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逃亡,疯狂逃亡!(上)
章节列表
第一章 逃亡,疯狂逃亡!(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半小时后,两个监区出勤犯人人数清点出来了,除了白向云和李刀外,所有人都一个不漏,仅仅有十来个可能是因为跑得太急了吧,足踝扭伤了一点,余人皆无损伤,不过大多数人脸上脖子上等裸露皮肤的地方被高粱叶拉出不少血痕。

带队紧急增援过来的监区武警中队副队长听完报告,咬着牙齿额头开始慢慢见汗,转身看着还在继续蔓延的大火,继续四下扩散的浓烟,用力的扇着飘到面前的灰烬,心中疯狂的操起了白向云和李刀的祖宗十八代。

白向云的事情他也隐隐知道一些,更清楚以两人的身手绝对不会身葬火海,唯一的原因就是两人故意失踪,到底是不是自己想象的最坏结果还不知道,如果是的话,不但他,整个看押武警中队都会跟着倒霉。

就在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将两人扒出来时,对讲机里传来了刘队长急切的声音:“刚刚大队电网安全监控机房传来简报,高粱地一带地段出现异常警情,号段为512到513,但刚刚恢复的闭路监控系统没有观察到任何异常情况,请你马上带人去观察具体情况,随时向我汇报。”

“还有,”没等副队长说话,刘队长又说:“马上将所有犯人全部押回监区,不能有一个疏漏。”

“队长……”副队长看着眼前基本整齐排着队的千多犯人,有点艰涩的说:“白向云和李刀不见了。”

“什么?!”对讲机中传来一阵碰撞声:“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白向云和李刀不见了。”副队长又重复了一遍:“其余的犯人一个不少。大火还在蔓延,起火原因不明,要寻找非常困难。还有,看情形,火势正向电网512到513段烧过去,速度非常的快……”

对讲机中传来刘队长急促的喘息,好一阵后低沉的说:“留一个班的人继续寻找和监视火势,其余的人全部收队。”

“是,队长!”副队长答应后马上向面前的武警战士们下令,还叫郭老大、山猪、江源和郁千风等几个人单独出来,跟随自己一起回监区——无论如何,他都得找些挡箭牌的。

多多少少听到点关于白向云事情风声的郭老大和山猪时不时的回头望望冲天火势,脸 上表情复杂之极,有佩服,有不解,也有幸灾乐祸。

当然,更多的是欣喜,压抑不住的欣喜。

江源则神色怪异,让人难以揣测;郁千风毫无异状,还是一片淡然,好像连眼前的冲天大火也不能将他烤得热切一下。

一个班的武警留下来无能为力的看着火势继续扩张肆虐,千多的犯人在其余武警持枪警戒中慢慢向监区走去。

当然,他们身上没再有来时带的劳动工具,不但如此,连深入高粱地去运输的几辆大马力农用车也留在了那里。

狱长刚听到电网高粱地号段传来异常警情时就感到不妙,听到刘队长汇报说白向云和李刀失踪了时白里透红的脸色刷的一下变成灰白,摸了摸又少了几根头发的脑袋,定定的看着眼前的空气出神了一会,冷冷的说:“马上把和白向云关系密切的犯人全部隔离监控起来,南二区所有副职以上的管理人员在我这开会。”

然后不等刘队长答应,立刻挂了电话,想了想,又拨通了监狱指导员和驻监狱武警大队队长的电话,命令防暴警察和武警战士随时做好出动准备,接着又叫一直站在门口的助理通知各监区所有副职以上的管理人员来开会。

三十分钟后,所有相关人员全部到场,全都有点慌乱的看着高踞会议桌主位的狱长。在“太太探监团”和白向云其他各种策划运作的利益链中,他们全都是获得巨大好处的人,现在白向云和李刀越狱而去,到底会给他们造成什么后果实难预料。

要是这虎山监狱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让上头密切关注的话,一年多来发生在这里规模大到前所未有,官匪勾结一起压榨普通犯人的事情就有很大可能曝光,到时候他们这些平日吃得脑满肠肥没事干就想着如何免费嫖妓、捞钱和升迁的家伙百分百会使自己的地位发生一百八十度逆转,从监狱的管理者变成被管理者。不过越狱事件可以瞒下绝不能瞒上,不然的话后果更糟。

这两个后果都不是他们所希望看到的,所以到底应该如何处理实在让他们伤透脑筋。

十多分钟过去了,所有人还是看着狱长沉默不语,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所有人连一点点的思想准备都没有。

“白向云不是说过那些‘探监人员’会暂时不再进来么?”又挤熄一个烟头后,狱长转向廖警司他们问道。

“是。”廖警司、赖指导、刘队长同时点头回答说。

“这样说来他们对于这次越狱早有预谋了。”狱长眼睛转向其他人:“你们有知道什么别的事情么?”

得狱长这样一提醒,所有其他监区的主要管理人员全都想起白向云的奖励买卖代理人这段时间疯狂的卖各种奖励,还每天都将钱转出外面的事。只不过因为卖的这些奖励价格和以前一点不变,只是积极了点。卖得多,钱也多,第一时间转移也没什么可说的,所以并没引起他们太大的注意。

现在看来,白向云早就计算好一切了,这样做只是把越狱后的损失降到最低而已。

听到每个人基本雷同的述说,狱长眉毛掀了掀,拿出手机拨了他早就去过无数次的茂林“风月满天”夜总会的电话号码,果然不出他预料,那边“嘟嘟”声一直响到自动挂断都没人接听。

放下手机,狱长的嘴角终于弯起一丝笑容,扫了所有人一眼说:“风月满天关闭了,嘿嘿……把所有和这段时间有关的东西全部给我毁掉,你们个人银行户头上的钱也全部转移到别人的名下,监狱从散会后开始实行临时紧急管理,暂时停止所有服刑人员的接见,停止所有的对外通讯,出入信件都要经过严格审查。知道了吧?!”

“是。”大家听到狱长第一句话就兴奋起来,白向云的周密算计在他自己避免更大损失的同时也让他们的危险也降到了最低,只要他们将还残留的把柄全部抹掉,这就没什么值得担心的了。

狱长满意的点点头,站起来扳起脸对监狱指导员和武警大队长严肃的说:“马上集合防暴警察和武警战士,将所有的警犬都带上,通知附近所有城镇的执法机关和民兵、治安联防队伍,能出动多少人就出动多少人,立即开始搜捕越狱犯人白向云和李刀。”

“是!”跟着站起来的到会人员脸色古怪的答应着,转身就要开始行动。

“等等……”狱长突然又抬手叫住他们,想了一会说:“封锁所有消息,任何人不得外泄。全力争取不要让逃犯脱出监狱的笼罩范围,不然……事情就不大好办了。”

“要是他们拒捕怎么办?”廖警司有点犹豫的看着狱长。

狱长又想了一下,断然的一挥手说:“那就按照国家法律办事,格杀勿论。”

众人心中一震,相互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读到了“这是最好的做法”的意思,匆匆出门各办各事去了。

看着空无一人的会议室,狱长又坐回宽大的沙发上,瞑目想了好一会,这才又拿出手机,一下一下拨通了上级监狱管理机关负责人的电话……

看看满天繁星,白向云不用看表也知道自己和李刀至少在平原和丘陵中奔跑了三个小时,现在终于到了一条两面夹山的公路旁。除了开始逃跑的时候急切了点外,不久他们就将各种心情压制下去,调整着全身每一点,以平时练武那种呼吸和完美的平衡配合跑动着,以节省体力。

现在他们身上还穿着囚衣囚鞋,头上也没多长的头发,这样的形象随便那个人看见了都会知道他们是犯人,所以他们一直找荒僻的地方和监狱拉开距离,根本不理会身上被树枝和芒草划出多少伤痕。

他们不敢直接进入茂林,但一定要找个有人的地方偷几件衣服来换掉身上的装束,不然的话他们只能在荒无人烟的绿野丛林中逃亡了。清溪远在千里之外,用脚的话他们不知道要走才能走回去呢。

用P股想也知道狱长为了自己的乌纱帽和仕途,肯定不会当他们越狱看不见,即使能取得交通工具,在可以预见的无数关卡面前,他们也要随时准备着窜入荒山野岭躲避逃窜,要多少时间才能回去还是个问题。

肚子传来一阵咕咕鸣叫,白向云将身子完全隐入草丛,苦笑着转向李刀:“你饿不?”

“有点。”李刀并没有逞英雄,拿出地图就着打火机看了下:“是这条公路没错,向那边走,就可以到苍林镇了,到时候偷点东西吃吧。”

白向云点点头:“刚刚跑得太急了,沿路有些野果都没摘。”

看着又一辆呼啸而过的货车,李刀说:“我们爬车,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到苍林附近的村落了。”

“不行。”白向云摇摇头:“预防万一,我们还是辛苦下双脚吧。不然遇上关卡的话我们很难溜掉。”

李刀点点头承认自己思虑不周,朝要走的方向抬了抬下巴:“那我们快走,争取半夜前把衣服换掉,我们就能轻松很多了。”

“是要快点。”白向云嘿嘿笑了声:“警犬可不是说着玩的,虽然我们用了各种方法尽量减少体味的散发,可是我敢说最迟明天我们就会被发现踪迹,到时候就辛苦了。”

“大哥,应该说到时候就刺激了。”李刀毫无顾忌的嘎嘎怪笑着:“被上千拿枪的人围猎,这可不是一般人能遇上的。”

“少废话,走吧。”白向云一推他肩膀,控制着身体在斜斜的山坡上保持平衡,以最快速度前进着:“我宁愿一辈子都没这种刺激。”

李刀脚步不停,毫不在乎的耸耸肩:“平静谁不想?!可是现在遇上了,就尽量享受吧。”

白向云不由默然。对比起来,李刀比他乐观多了,可能这就是过惯了刀头舔血讨生活的人的个性吧,自己毕竟还是个渴望过普通生活的普通人。

不过从自己越狱那一刻开始,以后也不再普通了。

逃亡吧。虽然不愿意,但这是自己无悔的选择。

无论后果有多严重,只要妹妹能醒悟,只要自己能把破碎边缘的家庭拯救,无论多疯狂,自己都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