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逃亡,千里逃亡 (五)
章节列表
第九章 逃亡,千里逃亡 (五)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是老鹰。”仰头看天的李刀哭笑不得的说:“想不到这些臭鸟儿竟然这么聪明,竟然懂得空战。”

  “不然飞下来啄你然后让你烤了吃啊?”白向云笑着说,也抬头向天望着翱翔盘旋的两个老鹰,突然更加大声的笑起来:“但愿它们扔条毒蛇下来,我们又可以不劳而获了。”

  “这想法不错。”李刀也嘎嘎怪笑起来,摸着刚刚被石头砸到的部位说:“不过不大现实。”“不管它们了。”白向云踢起尘土埋向火堆:“受了昨天的教训,它们应该不敢轻易飞低的。我们抓紧时间上路吧。”

  李刀应了声,对天上鸣叫着盘旋的两只老鹰竖了竖中指,也收拾起东西来。

  前路漫漫,为了节省体力,两人匀速前进着,还时刻根据地形坡度调整着全身的重心与呼吸配合着步伐,让体力的消耗保持在最低水平。

  老鹰还是时不时的扔下一两颗石头或是树枝袭击他们,不过因为树林繁茂和两人的不断移动,根本没有一次能砸中他们的。这结果好像让这两个老鹰非常恼火,更加凄厉的叫着,在白向云偶尔射出警告它们的强力木箭下却又无可奈何。

  以前深刻的多次经历让白向云知道,在丛林中行走有条件的话绝对不能让肚子饿着,不然体力很快就会消耗殆尽。所以现在两人一边啃着老鼠肉干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胡扯着朝目标方向前进,又快到中午的时候竟然见到了一从野生桑树林,而且上面还有一些残留的桑椹,让惊喜不已的两人吃了个半饱。而桑树是非常好的做弓和箭的材料,白向云当然不会错过,在李刀的配合下很快就用无处不有的石刀砍了根大枝做弓,绞了几股桑树皮做弦,斩了些桑树枝做箭,又摘了些大小适中的桑树叶箭羽。这回,他们射出的箭的准头会更加准确了。

  做箭羽的材料最好当然是大中型鸟类的翎毛,不过在丛林中捉鸟并不容易,两人只有因陋就简了。盐是人体必不可少的东西,不过他们还有,不然的话桑树林中汩汩流过的小溪会是丛林中最好的采集盐巴的地方——小溪中有不少浮游生物和植物,这些东西富含盐分,只要用衣服或者割个袜子做网兜捞上来再烘干,去除杂质,就能得到不薄的一层盐巴。除了这个方法外,再想在这样的地方找到盐就只能找盐矿了,不过这是非常耗费精神力气的事情,更需要丰富的经验才能找到。

  吃饱了桑椹休息的时候,白向云还在李刀奇怪的目光中脱了条裤子捣鼓了一阵放进小溪,休息完毕后就提了起来,里面已经钻进了五六条三四个指头大的鱼。白向云拿了条未用完的桑树皮串了起来,笑着对一脸惊奇的李刀说这就是今晚的晚餐了。

  看着大哥得意洋洋的提着一串鱼继续上路,李刀摇摇头,满胸的感慨在丛林生存还真是件极具学问的事情,不过真做好了也能每天的吃香喝辣,那享受和城市中的什么大酒店比起来毫不逊色,而且更营养,还不用钱。

  在太阳又一次接近山头的时候,一片看起来极端幽深茂密的原始森林出现在他们眼前,白向云又一次检查了两人身上的装备和食物,决定不贪心冒进,先在这里过一晚,等再找多谢食物和做多些能防身的武器再说。

  这里植物实在是多于茂盛,其中不知潜藏着多少的危险,两人不敢随便去找山洞寄宿,只得拣了个避风的地方,拖了大量得枯枝燃气火堆来,还在周围用树枝插了个简陋的篱笆预防,篱笆外白向云还利用地上的坑或者旁边接近地面的树枝布置了好几个陷阱,以期晚上睡着的时候一旦有什么具有攻击性的动物接近的时候能得个警报,更能给他们一点缓冲时间来应对。

  终于将一切布置完成,太阳以已经下山了,白向云又顾不上劳累,就着熊熊的火光在周围找了不少尖利的石梭,用树枝扎了个柄,一柄简陋的投标就这样完成了。

  掂了掂重量,白向云满意的对一边往火堆中添加柴火的李刀说:“除了弓箭外,这个是对付山猪等大型动物的最好武器了。”

  “要是我们能有两杆枪多好。”李刀感慨着他手中东西的原始,一脸向往的说。

  “枪?”白向云摇摇头:“别以为在这里有枪就能解决一切,只要你开一次,周围数十里范围内的动物肯定一下子跑个精光,到时候……你就等着每天吃野菜野菌吧,看不把你的嘴巴淡出鸟来。”

  李刀呆了呆,苦笑着摇摇头说:“我还真是什么都不懂 。”

  白向云看向前面在黑暗中更加幽深的原始森林,轻笑着说:“再有几天,你就什么都懂了。这几天我们遇上的所谓危险,只能算是序幕而已。”

  李刀点点头没说话,眼睛却紧紧盯着前面的森林,仿佛在估计里面会有多少珍禽异兽有会有多少危险般。

  真正的入夜了,气温也低了点,却突然不知从哪里窜出无数半个尾指大的蚊子轮番向两人袭来,立即将两人弄得手忙脚乱极为狼狈。虽然前两晚也他们周围也有蚊子出没,但都是数量稀少个头很小,哪像现在这样有如轰炸机般或者说是有如蝗虫过境般铺天盖地的向他们围攻。

  “都冬天了怎么还会有蚊子的?”李刀在白向云的指点下最下限度的靠近火堆,一边疯狂拍打着前面从头到脚无处不向他冲来的大蚊子一边对白向云吼道。

  “这是血蚊,是森林里所有动物的克星。”白向云也大吼着躲闪拍打,最后干脆拿起一根火把来驱赶,李刀也醒悟过来,脚一挑就将一根更大的正在熊熊燃烧的枯枝拿到手里,呼呼的向前面不断扑来的血蚊横扫着。在他们的反击之下,地上不断有血蚊尸体掉下来。

  两三分钟后,血蚊终于稀少了许多,地上也铺了厚厚的一层黑乎乎的让人不已的蚊尸,有的还在不断的振翼弹动着。

  在两人脸上手上又添了几个巴掌痕后,血蚊终于退了下去,倏忽间就全没了影子,要不是一地的尸体证明,刚刚让两人狼狈不已的事情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

  “李刀,你在这里看着,我去找点草药。”白向云换上根火光更大的枯枝对李刀说:“等会血蚊还会来的,这些小东西可是出了名缠人,我以前有个战友单独出训的时候被攻击,挣扎着回营区后竟然要输血才活了下来。”

  “那你快去。”李刀不由头皮发麻,连忙将火堆加得更大。找草药的事他知道自己是一点忙都帮不上的,要不是坐牢,他很多时候连麦子苗和稻谷苗都分不清呢。

  半小时过去了,李刀一边无聊的抽着所剩无多的烟一边警戒着,一双锐利的眼睛还在不停的在周围知名或不知名的树木繁盛树冠上扫视着。虽然这几晚都在丛林中度过,不过第一晚是不停的逃亡,第二晚累到根本没时间和心情看,第三晚干脆就高高的躲在树上就着昏暗的火把打量一下周围,然后就新鲜而又安心的睡了过去,可以说是从来没有真正用心也没那个时间聆听体悟这自己时会向往却又从没真正见识经历过的场面,现在就自己一个人,火光熊熊,周围一切还算清晰,而自己也暂时无事可做,才记起需要好好的看一看,看一看这原始丛林,看一看这神奇的大自然,看一看这第一次又或许是今生唯一的一次惊心动魄的渡过的地方。

  除了远处偶尔传来的兽吼鸟叫和风吹外,周围的情况还算是平静。西边一个大树丫上还有两只灰色的松鼠好奇的打量着他,只是看向火堆时小眼睛中才有了些畏惧。

  李刀第一次见到灰色的松鼠,好奇之下不由上前几步和它们对望着打量起来,还努嘴对它们吹了几下口哨。两只小松鼠竟然也不怕他,歪了歪头又看看他,还跳跃起来有点兴奋的样子,四只小眼睛映照着火光越发明亮,看来它们从没见过人类,对李刀真的好奇得很——这个大家伙怎么不像山中其凶猛的大动物那样四脚着地呢?而且看起来还很友好很和善。

  李刀见他们那调皮样,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还举手对他们招了招。

  两个小松鼠突然像受了惊吓一般,小头向大森林那边转了一下,然后飞快的转身,“哧溜”一下就窜上树冠上方没了影子。

  李刀不由有点郁闷,还想着以后弄两只回家做宠物呢,想不到自己和它们打个招呼竟然吓走了它们,正想转身坐回火堆继续无聊,突然又觉得好像那里不对劲。

  这两个小东西一直对自己好奇着呢,也应该在上面打量自己好久了,没理由会被自己的一个举手吓到,难道是这里有什么不对?

  正想抬头察看一下周围,大森林那边已经传来一阵光亮和杂乱的声音,还没待李刀反应过来,白向云已经一手持火把一手抓着一大把青草仓惶的冲了进来,不等李刀问话就急忙说:“快加大火,有狼向我们这边来了,数量还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