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章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亲人!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章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亲人!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白向云的笑声突地嘎然而止,闭着眼在水花四溅中吼道:“李刀,叫江源拿手机来。”

李刀呆了一下,飞快的应了声就向门口冲去。一直在看事情发展的武警领队对外面的人挥了挥手,任由李刀冲出监仓。

不用一会手机就递到白向云湿漉漉的手中,然后不等他出声,李刀和郁千风就把所有人赶出了浴室,一边一个的站在门口不让人骚扰他。

白向云低头沉默了好久,这才颤抖着手拨下了第一个键,在将白雁云的手机号码拨完时,他身上已经冒出了腾腾的水气,额头竟然隐隐能看到汗水。

李刀和郁千风看着他的手慢慢移到接听键上,但就是没有按下去,心中都不由叹了口气:别人眼中有如铁人般的白向云在亲情面前竟然是如此的脆弱!

良久……又是良久……

白向云将手指移开,咬了咬嘴唇,沉声说:“李刀,叫你的兄弟查清楚那家伙的一切,如果可以的话,我连他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都要知道。”

“是。”

李刀知道他终于暂时了放弃向白雁云劝说,以免影响兄妹之间的感情。看来,何雪蓉当初顽固的沉迷不返让他太过深刻了。

没等李刀来扶,白向云慢慢撑起了身子,苦涩的对郁千风笑了笑:“老哥,谢谢你。”

自始至终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的郁千风还是没有问出一句话,轻轻的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换掉湿衣服,外面的狼藉也让犯人们整理得差不多了,防暴武警们也退了出去,一切看起来又恢复了正常——只是不知道明天在犯人和武警干警中又会流传出多少个白向云为什么会暴走的揣测版本。

李刀没有浪费一点时间,白向云才躺下床用烟雾来包围自己,他就拿起手机交代了清溪市的兄弟们无论是请私家侦探还是自己做,明天起二十四小时留意白雁云的行踪,看看她什么时候会接触到那个拥有妖异眼睛的人,只要一见到这个人,无论用什么正当不正当的方法都要将他的祖宗十八代查个清清楚楚。

听着李刀严肃不容质疑的口气,接电话的马仔那敢怠慢,马上着手安排一切。而李刀也坐会白向云身边陪他默默抽烟。

时间在两人焦灼的等待中一点点的过去,一连三天马仔们都说白雁云一直在忙飘云集团的事情,没有接触到李刀向们描述过的人,让白向云每天有如热锅上的蚂蚁般难得一分钟安稳。

第四天,消息来了,白雁云和一个与李刀描述的一模一样的男人在一间高级餐吧吃了晚饭,然后马仔派了两个人对那男人实施了跟踪,可是一小时后,跟踪的那两个喽罗就音讯全无,无论怎么找也找不到影踪,好像就此人间蒸发了一样。而据那两喽罗开始跟踪时传回的信息,那男人和白雁云分手后只是开了辆顶级跑车离开,身边并没有看到保镖一类的人物。

两人听着这汇报不由面面相觑,这男人到底是谁?就连跟踪一下他也会人间蒸发?!

“继续寻找那两个兄弟,一定要找到。明天开始请私家侦探跟踪。”白向云断然说,无论从技术和损失承受来说,请私家侦探都是个更好的办法。

李刀点点头,一丝不苟的对马仔下了严令,并强调要是三天内还是找不到那两个兄弟的话,就照白向云刚刚补充的说向警局报案,让庞大的国家机器来帮忙。当然,道上的势力能用的也要充分调动起来。

白向云回想当初见到这双眼睛的感觉,他肯定这男人是个不会武力的普通人,跟踪者失踪绝对另有原因。对此,李刀也毫无办法,谁叫他们现在不但远在千里,而且还身在牢狱呢,只能看看私家侦探是否能得出什么成绩了。

第九天,讯息再次传来,不过结果和上次一样,同时请的两个私家侦探也在跟踪了那男人后两小时后神秘失踪,李刀马仔暗中在两个侦探鞋子中植入的追踪器在一个位置偏僻的垃圾桶里找到。

这次,白向云和李刀真正的头皮发麻起来——这男人即使是普通人,也是个能时刻让人掉命的修罗。

按照军队学到的知识推测,白向云确定这男人身边肯定有极难让人察觉的暗中保镖,目的就是清除他周围的一切威胁。由此可以得出结论,这男人背景绝对不简单。

“你到底是谁?”白向云对着手机里的照片又一次端详起来:俊朗、自信,加上勾人魂魄的眼睛,以及第一次见他坐的是超豪华加长房车,这次李刀的兄弟见到的是每次不同的顶级跑车,看来身家丰厚,绝对是个魅力和吸引力足到让男人也无法抗拒的男人。

李刀也对此迷惘不已,身为老江湖,他深知道江湖中的神秘势力多得很,而且大多数不是自己这样的市井混混能惹得起的。这不,现在他已经损失了两个兄弟,那两个私家侦探的事情还不知道如何解决呢。

不过事情已经至此,就算撇开白向云的事情不谈,他为了那两个下落不明的兄弟也要把一切追究到底,管他什么牛鬼蛇神,卯上就卯上吧,既然出来混了,就早预定了要把一切都抗上肩膀。

“暂时叫兄弟们停止一切活动吧,”白向云想了想说:“我们不能拿他们的性命来承担我们的责任。等想到好办法再说好了。”

“可是……”李刀可知道白向云做这个决定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要是白雁云因此有什么不测的话,他白向云这辈子算完了,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我们找郁老哥问问。”白向云故作轻松的说:“拥有这么庞大潜势力的人他应该知道得比我们多得多。”

李刀也醒悟过来,暗骂自己白痴,放着现成的百晓生不用,他们两个在这里伤什么脑筋呢。

看了照片,听了他们的述说,郁千风终于明白白向云为什么会突然发疯,也明白了他坐牢的原因,不过还是爱莫能助的摇摇头:“我没见过这个人,你们给的资料也无法确定这人背后到底是什么样的势力。”

看着两人失望的样子,郁千风想了想又说:“天极的总部是在清溪,不过地点总是变换,他们做的也是走私贩毒和军火生意,还有在金融市场上投机倒把,呵呵……可能也因为我不理事吧,我没见过他们和做清白生意的人有来往,也没见过天极有和这个相似的人,不过里面的人倒是经常有出去接暗镖任务的,对象好像都是一些地方权贵人物。”

两人不由愕然,不过终于可以完全确定郁千风曾经是天极的高层了,不然不可能知道这么多东西。还有一点就是他们也多少知道了些天极为什么能拥有如此庞大的能量的原因了。

嗫嚅了一下,李刀有点犹豫的问道:“老哥,你原来在天极是做什么的?这么对里面的事情这么清楚?”

郁千风目光一暗,好一会后才轻轻的说:“我曾经是天极的总教官。”

两人再次愕然。

“因为一个承诺和一个人情而做的,后来终于还清了,可是他们却想尽办法不让我走。哼……”郁千风脸上浮起一片傲然:“可是我要走,谁又能拦得住呢?!”

“那你怎么会坐牢的?”白向云和李刀异口同声问道,这一点太让他们奇怪了。

郁千风耸了耸肩:“我的车子突然出了问题,不但自己受伤,还撞得一个三口家庭差点全挂掉,嘿嘿……事情发生的时候,我的驾照等一切能证明我身份的证件都在天极总部没有带在身上。而后来……我拥有驾照的档案在司法系统竟然全部不见了,呵呵……所以我是无照驾驶,被判重刑。哼……”

“天极难道不知道你在这里?会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你么?”李刀更奇怪了,他可是清楚一点天极赶尽杀绝的手段的。

“他们敢么?”郁千风又淡淡的笑了起来。不过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他们为什么不敢,不过看来他对天极也留了一手。

两人点点头,这回总算明白了一点事情,虽然对他们目前的困境于事无补。

“要是你们以后遇上身手和我教你们的相似的人就要小心点,”又想了想,郁千风叹了口气说:“他们之中有个天才,不但是学武的天才,更是犯罪的天才,你们在这里玩的这些和他比起来连小学生都不是。”

白向云点点头,并没有因为他毫不客气的话而动气。对郁千风他只有敬仰和信任,对他的眼光是绝对的佩服,绝不会怀疑他的评价。李刀虽然有点不服,但也不敢多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在郁千风这里也打听不到什么,白向云基本没辙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以自己的事情向白雁云劝说,不过对此他实在是拿不出确切的证据来,甚至连那人的名字他都不知道,白雁云会不会相信会不会听他的一点把握都没有。

谁叫他当初那么粗心那么冲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