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逃亡,没命逃亡!(下)
章节列表
第四章 逃亡,没命逃亡!(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磕磕碰碰见到曲渡还算璀璨的灯火时,他们一眼就看到了国道两边长长一排白亮无比的警车灯,还有影影绰绰依稀可以分辨的武装人员。

看着每一辆经过的车都被叫停,还有前面收费站那如临大敌的布置,两人不由庆幸刚刚没有冒险冲卡。

“小心驶得万年船啊。”李刀低声感慨说:“这是我爸妈常在我耳边唠叨的话。”

“谁叫你是混黑社会的。要是你有个安定点的工作你爸妈会这样烦你吗?!”白向云嘿嘿笑了笑,打量着公路上蝼蚁一般密集的追捕人员和城区边沿国道紧靠着的山坡,再纵目远望了一下亮到仿佛透明的收费站后面那一片漆黑。根据经验,要从这些山绕过曲渡,要走的路程起码多六七公里,以山路的情况来说,这至少需要两小时,到时候大概也天亮了。

天一亮,下面的人不用说就会开始搜山,到时候……

白向云叹了口气:“兄弟,我们好像还是没有休息的时间。嗯,除非能把那几头警犬干掉,而且在山里又能够把追来的人甩掉。”

李刀当然也知道情况的恶劣,静静的想了一下,摇摇头说:“我们没有机会干掉警犬。”

“是啊,他们是不会单独放警犬来追我们的。”白向云冷哼一声,又说:“监狱的人谁不知道,就几只狼狗来拦截我们的话,只能是给我们送食物。”

又商量了一会,两人还是没想到如何迅速甩掉追兵的方法,正想起身走一步算一步的时候,下面的各警种突然有了异动。

几分钟内,除了留下几十人继续留守现场检查过往车辆和守着街口、收费站外,其余的人分成两半,一半冲进曲渡,开始在所有能够通行的道路上巡逻着,另一半过了收费站,呼啸着消失在清溪方向那边。

“我们的车被发现了。”李刀冷冷的说,语气中有了一丝恼怒。

“走吧。”白向云拉了他一把,领先向前走去。他当然理解现在李刀那种被追到有如丧家之犬的心情,做为一个自尊心极强的混混,做为一个雄踞一方的黑社会老大,他没有这样的怒气才怪。而他不同,数年的军校军队生涯让他直到现在还是下意识的认为下面这些追捕自己的人是同类而不是对立,而他强烈的责任感和对法律的认同(不然他当初就不会自首)让他也认为自己既然越狱了,被追捕也是理所当然,更是意料中的事情。

要不是法律根本无法阻止自己预想中的悲剧发生的话,他也不会选择越狱这条不归路。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因为越狱而跟着犯下了拒捕和偷窃两罪,为了能达到清溪,接下来还不知道再要犯那些罪行呢。即使到了清溪,在天罗地网的环境下也不能保持以后的纯洁,除非自己确定那祝天安已经不会对自己的妹妹自己的家庭自己的事业造成任何危害。

刚要下山梁,从后面吹来的寒风已经隐隐传来狗吠声,白向云脸色一变,如猿猴般迅速的爬上一棵比较高的松树向后看去,十数道手电光正在他们刚刚弃车的村落后面的山坡上晃来晃去,好像正在寻找上山的路。

“快走!”白向云溜下树,一拉李刀就着微弱的星光窜了下去。

在东方露出鱼肚白时,两人终于沿着包围曲渡的群山越过了收费站位置,和后面追来的虎山监狱的武警又拉开了一点距离——这都是得益于两人专门拣些比较险要陡峭的地方行走,后面追踪的十几个人那有他们两个那么方便灵活呢。

天终于亮了,气喘吁吁的两人坐在一块不高的悬崖上慢慢的恢复着近乎透支的体力,可以想象,在他们身后追了一晚的十几个武警包括那几条警犬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好美的风景。”李刀一边调整着紊乱的呼吸一边睁大双眼看着眼前从没见过的景色。连绵不绝的山头、无尽的绿色在刚刚升起的阳光下青翠无比,起伏曲线柔自然,有如浪浪绿色水波,有些山头山谷还有薄薄的云烟雾霭缭绕,宛如仙境,看的自己神清气爽。

白向云也好久没见过这样的景色了,一时间也看的痴迷起来,直到暖暖的阳光让眼睛有了点不舒服的感觉才惊醒过来。

公路在他们左手边方向,不过现在一时间弄不清楚隔了几个山头,根本一点也看不见,曲渡市区的高楼也完全的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范围。

现在,他们面对的是千里丛林无尽山野,虽然到目前为止他们除了衣服被挂破了不少手脚脖子被拉出了一些伤口外,还没遇上什么危险。不过他们这一夜也一直是在人类居住地附近极速狂逃,没遇上什么怪事也正常。

依照白向云深刻无比的野外生存记忆,只要离开人类活动范围的十公里,自然界的危险和陷阱就不是说着玩的。

而现在他就要又一次面对了,而且身边还有一个对这一切并不怎么熟悉的李刀。

在甩开身后追兵之前他们是不能回到公路找机会逃逸的,不然在庞大的追捕网和他们手中现代通讯器的配合下,自己两人只有更快落网的可能。

再次检点了身上的盐巴和超浓缩维生素等寥寥之物。还好,包裹的油纸还完好无损。这可是他们未来隔绝人世的日子赖以维持生命体力正常的东西,绝不能有所缺失。

吞了身上仅剩的几个玉米地瓜,又在一些比较大的叶子上舔了些露水,认真体味了一次水对人体的重要后,两人的体力也恢复了七八成,站起来舒展着全身有点酸痛的肌肉向后望去。

视线范围内的山头树木只见风吹叶动,还有各种小鸟清脆的鸣叫声,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看来那些武警比他们不如多多了。

白向云嘿嘿笑了笑:“还好这里的警种装备落后,要是在清溪附近,警用直升机早就找上我们了。”

“现在也不轻松啊。”李刀将一颗石子踢下山崖,长长的吸了口气说:“整条国道肯定有无数的巡逻车来回,我们想在几天内回到清溪肯定要过五关斩六将的了。”

“先在山里躲几天让他们松懈下来再说吧。”白向云突然想起什么般眼睛亮了起来:“或者可以这样。”

“怎么样?!”李刀见他脸色就知道他又想到什么好主意了。

白向云没答他的话,迅速的拿出地图摊开,眼睛不停的转动着看来看去,最后竟然笑出声来。

“你想到什么好方法了?”李刀也看向地图,但实在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你看,”白向云将地图放到地上,指着一个红点说:“这里是我们刚刚越过的曲渡。”

然后他又指着从那个红点窜出来的一条蓝线:“这条是曲江,它是向清溪那边流去的,最后汇入清溪江入海。”

李刀呆了呆:“你是说我们从这条江顺流直下回清溪?我们哪来的船啊?再说水路各码头也肯定在今天内就贴满了附有我们照片的通缉令。”

“不。”白向云摇摇头又指点着地图说:“你看这里,按照地图比例估计,我们现在是在这个位置,而曲江在这里拐了一个大弯流出,也就是说在我们前面,应该不会超过十公里的范围。”

“那又怎么样?”李刀不解的看着他。

白向云抬起头定定的看着他:“你估计你在这样的天气里,在水中能撑多久?”

李刀想了一下说:“现在的水温其实要比地面温度高一点点,可是泡在水里也不是好受的,嗯……也就大概两三小时吧。”

“够了。”白向云笑起来,指点着地图上的曲江说:“你看,曲江在这里变窄了许多,水流也会湍急很多,两三个小时足以把我们送出几十公里了,这样不但能甩掉最让我们头疼的警犬,还能出乎他们意料的在前面出现……然后我们在这里上岸,他们肯定不会在这样狭窄的夹山国道设置关卡的,只要能抢到交通工具,我们就能一飙数百里,到达距离清溪只有不到两百公里的阜明市,到时候我们再从山上绕过阜明,要回清溪就容易多了。”

李刀眼睛亮了起来,飞快的抢过地图一边折叠包裹一边急忙的说:“那我们快点,只要甩开了那几只可恶的狼狗,我们就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白向云点点头,飞快的将刚刚丢下的玉米棒等遗留物全部扔到山下草木茂密的地方,再将肉眼可见的痕迹全部扫除,又检查了一遍,确定除了那几只狗鼻子外,绝不再有什么能让人判断自己去向的痕迹后,这才和李刀小心的下了山崖,迎着太阳在山梁上狂奔而去。

没了黑暗的视觉问题,他们的体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再加上想到甩脱讨厌的狼狗的方法,两人兴奋异常的全速在山间纵跃着,一下子就窜出老远,马不停蹄的又窜上下一个山头,那速度就像普通人在平地上全速奔跑差不多,不少鸟儿昆虫被他们惊的乱飞乱跳。

三小时后,两人已经站在曲江边的悬崖上,看着奔腾浩荡一泻千里的江水,而身后还是没听到一点追兵的声息,他们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哈哈的笑出声来——这回就算数千人来搜山他们也不怕了。

分头找了好久,两人才找到五六根理想的大枯枝,又找了两块锋利的石片(越狱时收的镰刀已经在昨晚逃亡时丢失了)刮了十几条坚韧的杂木皮,这才找了个相对比较平缓的山坡将枯枝滚到江边,人也跟着小心翼翼的走下去,用那几根枯枝扎起木筏来。

在日头快要从头顶照下来的时候,满头大汗的两人这才把弯弯曲曲的枯枝基本扎成木筏,又拗了两根小树,短的做舵,长的做撑杆,然后顾不上去找些野果菌类什么的填肚子,以最快速度将木筏推下水,小心的站了上去——还好,基本能承受他们近三百斤的重量不沉。

“哟呼~”

两人兴奋的相互击了下手掌,然后一个掌舵,一个撑杆,将木筏荡向曲江中心。

江水真的很急,不过好在没有什么乱流,让他们很快就习惯了操纵木筏,顺着滚滚的江水在青山倒退中快逾奔马的向下游冲去。

“啊~~~~”

仰天振臂长啸声中,两人终于将一晚的郁闷全部叫了出来。

近一个小时后,在白向云和李刀越狱后两小时就从虎山监狱追出来的十几个荷枪武警终于黑着眼圈满脸疲惫的到达了江边两人下水的地方,却也只能一个个瘫在地上望江兴叹了。

他们的后面,从曲渡上来搜山的数百武警干警民兵还有治安人员还在满山乱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