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逃亡,挟美逃亡 (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三章 逃亡,挟美逃亡 (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嘎~~~~”的一声,“风标”拖着长长的痕迹稳稳的在数十辆警车面前急刹住,亮丽夺目的车身轻轻起伏了几下就一动不动,连引擎也熄灭下来,再也不发出一点声息。

数百道目光齐刷刷的注视在了路中间的车子上,所有的枪口全都对准了车子的各个要害:挡风玻璃、车窗、油箱、轮胎,只要时不时传出微微杂响的对讲机中传来开火命令,百多在现场恭候了很久的干警武警就会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在他们脑中,整辆车子已经和马蜂窝没什么区别——只要他们的手指齐齐动一下。

现场的头头向指挥部汇报了“风标”已经被截住后,高凡只说了一句话“在我没到达现场之前不允许做任何举动”之后就再没说话,对讲机中也没有别的命令传来,警察们也只有静静的对着“风标”瞄准,连“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马上放下一切武器举手投降”之类的例行喊话都没有。

数百道表情各异的目光中,风标的挡风和车窗玻璃全部突然变成咖啡色,将车内刚刚尚可隐约见到见到的人影完全隔绝,让数百只眼睛很是惊讶了一把,不过想起这是什么车时又见怪不怪了。

“啧啧,顶级车就是顶级车。”李刀手指离开车座旁的智能控制键,看着他们看外面丝毫不受变色影响的挡风玻璃口中称赞不绝。

白向云笑了笑,看了看外面百多人惊诧了一下就恢复正常的脸色,拿起手机对已经是一脸失望的欧阳青萱晃了晃:“大小姐,借用一下。”

欧阳青萱瞪着眼睛忿忿的说:“我能说不行么?”

“好像不行。”白向云呵呵笑了起来:“你不也说了嘛,我们不但是强盗、流氓,还是野人。嘿嘿……”

“还是臭男人!”欧阳青萱又补了句。

“所以不行也要行。”白向云边说边再手机键盘上按了几下放到耳边,一接通不等那边说话马上连珠炮般说:“我是白向云,劫持了‘风标’083V12,车牌号码清AA13688,还有里面的女车主,在清阳区收费站被截住,要是你们能马上查一下这车的归属的话,相信我面前的百多警察兄弟就马上能回去休息了。大冬天的,虽然有点阳光,但还是冷啊……呵呵……我希望十分钟之内就能回去取暖了。”

说完,他不待那边说话就挂了电话直接关机,把头转向欧阳青萱笑眯眯的说:“希望你们家族的影响力够大,你就能早点不受我们的臭气熏了。”

“我倒希望999警务台那群平时就光吃饭不干活的家伙这次也能保持一贯作风。”欧阳青萱一脸的不在乎,甚至还挺了挺胸脯。

白向云目光一寒,冷冷的盯着她说:“你希望直升机把车子直接吊到警察局大院?可是我保证,在他们把车子切割掉之前,我们兄弟俩一定会抵挡不了你这美女的吸引力。”

“你敢?!”欧阳青萱的眼神终于慌了,双腿迅速蜷起,优美的身段一个劲的向那边缩:“要是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就……我就……”

白向云冷哼一声,不理他就了半天也没就出个所以然,对一边留意外面动静一边从后视镜看他的李刀说:“想一下回到清溪后到那里躲吧,我对这些不大熟悉。”

“早想好了。”李刀咧嘴笑了笑:“清溪那么大,人口近两千万,要找个地方躲还不简单……哦……尾巴跟上来了。”

白向云转头向后,果然看到一字排开的六辆警车已经到了后面五十多米处,在他们的注视下横过车身,一下子就把整条路封了起来。

还没等他对此嗤之以鼻,三架空警的直升机同时出现在后面、右侧和前面的上空,前面的那架更是在收费亭那边的公路上降落下来,不过被收费亭遮住,看不清动静。

收费站的气氛越加紧张。

“正主儿来了。”李刀看向收费亭那边提醒白向云。

“嗯。”白向云点点,看了一眼已经静下来的欧阳青萱,把头转向前面。

是不是高凡,马上见分晓。

直升机还没完全停稳,高凡就扔掉早已脱下的头盔打开机门,双脚一挺就跳了下去。

早已等候的重案科科长弓着身子走过来,大声说:“高副,999警务台那边传来信息,‘风标’里的人刚刚打电话到哪里,自称是白向云,和在山中追捕的武警特勤小队传回来的信息一致。”

早有心理准备的高凡点点头:“还有吗?”

直升机螺旋桨静了下来,科长松了口气直起身子,接着说:“白向云叫自称劫持了那车子和车主,叫警务台立刻查询车子的背景,马上放他们过去。”

高凡脚步一停,转头紧紧盯着科长:“怎么了?”

“这是刚刚接到的,车子和车主资料全部在上面。”科长递给他一张传真纸,接着又无奈摊了摊手:“这白向云还真会拣,随便劫持一辆车都是烫手山芋。”

“防弹车?!”看着传真的高凡眼皮一跳,眉头却皱了起来:“顶阳国际集团董事长的小女儿?!”

“是。除非他们开窗或走出来,不然我们布置的狙击手根本奈何不了他们分毫,用反器材武器会把整辆车都轰掉。还有,刚刚他打到警务台的手机号码登记的名字也是欧阳青萱的,不过现在已经关机。”科长苦笑着说:“正在向欧阳家的人证实,要是真的是欧阳庆文的宝贝女儿的话,我们会很难做。”

“他既然敢叫我们放行,应该是这样没错的了。我去看看。”高凡叹了口气把传真递回他,迈开大步向收费亭那边走去。

看着高凡出现在警车中间,接着甩开旁边警察的拦阻大步走来,白向云合上眼睛长长的吸了几口气,这才慢慢的睁开看着还在不断接近的高凡。

“你认识他?”欧阳青萱突然开口说。

白向云抿了抿嘴,没说话。

“他清溪市警察局副局长,是我大哥的兄弟,很好的兄弟。”

一直看着后视镜的李刀开口说,语气充满了无奈。

欧阳青萱静了下来,看着白向云的美目突然充满了怜悯。

“李刀,把窗子打开点缝。”白向云突然说。

“好。”

李刀照着他的话去做,把车窗打开了半个手指大的缝隙,风声、警笛声、直升机螺旋桨的呼呼声等等外面刚刚被隔绝的声音一下子涌了进来,让一直觉得平静安宁的两人终于有了身困天网的感觉。

来到风标前面的高凡脸色突然涨红,重重一脚踢在车头上咆哮起来:“白向云,你他妈的给我出来。”

白向云伸长脖子,凑到车窗缝刚要说话,突然看到高速公路那边车道旁的一幢五层楼的口顶闪过一点亮光,脸色一变马上把头缩了回来:“李刀,快关上。”

“怎么了?”李刀吓了一跳,立刻把车窗关上。

“有狙击手。”白向云指向刚刚闪过亮光的地方:“那边,他一直潜伏着,没注意到瞄准镜反射到了阳光。”

“那怎么和高凡沟通?”李刀看向车头还在暴跳如雷的高凡说。

“再向美女借用下手机吧。”

白向云转向一直没说话的欧阳青萱,见她正定定的看着自己,美目中满是惊疑,还有点佩服的神色。

“你怎么了?”白向云举起手掌在她眼前晃了晃:“吓傻了?”

“你才傻了。”欧阳青萱回过神来,脸上掠过一丝尴尬,一扭身把绑着的双手转出来,侧着脸对他说:“我手麻了。”

白向云呆了呆,有点啼笑皆非的摇摇头:“不行。虽然我确定你没了枪和别的弱女子没什么分别,不过我的宗旨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说完不理她气呼呼的诱人样,对她又扬了扬手机,按下高凡的手机号码。

看着不顾那边无数同事的呼唤,干脆走到车窗前拍打着叫他出来的高凡,白向云心中一酸,把手机凑到了耳边。

“谁?我现在没空!”高凡连看也不看来电显示,一打开手机就吼道。

白向云长吸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淡淡的说:“高凡,我是白向云。”

高凡身形一凝,猛的转身凑到车窗前:“白向云,你他妈的出来,给我一个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白向云看着他挤到防弹玻璃上了脸孔,继续装出轻松的语气说:“要是你还念着往日的兄弟情分的话,就放我过去。”

“我他妈的一直把你当兄弟!”高凡怒吼着直起身子,又是重重的一脚踢在车门上:“正因为这样,我才要求负责这个任务,我现在才会站在这里!你呢?你千辛万苦的逃出来,难道一个理由都不能给我?!”

“既然这样,你放我过去就是。我的理由对于法律来说根本不是理由。”白向云声音充满苦涩:“只是我还是必须这样做。”

高凡窒了窒,紧紧的盯着车窗说:“那你也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了?”

“我知道。”白向云把手伸到前面的车子智能控制键,按了一下让车窗颜色恢复透明,双眼也紧紧盯着高凡说:“法律预防不了的事情,我自己去挽回,法律无法定罪的事情,我自己去做。”

听着他的话,看着车内和野人差不多的白向云,高凡隐隐意识到了什么,也是定定的和他对视,好一会才说:“你不后悔?”

“不这样做我才会后悔。”白向云毫不退缩的说。

“可是我还是会抓你的。”高凡把目光转向他后面只是被捆绑了手脚,其他看来并没什么不妥的欧阳青萱:“这是我的职责。”

“她只是我回到清溪的跳板。”白向云答非所问的说:“我保证在我安全回到清溪之前她不会有丝毫损伤。到时候你尽管履行你的职责吧。”

高凡有静静的看着他,良久后才语带伤感的说:“我们从小较劲,想不到现在大人了还是要斗。”

白向云轻叹了口气,慢慢的合上手机,把车窗又转回只能里看外不能外看里的咖啡色。

又静静的站了一会,高凡猛的转身向收费亭那边走去,对着那百多警察大大的挥了下手:“让开!”

“高副……”科长迎了上来,看了看“风标”,又看着高凡满脸犹豫。

“你现在有办法抓到他们吗?别忘了他们手里还有人质。”高凡冷冷的看着他说。

科长无奈的点点头,退出一边。

看着数十辆警察慢慢后退,白向云和李刀毫无欣喜之情。这只是临时应急调来追捕他们的警力而已,一旦回到清溪,参与追捕围猎他们的警察将会十倍甚至百倍的增加,那时候的日子就不像现在这样好过了。

警车很快就让出一条车道。数百只眼睛注视着“风标”发动引擎,目送它滑过收费亭,然后在几秒钟内加速到百多公里的时速,轰鸣着在持续的加速中瞬间远去,转眼就没了影子。

时间,刚刚过去了十分钟。

“你们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欧阳青萱看了看专心开车的李刀合眼静默的白向云,突然问道。

两人没说话,不言不动。

“说实在的,我很佩服你们的勇气。”欧阳青萱又说:“除了你们样子和野人差不多,全身上下臭了点外,并不像个逃犯。”

“你认为逃犯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白向云转眼向她,眼中有了点笑意。

欧阳青萱想了一下,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不过我觉得不应该像你们这样沉着机智,至少对待人质不会向你们这样好,而且还是在知道了这个人质身份的前提下。”

“我们对你很好吗?”李刀头也不会的说,话中也有笑意。

“至少并不如我想象中的坏。”欧阳青萱竟然也笑起来,看了一眼窗外高速后退的景物:“要是你们真说话算数,到了清溪就放了我的话,我会更佩服你们。”

“我们也没想过会遇上你这样的人质。”白向云把头凑向她:“而且……用不着拿话扣我们,回到清溪一定会放了你,我们说到做到。”

李刀从后视镜瞥了一眼面有喜色的欧阳青萱,嘎嘎怪笑着说:“大小姐,别以为我们真的这么伟大。回到清溪后,对于我们来说你就和累赘没什么区别,不放了你干嘛?”

欧阳青萱被他气到俏脸变形,双脚一撑狠狠的蹬在驾驶座椅一侧:“鬼才要和你在一起。”

“难怪欧阳家族能在政军商三界纵横百年不败。”白向云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就你一个别人心中应该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已经能看出其中不凡了。”

“我们欧阳家从来都是最棒的。”欧阳青萱瞪了他一眼,稍稍仰了仰头骄傲的说。

白向云看着她那宛如和人争论争赢了般的可爱小女孩样,和李刀在后视镜中对望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疯子!”看着笑个不停的两人,欧阳青萱低声说了句。

车子全速狂飙着。另一边的车道被警察截停长长车流还没到尽头,上面所有的人都注视着它一晃而过,良久之后才有警车呼啸着追来,上面空警的直升机则直线追踪,随时汇报着他们的情况。

两边的高楼越来越多,身边也有从各道口出来要进入清溪的大小车辆出现了,“风标”终于进入了清溪市郊,李刀凭着以前做流氓到处飙车时对路况地形的熟悉,不断的在各条支线和路口中穿行着,有时甚至穿入大小楼房之间左拐右转和直升机捉迷藏。拐弯、超车、急刹转向,一直不减的车速时不时让欧阳青萱尖叫起来,对伸手出来稳定她捆着安全带身形的白向云没不再大骂出口了。

看着前面出现一条高架桥,李刀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好了,欧阳大小姐,你很快就自由了。”

说完他不等欧阳青萱答话,把车驶上高架桥,经过一半时突然减速,迅速的拐弯驶入一个道口,三转两转之后眼前豁然开朗,竟然到了个高楼林立的街区。

看了看空中的两架直升机,李刀飞快的把车驶入高楼中间,然后不停的在其中绕来绕去,几分钟后就把直升机甩得没了影子,李刀又驶上一条单行线,转了几转竟然就到了一个隧道面前,毫不犹豫的穿过,在另一边的隧道口嘎然停住,转头对白向云说:“大哥,外面不远就是个大市场,一个什么东西都有卖的大市场。市场周围是这一区的棚户区。”

白向云眼睛一亮,迅速的解开绑着欧阳青萱的布条,然后拿起她那精巧的笔记本电脑扬了扬:“送我算是纪念品吧。”

说完没等她反应过来,和李刀迅速的下了车向隧道口跑去。

“把笔记本还我,里面有我很重要的东西。”欧阳青萱终于醒悟还是被“抢劫”了,钻出车窗对两人尖叫着。

已经跑远了的白向云扬了扬手,一溜烟没了影子,气得欧阳青萱甩着布条猛踢前面的座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