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逃亡,千里逃亡 (六)
章节列表
第十章 逃亡,千里逃亡 (六)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李刀吓了一跳,急忙向火堆猛扔枯枝,眼睛也到处搜索着:“在哪里?在……啊……”

  用不着白向云回答,三双绿幽幽的眼睛有如鬼魅般无声无息的在大森林那边的黑暗中浮现,冷冷的盯着他们。

  白向云也发现了,转身面对着它们慢慢的退到火堆旁,将手中的火把丢进火堆,弯腰拿起了放在地上的强弓。

  “好了。”白向云看着火苗又窜高了一点,阻止了李刀继续往里面扔枯枝的手:“有火它们是不敢接近的,这些柴火我们至少要支撑到天亮呢。”

  李刀停住了动作,也看向那几双绿幽幽的眼睛。除了在动物园,他还从没见过狼,昨天早上的青背狼只让他听到一声惨嚎,根本连一根毛也看不到。现在终于见到了,还是真正的野狼,更一来就是三只,不过看不清身子。三双冰冷的绿眼没带一丝感**彩,更是连转动一下也欠奉,就好像是凭空漂浮在那边的黑暗中,那种冷漠幽深竟然让一向自认为胆大的李刀有种从心底深处颤起的惊秫。

  “射死它们么?”李刀强自镇定了一下心神,也拿起桑木弓走到白向云身边低声的说。

  白向云摇摇头:“等一会,看看它们到底有多少头再决定。灰狼不像青背狼,它们是成群结队行动的,有时一下子出现几十上百头也正常。”

  “上百?!”李刀觉得自己的舌头有点打结的倾向。

  “是的。”白向云冷静地说,语气中没有一丝惊慌:“只是这种大集群很少见。不过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主动攻击,要是激怒了它们话,它们会不顾一切的发起进攻。我们武器不多,没有和他们搏杀的资本,近身搏斗更是愚蠢之举,只能看情况应对了。”

  李刀点头表示明白,将所有的木箭都收集到两人中间来,然后就学着白向云半跪在地上,弓在手,箭上弦,随时准备应付一切危险。

  白向云偷空转头看了一下所剩下的枯枝,又低声的对李刀说:“要是我们的柴火不够,或者等会出现的狼太多的话,我们就爬上树去,在上面,我们的箭能得到无限的补充。”

  说完,他对离他们最近、刚刚出现松鼠的那颗大树努了努嘴,李刀这才醒起那两只小家伙为什么跑这么快了,敢情是嗅到了狼群出现的危险气息。

  狼是丛林里最可怕的动物,有极强的耐力和狡猾的智力,任何生物包括老虎豹子都躲不过狼群的攻击围猎,现在他们只看到三只,不知道还有多少埋伏在大森林那面,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好。两人不敢有丝毫松懈,小心的预防着眼前的几只突然扑上,一边竖起耳朵提高精神搜索四周,看看有没有别的狼绕到自己的两边甚至后面去。

  在这种聪明狡猾的高智商而又残忍无比的动物面前,少有一点不慎就是埋骨山野甚至尸骨无存的下场。

  所有的野兽都怕火,现在火堆是他们的保护神,只要火堆不灭,只要不主动招惹它们,狼一般是不敢近前的,对于这一点富有经验的白向云信心满满。留意了好一阵,并没发现周围有其他的狼,看来能感知的范围内就只有这三只了,或许它们是一家子吧,又或许是刚刚成长起来出来历练的三兄弟姐妹 ,谁知道呢。

  无论如何,危险性都是一样的。

  时间在火堆噼噼啪啪的燃烧中一分一秒的过去,三只狼还是没有动一下,就像几个绿眼雕塑般悬停在前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更不知道它们下一步会如何做,两人只能时刻将神经绷到最紧张状态警戒着。

  就在两人三狼干瞪眼着不知所以时,一阵微微的嗡嗡声从大森林那边响起,瞬间就迅速扩大到有如一片蜜蜂叫般大声,三只狼猛地转头向后,白向云也是脸色一变,迅速抓起刚刚采集回来的草药丢进火堆边沿,然后拉了一把李刀又向火堆靠近了一点。

  嗡嗡声顷刻到了眼前,竟然是更加大一群的血蚊,在火光照耀到的范围中遮天蔽日。

  几声狼嚎响起,前面这三只和两人对了十几分钟眼的灰狼首先身受蚊害,激烈的上窜下跳着企图甩开血蚊的袭击。不过血蚊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对三只狼来说除了口咬和尾巴拍之外根本没有第三种方法将它们驱赶,而对血蚊来说,皮毛并不厚的狼身可是它们相当之好的饱餐处所。

  看着前面的热闹,李刀忽然闻到一阵奇怪的臭味从旁边升起,耸了耸鼻子才醒悟是白向云刚刚丢进去的草药燃烧发出的气味,忍不住的用袖子捂住了鼻孔。

  白向云嘿嘿笑了笑,竟然将强弓放下来,人也坐到地面上,伸着懒腰对李刀说:“没事了。有这气味血蚊不敢过来,我们在这里看热闹就行了。”

  李刀抬头看了看,血蚊果然在头顶数米高的空中嗡嗡的飞旋着却不敢落下,随着奇怪的臭味越来越浓,血蚊甚至又飞高甚至散开了一点,而三只灰狼那边却聚集了更加多的数量,在它们只能用慌乱和疯狂来形容的腾跳中,李刀也终于看清楚了灰狼的真面目——和狼犬差不多大,头圆,胸背宽厚,四肢健壮,充满了爆炸的力量,尾巴不长,浑身毛色灰黑,光滑油亮,只是现在身上附着了不少血蚊,看起来就像灰色的斑点狗一般,四肢爪子是奇怪的惨白色,但那勾状的弧度让人绝对不敢怀疑它的锐利。

  看着面前混乱的场景,李刀不由有点啼笑皆非,本来血蚊是他们的威胁,灰狼也是他们的威胁,而现在这两个对他们来说都是强大的威胁竟然自己打了起来,而白向云只用几棵不知名的青草就将最烦人的威胁拒之数米之外,还能乐呵呵的在一边坐着看热闹。

  这真是个奇妙的大自然,这真是个奇妙的经历,这真是个难忘的场面——这两个威胁缺了任何一个他们都得头大如斗。

  三头灰狼在血蚊无尽的轰炸下终于撑不住了,又发出几声好像不甘的嚎叫落荒而逃,转眼就没了影子,而满天的血蚊见地上的两个人已经是啃不进去的硬骨头,也是嗡的一下转向向灰狼逃走的方向满去,瞬间声息全无,现场又恢复了和半小时前毫无区别的清净,甚至连篱笆树枝也没倒下一根,外围的陷阱也没发动一个,就像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象。

  起身习惯性的拍了拍衣服,李刀看着白向云指指火堆中的草药灰烬说:“人说四两拨千斤,大哥你这次才是真正的名符其实啊。”

  “运气,真的是运气而已。”白向云又加了几根枯枝进去,耸耸肩说:“说真的,我也没想过会是这样的场面,呵呵……刚刚看到那三头灰狼的影子,还觉得它们有点可怜呢。”

  李刀也笑了起来,这几头灰狼看来短时间内是再也不敢回这个区域的了,明天他们行进时倒是可以少了个顾忌。

  “本来遇上狼是不应该跑的,正确的方法是时不时回头看它们,它们就不会轻举妄动,万一要是狼从背后扑过来,这时候千万不要回头转身,不然的话狼就会立即咬住你的脖子。要是不转身,估计着它就要扑到背后的时候,就顺势一个背摔将它摔过去,然后用武器对付它。可是……”白向云好像想起刚刚在大森林边缘的一幕般有点心有余悸的说:“可是刚刚在我拔草药的时候一下子就出现了三头,还是在我身边不同方向出现的,最坏的是我手中除了火把外根本没有别的武器,所以想不跑都不行。好在它们对火不是一般的惧怕,竟然不敢就这样对我攻击,让我逃过了一劫。”

  “还有就是你也担心我这里也会有狼群甚至数量比在你身旁出现的更多吧?!”李刀淡淡的笑着看着他说,眼中充满了衷心的感激:“对于狼群,我甚至连新手都不是。你说了这么一大堆,都是在教我而已。”

  白向云也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但那表情已经不言而喻。

  可能枯枝烧到了带着松脂的节眼,清脆的噼啪声中火苗更加高窜起来,将两人的脸映得通红,也将两人越来越饱含感情的双眼照得更加明亮。

  患难见真情,兄弟,这就是兄弟!

  这一夜,他们轮流的警戒着,虽然睡得并不安稳,但心中却前所未有的踏实。

  天微亮,白向云就把李刀叫起来,拿了弓箭梭标,来到地势比较低的地方找了些野菜,又采了一大堆在这温润的丛林天气中还蓬勃生长的野蘑菇和山薯,将已经全部喝光了的鹰蛋壳装满了水,再回到火堆旁将山薯丢进了尚未熄灭的灰烬中焖烤,然后就这样一口干肉片一口野菜蘑菇一口盐水的吃起早餐来,野菜和蘑菇那原汁原味的清甜让他们胃口大开,最后不但吃掉大半残存的肉片,还把准备烤熟了带上路的山薯也全部吞下了肚子。

  在太阳照耀到身上时,两人都饱到瘫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