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回归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回归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市场真如如李刀所说很大,也很杂乱:一楼一半面积是蔬菜肉菜,另一半是熟食摊档,到处人潮汹涌,生意红火;二楼是成衣布匹鞋帽市场,批发零售均有,不过都是低档货;三楼是音响电器和日用化工产品批发市场,摆放杂乱,隔摊看不见人影,而来这里的也多是身上带着不少现金的主,更是小偷们的天堂。

两人身上还有点现金,首先上二楼随便找了摊档买了套衣服到厕所换掉身上已经千疮百孔没几块完整布料的民工服,再慢悠悠的出来拣了双合脚的休闲鞋,然后笑呵呵的相互取笑着下了楼找吃的。

这里人流量太大,不但龙蛇混杂,周围地形也复杂,以现在的身手,他们根本不担心会在这里被人截住。再说,虽然警局发了他们的通缉令,但现在两人的样子和通缉令上差别太大了,也不担心对这些事情从来不怎么关心的市井小民会认出自己来。

何况,为了不至于引起社会恐慌,警局在媒体上对他们逃狱归来的事情可是冷处理的。

挤在一群民工盲流中间,两人吃津津有味的着随便怎么往肚子里塞也不过是仅仅花费几元钱的饭菜,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说明自己终于回到天堂的感动。

昨天,正是昨天,还在山中的他们为了有力气甩掉穷追不舍的武警追捕小队,还边跑边摘树叶草茎往肚子里塞呢——现在,他们终于有闲情有时间担心自己会不会因此而便秘。

在两人的注意下,周围一直没什么异常动静,吃了个半饱后慢慢的和摊主聊起来,一点一滴的套着周围的情况。

还好,情况和两人预想中差不多,这里和周围出入的人基本都是为了三餐日夜奔波忙碌的寻常百姓,对他们这样的事情从来都是漠不关心,也没那个时间闲情关心,偶尔知道也只是当茶余饭后的谈资。唯一让他们失望的就是不远处原来的棚户区现在已经开始进行旧城改造,他们想要在里面躲一阵子来稳定阵脚的愿望落空了。

“我们是在这里附近失踪的,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换地方吧。”放下筷子后,白向云想了想低声说。

李刀点了点头:“那我们到北城区去,那里大部分地方也是老城区,条件非常好。”

“好。”白向云起身付了账,随便向一个出口走去:“我们走路过去,身上还有地图,走小巷。”

“难道你还想走大路或者坐出租车啊?!”李刀搭着他肩膀,留意着两个市场的保安从身边不远说说笑笑走过,又说:“清溪的警察向来以反应快速闻名,现在这一区各个路口应该已经布满了临时检查站了,各小区的治安联防队也应该在集结中,我们要快点了。”

白向云点点头,竖起耳朵留意着周围的动静加快了脚步向出口走去。

欧阳青萱才驶出市场外的主干道,上空就轰鸣着出现一架银色六座直升机,机身两边各喷涂着一个光芒四射的太阳,一个玄色人形黑影在太阳中仰首向天,一只拳头冲起,嘴巴似在呐喊,整个图案刚健有力,气势逼人。

在阴影的遮盖下,欧阳青萱很快就发现了头顶的直升机,只眼她就分辨出这是大哥欧阳格的座驾,这才想起自己的车子有精确到厘米的全球定位系统,车子的行踪二十四小时都在家族的掌握中,自己遇到危险的事情也肯定让家里知道了。欣喜之下马上把车靠向路边停住。

她的车才停稳,还未悬停完成的直升机两边立刻垂下两条绳索,四条带着墨镜的西装大汉迅速的顺着绳索滑了下来。在欧阳青萱打开车门踏出两支高跟靴时,四条大汉已经落到地面,一只手**西装内向车子奔去,对周围诧异闪避的人群看也不看一眼。

“我没事。他们已经走了。”欧阳青萱张开双手转了一圈,表示自己真的全身上下毫发无损,又对打开车门审视里面情况的大汉说:“他们只是拿走了我的笔记本和小手枪。”

大汉们松了口气,其中一个仰首对直升机打了个OK的手势,转头对欧阳青萱说:“大小姐安好就好。大少爷在上面,老爷还在等消息。”

欧阳青萱点点头,一把拿过他领口上的微型对讲机,臻首微仰,看着头上呼呼不绝的直升机说:“大哥,他们一个叫白向云,一个叫李刀,是虎山监狱的逃犯。哼……限你三天内把他们挖出来,我一定要出这口气。”

她还未说完,大汉已经取下耳塞递了过来,欧阳青萱才放到耳边,里面已经传出了欧阳格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好妹子,一切依你就是。爸爸还在公司等你,让阿东他们陪你回去吧。”

说完欧阳格呵呵笑了起来,带着不无好玩的语气又说:“这两个家伙真不幸,竟然惹到我们青萱动气了。哈哈……”

“少说风凉话。”欧阳青萱哼了声,又对直升机瞪了一眼,把耳塞和对讲机递回大汉,还轻轻说了声:“谢谢。”

“大小姐客气了。”大汉见怪不怪的接回东西,打开车子后座门微微弯腰:“大小姐请上车。”

欧阳青萱点点头坐进了车内,拿起刚刚白向云放在座位上的两张通缉令看了看,咬咬牙三下两下撕得粉碎,再掷到脚下狠狠的踩了几下:“开车!”

看着“风标”远去,直升机也猛的拉高,在下面无数各色目光注视下消失在楼房掩映中。

高凡刚刚回到清溪市警察局,负责跟踪“风标”的两架空警直升机已经传回确切的跟丢了目标的简报。

看着简报,高凡除了骂一声“废物”之外,心中更是佩服白向云的手段和能力,殊不知要不是“风标”过于高科技的话,白向云和李刀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回想着今天的正面交锋,虽然还是以自己失败告终,但竟然有种又和白向云并肩子较劲的感觉,就像在军校的时候争第一,在军队的时候争先进,争谁先完成任务一样。

只是当初那种贴心感现在已经变成相对而行的南辕北辙,而且,始终有日要对撞在一起。

“白向云啊白向云,我的好兄弟,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越狱?法律无法阻止的事情?法律做不到的事?到底是什么?”

高凡埋进椅子中静了一下,混乱的思绪却越来越混乱,只得暂时抛开一切,按铃把助手叫了进来:“命令全清溪所有警局、警署、执勤点的在册人员全部取消休假,所有主干道都设置临检关卡;所有宾馆、车站、娱乐场所、出租屋、未完成建筑工地等等流动人员大的地方不定时做地毯式检查;所有小区保安部门全部通知到;所有治安人员加大密度二十四小时上街巡逻,全天候监视‘飘云集团’的动静,启动各警种危机处理机制,空警至少要三组人员时刻留守,随时准备出动,尽快把白向云和李刀找出来。还有,通知各相关部门主要领导十分钟后开会。”

助手一边做着笔录一边应是,等他说完后又静立了一会,看着又陷入沉思中的高凡没再说话,敬了礼转身向门口走去。

“等等。”就在他拉开门正要出去时,高凡又说:“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主动开枪,使用普通武器也要慎重,尽量的不要伤害到他们两人。”

“是!”助手点点头,打开笔录又划拉了几下,再次敬礼转身出去了。

看着办公室大门轻轻掩上,高凡又靠回椅背,点了根烟合上眼长长的吞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