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逃亡,千里逃亡 (九)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逃亡,千里逃亡 (九)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草根的水还未干,泥土也湿润得很,走在林木草丛间一不小心就会打滑,而且还要注意荆棘和其他一些比如滑坡等难以预料的危险,所以两人心情虽然还算不错,但这一天走得十分辛苦,要不是他们现在已经算是个身手敏捷的武林高手的话,身上早就不知道添上了多少青淤与烂泥,不过脚下的鞋子重了好多却是无法避免的了。

  路上寻准机会打了几只出来寻找食物的鸟儿,生火随便烤熟了又边吃边上路,吃完后又将木箭上已经开始枯萎的树叶拿下,用刚刚收集起来的鸟儿羽毛代替,射了两支试验了下,准头和速度都比先前好多了,白向云不由更加满意自己的杰作。

  逆着阳光一点一点的在丛林密草中向清溪方向移动着,一路东寻西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入口的东西。鸟儿并不是老是能遇到,就算能,能打下来的几率也不是很高。半天下来,大一点的野兽毛都没见一根,见到的野菌野果也被雨水打得烂到不成样子,沾满了泥土根本无法再入口,让两人有点担心晚餐到底应该如何解决。

  下午,一道宽大的峡谷横在面前,左右远不见尽头,悬崖也很高,就着下午的阳光,下面看起来并没有水,也不是很阴森,只是草木也繁盛得很。两人找了半天都找不到好点的下降点,只好扯了一大堆的山藤系在一起慢慢下去。

  就在他们荡到半山崖的时候,一群猴子吱吱喳喳的如履平地般在他们身边上窜下跳,好奇的看着他们这两个从未见过的人类如履薄冰寻找着一个个落脚点。

  看着这一群不断冲他们吼叫捣乱的顽皮猴子,白向云脸上竟然绽放出笑容来,抬头对上方的李刀说:“兄弟,我们的晚餐有着落了。”

  “射他们来吃么?”李刀看着猴子有点于心不忍的样子。在动物界,这毕竟是最接近人类最具有灵性的聪明家伙了。

  “不是。”

  白向云哈哈一笑,加快了下降了速度,没多久就到了峡谷底。在随后的李刀落到地面上时,他手里已经捡了几块小石头,对李刀微微一笑,扬手就向那一群还在崖石上蹦跳的猴子扔去。

  “兄弟,跟我一起扔。”看着猴子被扔得吱吱叫着到处躲闪,白向云竟然像个小孩般雀跃着继续不停的捡起小石头扔去,还头也不回的向李刀招呼道。

  虽然不知道白向云这样做有什么用,不过看着情形有趣,李刀也觉得好玩起来,跟着捡起石头向逃向另一边的猴子扔去。

  在两人扔了十几块石头后,这一群野猴终于被激怒了,如飞般在山崖上飞荡纵跃着,一会后也向两人扔出了各种各样的东西:石头、枯枝、泥块,还有……或红或黄或青的野果。

  李刀这才明白白向云向这些基本算是无害的猴子扔石头是什么意思,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更加起劲的捡小石头和这数十猴子对攻着。扔到后来,两人手里飞出的还是石头,猴子爪子里扔出的基本都是野果了,数量还不少,看来都是猴子以前储存下来的食物。

  用不了几分钟,两人已经觉得够了,再多的话不但自己带不了,猴子在以后的日子里也要挨饿了,这可不是两人想看到的结果。

  随着白向云跳起老高的一声大吼,猴群终于吓得四散而逃,远远的看着他们吱吱不已。哈哈大笑的两人也不再理会,收拾了大部分的野果就向左边走去——刚刚在崖上他们看到那边不远处有个相对比较平缓的地方,以他们的身手并不难上去,只要上了这个峡谷,随便找个地方就可以好好享受这意外得到的野果了。

  果子味道并不怎么样,大多数都有点酸涩,不过两人还是吃得津津有味,用白向云的话来说,就是既能填饱肚子,又能补充维生素,还是“别人”馈赠的,不吃白不吃,吃饱了有力气再慢慢找肉食吧。

  这边的山比较平缓,林木稀疏些,不过草丛杂木就比较茂盛了,这样的环境很适合一些小型兽类成长繁衍,但对于要在其中走路的两人来时就不是那么值得开心的事情了,唯一的好处就是只要经验足能力够的话,在这样的环境中每天吃山珍绝对不是奢望。

  接下来的路程虽然难走了点,但好在视野比较开阔,周围风景不错,各类植被明显的分层次生长分布,泾渭分明,看起来甚是赏心悦目,走起来倒也不觉得闷气。两人没话找话的指点着东拉西扯,尽量不让自己的情绪堕进着看起来美丽实际上除了鸟叫风声和偶尔的野兽吼叫之外一片死寂环境中。在这样的环境比较单一的原始丛林长途行走中,要不是学会找乐子自我解闷的话,很容易会让意志不坚定的人情绪失控的。

  白向云早就经历过不少这样的过程,当然知道如何调节自己的心态。他担心的是李刀。虽然他确信已经深得武道三味的李刀不至于这样差劲,不过能将状态保持在巅峰总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头顶上的老鹰还在盘旋,时不时的还有些东西扔下来,然后就是数声唳叫,不过对两人始终没造成什么伤害,他们也就懒得理会,地上时不时出现的野兽足迹的吸引力反而更强些。

  在不知道第几次的判断追踪后,白向云终于找到了个獐的巢穴,守候了两个多小时才猎到这吃饱喝足晒够阳光姗姗回来的家伙,又费了好大劲才剥皮烤熟,看看天也差不多黑了,干脆就在獐的洞穴铺起干草生火过夜。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两人就爬起来,再次例行检查所有的“装备”时,无意中看到指南针竟然失灵了,让对野外知识一知半解的李刀惊愕不已。

  白向云整理着弓箭毫不在意的耸耸肩说:“前面应该有个铬铁矿之类矿脉,指南针只是受到矿脉的磁场干扰而已,没什么的,我们能用来分辨方向的方法多的是。”

  想起读书时候学到的一些基本的辨别方向的方法,李刀这才放下心来,自嘲了一句自己杞人忧天,有白向云这丛林经验丰富无比的人在,寻找行进方向这样的小事情又如何需要担心呢。

  迎着阳光,两人又踏上了逃亡的归途。有了一整只烤熟的獐和野猴送给他们的还未吃完的野果,他们暂时也不但心食物的问题了,加快了脚步向认定的方向前进着。

  很不幸,还未到中午,天竟然又阴了下来,让正在山脉上以最快速度前进的两人终于有了一点点担心,要是再下几天雨的话,他们又要耽误了,而且,在恶劣的天气中,食物和方向的分辨始终是个让人郁闷的问题,连最简单的看树冠辨方向这种方法都会因为雨水而失灵,在这种望山跑死马的地方,要是走偏差甚至是迷路就又是几天的耽搁了,而且还会增加遇到不必要遇到的危险——要是出现狼群甚至老虎豹子的话,对于没好武器没好药物的两人来说那后果可不是说着玩的,在丛林中没人能和土生土长的猛兽比灵活比敏捷比凶狠比残忍,就像水性再好的人也不可能在水中和鲨鱼相比一样。

  打量了一下前面的路途,两人再次加快脚步,只要多走一步,脱离的危险就少一分——当然,也可能离危险近一分,这是谁也没十足把握的事情,只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和认知去前进。

  有一口没一口的啃着獐肉,偶尔咬一口野果解渴,白向云在前面走,李刀在后面跟,四耳四眼还分别警戒着左右的动静。为了起到类似“打草惊蛇”效果,他们嘴里还不停的说着话,手中的木箭还时不时的棒打着身边比较茂密的杂树草丛,不过在惊起一窝马蜂后,挥舞着树枝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是被蜇几个红肿大疮的两人终于更加小心起来,连气息脚步也放到最轻。

  “他妈的。”李刀摸着耳根下和脖子后面被马蜂蜇到的地方咒骂道:“人说江湖险恶,我他妈的也挺过来了,可是这丛林竟然比江湖还要险恶三分,要是我自己一个人的话,绝对怎么死都不知道。”

  白向云也被蜇了三个大包,脸色当然也不是很好,不过听到李刀的埋怨,却摇摇头并不认同:“无论人类社会或者原始丛林,弱肉强食的法则都是一样的。不过丛林里面的食物链要比人类之间简单清楚得多,表现也直接点,而且,在这里人类要是并没有威胁到它们的话,除非它们饿到了极点,不然一般来说无论是豹子或者马蜂都不会主动招惹人类的。可是在人类社会……嘿嘿,只要对自己有利,谁管你那人有没有侵犯到自己的利益威胁到自己的安全呢。哼……要不是道德法律,人类绝对比野兽更野兽。”

  李刀当然知道他这话意之所指的是他的妹妹和家庭被莫名其妙的受到侵害威胁,轻轻的点了点头,谓叹着转移话题道:“就说虎山吧,监狱就是社会的缩影,把所有的利益和矛盾更加尖锐的集中到了一处,要不是我们还有几道板斧,早就被郭老大他们吃掉了。”

  沉默了一下,白向云停下脚步,望着远处山谷升起的雾气说:“兄弟,你说……我们还有没有可能再回虎山呢?”

  “当然有。”李刀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说:“只要我们不死。”

  白向云愕了一下,一拳向他打去:“废话。”

  李刀哈哈一笑闪过:“大哥走吧,想那么多干嘛。走出这丛林,回到清溪,把那小白脸解决掉,然后我们再想其他吧。”

  “好。”白向云一吸气,脸上神色焕然一新:“看来我们都受了这阴郁的鬼天气影响,竟然这样胡思乱想起来了。哈,把该做的事情做了再说,管他呢。”

  说完他也迈步向前面的李刀追去,不过心中还在暗想着要是那祝天安敢动自己的宝贝妹妹一根毫毛的话,一定要叫他生不如死,管他后面是大富大贵还是高手成群。

  “大哥,我们来比比看谁的脚快吧。”李刀头也不回的吼叫着身形乍起乍落,宛如没有重量般在山梁上纵跃如飞。跟了白向云在丛林中十几天,对于如何寻找最好的落脚点和借力点等等在丛林中行走的小技巧他早就娴熟自如,以最省力的方法飞快的穿行着。

  白向云应了一声,调整好身上的一切东西,深吸一口气,双臂一展,整个人如大鹏般向李刀追去。

  或许是天气的问题吧,天上一直跟踪骚扰他们的老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天气越来越阴沉,空气也越来越焗闷,不过暂时还没有下雨的迹象,让两人担心而又庆幸的继续着脚步。

  终于天黑了,这一天两人走了逃亡十二天以来最远的路程,在视野终于模糊下来后才找了个避风的地方休息,当然也身心疲惫累得够呛。

  找不到山洞,虽然白向云也判断这雨短时间甚至今晚内不会下,但为了预防万一,也强撑着折了不少树枝搭了个简易的棚挡雨,虽然不能完全阻隔雨水,不过也聊胜于无吧。

  又是生火,又是吃东西,又是呢喃着这鬼天气轮流入睡,夜里又是经常被各种各样正常或者怪异的声音惊醒,不过事实真的如白向云所料,直到天亮这雨水也没下成。

  背上弓箭和剩余的獐肉,柱着石梭柄继续上路,指南针还没有恢复正常,在沉郁的云层下两人只得根据昨天认准方向越过一道又一道的山梁,每遇到干净的水源就首先喝个饱,然后再装满因为昨天躲避马蜂而碎到没剩下几个鹰蛋壳——这几天一直追袭他们的老鹰可能真的对这样的天气有所顾忌吧,今天竟然没有再追来,让两人没来由的松了口气。

  再两人又登上一个不高的山头时,一片怪异的树林突兀的出现在视野内。说它怪异,是因为别的树林都是绿色的,而这一片竟然是黑色的,树木并不高,不过枝叶繁密,非常茂盛,范围也极广,其中不见鸟飞也不闻声响,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