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逃亡,千里逃亡!(一)
章节列表
第五章 逃亡,千里逃亡!(一)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无视反射着阳光的耀眼江水,李刀非常痞气的叼着根烟——这是他们在策划越狱时一天念了好几遍不要忘记多带几包的东西——有点口齿不清的吼叫着,发泄着第一次逃出生天的兴奋与被追赶了一夜的苦闷。

  两岸的风景真的好美。悬崖夹岸,沟涧如刀,绿树青草间偶见飞泉珠瀑飞泄,腾起百尺雾气,在阳光映耀下七彩生辉,穿身其中竟有飘飘欲仙的感觉,一夜的劳累竟也消失了大半。

  呼吸这清爽无比的空气,两人干脆在木筏上坐下来欣赏风景,任由飞速的水流将他们向前带动,只是偶尔动一下舵让自己不至于向岸边撞去。

  看来除了船只过往外,这里自古以来都是罕有人类涉足,这才能保持如此旖俪自然、纯净到一尘不染的风景。

  感叹了一声,白向云目光还是没有离开两岸不断变幻的景色和不断出没的猿猴飞鸟,仿佛怕惊醒这一切般轻声的说:“李刀,你说,我们要不是越狱的话,是不是一辈子都不可能看到如此美妙的风景呢?”

  “有可能。”李刀眼睛也贪婪的跟随这一个五彩斑斓的鸟儿飞翔的轨迹:“现在我甚至有了种想出家的感觉,或者抛弃一切傲啸山林。”

  “你累了。”白向云终于收回目光转向他说。

  “或许吧。”李刀看着那鸟儿飞远,将头仰向蔚蓝天空:“不过我这个人始终都不会变的。”

  白向云点点头,动了一下手中的舵,顺着水流又转过了一个湾,继续在高起千仞峭壁中间向前流去。

  到了一个水流比较平缓的河段后,他们终于找到了机会抓了两条好奇从木筏边流过的鱼,在枯枝上拍晕后洒了点盐就这样啃了起来。

  幸好李刀以前经常吃鱼生,白向云在以前的野外生存经历中更是试过茹毛饮血,所以这样吃起鱼来并没什么心理障碍,毫无污染的鲜嫩鱼肉也让他们对轻微的腥气少了很多埋怨,只是沾满了鱼血的嘴脸看起来恐怖了点。

  就在他们相互调笑着啃得不亦乐乎时,水流不知不觉的更加急起来,在两人醒悟到情况不对时,一片乱石磋峨的险滩展现在眼前。再一看,他们才发觉河道更加窄小了些,而前面更是一个看来挺急的转弯,水流冲激在乱石上,甚至激溅起数尺高的浪花。两人对望一眼,暗叫不好,同时跳了起来,飞快的抓住舵和撑杆,全神贯注的盯着水的流向和前面那个乱石滩涂。

  湍急的水流直直的将木筏向那堆乱石冲去,小枯枝做的舵并不扁平,根本起不到多大的导流作用,白向云无论如何摇动也无法改变木筏在湍流中的行进路线;李刀更郁闷,他手中做撑杆的枯枝只是比人高些,而且还是有点弯曲的,不但用不上多大力气,而且连撑也撑不到水底,即使他将双手浸入水中向下戳去也是一样。

  木筏离乱石越来越近,照这样的速度,撞上的话不但木筏要散掉,他们两个人也绝不会好到那里——乱石间距太密,而且后面就是一片挺陡峭的山壁,根本没有他们落脚的地方,要是被困在这里,又遇不上过往船只相救的话,他们不被冷死也会被饿死。

  白向云急切之下疯狂的摇动着手中的舵,又叫李刀在前面划水,企图能躲过这一劫。急切之中他忘了这舵是根枯枝,一下子用力过度,“啪”的一声手中只剩下半截,人也一个趔趄差点掉进水里,吓得李刀赶紧过来拉住他。

  “我们的好运好像到头了。”白向云望着十多米外的乱石,苦涩的望向李刀:“前面的河道更加的窄,两岸也陡,在这样湍急的水中我们根本找不到机会上岸。”

  “那怎么办?”李刀盯着那一片伸出水面尺来两尺高的石柱石刀,心中计算着在撞上的那一刻,他们跃起后到底拣那一块落脚才不会成为落汤鸡。

  乱石更近了,水流击打的声音已经可以耳闻,看来只要再有十多秒木筏就会撞上。

  白向云哈哈一笑:“还记得我问过你在水中能支撑多久么?现在就要用上了。在这里等救援的话我们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李刀这才醒悟过来,一把丢开手中没用的枯枝撑杆也是哈哈一笑:“那我们就玩一次极速漂流吧。”

  说完他脚下一顿,捆绑木筏的坚韧树皮“啪”的一声就断裂开来,两人迅速的跳进两边水中,在木筏散开前各抱住一根大枯枝,双脚疯狂的划动着向河中间游去。

  湍急的水流在他们的脸上扑起朵朵水花,将从未试过在这样的环境中下水的李刀呛了一下,这才醒起要把脸转向下游方向,而白向云早就聪明的顺着水流斜斜的向中间挣扎,所以并没有李刀那样狼狈。

  其余的枯枝在冲激中完全散开,打着圈儿快速的向乱石扫去,眨眼间就撞在一起,几声闷响后竟然和水花般跳起尺多高,然后掉下来卡在乱石中。

  白向云和李刀来不及庆幸,整个人已经被冲过乱石滩进入了转弯,一个巨大的漩涡就这样突然的出现在他们前面。

  “李刀,快用力。”白向云大喊一声,更加疯狂的向左边划动着,要是被这不知道有多深的漩涡吸进去的话,就算不死也会只剩下半条命,这可是他以前经历过的深刻教训。

  比他被冲前一点的李刀没有应答,看水流的方向猛的用力举起手中的枯枝,然后向下一砸,斜斜的打横“截”住汹涌的流水,然后他将身子一浮一仰,整个人就顺着水流冲激树枝的力量冲到了漩涡外围,再疯狂的划动着双脚向左边游去。

  “漂亮!”凭着良好的水性已经脱出危险地带的白向云竖起拇指向李刀赞了一声,只可惜声音未落,他整个人已经让经过漩涡推动更加湍急的激流向下面冲了下去,李刀反而变成了在他后面。

  “刺激啊……爽啊……”李刀狂叫起来,一横枯枝,在水流更加大力的推动中向白向云追去。

  接下去的河段都是有惊无险,两人也完全习惯了江里的水温,就这样在水中一泻千里,两个多小时后两人实在是又饿又累到快要撑不下去了,这才找了个水流比较平缓的河段上岸,趴在地上好半天才喘过气来。

  太阳已经偏西,恢复了点点力气的两人不敢浪费时间,艰难的爬起来爬上山,找了个比较平坦开阔的地方将全身衣服都脱下来扭干晾起,又把两个打火机甩了半天,这才聚集了点干草和枯枝升了堆火烤起来。

  这次刺激的漂流实在是耗去了他们太多的体力,以至于就想将所有的维生素丸全部吞下去——既填肚子又补充身体所需,不过好在两人还有一点理智,并没有作出如此陷自己于绝地的行为。

  在越烧越大的火堆中,赤身裸体的两人在一阵冷战后终于平复下来,体温也慢慢回升到了正常水平,忍着鸣叫不已的肚子烤起了衣服。

  在太阳快要下山时,薄一点的衣服终于能穿到了身上,白向云又马不停蹄的找起了食物,知道天快黑时才回到还在烤外套的李刀身边,兴奋的向他炫耀着衣兜中的野果和野菌,还说找到了一个小山洞,今晚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以土将火堆掩埋,两人一边啃着野果一边向一公里外的小山洞走去,两眼还不停的打量着周围和原始森林差不多的环境讨论着这是什么地方。

  到山洞时天基本黑了,又找了枯枝干草升了堆火拿出在油纸加薄膜袋的包裹下只被水浸湿了一点点的地图看起来。

  根据经过的河段的对比,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比量讨论,两人终于确定自己在江中至少漂流了超过一百公里的距离,现在的位置已经过了阜阳,不过距离清溪最近的城市东滩还有好远一段路程,山中难走,现在自己的具体位置也不清楚,要到达东滩的话实在不知道需要几天。

  两人不由看着地图目瞪口呆,谁也料不到这次漂流会是这样的结果。从这里回阜阳用的时间要少些,但要冲更多的关卡绕更多的城市,以安全第一的角度来说这实在不是个好主意。直接去东滩的话也不轻松,沿途尽是人迹罕至的森林雨林,其中潜藏的危险不说,但是曲折崎岖的山路就不是那么容易跨过的,如果地形复杂的话,一小时只能走一公里也不出奇。

  “兄弟,你说怎么走?”白向云看向李刀,这义无反顾跟随自己越狱的兄弟他打心中感激无比。

  “走东滩,”李刀看着他肯定的说:“我就不信现在的森林中还会有什么吃人的家伙。”

  白向云摇摇头:“在这种地方,有时候不需要什么老虎豹子狗熊山猪,只一片沼泽或者樟树林就能把人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