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逃亡,千里逃亡 (十四)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逃亡,千里逃亡 (十四)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看着李刀窜出车门,白向云控制着时速还保持在六十左右的拖头曲折蛇行,眼角的余光也留意着后视镜中那直升机的动静。还好,直升机上的人果如所料没有对窜向小山的李刀开枪,不然的话他就真的要让拖头撞前面的直升机才能给他解困了。

“既然这样,我也不会做出什么绝手的。”白向云心中泛起高凡那厚重的脸容,心中暗暗感激:“不过……制造点麻烦让我们多点时间是必须的。高凡……我的好兄弟,呵呵……”

想完,拖头也转到靠山那边的路沿,白向云哈哈一笑,手动脚动又把档位挂到最大,狠狠的一脚将油门踏尽,向左边轻轻扭了下方向盘,再一闪身就从李刀用东西顶住一直没关上的车门窜了出去。

脚才着地,白向云就弹起身形向前斜跳,根本对身后发出怪异声响的拖头看也懒得再看一眼就向已经隐入树林草丛中的李刀追去。那边捏着两块石头准备接应意外情况的李刀和后面直升机上的两个警察却对眼前的一幕看清清楚楚:高大的拖头车在白向云最后一脚全力踩踏油门下,强大的引擎爆发出惊人的动力,在粗大的排气管狂喷着白色烟雾中,瞬间就横过三条车道斜斜冲向高速公路中间的水泥分隔栏,轰的一声撞了上去。水泥碎屑飞溅中分隔栏有如豆腐做的般被冲出一个缺口,而拖头那高大的轮胎也跟着碾了上去,在突然的冲撞和巨大的惯性还有轮胎那强力的弹性中拖头前面以一个怪异的角度弹了起来,侧翻着又轰的一声砸回路上,玻璃爆碎声中,未消失的巨大惯性带得整个拖头向前滑行,无数的火花在车身和路面疯狂摩擦中溅起,无数的玻璃碎粒四下飞溅,吓了紧紧看着这一幕的几个人一跳。

几秒钟后拖头终于以横在高速路中间的姿势静止下来,驾驶舱已经凸凸凹凹变形得难以形容,电瓶线路接口出火星闪耀,两个巨大的油箱也早已碎裂,棕亮的汽油正一个劲的往外冒。

李刀脸色一变,顾不得暴露身形,双脚一弹跳了出来冲着正要着地处理事故或者追捕他们的直升机大喊起来:“快拉高,拖头要爆炸啦!快点,你个白痴……”

还在继续向他这边纵跃的白向云闻言也吓了一跳,停了下来向身后望去,一晃眼就知道情形确如李刀所说,也向直升机大叫起来。

副驾驶座上一直端着枪瞄准他们只是喊话却没有别的动作的警察抬起头来,半信半疑的看了他们一眼,伸出机窗向横在路上拖头望了望,又对驾驶员说了几句,直升机就向着白向云两人这边斜斜的拉高起来。

“奸诈!”

“恩将仇报!”

白向云和李刀同时对直升机竖起中指,然后大叫了一声“风紧,扯呼~~~”,又纵身向草丛密林窜去。未等他们第二次纵跃完成,身后火光一闪,巨大的轰声突然而起,浓烟冲天,整个拖头已经陷于一片大火。

早就聪明的伏下身子的两人听着头顶的水泥碎屑呼啸而过,不由转头看向空中,只见直升机在拖头那狂暴的爆炸声浪中摇晃不已,不过好在驾驶员已经将距离拉得足够高,并不至于让直升机失控,而飞射的水泥和铁片也没有射得那么高的,对他们也造不成什么危害。

不过要是还有第二次爆炸的话就很难说了,毕竟经历了一次爆炸的拖头已经被破坏了很多。

“兄弟快跑。”白向云已经懒得理会那么多,这小山那边还有另一辆已经停到路面的直升机呢,上面的警察肯定知道这边的情况,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弃机步行来追捕他们。

空中和地下,警察要是不开枪的话,两人除了无法再匿藏之外他们谁也奈何不了谁,直升机上的警察只是没他们那么累而已,实际上并没什么优势,更不用说捉到两人;不过地上对地上就不同了,两人没有武器,更不能被武器伤到,就算有可能也不敢轻易伤到警察,不然的话以后面直高凡时就很不好做了。

逃!逃!逃!

两人慌不择路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在或茂密或稀疏的树林草丛中没命狂奔。高速公路上一直在后面吊着他们的直升机还是阴魂不散的在头顶跟着他们,还是不厌其烦的通过扩音器呼叫让他们停下投案,也还是没有对他们甚至是警告性的开一次枪。

另一架直升机没有追来,他们身后也一直没发现有人追着,可能那架直升机上的两个警察正在维持高速公路上的秩序吧。当然,也可能是担心在复杂的山林地形中直接面对两人抓捕警力不够,要是一不小心被反制抢走身上的枪的话就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了。

不过如此情形更让两人窝心。这里已经算是距离清溪很近了,因为地理地形的关系,丛林并不像东滩以西的那么茂密,更不用说有原始森林了,根本无法长时间的掩藏身形。在这样的情况下要甩掉居高临下盯着他们的直升机只有三个办法——要么把直升机打下来,要么直升机莫名其妙出故障迫降,要么等到直升机的燃料耗光回航。不然的话就算是晚上,在直升机那高亮的探射灯下也是无所遁形。

前面两个方法要么做不到要么不现实,所以两人只能一边在嘴上在心中疯狂咒骂着时运不济尽量在树冠下逃跑,一边希冀着这该死的直升机燃油赶快用光。

不过在他们没命的跑了一个多小时后另一架蓝白相间的直升机在左前方出现轰鸣声响起时,两人连这一点希望都完全熄灭了。

还没等两人哀嚎完毕,后来的直升机突然垂下几条绳索,白向云这才发觉这架直升机竟然是运输机,再次的一拉李刀手臂:“跑啊!”

他们的身形刚刚在另一个比较大的树冠下湮没,后来的直升机又近前了一点,然后悬停在空中,八条全副武装的身影分两次窜了出来,有如飞翔般滑落地面,打了几个手势后就端枪向两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又是一个多小时后,两人身上早上才偷来的民工衣服也几乎成了布条,身上血痕累累,更不知道为了躲避身后的八个生力军而专门在峻峭难走的山崖难以穿身的杂木丛中绕了多少路,只知道他们现在实在是没什么力气再跑了,要不是一股子绝不能被抓到的精神支撑着他们的脚步,恐怕早就瘫在地上喘气喘到恨不得有四个鼻孔两个嘴巴了。

“兄弟,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扳回主动。”白向云脚步不停,大口的喘着气对身边已经有点身形不稳的李刀说:“这样像狗一样的给人追着不停,我们撑不了多久了。”

“废话。我现在已经又渴又饿了,这样下去,就算不被他们抓到,我们也会脱水而死。”李刀趁着地势平坦回头看了看,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不过他知道追兵落后他们绝对不会超过两公里。

“咱们找个地方,”白向云也回头看了看,说:“给他们制造点麻烦,要是他们有负担,我们逃起来就容易多了。”

李刀上气不接下气的嘿嘿笑了笑:“要是我们能夺两杆枪的话,逃起来就更方便了。”

白向云突地停下脚步,转头对差点撞上他的李刀定定的看了一下,目光闪了闪:“虽然不大现实,不过以我们的身手……并不是没有可能。有了枪,他们追起来投鼠忌器,我们真的就大有可能有惊无险的逃回清溪了。”

李刀点了点头,四下观察了下,又闪身向前窜去:“边走边找,有好的地形就干他妈的。”

负责追捕他们的八个武警都是训练有素的老兵,在地方来说算是精锐了,配备的武器装备也和军队一样。不过他们这八个不都不记得这是服役近四年来第几次执行这种任务的精锐现在很不爽——八个生力军追两个被空中警察赶狗般赶了一个多小时的可能是逃犯的家伙追了一个多小时,不但人没抓到,而且他们也因此被树枝草芒刮了不少血痕,还有一人扭到了脚,如此代价得到的竟然只隔着山头远远的见过一次是两人的身影,连根头发也捞不着,这让一直以来自以为是逃犯克星的他们怎么能爽得起来呢。

空警的双人座直升机因为两个逃犯的鼠伏蛇行早就超过飞行半径,运输直升机也不会负责空中盯梢这样的事情,他们也早就以为以八个全副武装的地方精锐追捕两个手无寸铁的人还不是手到擒来,没想到这两个逃犯竟然能像猴子般哪里难走就走那里,还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般总是能将他们抛得远远的,更像是具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似的布下一个又一个似是而非的痕迹让他们走错路。

现在他们终于知道了这两个人不简单,不过他们也因此更加赌气,骂骂咧咧的更是加快了脚步追击,并发誓要是抓到两人的话,第一件事就是先将他们狠狠的打一顿,直到他们爬不起来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