,请问厕所在哪里?不好意思,内急了……”

保安看了他和走近的李刀一眼,指了指电梯再里的一个角落,在两人感谢着转身时突然问道:“你们怎么没有马褂?”

“我们是新来的。”白向云不好意思的抓抓头,迅速的溜了电梯那边一眼,见刚才那个汉子正忙着把货物堆放起来,松了口气又说:“公司员工多,旧的没剩余了,新的还没做出来。”

保安点了点头:“难怪,你们的生意真是越来越好了。”

“承你贵言。”白向云点头哈腰呵呵笑着扯了李刀一下向厕所走去。

转了一个弯,两人已经避开了那保安的视线,前面也正好有一根柱子挡住大厦大堂进出人员的视线,白向云微微一笑,腰肢一挺,仰首挺胸的就向前面一个门口走去。

“我们去厕所干什么?”李刀有点莫名其妙。

“不去厕所。”白向云头也不回的加快脚步:“前面就是楼梯出口。”

李刀呆了呆,还是不明所以,但还是加速跟上,和他一起闪进了楼梯间内。

楼体间内如所有有电梯的大厦般空无一人,掩上门后安静得很,李刀也这才有空暇问出疑惑:“我们到这里来干嘛啊?”

“换身!”白向云简单的回答着迅速跑上楼梯,顿了一下又急又快的说:“这个区基本都是商业区,到处都是高楼大厦,路也是宽阔的大马路,不像西城区的街道那样错综复杂,我们这样子很容易惹警察和治安人员注意,路上那么多关卡,开车也不行,只能找身好的行头改变一下,才能尽量不引人注意的行动。而我们身上的钱不够买新衣服了,不到这里偷两套那里找去?”

李刀这才明白过来,脚步不停的嘻嘻笑着说:“你是想到员工更衣室去偷制服或者人家换下来的衣服?”

“对了。”白向云在四楼停下脚步,把耳朵贴在门上倾听了一会,低声说:“这上下几层都是一间外企的办公室,公司福利好得很,他们的员工穿的全是世界名牌。”

李刀双眼亮了起来,也将耳朵贴到了门上。

从门上半部分的磨砂玻璃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是个走道,光线还不错。听着两个说话声和脚步声远去,李刀轻轻的打开条门缝,看到两边是一间间大大小小的办公室,而两个西装笔挺的人走进其中一间,掩上门后,走道瞬间变得静悄悄的。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右边第三间。”白向云说着打开门快步走了进去,眨眼就到了右边第三扇门前,看了一眼门上铜牌的“男员工仪容室”三个字,暗中松了口气,举手在门上轻轻的敲了两下,对跟上来的李刀点了点头,轻轻的扭开了门把。

门没锁,里面也没人,六条人高的木长柜排列着,中间的过道有一米多宽,柜门上都有写着名字的卡片。

白向云看也不看那些贴着名字的柜子一眼,径直向最里的一个独立长柜走去,指着上面写着“后备”两个字的卡片对李刀笑了笑,伸手在柜把上拉了拉,锁住的,踮起脚尖把手伸到柜子后面摸了几下,随着几声轻响,竟然摸出一串钥匙来。

“你怎么知道的?”李刀惊讶不已。

“这些公司的习惯而已。”白向云耸耸肩,一边在锁孔上试钥匙一边说:“不过一般员工是不知道这些的。”

在插到第六条钥匙后,门锁“啪”的一声轻响打开,白向云嘿嘿笑了声一把拉开柜门,对展现在眼前整整齐齐套挂着的褐色尼龙大袋啧啧不已,更让他们满意的是柜子下面还有同等数量的衬衫、领带、袜子和皮鞋等必须配备。

李刀再不废话,看着袋子上标识的大小拿了套合身的,脱了身上在市场买的劣质货,拉开袋子就穿起来,白向云当然也不甘他后。

换好一切,两人将换下的塞到了柜子最里,又关好柜门,放回钥匙,相互对视了仿佛换了个人般的对方一眼,这才满意的向房门走去。

就在李刀想打开门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语声:“祝先生,本公司能跟贵集团合作,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不过事关重大,我还得向总部请示一下意见。呵呵……这么好的条件,我想总部不会拒绝的。”

“杨叔叔,”一个悦耳清爽的声音想起来:“您和家父也是几十年的交情了,有好处的事情当然先想到您老。天安新近回国,也想试试身手,求了家父好久才把这个事情揽过来,首先过来看看杨叔叔能否提携小侄了。”

“祝天安?!”白向云脑中轰然震响,再也听不清他们下面在说什么,眼皮渐渐掀起,死死的盯着前面的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