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兄弟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兄弟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店买了几包烟一些饼干,白向云和李刀窜进楼房后面的通风巷,闻着破裂了的排污管散发出的恶臭,宛如三年不知肉味般一根接一根的抽着,还相互嘲笑着对方的样子和道友成吸感冒胶囊里咖啡因解毒瘾的样子没什么区别。

整整干掉一包烟后终于过足了瘾头,两人看着地图对比着外面的道路在一条又一条的通风巷中向北城区移动。垃圾、污水、死老鼠,甚至是粪便的混合气味让他们又情不自禁的想起曾呆过三天的虎山监狱禁闭室,现在比那时候强的仅仅是全身能够活动自如而已。

不过为了预防万一,不到必要时候,两人连小街小巷都没多走一步——有时候巷子外面偶尔经过的警车都会让他们蹲到垃圾桶后面躲上一阵。

太阳下山时,两人从经过所见已经完全确定整个西区都已被警方重重封锁,接下来的地毯式搜索也是可以预料到的手段。不过好在现在已经入夜了,对身在暗处的他们来说这是最大的利好。

经过一片用防盗网装得像鸟笼的老旧民居时,两人终于意识到自己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顺着水管和防盗网爬到六楼楼顶,四面察看了下,真好,下面竟然没有楼梯能直接上来,一个只能容一人上下的小口也用水泥板盖着,这里是居民区,远离大街,大体上来说是比较安全的。

暂时放心下来的两人在大水池的背风处坐了下来啃着饼干,渴了就把头钻进水池里喝几口,在感觉到好过了一点后才呻吟着躺倒在隔热层上,伸着懒腰舒展着全身的筋骨看起被整个清溪彻夜不熄的各种灯光映的绚丽无比的天空来。

数着数着,已经一个月没睡过好觉的他们终于沉沉睡去。

半夜的时候他们就被冻醒了过来,瑟缩了一阵还是抵不住阵阵寒风,只得再做一次梁上君子,爬下水管到人家的阳台上偷了几件没收的干爽冬衣穿上,回到楼顶时已经完全没了睡意,只得又抽烟望起天来——一个月来他们奔波得实在太苦了,现在终于能够放松了点,一时间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大哥,你不想先回家看看么?”李刀突然问道。

“那能不想?!”白向云吁了口气:“时机还没到。倒是你,要不我们改变下路线到你家看看吧,那怕是偷偷的看一下也好。”

李刀摇了摇头:“我不用。我知道爸妈都很好,不过以前都习惯了长时间不归家了,现在想见他们的欲望也不是那么强烈。再说,我还有一大帮子兄弟经常去照顾他们呢。”

白向云点了点头,又默默的喷起烟来。

一个月了,如果监狱方面和清溪警方做的话,他家和李刀父母都应该知道自己两人越狱出来了吧。不过也很难说,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只是暗中监视,张开口袋等自己两人自投罗网呢。

妹妹和祝天安这段日子不知道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但愿事情还能挽回的好……不过妹妹一直聪慧,自己也提醒过她了,想必会在仔细的考察验证吧。

不过想起祝天安那电力十足的眼睛和俊朗无比的脸孔,白向云又不是很肯定自己的推断。毕竟在睿智的女人,在感情面前智商都会低很多的。

“大哥。”李刀突然坐直身子,就着天空中漫散射下来让人能清晰辨别五官的灯光盯着白向云说:“不如我们不去城北避风头了,直接回城东开始调查祝天安,反正警方在我们没落网之前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追捕的,加上高凡对你的了解,我们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还不如直面形势的好。毕竟也一个月了,我们再不尽快行动的话,恐怕会殆误了时机。”

白向云不由默然,良久后才说:“你也知道祝天安的背景了,我们前路危险重重艰难之极,你确定你能撑下去么?”

“别的不敢说,保命的本事我自信还是有的。”李刀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怎么说我现在也算是个武林高手,只要不是被几支枪口指着脑袋,我就肯定自己能活下去,只要还活着,那么……一切就都有可能。”

白向云被他的悲壮与豪情激起满胸豪气,腾的站起来,然后捉住李刀伸过来的巴掌也把他拉了起来,挺了挺腰看向东边:“好。车道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咱们现在也先不去想要做什么准备,到时候再慢慢找需要的东西好了。”

“是的。”李刀不无顾虑的说:“虽然我相信那一帮子兄弟都靠得住,不过还是安全第一,有需要的时候再联系他们好了。”

“就是这样。”白向云也呵呵笑起来:“别忘了我们在看守所的时候也交下了不少朋友呢,关系网可是笼罩了整个清溪,有需要的时候相信他们会帮我们一把的。”

“至少吊眼四阿拉鬼他们那些兄弟是靠得住的。”李刀放开他的手向楼沿走去:“事不宜迟,走吧。”

白向云应了声,习惯性向身后的地面看去留意下有没什么东西遗落,这才注意到拿了欧阳青萱好半天却从没打开过的笔记本电脑,当时他也只是觉得先“借”着肯定会有用处,但具体到没想到什么,现在又看到,耳边不由又响起在他临走时候欧阳青萱说过的“里面有我很重要的东西”这句话。

“等等。”白向云叫住李刀,拿起笔记本放到水池面打开,对又走回来的李刀说:“咱们看看欧阳大小姐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里面。”

“不会是她的天体**吧?”李刀怪笑着凑了过来。

“想得美啊你……”白向云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般啊了声,兴奋的说:“咱们可以用它查下逐天国际的事情,还能上警方的网站看看对我们追捕的信息,哈……这东西用处大了,我怎么到现在才想起来?!”

李刀也醒悟过来,拍了派脑袋说:“应该是我们太久没接触这玩意了吧,连它的基本功能都忘记了。”

笔记本已经打开,壁纸竟然真的是欧阳青萱她自己的照片,只不过并不是李刀想象的性感**,而是坐在草地上惬意享受着阳光的纯情照——好在那坐姿也把她优美的身段表露无遗,加上那无可匹敌的容貌和一身淡紫的长裙,倒也让李刀眼中星星乱闪,很是流了一把口水。

笑骂着打了李刀一下,白向云想了想,还是没打开笔记本里面的文件直接点了无线上网的接入图标,然后打开个搜索引擎输入“逐天国际”几个字。

结果眨眼就出来,相关网页竟然有数千万之多,看来全球百强并不是叫假的。白向云耸耸肩,点向最上端逐天国际的官方网址。

网页设计得不错,不过介绍一如其他跨国公司的介绍一样都是流水账,负面的东西肯定没有,翻了几页,除了看到董事长祝编洲和其F国夫人伊诺薇•嘉西和其他一些集团主要成员的介绍外,并没有看到祝天安的资料,不由大失所望。

“原来这家伙是杂种。”李刀呵呵了两声:“难怪长得这么妖异俊俏。”

白向云点点头没说话,又在搜索引擎里输入了“祝天安”三个字,相关结果不少,不过都不是和整个“祝天安”三个字有关的,更加有点丧气。

想不到作为世界百强集团的继承人,这小子的保密功夫竟然做得如此之好。

无聊之下,白向云干脆搜索起“欧阳青萱”来,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竟然百多万个相关网页,随便打开一个,里面都是详尽的介绍,除了说明她是“顶阳国际”的千金之外,竟然还是该集团畅销名牌系列化妆品、服装和白色家电的广告代言人,不但如此,她还是清溪市一个响当当的慈善机构的亲善大使和其他一些让人头晕眼花的头衔。

这回连李刀也呆了起来,好一会才喃喃的说:“难怪她打开车窗,我看到她第一眼时候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现在想起来了,在监狱的时候我曾在电视上看到过好多次她的广告。嘿嘿……要不是这样,凭我现在的身手和反应,又哪会那么轻易的着了她的道。”

“你就吹吧。”白向云撇撇嘴对他的话不以为然:“还不是看到人家漂亮,你色心起了才受制于人。”

李刀的脸一下子涨红起来,想要分辨却有明知道白向云是开玩笑,为自己开拖的话反而会越描越黑。哼哧了几声后之好沉静下来,而白向云则继续翻查着有关欧阳青萱的网页。

“美丽、善良、自信、睿智、学识渊博……”白向云一句句的念着,最后桀桀怪笑着说:“应该还要加上正义感泛滥和自以为是这两条。”

“你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了?”李刀终于抓到了反击机会,嘿嘿笑着说:“才这么半天就钻研这么透彻。”

白向云一膝头把他顶出一边:“少来!”

“别害羞嘛。”李刀顺势闪开:“这又不是什么难为情的事情。”

“找死!”白向云合上笔记本向他冲去,李刀低声呵呵笑着轻轻跃到楼沿的围墙,一翻身沿着水管滑了下去。

满城灯火依旧,阑珊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