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八章 噩梦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八章 噩梦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双眼睛将白向云的心堵了起来,早上的愉快心情全部飞到九天云外,郁郁闷闷和李刀、郁千风、江源等人在皓月下渡过了中秋。照惯例延迟了一小时的熄灯铃才响,他就回到监仓闷头大睡。

一连几天,白向云都想不起这双让自己似曾相识的妖异眼睛到底在哪里见过,想起妹妹的聪慧,自从上大学后从没让家里操心过任何事情,他慢慢的又放下心来,恢复如常的每天照样出勤练武。

妹妹的幸福就让她自己选择吧。

一个月后,甘蔗已经基本砍完,接下来就要收割高粱和稻谷了,只要这些全部完成,相对比较清闲的冬天又要开始了。

因为市场关系,今年蔗糖的价格比较高,甘蔗的收购价当然也跟着水涨船高,所以狱方也要求尽快的将甘蔗收完卖个好价钱。为了鼓励大家努力劳动,更是将折现奖励提高了三个百分点,这些天犯人们被赶任务式的高强度劳动折腾得不行,都是一回到监区就匆匆忙忙的吃饭洗澡然后睡觉,连光顾“太太探监团”的人数也减少了近一半。

不过这些白向云是不会担心的,只要这些犯人以后拿到加大的折现奖励,肯定会疯狂的扔到小姐们身上来发泄疲劳和弥补缺失。他不满的是……因为大家都在拼命干活,他和李刀也不好意思到处晃悠偷懒了,只得跟着做一些诸如记工分剪捆绑绳子之类不大耗费体力的工作,开头几天还不怎么样,看着全监区每几乎一个犯人都对他们有如哈巴狗的样子甚至觉得有点趣味,但没几天他们就厌倦了,一个月下来的累积更是够呛,所以现在任务终于完成的时候,他也跟着和众人一样松懈下来,准备好好的休息几天。

今天晚上云不少,不但没了月光星光,空气也有点焗闷。白向云和李刀没有去骚扰郁千风,一起坐在阳台上向操场晃荡着双脚,抽着烟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

也渐深,气温也慢慢降了下来,已经有了点凉意的风吹拂着他们裸露的肌肤,偶尔还往衣服里面灌那么一下两下。

“好像要下雨了。”李刀轻轻的说。

白向云点点头,可能是越来越恶化的温室效应吧,今年,特别是这个秋季,雨水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让犯人们翻耕田地也费力不少。要不是监狱有几条溪流经过,恐怕要维持农作物所需都有问题。即使是这样,他们也得时不时的引水灌溉,下雨成了人人巴望的事情。

想着想着,那双奇异的眼睛又如幽灵般在白向云心底浮起,再次让他困惑无比。

这双眼睛到底是谁的?竟然能让自己有这样熟悉的感觉,一个月来总让自己难以忘怀的时不时的在心底浮现,而拥有这双奇异眼睛的脸孔却让自己找不到一点记忆。

想起照片中白雁云那幸福的笑容,白向云稍稍觉得安慰了点。能让自己这内外兼优的妹妹露出这样的笑容的人应该也很优秀吧,而且也应该会对她很好——他也实在想不出任何一个男人对聪慧美丽善良的白雁云不好的理由。

“大哥,熄灯铃快响了,睡觉吧。”李刀双手撑住阳台,全身凌空而起的同时轻巧的一翻就翻下走廊,拍了拍手向监仓内走去。

白向云又想了一会还是不得要领,只好弹掉烟头,慢吞吞的走回自己的床上。

听着监区外传来的虫鸣蝉唱和监仓内此起彼伏的鼻鼾声,白向云又将一只肥大的文字拍成肉酱后终于沉沉睡去。

迷迷糊糊间,白向云突然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外面的世界,正驾驶着自己心爱的运动行商务车“风标”在清溪市繁忙的商务区流淌着。

路上车辆很多,多到前不见头后不见尾,而且速度也不慢,好像都要在这节奏紧张的大都会里最大限度内争抢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身处其中的白向云也只得随波逐流的踩动着油门。

两边的风景很不错,高楼大厦各具特色,门面商场装修辉煌,宽大的绿化带也修整得赏心悦目,白向云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时不时的注意着前面和后视镜,小心的保护着自己的爱骑不会在这密集的车流中出现意外和被出现意外。

银行、商厦、电讯中心……一幢一幢的大楼退到了车后,前面不远就是一间三十多层的国际商务酒店了,顶楼上那巨大的招牌已经清晰可见。

等等,眼前的场景他怎么会如此熟悉?同样的阳光,同样的高楼,同样的心情……白向云疑惑起来,这一切他好像曾经经历过,难道是自己曾经不止一次的开车经过这条街么?

不过好像也不对,这一切怎么会如此明晰?却又让自己不大愿意想起,不,是绝不愿想起。

这到底是为什么?

对了,自己现在明明驾驶着爱车行驶在街上,为什么竟然会有两种心情?好像有另一个自己在一边审视着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白向云有种世界颠倒的混乱感觉。

车子继续前行,几十米外国际商务酒店巨大典雅的米黄色楼裙充斥了大半个视野,映耀着阳光的玻璃窗将整幢高楼衬托得更加辉煌。

白向云进过里面几次,对这里的设备环境和服务一直感觉不错,所以在驶过出入路口的同时眼睛也瞄向酒店大门那宽大的玻璃自动门。

就在这时,自动门向两边滑开,一对亮丽的男女相拥着从里面走了出来。男人身材欣长,黑发披肩,在这样侧斜的角度看不清面容,而那穿着古典打扮高贵的高佻美丽女人白向云只看身形就知道是自己的妻子何雪蓉。

看着她任由那男人搂着自己修长柔软的腰肢,而且还转头向他轻言浅笑,满脸甜蜜。白向云一下子惊呆了,这……这就是自己深爱的妻子么?!这就是曾经说过这辈子只会让自己一个男人碰永生永世只爱自己一个的妻子么?!这就是自己打算再过一段时间就和她要个宝贝孩子的妻子么?!

定定的看着这一幕,白向云踩着油门的脚和握着方向盘的双手动也不动,任由车子速度不变的前行。

一阵风将男人长长的头发扬了起来,将白向云的目光吸引到了他身上,而他的头也刚好转向这边,一双深邃灵动的大眼从头发间隙将白向云的注意力完全吸引。

他第一次从一个男人身上发现这样的眼睛,一转一动一闪一烁都有种睥睨众生的孤傲,却又好像将所有东西都注意到,绝不冷落每一个关注着他的东西——那怕是一条狗。

总之,亲和和距离的感觉都能同时在这双眼睛里看到,在嘴角若隐若现的微笑之下,这双眼睛随时能变成深潭,能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住,能将所有人的心思都收进去。

在这双眼睛下,他长发飘飞间隐现的线条柔和的俊朗面容反而成了不值一顾的陪衬。

“嘭”的一声巨响和强烈震动将白向云惊回神来,原来是自己撞上了前面因为车流过大而减慢车速的车子,不过那车主好像有什么紧急事情,只是伸出头来向后面徒劳的看了一眼,骂了几声就继续前行,而且还不断寻找空隙抢道。

白向云顾不得回应,一踩刹车又转头向酒店大门望去,何雪蓉和那妖异男人已经走下石级,向前面刚刚停稳的一辆超豪华加长轿车走去。

后面喇叭猛响,粗砺的骂娘声也传了出来,一个劲的催白向云开车。

白向云转头看看,这里是单行道,后面不用说,左右的车道也塞满了车,再外一点就是高起尺多的绿化带,想在这里掉头回酒店根本不可能了,无奈之下只好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见缝插针的向前冲,那怕撞车也在所不惜。

好不容易到了下一个出入口,白向云用尽全力打着方向盘拐弯冲过对向的车道,回到又可以清楚看到酒店大门的时候,何雪蓉和那男人已经不见了,那辆加长超豪华房车也不见了。掏出手机拨打何雪蓉的电话……关机。

白向云重重的一拳打在仪表板上,用尽全身力气吼了一声……

“啊~~~~~~~~~~”

白向云猛的从床上坐起,浑身出满冷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目光充满愤怒与惊恐。

整个监仓的犯人都被这一声吼叫惊醒过来,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纷纷吵嚷这询问旁边的人。

原来是这双自己一直要刻意忘却的眼睛,难怪会有熟悉的感觉;原来这是自己隽刻心底却又努力要忘掉的一幕,难怪会如此明晰;原来是做梦梦见当初的伤心事,难怪自己会有身处其境却又抽离审视的感觉;原来是当初的长发变成了在的短发,难怪自己一直回忆不起来;原来……

干他娘的原来。

现在,这双眼睛又出现在自己最疼爱的妹妹背后,而妹妹脸上同样挂着那甜蜜幸福的笑容。

这双眼睛已经令自己家破一次了,现在……

“老天爷,我操你老妈~~~~~~~~~~~~~~~~~~~~”

白向云的咆哮激荡监仓,震人耳膜,冲出门窗,回荡在整个监区上空。