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逃亡,千里逃亡 (十三)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逃亡,千里逃亡 (十三)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收费站边坐在警车前盖吞云吐雾的那个警察突然坐起来,侧头听着左肩膀上对讲机,瞬间后那双锐利的眼睛一转,向通过收费站的车辆扫了过来,嘴里还在说着什么,另外几个坐在凳子上的警察也站起来,眼睛不停的在数十辆各色车子中搜寻着,其中一人还迅速的冲向收费亭。

李刀知道他们的运气到头了,心中叹了口气,看看前面,还有两辆车子没通过,而右侧最边沿军车救护车等特殊车辆专用的绿色通道则一辆车也没有,只有一条小小的红白相间的栏杆横着,对白向云侧了侧头:“冲吧。”

白向云也知道事态严重,点点头二话不说,猛的一扭方向盘,拖头就拐出车道向绿色通道冲去。

警察也发现了他们,一边对对讲机呼叫着一边拔腰间的枪,举手向白向云他们叱喝着叫停车。

时间无多,白向云一手将李刀的头摁低,自己也猫低身子,凭着在部队中学到的过硬的驾驶技术,在疯狂踩动油门的同时三扭两扭就转到了绿色通道口,然后一拉档杆,踩着离合器的脚也跟着放开,又是一脚将油门踩尽。

“砰”的一声,李刀那边的车窗玻璃粉碎,车头前的收费亭平台上也窜出个警察的身影,举枪对着他们大喝着:“停车!”

白向云冷哼一声,手一动将档位强行推到最大,将油门踩到底的脚更加用力,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拦在前面的横杆,手掌摁响了喇叭。

砰砰声又在车侧响起,跳上收费亭平台,枪口对着白向云的警察正在犹豫是否扣下扳机时,拖头已经响亮无比的鸣叫着冲过身前,刮起的风差点让他站立不稳。

“嘭”的一声,钢管做的小腿粗横杆在拖头前面有如烧火棍般弹飞,绕着起落柱转了半圈后狠狠的砸在收费亭后面,哗啦啦的混乱声中玻璃飞溅,里面一直对眼前情景目瞪口呆的值班人员本能的身子一矮就不知动静。

看着拖头呼啸远去,几个警察气急败坏开了几枪,然后忙不迭的上了警车,拉响警笛狂追而去。

冷风呼呼的从李刀那边破碎的车窗刮进来,让两人很是难受。白向云从后视镜看着追来的警车,大声对李刀说:“兄弟,你想要的刺激现在开始了。”

李刀哈哈狂笑起来:“大哥,我不怕,又不是第一次被警察追。只要进了清溪,我敢包他们连我们一根毛都抓不到。”

“等我们能逃回清溪再说吧。”白向云扭着方向盘超赶着一辆又一辆的车,油门一点也没放松过。

李刀也从后视镜看着警车,呵呵笑着说:“放心,这破警车的马力差太远,能闻到我们排气管的烟味就不错了。”

“笨蛋。”白向云长长的摁了下喇叭,一扭方向盘又超过一辆车:“别忘了他们有直升机,我们能飙出五十公里就不错了。”

李刀呆了呆,猛的将头伸出没了玻璃的窗外向空中看去,好一会后松了口气缩回来,凑过来看向方向盘下的仪表板,喃喃的说:“以现在的速度,一小时,我们只要一小时就够了。老天……保佑那狗日的直升机出故障吧……”

白向云没有作声,面容变得更加冷峻,专心的驾驶着拖头长鸣着喇叭不断的超越着车子,对路边偶尔出现的测速器看也不看一眼,不断惹得被他超越了的车子司机竖起大拇指。

果然不出所料,三十分钟后,路程表才显示碾过四十公里,不断探头出车窗外的李刀已经在后面的上空看到了空中警察那直升机的影子,而且还是两架。李刀甚至可以想象出副驾驶座上的警察端着半自动步枪在瞄准镜中盯着他们的情形。

“靠,真要赶尽杀绝啊。”李刀缩回头,一边对白向云说着情况一边翘首看向前面,担心着会不会想电影中那样突然有辆长长的货柜车横在面前。

“这没什么奇怪的。”白向云头也不转一下:“现在我们是匪,他们是兵。或者说我们你是猎物,他们是猎人。”

“我就不信逃脱不了!”李刀咬牙切齿发起狠来:“虽然没在枪林弹雨中求生过,但曾试过被四五杆枪指着脑袋,我怕他个鸟。”

“我们不是没有机会。”白向云目光更冷,深处却浮起无限感伤,操控着的拖头却更加如飞前行:“我打赌高凡一定会负起追捕我的任务,也相信他一定不会对我们赶尽杀绝。”

没等李刀搭腔,巨大的螺旋桨声已经在头顶响起,通过扩音器放大了无数倍的声音也跟着响起:“拖头清DT58751里面的人听着,我们是清溪市空中警察,你们涉嫌偷窃、拒捕、冲卡等多项罪名,现在我命令你们立刻停车接受检查……”

白向云和李刀愕然以对,偷窃?拒捕?冲卡?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跟着才醒起他们看来还不敢百分百肯定自己两人就是虎山监狱的两个逃犯,才会先如此说。

“检你妈个查……”

李刀一掌打在前面的仪表板上,对已经出现在前面的直升机就要大骂,被白向云一手摁上肩膀又坐回满是玻璃碎的座位,淡淡的说:“用不着这样。他们只是在做他应该做的事情,我们也是。”

李刀一呆,颓然将背脊靠座位,双眼满是愤恨的盯着无尽的向前蔓延的高速路。

高速路上不断来回穿梭的车辆不知所以,纷纷放慢了速度看热闹,有的人甚至将头也伸出车窗,希望能先一眼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向云握着方向盘踩着油门,车速不减的向前狂飙,对一直在前面上方大喊着“停车接受检查”的直升机毫不理会,从后视镜中也可以看到,另一架直升机也不远不近的吊在后面,预防他们突然转头向后。

一分多钟过去了,路面上的车基本都停了下来,为了不受池鱼之殃,还聪明的全部退出了超车道,让白向云毫无阻碍的全速狂飙前进着,两架直升机就像给他们做空中护卫般一前一后不离不弃。

白向云再也不说话,死死的踩住油门握着方向盘专注开车,而李刀也好像突然哑了般坐着不动,只是那双眼睛在前面和后视镜中的两架直升机上瞄来瞄去。

又是一分钟过去,直升机好像喊得不耐烦了,不断重复着:“最后警告,最后警告,拖头车清DT58751,命令你立刻停车接受检查!”

如是三遍之后,看到拖头不但毫无停下的意思,还在因为路上其他车辆全部靠边变得宽阔的路面上时左时右的蛇行着,明显的在说明是预防他们开枪而做出的规避动作。

直升机这下真的怒了,不过因为奉有严命,加上还没真正的弄清楚拖头车内的两个人是不是从虎山监狱逃出来的白向云和李刀两人,根本不敢随便开枪,但一时间也想不出把他们截住的办法。

看了看前后的直升机和只有自己一辆车在高速行驶的路面,白向云冷哼了一声:“既然你们不敢开枪,那就这样护送我到清溪吧。”

李刀听得他这样说,转头定定的看了他一会,突然仰首狂笑起来,然后白向云也跟着嘿嘿笑了起来。

“高凡,即便是对不起你,即便是利用你对我的情谊,即便是要和你翻脸,也让我做一次吧。以后……以后我会跟你说对不起的。”

笑着笑着,白向云心中酸楚涌起,泪花泛眼。

螺旋桨轰鸣声中,最大限度的喷着白色尾烟的拖头和清溪的距离又拉近了几公里,前面直升机上的驾驶人员终于也接到了新的指示,晃了晃就加快速度向前飞去。

“他们想干什么?”看着前飞愈远的直升机,李刀止住了笑声,愕然转向白向云:“难道他们对于做我们的空中护卫这职责不满意?!”

“很快我们就会知道了。”白向云盯着后视镜中还在吊着不放的直升机,毫不奇怪的说:“要是空中警察仅仅时这样追捕犯人的话,那可真是没存在的必要了。还有,以高凡对我的了解,他肯定有把我截住的招数……”

他话音未落,前面就要脱出他们视野的直升机突然向下一沉,就消失在一座不高的山后面,而那里正是高速路的一个大拐弯。按照前面的地势来看,路的另一边应该是个斜坡。

李刀啊了一声,白向云眼皮一跳,和他对望了一眼,都明白了直升机想如何拦截他们了。

“大哥,怎么办?我们这拖头能把直升机撞开吗?”李刀将头伸出一点点看着后面上方的直升机说。

“应该可以,这双人座的直升机和玩具没多大区别。”白向云点点头,跟着又摇头苦笑说:“可是你认为我会撞上去吗?”

缩回头的李刀又呆了一下,也苦笑着说:“高凡这一着捏到了你的七寸了。”

白向云呵呵笑了起来:“知兄莫若弟。我们只是逃命之徒,不是亡命之徒。我就说他肯定有截住我们的招数的。”

李刀点了点头,打量着前面让高速路拐弯的小山说:“我们也没有必要这样,不然以后真的就没一点回旋的余地了。唉……想不到我们连逃亡也脱不了两脚奔波的劳碌命。”

“少废话了。”白向云慢慢的松开油门:“准备弃车。”

“嗯。”李刀扳了扳门把将车门打开,迎着缓和了许多的风吞了吞口水:“想不到直升机上的两个家伙还真有点头脑,要是我们打算硬撞冲过去的话,因为这转弯我们的车速会慢好多,要撞也不会那么轻易的能把直升机撞开了。”

“别以为天下人都是笨蛋。”白向云不由嗤之以鼻,一边盯着后视镜中直升机的动静一边说:“到了最接近小山的时候就跳车,听我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