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逃亡,挟美逃亡 (上)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 逃亡,挟美逃亡 (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夜幕下,伸手不见五指的山中,白向云和李刀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暂时的甩脱了十几个武警的追捕,躲到了棵好不容易才撞到的合抱大的野生榕树上歇息。在有如巨大臂弯的树丫中,两人叹了口满足的气放松下来,舒展了下酸痛无比的全身沉沉的睡了过去。

天刚微微亮,两人就被清脆悦耳的鸟鸣唤醒,抚摸着冷到几乎和冰雪有得一比的皮肤,看着榕树叶滴下的露珠,两人心中同时有了那么一丝感动。

一个月!越狱一个月了。

经历了无数或人为或自然艰险的他们竟然还能活着,竟然还没被恶劣的形势压垮,竟然连个感冒发烧都没染上……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白向云摘下一串残留的榕树子,详端了很久,慢慢的送进嘴里嚼着,对另一边树丫上还在活动筋骨的李刀说:“要是以后还能活着回监狱的话,我一定会好好的过好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分,绝不浪费。”

李刀点了点头,抬首看向西边说:“相对比现在,我们在监狱里过的当真是神仙般的生活啊。回想起来,即使是在禁闭室那几天也好像要比现在舒服得多。”

白向云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西边,宛如呢喃般说:“我们都累了。”

“可是该做的还是要做的。”李刀将头转向他,扬了扬仅剩半梭子弹的半自动步枪向他展露出灿烂的笑容。

白向云笑了笑,语气一转说:“他们应该还没找到我们的踪迹,下去找够草药敷好你的伤口我们就继续上路吧。唉……空警应该已经出动搜索了,我们最好能尽快的找到公路,截辆车回去。”

“好。”李刀轻巧的跳下地面,单手举枪四下看了看:“你找草药,我负责警戒。”

顿了顿他又咒骂起来:“奶奶的,可惜不能开枪不能生火,不然我们就不用嚼淡出鸟来的野草了。”

“少杀几个生物,算是积点阴德吧。”白向云也呵呵笑着跳下,解开布条检查了一会他的伤口,看到他只是少了一块三指大的肌肉而已,现在也只是有一点点发要化脓的迹象,的确不算严重,也就放心低头四下寻找起草药来。

这一带地势比较低矮平整,泥土也挺潮湿,花花草草不少,白向云没转几圈就找到了所需,塞进口中嚼烂,敷到李刀那带着烧灼痕迹的枪伤上,似酥麻似火辣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哼出声来。

白向云一边给他包扎一变呵呵笑着说:“忍一下。开始是有一点疼,不过见效极快,最多中午你就可以活动自如了。哦……对了,虽然好得快,不过会留下很明显的疤痕,你不介意吧?!”

李刀翻了翻白眼呸了声:“娘们才会介意疤痕呢。”

白向云哈哈笑起来:“好。那就开始上路吧。”

说完拿过他手中的枪,迎着阳光在树荫下大步向前。当然,一路上还是要留意有什么能塞肚子的东西的,遇到水源也是要喝个饱才罢休。

日上三杆的时候,清溪空中警察的直升机终于搜索到了他们附近,让两人爬到树上躲了过去。而后面追踪的武警好似追丢了方向,一直没有让他们警觉的迹象出现。

中午过后,又跨越了一座大山的两人终于见到了一直渴望的公路,而且还是昨天他们飙车的高速公路,往来车辆不少,一辆看来是巡逻的警车刚刚呼啸而过;再远处还可以见到小城镇的楼房,这就意味着他们距离清溪很近了。

两人不由齐声欢呼起来,庆贺的击了下手掌,二话不说就向山下冲去。

下到公路边,他们找了个茂密的草丛蹲下静静的等候机会。这段路相当的平直,有车辆过来远远就可以看见,无论是什么情况出现他们都可以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半个小时后,两人已经确定每十五分钟左右就会有一辆警车巡逻过来,每辆巡逻车上面有两个警察,而空警的直升机还没有见到,想来还在山中搜索吧。

公路可见范围两边没有见到路牌,无法判断这里距离清溪到底还有多远,不过依照昨天开始弃车的地点到清溪大概是五六十公路左右和这一天半夜逃跑的距离计算,想来虽然他们在山中虽然为了甩开追兵绕了不少圈子,但大体方向还是向着清溪前进的,怎么说也推进了十几二十公里吧,这样算来,这里距离清溪应该不会超过四十公里,要是能抢到辆好点的车的话,用不了半小时就能进入清溪——当然,这是在没有遇到关卡拦截下才能得到的结果。

合计完毕,两人静静的等待着又一辆警车巡逻过后,抬起了点身子看向西边,希冀着在这点时间内能有合乎自己“标准”的车辆出现。

五分钟过去了,二十多辆大小货车、客车呼啸而过,但就是没有期待中的小轿车或跑车,更别说马力强劲适合狂飙冲卡的越野车了,昨天他们开过的拖头车倒是有,不过后面都挂着长长的平板甚至载着集装箱,连他们最起码的要求都达不到。两人不由更加焦灼起来,还在山中搜索他们的空警和那些暴怒如狂的武警长时间没有结果之下,肯定会把注意力转向这高速公路,他们的时间无多了。再说,经过了昨天的激战,加上他们现在手上还拿着抢来的半自动步枪,那些警察再次搜索到他们时是否还会手下留情还真是个问题。

在居高临下的半武装直升机之面前,只有一杆枪半梭子弹的他们只有挨打等死的份。

就在他们望眼欲穿时,公路那边终于出现了个并不高大的红点在他们眼中慢慢的扩大,速度看来并不是很快。

“跑车!?”两人眼睛一亮,对望了一言一口同声的说。

“飞翔的时间到了。”李刀轻笑了一声。

白向云点了点头,和他同时长身而起,双手一展一跃而起,越过低矮的高速公路专用的道路封闭铁丝网,冲下长长的斜坡跳上路肩。

看着越来越近的红色跑车,李刀突然一把夺过白向云已经藏到了身后的步枪:“大哥,让我来吧。”然后不等他说话,嚣张的把枪背到肩膀上就向路中间走去。

白向云当然知道他怕会有什么意外而承担这个危险的任务,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一个字也没说,看着他在路中间站定。

红色跑车瞬间就到了可仔细辨别的距离,李刀惊讶的看了一下,没有回头欣喜的对白向云说:“大哥,好漂亮的车,‘风标’女生版,绝对是顶级货啊。而且款式我都还没见过,应该是这两年的新款。”

说着他拿枪的右手向前把枪指着就快到近前的车,另一手大大的张开作拦路状——开这种车的人十有**都是年轻时尚女性,所以他才会敢如此一副吃定的样子。

白向云也看清楚了,这红得极为显眼而又不刺眼的跑车真的是“风标”女生版,看车型还是自己进监狱前在汽车杂志上看到的,估计至少要三年才可应用到实际的概念车,线条狂优雅流畅中透着狂野,一眼就让人有种美女与野兽结合在一起的感觉。车头侧那宛如火焰般燃烧的V12字样为这远远就听到的引擎那强劲的轰鸣做了最好的诠释。

低矮、灵活、动力强劲,这当真是用来逃跑、冲卡最好不过的车子。

“兄弟,就要他!”白向云也忍不住举步向前。

“嘎~~~”的一声,跑车轮胎在路面擦出数米长的痕迹,稳稳的停在李刀面前五六米处。就着和煦的冬日阳光,透过跑车明净的挡风玻璃,两人清楚的看到开车的真如意料中是个时尚女郎,而且还是只有她一个人。

让两人惊奇的是,这女郎被人用枪指着拦路好像并不显得惊慌,还是手握方向盘,静静的靠着座椅看着他们,引擎也还在轰鸣着没有熄掉。

“美女,中午好!”李刀一甩身上到处乱挂的布条,又把枪扛到肩膀上,大步向车子走去:“我们兄弟俩向搭个便车。”

话刚说完,又一辆家用小轿车从那边开了过来,里面的几个人当然也看到了这一场景,不知死活的放慢了速度伸出头来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什么看?!”李刀瞪了他们一眼:“没见过拍电影啊?快滚!”

白向云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对那辆车挥了挥手:“快走,别妨碍工作。”

那几个人又狐疑的看了他们一眼,又看了看李刀肩膀上的枪,突然像想起什么般脸色一变,“咻”的一声没了影子。

白向云看着远去的家用轿车笑了笑,举步来到李刀身边推了他一把:“美女在等你呢,还不去!”

李刀哈哈一笑走到车子左边,吊儿郎当的躬身拍了拍光滑的车顶:“美女,愿不愿意给我们兄弟行个方便呢?”

女郎还是毫无惊慌神色,转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挡在前面两米多的白向云,终于放下一直搭在方向盘的手,摸向车门下面似要开窗。

白向云透过挡风玻璃依稀看到女郎的神色,心中不由大奇,这女人在这种情形下还能保持如此镇定,看来还真有点来头。不过话说回来,没点来头的人也开不起这号称代表世界最顶尖汽车技术水平和引领汽车未来潮流的“风标”跑车,而且还是这种专门订做限量发行的女生版。

就在他想提醒李刀小心时,李刀却转头嘎嘎笑着对他说:“大哥,这妹妹还真合作,而且也长得挺漂亮的……”

“少废话。”白向云骂了句,抬脚向他走去,眼睛还继续看着车内女郎的动静。

说话间,车窗已经滑了下来,低下头正想对女郎说话的李刀突然“呝”的一声,满脸的笑容变成了惊讶:“大哥……她……”

“怎么回事?”白向云也发现了他的异状,步子迈得更大了些。

“站住!”女郎发话了,声音不大,清脆悦耳,极为动听。

“她有枪!”

李刀紧紧的盯着下面没抬头,急促起伏的胸膛将刚刚的吊儿郎当完全震散。

距离车子仅两米不到的白向云心中一跳,猛的停住脚步,双眼看向李刀腰际。刚刚因为距离关系被后视镜阻挡的视线现在已经因为走近兼居高临下而不再有任何障碍。

首先入眼的是女郎那搭在车窗的手。手很白,白到完全可以用欺霜赛雪来形容,那只有紧致无比才会有的光泽也让人想象得到肌肤必定也是滑如凝脂。但白向云现在没心思对这双手作任何评价,他眼中只看到这只玉手轻握着的袖珍左轮枪。

枪是银白色的,看起来至于三寸多点,就像小孩子的玩具,但白向云却绝不会怀疑对着李刀命根子的枪口是不是真的能要人命——不过要是距离这枪口超过二十米的话又是另一说了。

“你们就是那两个逃犯?”

女郎清脆的声音又响起,白向云也终于从中听出了点紧张而欣喜的味道,心中不由有点奇怪。

“没错!”白向云毫不犹豫的回答着又将目光转回阳光照耀下的挡风玻璃,想要看透女郎现在的神色。不过因为阳光直射下来的关系他并没有如愿,只是看到女郎穿着一身纯白的皮草,头发挺长,染成淡淡的杂金色,还烫成卷曲的大波浪惬意的垂下;面容不是看得很清楚,但那线条优美至无懈可击的轮廓已经说明是个难得一见的美女。

“你们被捕了。”跑车引擎声低了下来,女郎声音高了点,又说:“现在,你,把枪扔到对面去;你慢慢的走过来。”

李刀身形凝定了一下,抬头看向白向云:“我们被放蛇了?!”

白向云没说话,又盯了车内的女郎一阵,抬手向李刀摇了摇,轻轻的说:“听她的,把枪扔了吧。”

李刀忿忿的哼了声:“想不到今天竟然栽在了女人手里,真是八十老娘倒绷小孩,阴沟里翻船了。”

说完拿枪的手向后一飞,枪就扔到了另一边对向的高速公路车道,差点砸到一辆车主正看向他们呼啸而过的小货车。

白向云点点头,紧紧的盯着女郎抬腿慢慢的走了过去,女郎的双眼却迅速的在两人身上转来转去,预防他们的异动。

四步后,白向云已经来到李刀身边车门侧前,也终于看到了女郎的庐山真面目。

女郎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肤色比双手还白,天庭饱满脸颊丰满,线条圆润起伏,眉如柳叶眼似杏仁,鼻子挺拔直贯眉头,天生上弧的红唇更是写满了诱惑,颈项修长白腻,而整个脸庞看起来又充满了大家闺秀的优雅气质,看得白向云这见惯了美女的人也不由得长吸了一口气。

“看什么看?!”女郎眼皮一掀瞪了他一眼。

“白痴。”白向云看着李刀骂声,在他愕然不知所以时扫了一眼公路那边,只有两辆货车,还没看到巡逻警车,又垂下眼皮对女郎展了个笑容,说出了句更加让李刀愕然的话:“你不是警察。”

白向云话音刚落,女郎脸上跟着浮起一丝惊讶,清亮的双眼也转向他脸上。

就在这一瞬间,白向云右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弹起,猛的踢在李刀胯部,一下就将他踢向车后,接着不等女郎反应过来脚掌又是一转,重重的踏上她一直搁在车窗的手腕,手一伸就将她手中的袖珍小左轮夺了过来。

女郎这才来得及惊呼痛叫出声。

“你被绑架了。”

白向云一把抓住女郎本能的伸来想推开自己脚掌的另一只玉手,看着她被自己烂鞋踏着手腕的痛楚表情揶揄的说。

“放开我。你个野人……”女郎呼叫起来接着又好像躲避什么似的把头扭出边咳了几下:“好臭……”

白向云呆了呆才意识到她说的是自己不知狂奔了多少路、至少超过二十四小时没洗过的脚板,不由呵呵的对已经是一脸轻松的李刀说:“美女好像受不了我们的男人味。”

李刀哈哈笑了起来:“也用不着她忍受多久,进入清溪就行了。”

白向云知道他在暗示拿女人做盾牌并不是什么值得引以为豪的事情,点点头放下脚打开车门,一把将女郎拖了出来,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说:“咱们到后座去好好的交流交流关于味道的事情吧。”

李刀摇摇头啧啧嘴,一矮身坐到了清香尚在余温犹存的驾驶座,听着女郎尖叫着被白向云推进后座,关上车门,摸着方向盘叹了口气说:“想不到我李刀这辈子也能开一次这样的顶级车子。”

正想发动车子,他突然转回头向正撕下身上烂衣服布条捆绑女郎手脚的白向云说:“大哥,那支枪……”

“我们不需要了。”白向云用力把女郎摁到座位上,翻转她双手就缠了起来:“刚刚经过的车辆不少,很多人看到我们行事,前后的警察应该已经知道了,让他们捡去吧。”

李刀点点头,也知道就算有过路的够胆捡去,也不可能通过前后的关卡,这枪最终还会回到警察手中的,而自己两个还带着这东西的话,到时候高凡也无法帮他们什么忙了,在这个枪械管制严到无以复加的社会,两个的逃犯持枪只有死得更快。

“走吧。”白向云不理女郎的尖声抗议,又捉着她的纤足捆绑起来,还恶狠狠的说:“你再不静下来我连你的嘴也塞上。”

女郎叫声嘎然而止,惊恐的看着他猛摇头,李刀见她的样子,知道她真的只是个想凭着自己美丽智慧与那柄小左轮行侠仗义的冒牌警察而已,不由又是哈哈一笑,手动脚动之中这顶级跑车轰鸣着像子弹般向前冲去。

两分钟后,巡逻警察呼啸而至,下来察看了一下,捡起还在另一边车道的半自动步枪,拿起对讲机向指挥部汇报着飞驰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