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逃亡,没命逃亡!(上)
章节列表
第三章 逃亡,没命逃亡!(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看来运气还在他们身上继续着,凭着身上偷来的衣服的掩饰,两人在一个空僻出进入了街道,凭着街道两边树木和骑楼掩饰,大摇大摆在人行道晃悠着,搜寻哪里有自己需要的车辆。

又转过一个拐角,两人眼前一亮,看着前面不远处车身上涂着“司法”两个字的小轿车,对望一样点点头慢慢的走了过去。

车旁边一幢看似机关单位的办公楼还有着灯光,走近他们才看到原来是个税务所,看来这车是来办事的,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要在一个小镇上加班到深夜。

两人宛如归家夜行人般一边说着些没什么营养的话从车辆旁经过,一眼就看到这辆车没有报警器,欣喜着然后继续前行,又几步后李刀转过身来面对白向云一边和他对答一边打量着周围动静,退了十几步后轻轻的对白向云点了点头:“一切正常。”

“那就快点。”白向云目光一闪,飞快的转身回到车旁,手掌在驾驶座的窗口上方边缘一震一擂,“啪”的一声轻响中车窗玻璃已经粉碎,然后迅速拔起了车门开关。

“你来开。”白向云往内一缩,诡异的从方向盘上那窄小的空间窜了过去,一P股坐在副驾驶座上,手掌在臀部旁一抹,地图就到了他手中。

李刀也没废话,在坐下位置的同时右手已经在仪表板下一掏一拉,将一大把线路全拉了出来,就着挡风玻璃射进来的路灯光看清了通向电门锁的那两条线,一把就将它们扯断,脚掌轻踩着离合器,拈断口轻轻的弹碰起来,白向云则有点紧张的看着办公楼的动静。

随着嗤嗤声和几次火花迸射,引擎在不大的响声中发动起来,李刀低低的欢呼一声,飞快的将两条线扭紧,手脚轻动,车子就轻轻的向前滑去。

这辆车是自动档的,这样更让两人开心。虽然平时开这种车因为操作简单手脚活动少而更容易累,但现在这种逃命时刻,飙飞更加容易更加迅速的东西才是他们最想要的。

白向云继续看着办公楼的动静,不过或许是这车的性能还不错,又或许里面的人正在全神贯注的工作吧,引擎发动的声音竟然没引出任何人探头出来观看一下,这让他大大的松了口气——这回又可以多点时间逃逸了,他们的运气还真不错。

看着距离办公楼已经有二十多米,白向云将头转过来看向前面说:“可以了。”

“好。”李刀也将紧张的心情放了下来,应声着打开大灯,一踩油门就冲了出去,拐了个弯就驶上大街,再次加油向公路冲去。

看着时速超过八十的经过身边冲上公路,被扬了一身灰尘的几个摩的司机对着尾灯渐远的车子狠狠比划了一下中指,吐着口水呸声不已:“他妈的,司法局的了不起啊?!……”

“自由了~~哟呼……”看着后视镜中小镇的灯光越来越远,李刀起伏着P股鬼叫起来:“狱长,你这吸血鬼来啊,来抓我啊……”

白向云不理他的嚣张,打开后座的灯光再次打量起地图来。

阿球不负他们所托,找到的这张地图十分详细,不但每一个自然村的名字位置都有标识,连村级公路和稍大点的河流都无一遗漏,唯一让白向云不满意的是周围的山势特点比较简单了些,这并不符合自己预计要在山林野外中度过一段日子的要求。

向清溪一路过去,下一站是曲渡市。这是个县级市,并不大,距离虎山监狱近一百公里,不过这是自己要回清溪的必经之路,搜捕的人要设卡装袋等自己两人的话这里是最好的地方,也应该在虎山监狱联合的综合治安范围之内。监狱周围是丘陵地带,过了曲渡就是一片两山夹路的山地,甚至是从无人涉足的原始森林,地形复杂,数百里无人烟,要是在曲渡捉不到两人的话,过了这条界线对捉与被捉者来说都是巨大的艰险与挑战。

白向云伸头看看油箱仪表,还好,有八成满,这样的话冲过曲渡应该没问题,只要过了曲渡,那就在亚热带雨林中玩猫捉老鼠吧。

在茂密的丛林中,身躯庞大的猫未必能占到便宜,甚至大有可能让目标小隐蔽好的老鼠算计,这是白向云在记不清多少次的野外生存经历中总结出来的经验。

李刀将油门踩到最尽,凭着在清溪时和人飙车练出来的娴熟技术在蜿蜒的国道上狂飙着,以最快速度和虎山监狱拉开距离。

他们不知道,在他们的车尾灯刚刚消失在摩的司机的视野中,他们刚刚窜下来的桉树林里就传来警犬疯狂的吠叫,跟着出现了十几个冲虎山监狱追出来的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毫不停留的跟着警犬冲下山坡,冲进苍林镇。当警犬在苍林镇税所前狂吠不已,武警持枪冲进里面时,里面还在聚精会神加班的人才发现自己停在外面的车不见了。

十多分钟后,在摩的司机又一轮咒骂不绝中,镇派出所仅有的两辆越野警车塞着十几个武警和三条警犬呼啸着警笛冲出苍林,“嘎”的停下来问了几句令他们莫明其妙的话就又冲上公路,丢下满脸奇怪的他们继续在寒风中等候明天的伙食费。

曲渡,位置偏僻,城区人口仅仅七万,往来仅有一条国道,但地处要冲,又得周围丰富的林业资源之厚,物产丰富,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

现在,深夜一点,这个平静了近百年的小城又笼罩在一层紧张的气氛之中:数十辆警用摩托车在城区不断巡逻着,无数的武警、警察、民兵和治安人员扼守着国道进入城区的五个街口,一辆辆或新或旧有标识无表识的警车横在街口挡在他们面前,车灯开到最亮照着苍林方向,国道沿线的店铺楼房全部关门关窗,过往的车辆全部被勒令驶到一个站满了或持枪或持防弹盾牌的空地上接受检查,再远处往清溪方向的收费站过道更是立下木马拦截,地上也摆下了几条布满铁蒺藜的铁板,接受了检查允许过去的车辆在车上人冲天的抱怨和强烈的想看热闹的热烈目光中慢慢驶了过去。

随着各个对讲机中不断传出的通讯,气氛的紧张度也在慢慢提升,不过在训练有素经验十足的武警干警交警的指挥下,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过滤着从这里经过的每一辆车每一个人。

近一个半小时后,那两辆塞了十几个从虎山监狱追出来的武警和三条警犬的警车已经到达现场,一问就知道无数在场守候了半晚的同行并没看到车门涂有“司法”的车辆经过,而他们一路上也并没有发现这辆车,尴尬之中不由狂怒不已。

除非找到这辆车,不然的话这回连警犬都找到白向云和李刀的踪迹了。

想不到这两个逃犯竟然将他们上千的追捕人员当玩物般耍得团团转。

拿出地图研究了一阵,武警们完全确定这条国道没有岔路,白向云和李刀要隐匿的话只有拐进途中的村落一途,不过在数量庞大的治安人员的宣传下,所有的村落一旦看到这两人肯定会上报,但现在一点声息都没有,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白向云和李刀将车停在途中隐蔽的野地里,等侯着他们松懈的时候再找机会冲卡。

结果不用说,无奈又恼怒的他们只得分出一半人向苍林那边搜回去,浩浩荡荡的打着高亮度的手电不停的照射着公路两边的野地山坡搜回去,每遇到一个村落再分出一半人进去打听有没有见到这样的一辆车和这样的两个人。

时间已经驶下半夜,气温更低,寒风更大,这百多人心中那个郁闷啊……相信只要白向云和李刀一旦出现在他们面前,相信用不着任何人下令他们就会一哄而上,直到将两人打到连爬也爬不起来。

而现在,白向云和李刀正在距离曲渡大概五公里、树木开始茂密起来的国道旁的山梁上小心的前进着。为了预防万一,白向云决定放弃驾车冲过曲渡的想法,改以这样比较安全的绕路而行。只要过了曲渡,他们就算脱出了虎山监狱联合的综合治安范围,到时候再打主意好了。

他们是在一个村附近下车的,将车驶入村边那葱郁茂密的竹林后,就又摸进了村子再次的偷了几件衣服和一下食物,就一刻不停的爬上了山走向曲渡方向。刚刚他们也看到了狂飙追来的两辆警车,心中不由庆幸自己决策英明,不然的话肯定已经在曲渡被前堵后围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他们不束手就擒的话,是否能看到明天的太阳都很难说。

天上还有星光,但在树木越来越茂密的山上却是黑一片,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两人在这样的条件下行进的十分艰苦,好几次还差点滚下山去。如不是刚才在村中偷了点食物填肚子,加上他们不屈的坚强意志,相信早就瘫到杂草间数星星了。

刺耳的警笛声中,十多辆车顶闪耀着红蓝光的车子出现在下面的公路上,速度并不快,还不时有一束束亮度极高的手电光照向两边山野,虽然明知道自己在山梁茂密树木的掩盖中并不会就这样被发现,但两人还是吓得连忙伏下身子,一动不动的看着十几辆警车的动静。

看着闪烁的灯光远处笛声渐低,两人在黑暗中面面相觑,想不到这个国家暴力机关的动作这么快。藏在竹林的车看来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发现,到时候他们就能画出自己的所在范围了。如果连夜搜山的话,到底还能跑多远还是个问题——精神紧张加上大量的体力支出,两人实在是累了,刚刚他们还想找个山洞山岩什么的避风地方睡一觉休息一下呢。

用衣服掩映着看看表,才凌晨两点,距离天亮还有四个多小时。照地图指示,距离曲渡可说是近在呎尺了,如果能在大量警力搜山前越过曲渡的话……

“兄弟,看来我们要过了曲渡才能休息了。”白向云苦笑着低声说:“不然在警犬的鼻子下,我们根本无处可藏,现在乌漆麻黑的,想装几个能让我们多点跑路时间的陷阱都不行。”

黑暗中的李刀点点头:“那我们就快走,我还能撑下去。嘿……都是郁老哥的功劳,要是以前的我早瘫了。”

“我也没问题。”白向云拍拍他背脊:“走吧。只要过了曲渡,凭着这样复杂的地形,就算他们不停的有巡逻车在路上,我也有信心在下一个关卡之前不被截住。”

“被成百上千全副武装的警察狩猎,嘿嘿……要是还能顺利到达清溪的话,以后我吹牛就有资本了。”李刀压低声音嘎嘎怪笑着苦中作乐:“那时候我想整个清溪的黑道都得叫我老大。”

“那你得将天极干掉才行。”白向云撇撇嘴道。

李刀窒了一下,高一脚低一脚的走着闷闷的说:“我有预感,这次回去肯定会和天极对上。”

“那就对上吧。”白向云声音淡淡毫不在乎:“管他神仙鬼怪,敢拦在面前的我都会全部干掉。”

李刀搭上他肩膀捏了捏:“大哥,要不是你这脾气,我李刀也不会叫你大哥了。”

白向云笑了,拍了拍肩膀上手,睁大眼睛加快了速度向曲渡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