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逃亡,千里逃亡 (四)
章节列表
第八章 逃亡,千里逃亡 (四)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以前的野外生存经历白向云也见过青背狼,不过远远看见就避开去,并没有这样对峙过,只知道它们一向只独来独往,在自己的领域内称王称霸,只有在春天交配期才会走出自己的势力圈子去寻找伴侣。现在是冬天,不用担心这里有第二只会给现在已经没有了什么力气的自己造成威胁,所以白向云也放心的坐在地上在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几乎耗费殆尽的精神和力气。

  李刀只所以叫白向云,并不是担心他会出什么事情,而是因为他在睡了一晚的大树上发现了两个鸟窝,里面还有一些几近拳头大鸟蛋,足可以补一下被虐待了两天三夜的身体了,这一点让他十分兴奋,却想不到要不是他这一声大喊的话,白向云还真的可能遇上不测。

  见白向云迟迟不回来,还有刚刚响起的那声一听就知道是野兽的惨嚎,李刀终于觉得不大对劲,不过听白向云的语气并没什么大事,也就小心的捧着鸟巢溜下树来看看他到底在干什么。没想到一走近就发现他正坐在地上喘着大气,水洼另一边还躺着个脖子还在汩汩流着血的像是他以前经常吃的果子狸般的动物,不由奇怪不已。

  听得白向云述说了刚刚的惊险,李刀也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头皮发麻之余也是大呼运气,这回他终于见识到了丛林的危险,要是白向云有什么不测的话他一个能不能走出去绝对是个问题。

  看着李刀放在面前粗大的鸟蛋,白向云苦笑了一下说:“兄弟,这下惹了大麻烦了。”

  “什么”李刀看看他,又看看鸟蛋,不解的问道:“什么麻烦?”

  “这是老鹰的蛋。”白向云继续苦笑着说:“我以前在部队进行野外单兵拉练的时候也试过掏这种蛋吃,却被两个老鹰追杀了几天几夜,最后实在是烦了,就干脆开枪把他们干掉。”

  李刀当然能够想象得出被高高飞在天空不停骚扰的老鹰追杀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不由目瞪口呆,呐呐的看着他说:“我们现在没有枪,岂不是……我放回去行不行?”

  “不行。”白向云摇摇头:“别说你拿过它们的蛋,就算是碰过鸟巢也不行,只要沾染了了别的动物的气息,老鹰就会和这动物纠缠到底。丛林里的蛇之所以会成为老鹰的最大天敌,就是因为它们老在老鹰的巢穴晃来晃去。嗯……这些我都是听一些老兵说的,我自己并没研究过到底是不是这样。”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李刀想了想,干脆心一横,拿起一个鹰蛋举到眼前:“那我干脆把它们吃掉。靠,我就不信几个扁毛畜生能将我怎么样。”

  “等等。”白向云见他就要将鹰蛋向地面的小石头砸去,连忙制止住他说:“斯文点。都到了这样的地步,吃它肯定是要吃的,不过还要讲究方法才能物尽其用。”

  “怎么?”李刀把蛋递给他,看看他到底如何斯文的吃。

  白向云接过蛋笑了笑,拿起一根木箭在比较尖的那边轻轻一戳,然后再递给李刀:“吃吧。”

  “这就叫斯文啊?!”李刀奇怪的看着他。

  白向云点点头:“没错,这样的话你能把蛋吃到,蛋壳也能保留下来。”

  “保留蛋壳?要来干什么用?”李刀还是不解。

  “做水壶。”白向云说着起身向斑林狸走去,继续说:“丛林中找干净的水源不容易,我们现在缺少水壶,这样大的蛋壳刚好能用上。”

  李刀这才明白过来,笑着说:“又学到了一招。”然后毫不客气将蛋清蛋黄倒进嘴里,那腥中带香的味道让他咂嘴不已。

  就着水洼,白向云把失而复得的斑林狸处理干净,又燃火烤好,再扯了些藤做了个网兜将蛋连巢装了起来,然后一边吃还在滋滋冒油斑林狸肉一边上路。

  虽然只有一点盐做调味,但两人还是吃得肚子也滚圆起来。加上还剩下的老鼠肉,他们至少不用担心晚餐没有着落了。

  时已接近中午,两人为了尽快离开这老鹰的老巢,一吃饱就加快了前进速度,还专门拣树木茂密的地方走,希望能够以此来躲开出去觅食还未回来的两窝老鹰。

  中午的时候他们终于见到了进入丛林这么久以来的第一条小溪,看了看小溪两岸的水草一切正常,水里还有些小鱼欢快的游来游去,基本确定了这是条干净清洁的小溪,忙不迭的伏下去喝了个够,歇一会后又戳了几个蛋做午餐,再装满水后就又上路了。

  太阳偏西的时候他们终于被两头老鹰找上,凄厉的叫着在他们头顶不停的盘旋着,就好像时刻都会扑下来和他们拼命,那声势让李刀缩头不已。

  在到了一丛比较低矮的树林时,白向云招呼李刀伏下来,然后弯弓搭箭静静的等待着老鹰飞低,直等了五六分钟老鹰才慢慢盘旋下来寻找他们的踪迹,让白向云看准机会一箭射出,将一只不知道是公是母的腿部射了个对穿,更加凄厉的叫着拼命扑腾着米多长的翅膀向上升起,连木箭也带走了。

  看着远去的两只老鹰,白向云和李刀终于松了口气,终于甩开被从空中监视那种让人郁闷不已的感觉了。不过白向云清楚事情还没完,不说还有两个还没找上他们的老鹰,就刚刚那个没受伤的以后也会阴魂不散般跟着他们,加上有了对这次铩羽而归的教训,肯定不会再飞低让他当靶子,让是晚上趁他们睡觉的时候来袭击的话,可实在是件让他们头疼的事情。

  只有千日做贼,那有千日防贼的。

  一路上他们再不停留,还在途中拣了几颗燧石,预防打火机坏了的时候能用这原始的工具生火。在丛林中对任何人来说,火都是比食物更重要的东西,白天可以烤东西吃,晚上可以阻止各种野兽接近,从而让自己得到好好的休息。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令一对老鹰也盯上了他们,不过两人毫不理会,在找了足够的枯叶枯枝在一块石崖前升起火堆后就吃起晚餐来,然后就是休息睡觉,让粗逾大腿的枯枝在身边一直燃烧着。

  半夜白向云醒来添加柴火时已经听不到老鹰的鸣叫,不过丛林中各种各样的声音还在此起彼伏,让他情不自禁又想起了以前在军队的时候进行野外单兵拉练训练的时光。自从复员退伍的那一天起,他以为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渡过这样的日子,想不到才五年多点而已,自己竟然又要在丛林中挣扎活命。

  这到底是命运还是必然呢?他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要是自己没有曾经的经历的话,今天早上能不能在青背狼爪下生存下来还是个问题。

  吃了个鹰蛋解渴,有抽了两根烟,白向云还是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看看身边睡得正酣的李刀,轻轻的感慨着这世界上竟然还有他这样的人。

  或许就是他这样的人和自己的亲人才能让自己走上今天这一步吧。

  想不明白,白向云干脆放下一切什么都不想,反正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维护自己必须维护的东西就行了。人活一世,不就是想让自己快乐幸福些么,只有做自己想做喜欢做而又能够做的事才会快乐,拥有自己想拥有维护已经拥有的完整才会幸福。

  其余的管他呢。

  白向云干脆盘膝冥想起来,越狱几天了,自己还没试过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在这需要步步为营的原始丛林,必须要将精神保持在最佳状态,以应付随时都会面临的危险。

  而冥想就是让自己精神提升的最好方法。这是部队总教官对自己耳提面命过的,也是郁千风无数次强调过的。

  冥想可以让心彻底的平静下来,人只有平静下来才能真正的看清楚自己,才能更多的感知周围一切,才能更冷静面对世界,才能更理智的处理事情。

  冥想,那就冥想吧。

  就这样,听着丛林中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声音,没有一点人类社会的喧嚣恶俗,他瞬间就有了离世的感觉,心神就这样沉到心底的最深处,全身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停止了跃动,整个人竟然宝相庄严起来,在黑暗中静止,精神却又无限扩张,好像已经渗入整个原始丛林。

  火未熄,天已亮。白向云还未从冥想中恢复过来,李刀也还卷缩着身子半醒不醒,一块拳头大的石头突然从空中掉下,重重的砸在了李刀身上,让他有如条件反射般迅速的跃起,一个空翻就退出两三米外,摆起防守的架势看着面前的白向云。

  还没等李刀醒悟到底是怎么回事,“啪”的一声,又是一块石头砸下来,不过是掉到了将熄未熄的火堆中,溅起大片火星,不过好在都没飞到白向云身上。

  在李刀的呼叫中,白向云终于神游完毕,长长的吐了口气看着面前的火堆奇怪不已。练武这么久了,冥想入定的次数多到数也数不清,但他还是第一次进入如此深沉的状态,看来应该是身处于这灵气十足的原始丛林之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