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逃亡,千里逃亡 (十)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逃亡,千里逃亡 (十)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看着眼前的情景,李刀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是什么树林?竟然会是这个样子。”

  “樟树。”白向云显然也对眼前的景象有点头疼:“里面有无数山蚂蝗的寄生的樟树。”

  “这东西不是可以驱虫,还可以入药的么?”李刀听得是樟树更加迷惑:“怎么还会被虫类寄生?不过这片樟树……现在看着挺茂盛,可是谁都可以一眼看出营养不良。”

  “我不是生物学家。”白向云摇头苦笑说:“我只知道山蚂蝗比血蚊还可怕得多。平时它们吸食树汁为生,一旦有生物接近他们一两米的范围内,就会像子弹一样弹到生物身上,紧紧的吸附住吸血,直到把这倒霉的生物吸成木乃伊为止。嘿嘿……所以以前我拿这东西丢到那垃圾间谍身上的时候,那家伙一下子就吓得屁滚尿流。”

  李刀当然听过他说起那次被地方借调追捕间谍的事情,不由头皮发麻,呆呆的看着白向云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说不出话来。

  能做间谍的人肯定有几道板斧,但对于山蚂蝗竟然还是如此恐惧,而且当时白向云还仅仅只是放了几条到他身上而已,现在这一片偌大樟树林,到底会有多少这东西啊?!

  “绕路吧。”白向云叹了口气:“我们现在没任何装备,很难毫发无损的通过这里。”

  李刀踮起脚,甚至跳高起来看了看,发觉这樟树林虽然不至于无边无际,但要是绕路的话,那至少也得两天,这对于他们目前无论是时间还是身体还是食物各种因素来说来说都是个严重的损失和浪费,不由满脸希冀的看着白向云,说:“一般来说通过这种地方需要什么装备呢?我们能找到代替的东西不?”

  “其实也不需要什么高科技的东西。”白向云目光在樟树林树冠骏巡着:“一件能将全身密封起来的厚雨衣,一块风镜保护眼睛就行了。当然,火把是必不可少的,这可以让山蚂蝗有多点忌惮,也可以驱除樟树林的毒瘴。”

  李刀扯了扯身上的衣服,最里面的是囚衣衬衫,然后是囚衣棉服,外面是他们在进入第一个村子的时候偷来的外套,不是很厚,但保暖性很好。脚下是棉袜和布质厚囚鞋。现在,还裸露在外面的就双手和脖子以上了。

  “我们现在的样子,再找点东西把双手和头部围一下应该可以了吧?”李刀向白向云转了转身:“这么厚的衣服应该没什么问题,难道山蚂蝗鼻涕虫一样的东西还有牙齿啃个洞钻进去不成?!”

  白向云当然清楚他的心思,也知道他们浪费不起绕路的时间,想了一下,点点说:“我们多点几个火把,再加快点脚程冲过去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要是只是一两条山蚂蝗上身的话,只要赶快处理掉还是没什么的。”

  “那我们就快点。”李刀见他并没有因为自己而再瞻前顾后,心中反而高兴:“在天黑前穿过这鬼地方,我们就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白向云点点头,也不再浪费时间,找了几根大点的枯枝,划破一颗大松树的皮,将枯枝大半都蘸满了像眼泪一样流出来的松脂,同时叫李刀扯了很多细细的山藤,将手和脖子都厚厚的缠起来,然后再用尖利的木箭沿着整棵树划了两筒韧性很好树皮,将一边扎紧,戳了两个洞洞,垫了几张大树叶在里面将头部套住,还连裤脚袖口衣襟都扎起来,基本将全身都密封好了。

  将所剩的食物用厚厚的树叶包裹缠实,两人又检查了一遍,确认万无一失之后,各点燃了两根火把拿在手里才向樟树林走去。

  到了林外,李刀刚想提速冲进去,被白向云一把拉住:“等等。”

  有树皮的阻隔,白向云的声音变得嗡声嗡气的,不过在这气死沉沉的寂静地方李刀还是听到了,转过来用全身上下仅仅露出的眼睛看着他,奇怪的说:“怎么了?”

  白向云用火把指了指两边的高山:“野生樟树林从来都是只在阳光少照到的地方生长,其中湿度很大,它们自身掉下的树叶很快就会腐烂,日积月累有可能会产生沼气或者其他毒素,这样举着火把进去……呵呵,兄弟,我们只是想毫发无损的尽快走过这里而已,可不想变成烤猪。”

  李刀这才明白过来,看了看手上的火把:“那我们扔个进去看看。”

  “林子边沿就算有沼气也不会很浓厚,不然我们现在已经能闻到了。”白向云摇摇头,说着反手将背上的强弓拿下来,又拿根木箭在枯枝上蘸了点松脂,还扯了根鸟毛揉碎粘上去,就着李刀的火把引燃,在火苗稳定后轻轻拉弓上仰,“嗖”的一声射出。

  用鸟翎做箭羽的木箭在并不大的弹力下以肉眼可辨的速度飞出,带着箭头火苗划出的流光向樟树林上空划去,几十米后才顺着一道优美的弧线堕地。通过树林空隙,两人看到火苗还在燃烧着。

  十多秒后,一切平安,并没有两人担心的沼气被引燃甚至爆炸之类的事情发生,看来这里的沼气并不是太浓厚。两人对望一眼,完全放下心来,相互点了点头,将呼吸调整到最细长状态,举步就向樟树林走去。

  举着火把在前面开路,两人踩着越来越厚一步步的深入樟树林。灰暗的树叶,褐色的树枝,横生的节疤,上面一动不动的吸附着一条条黑色的山蚂蝗,数量之多看得李刀心惊不已。

  随着脚步的深入,怪异的沼气味道开始钻入鼻子,其中还夹杂着一些他们说不出的气味,看来就是樟树本身的毒瘴了,两人嘴里嚼着一直不缺的清神醒脑草药,将呼吸放得更加悠长,脚步却更加快起来。

  他们不敢跑,不然的话剧烈的运动会让呼吸加快,结果只会吸入更多的毒素。

  “噗”的一声轻响,第一条山蚂蝗扭曲着恶心的身子弹到了李刀手臂上,不过因为他那偷来的外套是丝绸般光滑质料的,并没有让山蚂蝗吸附住,滑了一下就掉到地上疯狂的扭动着,不过也吓了李刀一跳。

  “不用管它。”白向云四下划动着火把说:“继续走。”

  李刀点点头看准每一处落脚点继续向前走。不过因为有树皮筒套着,他点头的动作只是看到树皮筒前后摆动而已,看起来有点怪异。

  樟树越来越密了,张牙舞爪的枝丫纵横交错争取着每一点空间,连两人前进的方向也差点隔绝。山蚂蝗就近在身边,一条条仿佛雨点般不断的向两人弹来,不断在他们身上扑出“噗噗”的密集声音,有的方向感差点的甚至弹到了他们手中的枯枝上,被涂满的湿树脂粘住,一个劲的扭动不已,一会就被蔓延下来的火苗烧成灰烬。

  山蚂蝗锲而不舍朝两人身上弹来,不过大多数都掉到了地上,只有少数能吸附着他们的衣服,徒劳的扭动着身体寻找可以吸血的地方。

  两人相互监视着对付看不到的地方,在看到有幸运的家伙接近脖子、臀部等容易被钻进衣服内的时候就立刻帮忙清除,以免到时后悔莫及。在造成不了什么威胁部位山蚂蝗两人根本不理,反正衣服又不会被吸破,出了樟树林再收拾它们不迟,现在赶路要紧。

  因为这樟树林实在是过于茂密,两人用了比预定时间多了一个多小时才穿了过去,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预备的十多根火把也几乎完全燃烧殆尽。

  远离樟树林近两公里后,两人终于找了个开阔地停下来,一边长长的吐气排着肺内的毒素一边咒骂着扯下身上的防护东西,小心的脱下外衣外裤,又相互检查了一遍,确定身上没有遗漏后才生火,将衣服上残留的山蚂蝗一条条挑进火堆中。

  看着条条黑色的软体在火堆中扭曲挣扎着,两人终于觉得解了一点闷气,又嚼几棵解毒的草药吞进肚子,这才烤着火吃起迟到的晚餐来。

  天气还是那么沉郁,天上没有一点星光,周围一片漆黑。可能是这里离樟树林并不远吧,不但没听到什么野兽鸟虫的叫声,甚至连草丛树木也稀少很多,寂静到一点声音也没有,让两人有种处身死域的感觉。不过白向云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吃饱后利用树枝石头还有现成的芒草山藤做了几个警报陷阱,又将火堆加大,撒了不少驱除蚊虫的艾草进去,这才招呼李刀睡觉。

  在樟树林中两人多多少少都吸入了些毒气,加上一直保持着高度紧张的精神状态和不停的走路,所以他们身体都疲乏,也有点头晕,已经无**流睡觉、警戒了。

  半夜的时候白向云醒来,检查了一遍警报陷阱,发现并没什么事情发生,加了几块大枯枝又睡了过去,而李刀则是打着鼻鼾香香的一觉睡到了天亮。

  太阳竟然出来了,这一点让郁闷了这么多天,现在精神又恢复饱满的两人兴奋不已,更兴奋的是虽然指南针还是不可用,但看来并没有走错方向。再次检查了一遍衣服和山藤网兜看看有没有昨晚一时疏忽看漏的山蚂蝗,连每一点角落都不放过,再一次的确定没有遗留才放心的一边啃着已经不多的獐肉野果一边上路。

  前途还不知道有多遥远,不过总算又克服了一个让人头疼的艰苦环境。

  “太阳~~~你真是太可爱了。”李刀狂笑着拉开桑木弓,用力的把一支箭射向东边:“东滩,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