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逃亡,千里逃亡 (八)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逃亡,千里逃亡 (八)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电话那边的局长沉默了一会,才说:“你是我从警几十年见到过的最出色的警察,我相信你能出色的完成这个任务。”

  “是,局长,我一定完满的完成任务!”高凡心中一喜,响亮的回答说。

  局长突然轻笑起来:“其实……小凡啊,第三点才是你想说的是吧?你是怕要是别人负责这个行动的话,白向云会受到什么伤害是吧?”

  “局长……”高凡有点不好意思了。

  “无论如何,”局长又说:“你都是负责这个行动的最好人选。呵呵……其他我就不多说了,好好做吧,希望一切都能完满的解决。”

  “是,局长。”高凡又响亮的回答说,然后听着局长挂了电话,静了一会,突然软弱的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前面的台灯发呆。

  白向云,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越狱?如果你有充足理由的话,你肯定不会让我再次送你进监狱,但是现在……无论算是为你好也好,算是我尽自己的职责也好,我都一定要追捕捉拿你,我们一直是兄弟,今天却变成了敌人……

  这边的高凡费尽脑汁在想白向云为什么要越狱和如何才能在他进入清溪之前和他联系上甚至截住他,还在丛林中迈着脚步跨过草丛树林的白向云和李刀真正的到了困难时刻。

  八天在丛林中度过的日子让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达到了临界点,原来赞叹留恋不已的美丽景色现在已经变成了让他们厌烦甚至有点绝望的路程:身前身后除了山还是山,除了树还是树,时不时出现范围广大的低矮荆棘更让他们多走了不少冤枉路,让他们有种好像永远都走不出这丛林的感觉。

  两人的脚又一次被崎岖的地形磨起了泡,囚鞋也几乎被磨穿了鞋底,前进速度放到了最慢,现在,辛苦了半天终于找到个小山洞的两人正围在火堆旁一点一点的揉捏着自己的大腿舒筋活络,红肿起泡的双脚敷满了草药。早上那终于走出了阴森晦暗腐臭冲天的大森林的兴奋早已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上午追逐猎物和下午急忙赶路的疲累。

  被潮湿腐臭熏了四天,不但衣服上吸附了不少臭味,几天没洗澡的身体好像也变得脆弱了许多,重新见到阳光的结果就是全身皮肤好像过敏般通红,还起了不少斑点,有点痒痒让他们总是不由自主的想伸手去抓。

  这一天他们并没有遇到水源,不过就算遇到也不敢洗澡,不然的话对在湿度那么大的环境中呆了四天的身体并没有任何好处,要是一不小心有个感冒发烧之类的那就不用赶路了。

  口渴的问题倒是容易解决,差一点的采摘些可食的野菌木芽嚼,好一点的就是弄倒根并不少见的野芭蕉,里面的汁液丰富着呢,要是实在肚子饿也没东西吃的话,它的芯也是可以填肚子的,只是味道并不怎么样。

  因为双脚,知道午夜的时候两人才睡了过去,柔软的干草倒也让他们睡得挺香,用枯枝做了个栅栏的洞口还有外面例行布置下的陷阱也不怕有什么蛇虫鼠蚁的进来,何况,洞中还有御寒加御兽的火堆呢。

  早上醒来的时候,白向云望着东边这几天来第一次出现的满天彩霞,还有天空中那宛如马尾的纯白卷云,苦笑着对李刀摇了摇头:“兄弟,我们要抓紧时间赶路了,快就下午,迟就明天可能会下雨,不知道会耽误多少时间呢。”

  “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李刀也看着将自己的脸也映红了的彩霞,想起读书时候自然地理课本里的俗语。

  白向云点点头:“大自然是很好的天气预报员。看着朝霞的样子,可能会是场大雨了,但愿不会连下几天。”

  “大哥走吧。”李刀没有再废话,提起已经收拾好的东西就迈步向前。既然躲不过,那就尽量多抢点时间了,至少要找个好点的遮风挡雨处所,不然的话在这样的天气环境中他们能活过三天就是超人了。

  可惜运气好像偏偏要和他们作对似的,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下到了个宽广的谷地,走进去才知道这长满杂草的谷地竟然是一片沼泽,看范围不是轻易就能越过去的,而沼泽中间那隐约可见的野兽骨骼更是令他面面相觑。

  “绕路吧。”白向云看看谷地两边高耸的山,无奈的说:“这沼泽情况不明,我们也没工具,简陋的大草鞋很难说能否在最坏的情况下支撑我们的重量让我们不停前进,我们没必要冒险。”

  “那我们要走多好多路了。”李刀遗憾的看着两边起伏蜿蜒的群山,然过去得从这些山上绕一圈呢。

  “我们有时间。”白向云故作轻松,又看看快要黑下来的天说:“我们得赶快找地方,就快下雨了。”

  话还未说完,身边不远处的草丛的就游出条花花绿绿的蛇,仿佛根本看不到他们两人般自由自在的想沼泽中游去。

  两人又对望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庆幸没有鲁莽的穿过这沼泽,不可测的变数实在是太多了些,而一旦进入沼泽,两人的防御能力可是要大打折扣的,此消彼长,天知道他们最后能不能完整的从沼泽那边上岸呢。

  白向云两边看了看,选择了从看起来山石比较多树木杂草少些的左边群山绕路,经过一番努力,两人终于在雨点落到身上时举着火把找到了个比较大的洞穴,忙不迭的趁着雨还不大的时候多找了些枯枝干草,燃气火就这样看着洞外的雨幕发起呆来。

  “大哥,你说……他们会不会以为我们已经死在了丛林里?”良久后,李刀扭头对白向云说。

  想起已经是自己越狱的第九天,高凡也应该得到自己越狱的消息了,想起他对自己的了解,白向云摇了摇头:“不会。除非找到我们的尸体,不然没几个人会相信我们已经埋骨荒山。至少高凡就永远都不会相信。”

  李刀点点头,又发起呆来。

  “兄弟,你……后悔么?”良久后,在越加大了的沙沙雨声中白向云突然轻轻的问道。

  李刀的身形凝了凝,猛的扭过头来看着白向云,眼睛睁得大大的,脖子加粗,脸也涨红了起来,委屈而又艰涩的说:“大哥,你这实在侮辱我。”

  白向云心中一震,挪了挪P股坐到他身旁,揽上他肩膀低声的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这样问的。”

  定定的看了白向云那仿佛在说明自己问心无愧和无比抱歉的眼睛一会,李刀终于转过头去又盯着外面的雨帘,轻轻的说:“这辈子,能让我跪求认错的只有我父母,能让我心服口服叫一声大哥的……也只有一个,就是你。”

  白向云五指一紧,用力捏着他的肩膀,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雨水时大时小,从天黑下到天亮,又从天亮下到天黑,一直下到第十一天中午才收住。幸好他们寄宿的山洞位置比较好,并没有被山洪冲到,甚至因为风向问题,飘进洞内的雨点都不多,所以洞内还算是干爽。

  匆忙间他们收拾到的柴火并不多,因为下雨,虽然白天也挺冷的,但两人还是不敢起火取暖,只有到晚上快睡觉的时候才燃起来御寒,绕是这样,还没等第十一天天亮,洞内的枯枝干草已经烧完了,要不是晚上的时候有两只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家被冲垮了的兔子进来,他们身上所剩下的食物还不够身体所需呢。

  在烧烤这两只自动送上门来的兔子时,满脸惊喜未散的白向云和李刀最感慨的一句话就是:天无绝人之路。

  云收雨住时,下面的沼泽谷地完全的变成了泽国,黄中带黑的水看起来甚是秫人,还不断的有气泡冒出,想来那里必然是噬人之所,不过零落涌起的暗泉看起来倒是有点赏心悦目。

  估计着山上还不好走,两人决定在这里再多等一晚,同时找些草药将脚上的水泡和身上的红疹治好。

  不过晚上倒是辛苦了他们,两夜一天的雨让远远近近都找不到能燃烧的枯枝干草,晒了一个下午并不大的太阳也不行,勉强烧起来那个烟啊……熏得两人鼻涕泪水齐流,逼不得已只好把用来做床的干草省着烧了,倦缩着全身背靠背全力调动着全身气血高速运行打坐了一晚。还好,在第十二天起来准备上路时并没有因此感冒。

  看来不但他们的体质不错,郁千风教的冥想方法也好。

  迎着阳光,两人吞吐着两天三夜龟缩在山洞的郁闷终于上路了。或许是因为刚刚被雨水冲刷过,又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心情终于得到解放了吧,前两天看得厌倦不已的丛林山野景色现在看起来竟然清新美丽无比,就像刚刚进入丛林时那种每一处每一点都是一个风景的感觉,就连那黑乎乎的石头也觉得独特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