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逃亡,疯狂逃亡!(下)
章节列表
第二章 逃亡,疯狂逃亡!(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不知道又被锋利的芒草和黑暗中难以辨别的细小树枝划出多少血痕,饥肠辘辘的两人终于在越狱近六小时后见到了第一个自然村。看着眼前不远的稀落灯光,他们第一次感到眼前有同类存在是如此的亲切。

村子不大,估计也就百来户人家,不过大部分房子在隐约中看来还不错。两人耐心打量了好久一会,并没发觉什么异常情况,连狗叫也只是偶尔听到,也就慢慢摸索着接近。

“他妈的,做了一辈子流氓,还是第一次做贼,现在竟然有点紧张。”快到村子外面时,李刀低声呢喃着,却并没有像贼一样矮下身子东溜西看,而是一如往常般行走着。

白向云当然也同样大摆乌龙,和他肩并肩有如一对刚刚外出游玩回家的好友一样向前走去,对李刀的呢喃有点失笑的说:“做贼也是需要素质的。”

李刀嗯了声:“以后还是做回我的流氓吧,这个比较爽些。”

白向云听他一说,更是以不高的声音哈哈笑起来。

又说了几句两人已经走到了村子边缘,同时溜目四顾侧耳倾听,并没什么动静,对望了一眼后迅速向一幢黑灯瞎火的四层的楼房后面窜去。

刚刚在高处他们已经打量清楚,这幢楼的旁边还有几间低矮的旧瓦房,按照白向云在部队时候接触过的农村习惯,这些老房子通常都是厨房、厕所和存放粮食柴草等物的地方。

农村地方大人少,要是晚上有人影在附近晃悠的话很容易引起注意,不过要是正常的活动说话的一般人也不会理会的,他们刚刚的故作姿态就是试探是否有人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注意到他们,要有的话就以这样的方式消除别人的顾虑。

农村人比较朴实,只要不让他们觉得诡异,一般人在这样算是冬天“深夜”时候是懒得理会别人的,呆在自己屋里抱着婆娘暖被窝才比较重要。

又倾听了一会,楼房并没什么声音,可能是主人都串门去了吧,两人不由松了口气,就着天上微弱的星光放心探找起来。果然不出白向云所料,几间房子除了一间是厕所兼猪栏外,其余的就是堆放柴草和玉米地瓜等粮食——在农村,这样的粮食基本都是喂猪的。谷子没见到,应该是放在楼房里比较不容易受潮吧。

瓦房还有一间是厨房,不过两人没敢进去找吃的。监狱的搜查队迟早会光临这里,为了吃好点而留下一些明显的蛛丝马迹让人捉的话,对以后不知道还要多久的逃亡毫无好处。

门并没有锁,仅仅是虚掩着的,这让他们大呼幸运,在黑暗中摸索着东一个西一只的拿了些玉米和地瓜,又谨慎的在一个有盖子的大水缸边喝了点水,吞了几颗维生素,又不管干爽不干爽的拿了几件晾在院子里的衣服就迅速退了出去,直至坐在远处不高的小山顶上时才坐下来,拿起刚刚偷来的东西慢慢啃起来,一边吃还一边自我安慰的赞叹这他们不知道多久没吃过的东西味道还真不错。

基本填饱肚子后,两人看着下面的村子和存外面的公路聊起接下来该如何逃亡来,步行肯定不行了,这样走下去又不能睡觉的话用不了多久就算不被抓到也会被累死;而地图上也显示,附近并没有铁路经过,想爬货运列车这最安全不过的交通工具回去都不行。

讨论来讨论去,两人还是决定找机会爬经过的货车,一人休息,一人警戒,能行进多远就多远吧,总比现在这样望山跑死马的好。

有休息了一会,一夜的劳累已经基本恢复过来了,正想动身回公路边,几辆摩托车轰鸣着冲进了下面的村子,在村中小路疯狂的按着喇叭窜几圈,将全村的人都被吵了起来,纷纷咒骂着出来看到底是谁玩如此嚣张的恶作剧。

还没等他们的咒骂声出口,一把粗大的嗓门通过扩音器更加粗大的在全村震荡起来:“乡亲们,我们是苍林治保会的,接上级通知,有两个极度危险的特级通缉犯流窜到了我们这一带,他们大概二十五岁左右,身材高大,肤色比较黑,操清溪市口音,警方正在加紧搜捕,大家要是有什么线索的话请第一时间通知我们,警方会有丰厚的酬金奖励。请乡亲们协助我们的工作,早日将通缉犯捉拿归案。谁要是包庇罪犯,那可是要坐牢的……”

白向云和李刀早就蹲低身子看着这一幕,在听到后面威胁性的话时不由相对而笑,不过心中也挺佩服狱长的手段与效率,这么快就将范围覆盖到了监狱周围的村落。

扩音器又响了一阵,然后根本不理村民们的问题和脸色,又是一阵油门加大的声音响起,就这样窜上公路出村而去。

“这条路是距离监狱最近的公路,”白向云盯着渐近又渐远从下面经过的一辆大客车说:“前面肯定已经有了关卡,爬车实在不是个好主意。”

“拿怎么办?”李刀转向他说。现在才是晚上十点左右,气温已经降到了十度左右,如果不靠爬车迅速远遁的话,在这种又没有遮风御寒的地方非成冰棍不可。

“我们沿着靠公路的山梁走。”白向云想了一会说:“再辛苦一下,争取天亮前走到苍林,然后我们就偷辆车跑路,这样就可以轮换开车休息了,而且车由我们操纵,想怎么跑就怎么跑。”

李刀点点头,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如果没有交通工具的话,他们一点逃会清溪的可能都没有。偷车虽然容易被发现拦截,但总比用双脚丈量土地然后累到自己趴在地上等他们捉好。

打定主意,两人又紧了紧刚刚偷来的还未全干的衣服,在黑暗中沿着山梁一点点的向清溪接近着。下面的公路不断有汽车经过,让他们没感到那么寂寞孤独和失去方向,还不时调笑着总算又走了一次这样的夜路,不知道会不会遇上能从头顶飞过的异类美女。

村子附近的山全种上了高效益的大叶桉树,杂草也被定期清楚,这让他们的脚步好走了许多,走着走着竟然真的有了种漫山夜游的感觉,李刀甚至哼起了歌儿来。

从好像是无有穷尽的树林枝叶中仰望星空,白向云竟然升起感谢引进这个项目的人和种这些树的农民来,要不是他们,现在自己两人在杂草杂书丛生马蜂窝到处有蛇鼠满地窜的山中肯定举步维艰。

“要是一直这样直到我们走到苍林镇就好了。”在不断出现又不断倒退的茂密桉树中,两人放心的点起烟惬意的吞吐着心中同时这样想道。

或许是他们的运气真的不错吧,种植整齐的大叶桉林竟然真的一直蔓延到苍林,让两人没费什么力气就见到了尚是灯火通明的苍林街道。

这是一个开门见山的小镇,在冬天的这种时候早已经没什么行人留恋街头,街口的几间杂货店也差不多打烊完毕了。公路从镇外穿过,在临时上落点还剩下寥寥几辆摩的侯客,司机缩着双手四下走动着,时不时的在地上跺跺脚,偶尔会朝公路两边看看,嘴里呢喃着什么。

停下脚步的白向云和李刀也有了冷的感觉,深深的呼吸着调动全身的气血对抗着越来越重的寒风,静静的观察着苍林的动静。

除了茂林外,这里是距离虎山监狱最近的镇,谁知道警方会不会在这里撒下大网等候他们呢。

在将一切事情办妥前,他们没有冒险的资本。

半小时后他们终于看到了一辆警察巡逻车经过,但仅仅是经过而已,连停也没停下来问几句那些摩的司机。

又躲到桉树林了抽了两根烟,再等多了半小时,两人观察了摩的司机和偶尔经过的行人车辆,终于确定这里一切正常,相互拍拍肩膀,猫低身子向苍林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