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逃亡,挟美逃亡 (中)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章 逃亡,挟美逃亡 (中)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李刀没有再开音响,专注的盯着前面开车,只是时不时的乜一眼头顶的后视镜看看白向云和女郎的动静。

自从白向云恐吓后,女郎一直没再开口,盯着车窗外飞速掠过的景物,脸上有了一丝后悔。不过白向云从她紧紧抿着的樱唇看到的是更多的倔强。

又打量了一眼她斜躺着的优美身段和绝美的脸庞,想起她刚刚的行为,白向云心中不由轻叹了口气,这真的是个难得的好女孩——有容貌,有胆识,更有一颗善良的侠义心肠。

“我们只是想要车而已,到了清溪就下车。”白向云伸出手想扶她让她坐得更加舒服点。

“别碰我!拿开你的臭手!”女郎看着她双手尖叫起来。

白向云不由一愣,看看自己双手,又看看身上的衣服,摇头苦笑了一下把手缩了回来,还向车门挪了挪P股,尽量和女郎拉开距离:“我只是想让你坐的更舒服一点而已。嗯……只要你安安静静的话我什么都不会做。”

女郎见他的样子松了口气,满眼狐疑的上上下下看了他一遍,又看了看专心开车的李刀,说:“你说的是真的?回到清溪就放了我?”

白向云点点头:“当然,连你的车子都还回给你。”

“美女,我早说了我们兄弟俩只是想搭个便车而已。”李刀嘎嘎笑起来:“你怎么会那么大反应呢?不然就不用这样受苦了。”

一说起这个,女郎又气愤起来,等着白向云恶狠狠的说:“你们一定会后悔这样做的。”

“不这样做我们才会后悔。”白向云无所谓的笑了笑,拿起刚刚捆绑女郎时放在座位上的小左轮翻来覆去的看了看,又退下比普通左轮枪子弹小了一倍的银弹放到眼前详端良久,忍不住赞叹道:“真是个好东西,工艺不错,你那来的?”

“关你什么事?!”女郎撇了撇嘴转开美目。

白向云上下抛着银弹轻笑起来:“这东西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而你不但穿着不俗,还开着世界顶级跑车,想来背景一定不简单……哦,对了,还忘了请教你贵姓芳名呢?我们用不着自我介绍了吧?我想你已经在经过的检查站知道了我们两兄弟的名字。”

女郎看了他一眼,目光中明显有点惊异,不过瞬间又把头扭开去,看着车窗一言不发。

白向云碰了一鼻子灰,不由觉得有点无趣,摸了摸胡子老长的下巴看起车内的装潢来。

不用说,车内的装潢也是顶级的:仪表板是桃木,座椅是真皮,车顶是植绒面料,就连脚下垫的都是高级刺绣毛毯,其他小东西也任谁都能看得出来俱是价值不菲之物。车内每一处细节也处理得很好,色调搭配和谐,整体感觉极为温馨雅致,让人感觉到好像处身卧室一样。

“品味不错。”白向云又对女郎笑了笑,翻下两个座位中间的挡板,看了看里面的小冰箱,拿出两支小支装的葡萄酒向她晃了晃:“你不介意让我们解解渴吧?!”

“随便。”女郎哼了声:“最好喝死你。”

白向云嘿嘿邪笑着一边拿起子开酒瓶木塞一边说:“要是这样也会死的话,临死前一定拿你垫底。”

“对啊。”李刀也看着后视镜嘎嘎怪笑起来:“难得遇上一个像你这么水的女人,不带着一起死太浪费了。”

女郎不由气结,动了动巧俏的小嘴哼了声,又把头转出一边,在白向云把开了盖的葡萄酒递给李刀时突然又转过来,紧紧的盯着白向云说:“到了清溪,要是你不实现承诺的话,就算你躲到地府我也要把你挖出来。”

“威胁对我们没用,我们早就把命丢开了。”白向云又打开第二个木塞,仰首灌了大大的一口,呵的一声哈出一口浓浓的酒香,见女郎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笑了笑,又打量起车子来。

在他看到车窗玻璃右下角一个淡淡的盾形标志时突然脸色一变,猛的转头看着女郎,紧紧的盯着她双眼说:“你到底是谁?”

正在边用葡萄酒解渴边开车的李刀被他吓了一跳,从后视镜中看了看他有点难以置信的神情,疑惑的问道:“大哥,怎么了?”

“兄弟。”白向云还是紧紧的盯着也是一脸不解兼被他吓到的女郎,嘴里飞快的说:“这不仅仅是一辆顶级跑车,还是一辆有钱也难以买到的防弹车。”

李刀又吓了一跳,猛的踩了一下刹车,又突然想起现在正在逃亡,才重新挂起档位继续狂飙,不解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车窗是世界上最顶级的防弹玻璃,上面的盾形标志是世界最著名保安公司产品的标志,谁都假冒不来的。”白向云解释道。

李刀这才明白过来,转头看了一眼女郎那也是惊讶到长大了嘴巴的样子,啧啧了两声又专心的开起他的车来。拷问的事情就让白向云去做吧,以现在时速过百的情况,一不小心就会出意外——即使是防弹车也无法完全抵挡这种速度下巨大惯性,他们还要逃亡还要做事呢,可不想断手断脚的边躲避警察追捕边追查那个妖异的祝天安。

“想不到你这野人还有点见识。”女郎回过神来,揶揄的斜视着白向云。

“我现在是真的佩服你了。”白向云叹起气来:“明知道只要不开窗,我们有那半自动步枪也拿你没办法,可是你还是拿着这和玩具差不多的小左轮想抓我们,嘿嘿……你要不是正义感泛滥就是肥皂剧看太多了。”

“是你们太狡猾了。”女郎闷哼了声。

白向云嘿嘿笑了笑说:“好了,现在能说你是谁了吗?”

“不说!”女郎又瞪起美目来:“我可不想和你们做朋友。哼……拿女人做人质,你们真不是男人。”

这回轮到白向云气结了,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们说了到清溪会放了你的。”李刀看着车窗外的后视镜解围说。

“假好心。”女郎再次撇嘴:“别以为我会领情,我还是会叫警察抓你们的。”

“那是你的事。”白向云终于有话说了:“我说了,我们不在乎。”

接着他将身子伸上前面,伸手向副驾驶座前放杂物的抽屉:“你不说,那我自己找答案。”

“不准动我的东西。”女郎又尖叫起来,被捆绑着的秀足扬起踢向白向云。

白向云一把抓着她拿纯白的高跟靴向下一压,再用膝头压住,不理她的尖叫挣扎打开了抽屉。

抽屉里东西不多,最上面的是两张纸,拿出一看,竟然是他们两人的通缉令,想来是过关卡时警察塞来了,白向云对女郎扬了扬笑着放出一边,又拿出下面的精致小提包和一台十吋的乳白色超薄笔记本电脑坐了回来轻松的说:“这里面应该有我想要的答案吧?!”

女郎双脚被压住,身子斜斜的靠着车窗根本无法怎么活动,对他的行为毫无阻止方法,除了尖叫大骂“流氓、强盗”之外只得眼睁睁的看着白向云打开手袋。

手袋不大,东西也不多,除了六七样化妆品和一个精巧的手机外就是一个精致的钱包,白向云对化妆品和手机里的资料没什么兴趣,拿起钱包看了起来。钱包里现金不多,白向云也懒得看,把手指伸到夹层一张张的把里面的卡片拿了出来,信用卡、俱乐部贵宾卡、美容卡……竟然有十几张之多,不过上面都没标注有名字,只有一串又一串的编号。

“你真有钱。”白向云呵呵笑着把最后一张卡拿了出来,果然是身份证,更加大声的笑着对女郎扬了扬:“找到了。”

女郎让他可恶的神情气到咬牙切齿,但现在除了扭动身体表示抗议之外只能大骂着她脑中并不丰富的骂人词汇。

“安静点。”白向云不理她的抗议,看着身份证念了起来:“欧阳青萱,嗯,不错的名字,一九八八年生,才二十三岁啊……啧啧,这上面的相片比真人差多了,你怎么会找这么张照片做身份证的?”

“要你管。”欧阳青萱气呼呼的瞪着他:“你个逃犯、强盗、流氓、垃圾……快放下我的东西。”

白向云不理她,转着身份证沉思起来,飞快的在大脑记忆中搜索着清溪姓欧阳的权贵。

“你是欧阳家族的人?”白向云很快就想起这个在清溪人心目中一直是上流社会代表的家族来:“顶阳国际集团?”

“是又怎么样?”欧阳青萱又扭开俏脸。

“难怪这么大口气,难怪能有枪,难怪能开这么好的车。”白向云长吁了口气,话锋一转:“不过对我们来说还是无所谓。”

欧阳青萱正要说话,李刀的声音突然传来,语气冰冷:“大哥,我们快到关卡了。你看,这段路两边的车道就只有我们这一辆车了。”

“没事。”白向云拍拍他肩膀:“有这车,还有欧阳大小姐在,我们过不去才怪。”

“也对。”李刀转头对欧阳青萱笑了笑:“大小姐,一切都要靠你了。我们只要到了清溪就行。”

欧阳青萱又瞪了他一眼,干脆把眼睛也闭起来。

“好倔强的女孩。”

白向云和李刀对望了一眼,同时在心中想道。

“风标”如风疾驰,两边的房屋开始多了起来,再远处,一座高大的收费站遥遥在望,过了这个收费站就算进入了清溪郊区。

而收费站前,宽阔的路面两边现在已经一字排开了二十多辆车顶闪着蓝红警灯的警车,车和车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一尺,满满的排到了两边的防护栏,收费亭过道更是各有一辆大货车塞着,无数的警察武警端着各种各样的枪伏在车后严阵以待。公路两边的楼房上,四个狙击手也把枪口对准了来时的方向。

白向云他们后面几公里的路面上,也有六辆警车一字排开以同样的速度向前疾驰。

空中,三架空警的直升机也呼啸着逼近,而高凡正坐在清溪那边飞来的那一架上,以对讲机部署着一切。

白向云看了看前后空无一车的路面,把瓶子内最后一口葡萄酒灌进嘴里,将身子靠得更舒服了些,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风雨欲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