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逾!逾!逾!(上)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三章 逾!逾!逾!(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准备什么时候?”既然已经打定主意,李刀也不再罗嗦,直接切入正题。

“等高粱收割到差不多一半的时候吧。”白向云好像早就想好了般说:“那时候我们不但能在最短也是最合理的时间内达到目的,而且不用钻那么远的高粱地。省点力气跑路才是真。再说……我们也需要多点时间把这里的事情布置好,不然连累了茂林的兄弟们就不好了。”

李刀点点头:“那就是还有七八天了,咱们得好好钻研一下这见鬼的电网和外面的地形。”

“还要叫人弄张地图进来,天知道我们要走多少山路呢?!”白向云嘿嘿笑了笑,脸上浮起一片怀念而又有些惊悸的回忆:“野外生存可不是说着玩的。”

“那就得好好计算一下基本需要什么东西,都叫兄弟们带进来好了。”李刀将目光抛向远方连绵无尽的群山,就要在其中逃亡了,里面的危险肯定不会少,仅仅有过野外露营经验的自己能否跟上早就在军队经历过无数次野外生存训练甚至作战的大哥的步伐呢?

不过他不会害怕的。当然,更不会犹豫。

管他鬼神仙佛,胆敢动自己兄弟亲人话,他都会毫不犹豫冲上去拼命。

回监区后,他们在无人的禁闭室前算计来算计去,能用得上而且又方便带在身上的东西根本没几样,就地图和指南针而已(军队用的指北外面的人是很难弄到的),连野外行动必须要用上的绳子都无法带,更别说开山刀什么的了。不过白向云没忘了叫他们顺便带点盐进来,逃亡中肯定会出汗过多,这可是最好的补充体力的东西。

“我们是不是需要些维生素呢?”李刀突然想起这个问题。距离清洗远逾千里,他们俩谁也说不准在可以预见的前有拦截后有追兵,到处有堵截围拦的情况下需要多少天才能回到那里,现在多做点准备,到时候才能有更多的体力和精神来应付这一切。

“你不说我倒忘了。”白向云也醒悟过来:“叫他们找那种超浓缩的丸子,配方和军队用的差不多的,最适合我们这种不知道要多少天才能吃到五谷杂粮的情况。”

“好,我现在就叫他们在三天后进来做生意的时候送进来,也不会惹人怀疑。”李刀拿起叫江源给他们用一下的手机,拨了负责茂林风月满天夜总会兄弟阿球的号码。

接通后,李刀以绝对不容质疑和违抗的命令语气说:“听着,不用问原因,你只需要听着而且这样去做就可以了。三天后的轮到我这监区的生意是最后一次,然后无论你以任何合理不合理的借口都可以,我们一起先稳住监狱这边,然后你暗中把小姐们全部解散或者送回清溪继续做,在这里的兄弟们也全部撤回去,把所有能让人抓住把柄的东西全部毁掉。我在这几天会把这里所有的奖励想办法能卖多少就多少,所有的钱都帮我们放到户头去。还有,带一张尽量详细的本省地图、一个指南针、一小包盐和一瓶超浓缩的多种维生素进来。”

阿球听着他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而且第一次以这样严肃的语气说话,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头脑一下子转不过弯来,不过作为跟了李刀时间最久的心腹,这些话他都会一丝不苟的执行的——即使李刀叫他马上找家伙劫狱,他也会立刻召集所有的兄弟们。

在李刀数年如一日将他们当作亲兄弟,有福他们先享,有难他先当的作风下,他结交的每一个都随时能够为他两肋插刀。而李刀也知道他们一定会不折不扣的照着他的吩咐去做。

接着,李刀又给阿拉鬼吊眼四等各监区的所有代理人打了电话,吩咐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所有收购到的奖励全部卖出去,价钱不变,还得每天将卖得的钱全部转出狱外——理由是投资了这么多,是到了获利的时候了。

布置完一切,李刀看向有点不解的看着他的白向云嘿嘿笑着说:“即使是鱼死网破,我们也绝对不能留给他们太多的东西。这些钱以后说不定还能救我们的命呢。”

白向云想了一下,点点头。这些要么不做,做了就尽量做绝的江湖作风他还是没有完全学到手,再说,对于钱,他并不是过于在乎。

三天后,阿球跟随“太太探监团”进来的时候偷偷将东西塞到了他们手中,还和他们对上了需要向狱长所说的从明天开始暂时不再进来做“生意”的接口——风月满天进行全新装修,小姐们也同时进行例行的休整轮换,补充更多的人员进来,以便让能够犯人们保持新鲜和欲望和让夜总会保持红火的生意。

白向云也觉得这样的接口很不错,不但能释狱方之疑,还能借此解散人员,关闭夜总会甚至暗中转手出去,都不会让狱方由此联想到什么。

没了后顾之忧,他就能将心态调整到最平和,更有利于越狱成功。

接下来几天,他们一直细心观察狱方的反应,好在并没有什么异状。除了廖警司监区三大巨头外,一般的管理人员与犯人根本不知道“太太探监团”停止进出,还期望这半个月后他们收割高粱的劳动任务完成的时候好好放松一把呢。

对于这样的情况,白向云和李刀当然是既松了一口气又慢慢紧张起来。

明天,就是明天,就是白向云预定实施行动的日子了。

这一夜,两人没有再多的交谈,握了一下手早早就上了床,冥想了一阵就睡觉了,以求明天能保持更好的体力。

他们都很快就入睡,而且睡得很香,很沉,连一个小小的梦都没有。

第二天早餐的时候他们还是和郁千风坐在一起,只是都默默吃着东西没怎么说话。

就要离开这个一年多来一直如父如师更如挚友般的老哥了,两人心中都有点沉重,无论结果如何,以后还能不能见到他都是个问题。

失败了,他们必定不能够再呆在这个监区;成功了,或许会连命都没有。

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辈子。

不过只要达到能拯救妹妹维护家庭的目的,白向云什么都不在乎。而李刀根本就是和他同一心思。

“时辰到了?”在快要吃完的时候,郁千风紧紧盯着两人突然问道。

白向云点点头,故作轻松的说:“这是最好的机会。”

“也是你们唯一的机会。”郁千风目光不变,语气不变。

两人默然。

“不再考虑?”一会后郁千风眼中出奇的不再淡然,而是充满了怜悯。

“不!”白向云坚定的摇摇头。

郁千风转向李刀,李刀重重的点点头。

“什么时间?”郁千风轻轻的叹了口气。

“准备收队的时候,那是最好的机会。”白向云毫不犹豫的回答说。

在这里,除了李刀外,郁千风是最值得信任的人了。

郁千风点了点头。这的确是最好的时机,不但是上千犯人最混乱的时候,也是看守武警最松懈最疲累的时候,要是能够顺利越过高大电网,用不了一会天也黑了,有利于两人逃亡。

“给我一包烟。”郁千风放下筷子,突然将手伸向白向云。

白向云愕了一愕,拿出早上才开封的烟递给他。

“打火机。”郁千风将手伸向李刀:“你没有了的话就叫别人给你个吧。”

李刀也同样愕然,不过还是将身上唯一的打火机给了他:“没事,等会我会监仓再拿一个就是。”

“这样最好。”郁千风笑了笑,站起来施施然的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饭堂门口,李刀将惊愕未散的脸转向白向云:“老哥他怎么了?怎么突然抽起烟来了?”

“我怎么知道?!”白向云也是一脸不解,难道郁千风拿这个来作为和他们一起的最后纪念么?

对于什么都淡薄的郁千风来说,这个也太扯了。

出勤了,感受着早晨的太阳那微微的温度,两人呼吸着冷气扑面的清新空气,尽量将心情放松,好让自己看起来和往日无异,和身边的山猪他们胡扯着跟随前面犯人的脚步向两公里外的高粱地走去。

高粱已经收割了的部分一片凌乱,秸秆尚未烧过,或歪或倒的纵横在地上,不过一望无际的一大片总的来说还是比人高,看起来更像迷宫般让人有点害怕单独深入到里面。

南一区的犯人也来了,在临时踏出来的小路里,上千犯人一步步深入,向靠近高压电网那边还未收割的部分走去。虫儿早就冬眠了,运输车要中午的时候才会来到,所以现在除了犯人们因为高粱秸秆过多过密的关系越来越低的说话声外,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安静的。

又半小时后终于到了在晨风中垂着枝头微微摇晃的高粱面前,上千犯人按照早已安排的队列手起镰落开始了又一天的工作,直至将背在后面的小箩筐装满才走几步倒在集中的堆放处——当然,还得提醒计数的事务犯别忘了给自己画上一笔。

太阳一点点向上移动,犯人们也在无数的秸秆中间慢慢推进,当看偶尔到三公里外的高压电网时,白向云和李刀的心突然完全平静下来,相互拍了一下肩膀又叼着烟来来回回“巡视”着。

看守武警至少都在三百米外犯人最边缘的队列警戒着,不过近十天来的平安无事让他们早就对眼前的平静麻木了,一双双眼睛毫无焦点的到处乱晃着,好半天才对着对讲机报了一声“一切正常”。

午饭、休息、又开工,一切都和往日无异,只是中午温暖了许多的阳光让无聊的武警们打起了哈欠,冲着慢慢西斜的太阳咒骂着它为什么往下掉得这样慢。

可能是武警们无聊的咒骂和犯人们痛苦的叫累起了作用吧,太阳终于就要掉到山头了,看看表,收工的时刻就要来到。

白向云和李刀对望一眼,同时转身向高粱地中间的队伍巡视过去,还扯下一段秸秆放进嘴里嚼着。

“好甜。”白向云鼓励的拍了拍旁边一个犯人的肩膀,对李刀说:“兄弟,味道真不错。”

“这东西营养呢,我们进去找些更嫩的,顺便解决‘三急’问题。”李刀皱了皱眉毛:“中午好像吃太多了。”

白向云应了声,和他一起向高压电网方向深入进去。

头顶满是褐色的高粱穗。

-------------------------------

推荐:夏言冰的《富贵逼人》http://www.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4952



推荐:石章鱼的《品行不良》http://www.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4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