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逃亡,千里逃亡 (三)
章节列表
第七章 逃亡,千里逃亡 (三)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中午休息的时候,白向云利用地上现成的坑做了几个小陷阱,没多久就抓了几只出来晒太阳或是找食物的倒霉老鼠。正在李刀看着在草绳的捆绑下疯狂挣扎的硕大老鼠不知道如何处理时,白向云扯起其中一只的尾巴,往旁边的两人合抱粗的松树上一摔就将老鼠摔晕过去,然后叫李刀看着他,手指在老鼠的鼻子上的皮轻轻一撕,再一扯,然后抓住血肉淋漓的头部将皮翻过来向尾巴方向用力一拉,竟然就这样轻易的将老鼠皮撕了下来,再用木箭划开红白相间的肚子,将所有内脏全部逃出来丢掉,就这样串着向已经燃起的火堆伸去烘烤,让李刀又一次看的目瞪口呆。

  不久所有的老鼠肉已经全部烤干,白向云小心的用薄膜包起来收好。这可是很补身子力气的东西呢,只要保存得好,在这样的天气中至少能放上一个星期,要是那天没肉吃了就可以拿来解馋了。当然,要是路上无聊的话也可以拿来当零食,反正肚子饱些总不是坏事。

  弄完一切后,两人又继续向认定的方向前进,当早上以为的美景变成四面八方可见的千篇一律景色时,他们开始无聊起来,丛林中几小时前还清爽,现在却仿佛一点也不流动还焗起一些枯枝败叶难闻味道的空气也让他们感觉烦闷,但还是一次不漏的数着自己的脚步从这个山头爬上下一个山头,以此来计算自己到了多远距离。

  不过每次登上山头,四下看到的都是无边无际的同样的山头让两人很有种无力感,在这样博大的自然环境中,两人自觉自己连沧海一粟都算不上。只有看到天上偶尔轰鸣着飞过的飞机时,他们才意识到自己是人类,自己是这个星球的统治种族。

  而平时看来冷冰冰的飞机这庞然大物也第一次给了他们亲切的感觉。

  太阳刚刚在身后的山头落下,丛林中已是一片昏暗,两人找了好久也找不到能让他们歇息的山洞,只好找了棵四五人合抱才能抱过来的大树,燃气蘸满了松脂的火把在大树丫间休息。

  今天不轻松,但也并不怎么劳累,两人听着火把燃烧松脂的噼啪声观察了一下树上的动静,确定没什么危险动物才就着宽大的树丫躺下身子。

  气温越夜越低,两人听着呼呼掠过树梢的山风开始怀念起监仓中的硬板床来,山风中偶尔会送来夜鸟的鸣叫和野兽的嘶吼还有惨叫,这是掠食动物在狩猎了,第一次听到这种声音的李刀虽然心惊胆颤,不过倒也不担心高高睡在树上的自己会成为它们的猎物。好久以后他们才慢慢入睡,但也因为感觉的不习惯时不时的惊醒,直到火把烧完松脂自己熄灭。

  天才蒙蒙亮,白向云就起了身下树,迅速的来到昨晚找树洞时见过的那个有潭水洼的地方,计算好风向蹲下来隐藏。昨晚他在这里发现了不少动物的脚印,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他今天能为日后多准备点粮食。

  在东边快要光亮时,一只斑林狸(别名斑菻狸,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体长37~38厘米,体重2000~4000克,典型喜湿热的林栖兽类,多于夜间单独活动。)终于出现在视线内,让白向云暗叫运气实在不怎么样,这东西太小了,去头去爪去内脏根本没再剩下什么。不过有总好过无,现在的境况也让他顾不上出现的目标是不是什么国家重点保护动物了。弱肉强食是绝对而且唯一的丛林法则,而现在自己最需要的就是食物。

  “斑林狸,你就埋怨你的运气比我更不好吧。”白向云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小东西默念着说。斑林狸很小心,竖起耳朵一步一望,一副随时准备逃走的样子。在原始丛林中,没有任何一种生物生存说得上是容易的,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警惕。现在这斑林狸更是这样,在就要接近水洼的时候更是时不时的站起身子耸动着黑黑的鼻头在空气中嗅着,让白向云知道只要弄出一点点动静它就会惊慌逃命。

  不过白向云是不会担心被这小东西发现的。他在上风口,体味绝对不会送到它那小小的鼻中。终于到了水洼边,斑林狸又四下打量了好久,确定没有危险后才低头喝水,不过它以前好像是受到了教训般,连喝水也警惕得很,快速的舔两口又站起身来四下嗅动张望,漆黑的小眼睛闪动着让人爱怜的光芒,让白向云差点就要放弃捕猎它。

  不过这小东西好像实在是口渴了,看到还是一切平安如常,就伏下身子大口大口的舔起来,白向云也慢慢的搭上木箭拉开了手中的强弓。

  现在他距离斑林狸大概是十五米的距离,有信心一箭将这小东西射个对穿。不过要是刚刚它处于最警惕状态的时候就不敢保证了,丛林野兽的反应能力可是十分惊人的,或许他的木箭还没射到一半距离时班林狸已经逃之夭夭。

  斑林狸还在专心喝着,好像要一次喝个饱然后迅速离开,好将危险降到最低。不过它这样子对白向云来说是最好的机会,直起了点身子眯上眼睛全力将弓拉开准备就要射。

  忽然,一个长长的影子突然从白向云身边数米远处掠过,快到连他也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带起的微风瞬间就刮到他脸上。白向云本能的立刻将弓箭转向那个影子,立刻知道了这是一只硕大的青背狼,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定定的就这样拉着弓一动也不敢动。

  青背狼声势凌厉,但动作看起来十分迅捷优美,在半空中带起一片幻影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向斑林狸扑去,快到不给目标一点反应的时间。

  斑林狸知道自己身陷险境时一切已经迟了。青背狼毫不客气的一掌将它打到在地,脖子一伸就咬住了它的喉咙,叼稳,然后迅速转身,一双有如杏仁的褐色小眼冷冷的盯着白向云。

  青背狼这一套捕猎的动作仿佛重复了千万遍般,快到白向云根本看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斑林狸就悬挂到了它嘴里,哀鸣着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

  青背狼松开了嘴,塌要仰首左右看了看,发觉没有别的威胁,又定定的盯着白向云一动不动,白向云也一动不动,木箭满弓对准了它,脑子飞快的转动着。

  现在他手上仅有这弓箭这一件武器,青背狼的动作太过快速迅捷了,很难说是否能够一箭竞功,要是不行的话,以徒手之力和以在丛林中残忍凶狠著称的青背狼搏杀实在毫无胜算。不过狼和狗差不多,都是铜头铁骨豆腐腰,只要自己能够以木弓给它造成一点点困扰,就有机会在它的腰部这知名弱点上给予狠狠的一击。不过要是有刀的话就不用这么冒险了,只要找准机会在它柔软的腹部狠狠插上一刀就行。

  不过青背狼不动,白向云也不敢动,深长而细的呼吸着维持手臂保持满弓的姿势,心中祈求着这恶狼饿了几天,快点吃地下的斑林狸吧,这样他就能一箭将它的脖子射穿。

  一人一兽就这样隔着水洼在十多米的距离外对峙着。

  一分钟后(白向云数着自己的呼吸计算),白向云已经觉得自己维持这样满弓的姿势再也支撑不了多久了,甚至感觉到拉弦的右手手臂肌肉已经微微震颤起来,再这样下去的话,相信用不了三十秒他就得把箭射出去,不过要是无法给青背狼造成什么大伤害的话,受了伤的它只会变得更加凶猛凶残,他白向云出来猎兽反而变成兽食的机会更加大。

  青背狼的耐心好像很好,更好像知道白向云手中的弓箭是个极大的威胁,也只是静静的冷冷的盯着他没有任何动作,好像也是在等待机会争取一击得手。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白向云觉得自己手臂肌肉震颤得更厉害了,连捏着木箭的手指也有了不稳定的感觉,知道自己再也支撑不了多久,决定冒险将木箭射出去,要是不能先发制这头恶狼的话就只有祈求李刀能够在自己身葬狼口前赶来了,两个人一起对付这东西胜算应该还是挺大的。

  就在他刚想松手把箭射出去时,大树那边突然响起李刀充满兴奋的呼喊:“大哥~~~你在哪里,看看我找到什么好东西了……”

  青背狼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把头转向那边,白向云心中一喜,一直对着它胸部的木箭“嗖”的一下射了出去,快到肉眼根本无法辨别轨迹。

  “嗤”的一声,木箭准确的没入青背狼仰起的胸膛,直入近尺深,巨大的力量还将他硕大的身子冲激得向后跌去,一声闷响摔在地上。还没等白向云有下一步动作,青背狼一声惨叫,迅速的爬起来奔向密林深处,转眼不见了影子。

  白向云终于松了口气,软软的坐在地上虚弱的叫道:“李刀,我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