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逃亡,千里逃亡 (二)
章节列表
第六章 逃亡,千里逃亡 (二)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大哥,你能走我也能走。”李刀无所谓的笑了笑:“东滩距离清溪不到百公里,交通发达人口众多,我们要回清溪容易得多。再说,就算回阜阳也不一样要走这样的路程吗?!”

  白向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点了点头认可了他的意见,又说:“我们现在可以说是没有任何装备,以现在的地形和距离大概估算,我们就算直线向东滩走也需要十来天的时间,其中的艰苦你现在是想象不到的,嗯,先做好最坏的打算和心理准备吧。”

  “我不怕。”李刀又往火堆里加了点枯枝,以保持这个不大的洞穴温暖,又说:“只要我们能走出这大山,这次经历将会成为我李刀一辈子的骄傲。他妈的……一个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流氓在野外生存了十几二十天,哈哈……想想以后能向别人这样吹牛就觉得骄傲。”

  白向云也笑起来,伸了个懒腰在火堆边躺下身子说:“那就睡觉吧。养好了精神才能好好的应对你绝对想象不到的艰险。”

  “唉~~~~~”李刀舒舒服服长长的叹了一声,也躺了下去伸展着全身:“他妈的累死了,终于能好好的睡一觉了啊。老天……我真是太幸福了。”

  白向云向他伸了伸中指,没再说话合上眼睡了过去。有熊熊燃烧的火堆,他是不会担心半夜有什么危险动物靠近的。

  摇曳的火光中,两人的脸在经过一日一夜的绷紧后终于恬静下来,很快就沉沉的进入了梦乡。洞外,繁星满天,夜空是李刀前所未见的清澈,夜风吹起,树木沙沙作响,猫头鹰咕咕的叫声自远而近,又自近而远,整个森林是如此的和谐,如此的自然……

  李刀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一张开眼就发觉火堆另一边已经不见了白向云的影子,火堆也已熄灭,白白的灰烬还在散发着余热,想来白向云昨晚不知道中途起来加了多少次柴火才能像保持这个样子。

  站起来伸了伸腰,浑身骨骼一阵噼啪作响,又动了动手脚,李刀发觉自己又恢复得如往日那样龙精虎猛了,精神上甚至还有又跨进了一步的感觉。想起郁千风的“极点”训练方法,有想起过去这一夜一天没命的逃亡,李刀知道自己在这样的一张一弛中在武道上又迈前了一步。

  轻快的步出洞口,李刀一转眼就见到了左侧前十多米外正在忙碌着什么的白向云,哈哈一笑几个纵跃就到了他身边,看着他正在努力拗弯的一根他不知道是什么树的树枝奇怪的问道:“大哥,你在干什么?”

  “精神不错。”白向云看了他一眼,将儿臂粗拗得半圆的树枝转到他面前:“帮我定住它,我要做个强弓。”

  “强弓?做来干嘛?”李刀接过他的手,用力将树枝向下拗保持形状,更加奇怪的问道。

  “武器!”白向云转身拿下挂在身边一颗大树上一根五六条树皮绞在一起的绳子,用力绷了绷,满意的对李刀展出灿烂的笑容说:“丛林生活,没有武器我们只有饿肚子和逃命的份。一个强弓能让我们做什么都方便很多。”

  李刀这才明白他一大早就捣鼓这些看来毫不起眼的东西是干什么用。感觉了一下手中树枝的力度,坚韧、弹性极强,而那条用树皮绞在一起的绳子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树皮绞的,看起来至少能承受千斤之力,要是再能有好的箭的话,这个弓至少能把皮粗肉厚的野猪射个对穿。

  地上散落着三四块边沿锋利的石片,锋沿还有点湿,看来白向云就是用这些原始的东西将树枝砍下来将树皮剥出来的。

  “我们现在是找一顿吃一顿。”白向云将树皮在树枝下面用力系好,示意李刀再向下压一点,说:“这样下去可不行,要是有一段路正是某个凶猛动物的势力范围而我们又非常的不运气闯进去的话,就算我们不遇上那东西,想找东西果腹都非常困难,所以我们必须要储备一点食物,要是有什么意外,逃跑起来也少点担心。”

  李刀一边压着树枝一边点头,知道自己在这方面还是太嫩了,嫩到几乎连最基本的生存方法都不知道。

  白向云将绳子用力的在李刀拗着的树枝这边的卡口上缠绕了几圈,然后以一种李刀从没见过方法打结系好,再叫他慢慢放开,然后轻轻摆在地上,拉着李刀退了几步静静的看着。

  “怎么了?”李刀非常不解他的行为。

  “看看绳子到底能不能承受树枝的张力。”白向云眼睛还是盯着弓不放:“要是承受不了的话,我们在旁边只会深受其害。”

  李刀这才醒悟过来,不由佩服白向云的细心,心道又学到了一招。

  树皮弓弦只在开始的时候绷长了一点点就停止下来,看来韧性真的不错,树枝本身也没什么变化,只是那儿臂粗细的样子和上面斑斑点点的节眼在这样成弓后看起来十分粗旷张狂,霸气十足。

  有等了一会,白向云见一切正常,走过去拿起了弓左看看右看看,又拉了拉弦,满意的点点头:“不得不说,这是我用这么简陋的工具和材料做出来的最好的一张弓。哈哈……我敢说,就算是一头豹子,如果让我射中一箭的话,它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我们用什么做箭?”李刀看看地上,并没再发现什么东西。

  “找些直一点的树枝就行了。”白向云毫不在意的说:“等遇到野生竹林的时候就用竹子,这东西是做箭最好的材料。”

  李刀正想说话,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扑腾声。两人连忙转身一看,声音来自身后七八米远的一颗松树上,再一看,原来是一只鸟儿被条蛇叼住了,正努力挣扎呢,只是脖子被咬住,叫不出声来,只能踢动着一双爪子,扑腾一下翅膀。

  “是过山风。”白向云眼睛一亮:“我们有营养早餐了。”

  “好像很毒。”李刀盯着蛇口中才这一会就静止动弹的小鸟说。

  “丛林里没几种蛇不毒的。”白向云毫不在意的说:“只是行动要比平原蛇快多了,这才需要担心,一不小心我们的早餐就跑了。”

  说完他在身边的树上折下个树丫,将树丫前头分叉的树枝折短,就这样向那棵过山风缠着的大树走去。

  到了树下,白向云并没有直接逗引这条蛇,而是在书周围找了好一会,拔了棵草揉碎涂在树丫的顶端,就这样向一直在树上叼着鸟儿警惕的盯着他的过山风伸去。

  让李刀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条蛇好像十分惧怕他的树丫般伸长了脖子躲闪着,在白向云再扔了几棵草挂到树上时,这条以毒性闻名的过上风一会后就逃命般窜下地来,让一直等侯着它的白向云准确无误的一下子就用树丫叉住七寸,就这样手到擒来。

  “这是什么草?这么厉害。”李刀走近前去,盯着还挂在树上的几条草奇怪的问道。

  “恶心草。”白向云弯下腰捏住蛇七寸,然后在两边一捏,蛇口就不由自主的张大开来,鸟儿掉了下去,接着一股浓稠的毒液射出,白向云一棍就敲在蛇头上将它敲晕,转身谁一脸愕然的李刀又说:“开玩笑的。我也不知道这草叫什么名字,只是以前见过过山风十分惧怕这东西,见到都会绕路走开,而在它们出入的地方这种草却肯定能很容易就找到。”

  “这就是自然界的一物克一物吧。”李刀说着接过蛇,走回刚刚做强弓那边用石片斩下蛇头,再用手在斩口出抹了抹,凑到嘴边就这样咕噜咕噜的喝起蛇血来,几口后又递给白向云,他当然也毫不客气的吮吸起来。

  吸完蛇血,剥开蛇皮,吞了蛇胆,将蛇肉斩成一段段,又升了堆火烤熟,洒了些盐就美滋滋的啃了起来,虽然烫嘴,但一天两夜来第一次吃到好点的东西,两人也不由大呼过瘾,三下两下就将整条两斤多重的过山风吞进肚子里。

  日上三杆,树林中动听的鸟儿歌唱声也稀落了许多,阳光在茂密的枝叶间斜斜洒下,眼前的景色竟然比清晨有雾的时候更加辉煌美丽,让两人又是留恋了好一会才拿出指南针看准方向出发。

  没了人在后面追,更清楚暂时不会有人在前面算计自己,两人宛如旅游般在山间密林中惬意漫步,仔细观赏着这阔别数年或是从没见过的美丽景色,期间发现有什么能吃进肚子的东西也收集起来做储备。

  白向云寻找了好久后终于找到了一丛硬度够强的小树林,折了不少近一米长的直树枝,用火烧了一会顶端后挤熄,磨掉外层碳,又在岩石上磨得尖利,几十根箭支就这样完成了。随便找了个目标实验弓的力度和箭的准头,五发四中,中的虽然并没有完全射正自己瞄准的部分,但这结果已经令他非常满意,对付一般的中大型动物足够了;而力度更是让李刀咋舌,他敢肯定这木箭要是射正自己胸膛的话,肯定能将自己射个对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